Actions

Work Header

下班之后你都在想些什么

Work Text:

zrfgfcrps
路人第二人称视角警告

========

你下班时已经是下午七点再延后了,显而易见的,你的老板在压榨员工这一方面总是优于常人。你背着包推开门时还在考虑是否要去起诉他——开玩笑,你根本没有精力去和律所的实习律师们就这一点上浪费时间。电梯等了快五分钟后才降落到你所在的楼层,有人在讲电话,那口普通话比你的还要烂。

你轻车熟路的拐进地铁站,半途在便利店买了今晚的晚餐和杂志。进了地铁站后你彻底打消要起诉自己老板的念头了,因为所有人都在这个点下班,除去来旅游的年轻学生和无所事事的学生外其他乘客都低着头专注于自己的事。

今日来乘地铁的人格外的多,大概是实施了交通管制。想到这里你又点开论坛,登陆账号,在末尾加上一长串抱怨。

你的日常通勤就是这样了,你有些头痛,希望能在这十几分钟里发生些不一样的事。一场艳遇也不是不可,虽然你已经把音乐打开,而所有人一样低下头坐下了。只有你知道你还在用余光瞥着周围的动静,这他妈太变态了,于是你又在心里骂了一句老板,都是他的错。

但这种近乎于变态的行为让你在某位老太靠近你之前就站起来给她让了座。现在你要背着巨沉无比的背包站完剩下的半小时车程,你走到了车厢末尾,地铁的空调吹得总是很用力但也没什么用。你开始出汗,有个人却在你刚刚站稳之后贴了过来,地铁突然启动的惯性让那个人差点没站稳,手臂撞到了你的背包上。

“抱歉。”那个人说。

你含糊的应了一声,转头去看的时候发现对方已经面向了另一侧。他戴着鸭舌帽和口罩,从你的角度看来根本发现不了什么。但他的耳朵很可爱。耳廓圆润,背着一款女士挎包。天啊。你想。我真的有这么闲吗?

他的个子很小巧,你可以看到他的后脑勺,在帽子缝隙下漏出来一点点剪短的黑发。这人也热得要死,地铁的冷气没能让他停止出汗。你在自己良心的谴责下终于停止了观察,专心盯着自己的手机。但他就站在你身侧,倒是很安静,整个车厢都很安静——他是什么职业?他几点下的班?他待会要去找谁?

你的脑子在这种时候就活跃过了头,就像每次你想象把自己老板诉了之后对方向你赔礼道歉时一样。

你觉得他的打扮不像是游客,也不像是刚刚从写字楼下班——他小动作很多,正常这个点下班的人连动都不会动了,而他还在小幅度点着头,你注意到他耳孔里插着耳机。他在几分钟之内换了三个姿势站着,最终放开扶手,低下头打字。这一次地铁到站时他站得很稳,让你怀疑刚才他撞到你身上是不是故意的。

故意的也没关系。你已经堕落到这地步了吗??如果他是故意的说明你还有机会和他说句话,虽然到现在为止你只看到了他的后脑勺和耳朵。事情总是由小到大发展来的。你想。

比如说机会就在现在,你再一次抬头的时候他刚好也举起手机,好像准备要自拍。你从他手机屏幕里看到了自己惊愕又茫然的脸。但他没有注意,或者说注意到后也没有在意,你看着他调整了一下角度,仰起脸,后颈的皮肤出现了一块小小的凹陷。

你不敢看了,你迅速移开了视线,又在三十秒内鼓起勇气(有什么好怕的吗??你怒骂自己)装作不经意间需要去看他所在的方向的告示牌。然后你看到了一双黑色眼睛,从帽檐和口罩间露出来,亮到你暂时忘记了自己是想要做什么。你要做什么来着,你看到了他的眼睛已经是胜利了,之后呢?

贸然出声不是个好选择,现在才把视线移开也是。正当你困窘不堪的时候他又笑了,你之所以能从口罩遮挡下看出来他笑了是因为——总而言之他笑了,看那只眼睛就能看出来,怎么会有人的眼睛这么大?你愣了两秒才意识到对方可能是在给你台阶下,于是才咧开嘴回以一个不怎么样的笑容。

他可真好。你边笑边想。换成你自己就要骂人了。

在你活跃的想象力里你已经和他搭上了话,问到了他的号码和目的地,事实却止步于他的手机震动一下,应该是来了一条短讯。你们长达三秒的对视立刻就结束了。等他低头后你的肩膀才后知后觉的酸了起来,原来你一直紧绷着肌肉、背包又那么沉。

你的词汇匮乏,对这个有着可爱耳朵和明亮眼睛的男人只能把他代称为口罩男。他在回完短讯后即刻抬起头,确认了自己的位置。你意识到口罩男要下车了,而这里离你的目的地还差了五站的车程,不过香港不大——你要跟着他去下车吗?上啊,好歹说一句话。

在你纠结的空档里他已经走到你身边,握着扶手,手臂离你很近。他走到车厢门了,他要走了,你到底跟不跟上去?

你在最后一刻背着沉重的背包跨了出去,但还是晚了一步,这一站换乘的乘客太多,你眼睁睁看着那个绿色的身影被其他人流挡住,在你抬起头张望的几秒内身后的地铁又发出警告音,这一班地铁开走了,而你也跟丢了那个口罩男。

更惨的是你发现你的晚餐也被挤到地上,虽然被刻意避开过,但原本圆润饱满的面包包装已经瘪了一角,像你伤痕累累的精神和肉体。你在内心哀叹的同时把这个面包也归到你老板的头上去了。你捡起来,决定重新在这附近找个地方解决掉晚饭再回去。

你受伤了,你很累。你的想象力为何总是这么丰富。它已经伤害你很多次了。你在缅怀自己晚餐和跟丢了口罩男的悲痛中走向卫生间,低着头走路风险颇大,你几乎撞到另一个从相反方向走过来的高大男人。所以口罩男根本不是故意撞的你,你好惨。

你推开门后直奔洗手池,刚才差点被你撞到的男人也跟了进来。你绕过了面前第二个身穿绿色短袖的男人,俯身下去往自己脸上扑水。卫生间不是用来思考吃什么的地方,于是你就只是全身心的投入到短暂的自怨自艾之中。

“你怎么想到坐地铁的?”有人说。

“我好久没坐过地铁了诶。”另一个人说。

你没有抬头。

“哇,郭富城,你这个发型,”第一个人继续说,上周不是才剪过吗?“

”我觉得好看哦,“你现在很疑惑了,”长得太快了!明明你叫我去理发……“

在他们走出去之前你都没有抬头。

你不敢抬头了,你甚至不敢说话。你在那一天剩下的时间里连社交网站也不敢打开。你的老板因为你没有即时回复消息打了三通电话来,你一个没接,以至于在第二天被教训了十分钟。

你不敢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