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大海和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

Work Text:

有人送了 Michael 两张平安夜那天的交响乐票,是他心心念念的大海和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

Michael 盘算要不要约杨晓宇一起去听。怕他不喜欢,还觉得自己是老古板。

最后还是约他了。

他去接他的时候差点儿没认出来。他第一次见到穿得这么正式的杨晓宇。他想了一会儿,换了个词。乖巧吧,应该是。他今天穿了一件白色高领毛衣,外面套了水洗得有点褪色的牛仔外套。万年不改的破洞牛仔裤终于不见了,换了一条规规矩矩的黑裤子 —— 虽然还是很紧。 Michael 再往下看,没忍住微笑起来。还是那个杨晓宇,黑色的马丁靴没有背叛他。

比约定的时间晚了点,杨晓宇急匆匆地冲过来。 Michael 倚在车门上张开手拥抱他。杨晓宇把他的手按下去,有点不安地在他面前转圈:我这样能进去吗?不会被人赶出来吧。衣服是我在衣柜里翻了好久才找到的,现在穿有点儿肥了

Michael 扣住他的脑袋把他往怀里带,可以的。他把头埋在杨晓宇的肩窝里,果然有旧衣服的味道,可能是发霉和氧化的气息混合在一起了。再往里凑凑,有薰衣草味道的沐浴露香和年轻男孩特有的馥郁辛烈的青草气息,是初夏草坪上收割机刚刚过去青草断面散发出的香气。

听大海的时候他果然犯困了。 Michael 装作无意地扭脖子休息,看到他眼皮上下打架,结果还在用手拼命拧自己大腿内侧重新使劲儿睁圆眼睛。隔个四五秒就要重复一次。

这样拼命保持清醒的样子也好可爱。他想。

中场休息的时候他反而不困了,一副假装没事人的样子,拽着 Michael 的袖子说最前面拉小提琴的男人好帅,想要他签名。

Michael 带他去外面吃松饼和小蛋糕,小兔牙啃得欢,喜滋滋地说好吃,下次还要来。他捧着咖啡翻着音乐厅的演出小册子说好,拿纸巾仔细地把他嘴角的残渣都擦掉。

下半场 Michael 没有再顾上看杨晓宇 —— 他实在是太爱拉三,他爱那些黑色的欲望和蓬勃的生机,被拉扯出的长长的线条,他爱到恨不能把每一位演奏者的表情都刻进心里。一曲终了,他起立鼓掌,这时候才想起旁边还有一个杨晓宇。

他以为他又困了,没想到他坐在座位上呆呆地张着嘴,眼泪顺着他的脸颊滑下来。

Michael 有点窃喜。他也是喜欢的。隔阂又少了一点。他假装没看到,拍拍他的肩膀说走吧。杨晓宇仿佛从梦境中惊醒一般,慌忙拿手去擦脸。

他俩一路无言走出音乐厅。呼吸到外面冰凉的空气之后杨晓宇才彻底回过神来。他咳嗽了一声说: 刚刚那个是大海吧 …… 太震撼了。我从第一乐章就开始哭了 …” 说着他忽然想起什么来,语调突然像背书一般变得干巴巴: 大海的作者是 德彪西吧,被现代公认为印象派的作曲家。但他本人好像不太喜欢这种归类。他还有一个很有名的牧神午后前奏曲,哎我喜欢这个名字 …”

背书一般的声音停下了, Michael 停下了脚步,专注地盯着他。他低下头,打算偷偷瞥一眼掌心,瞬间慌乱地皱起眉头 —— 刚刚听音乐时手攥太紧了,抄在手心的资料被汗水弄湿了。

他有点沮丧地抬头,对上 Michael 眼睛里有些促狭的笑意,硬着头皮说: 什么来着 …… 说到哪里了 …… 哦哦哦牧神午后,那个他还写过一个很有名的歌剧 ……”

Michael 骨节分明的手放到他头发里揉了揉,话语里笑意明显: 刚刚那个是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协啊,不是大海。大海是上半场的。

杨晓宇面不改色: 哦这样啊。我说呢这么波澜壮阔的怎么成了印象派了,难怪呢,拉赫玛尼诺夫呢很有名的就是第二号和第三号钢琴协奏曲 …… …… …… 就很有名 ……”

Michael 笑得更明显了,明明是成年人了,他突然起了恶作剧的心思,他冰凉的手一下子贴到他脸上,装作漫不经心地说: 你怎么啦,脸好烫,没事吧。

杨晓宇啪一下把他手拍开。 我不懂啦!古典乐什么的!来之前还特意查了资料结果还是搞反了 …… 我就是想了解一下你都喜欢什么你还这样笑我 ……” 他的头和声音一起逐渐低下去,咕噜咕噜的。

下一秒他被什么裹住了,猛一下抬起头来, Michael 把宽大的围巾解下来,还带着他的体温,从他脑袋后面绕过去,把两个人一起圈在围巾里这片狭小的空间,与外界全部隔开。

杨晓宇一瞬间听不到外面那些喧嚣的吵闹了,他只能感觉到自己心跳砰砰。

Michael 对他说: 圣诞快乐,杨晓宇。

他们藏在围巾里,在巨大的松树下亲吻彼此,路灯昏黄藏在树间。

下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