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Old Fashion

Chapter Text

田丸是第二性别觉醒者这件事,稻见是知道的,但也仅仅是知道而已。按照规定,第二性别公职人员一律要使用气味阻隔剂,并且需要定期注射抑制剂。田丸本来就是个一丝不苟的人,身上的气味永远是统一发放的那一款。即使在激烈的打斗过后,田丸也会及时补上喷雾。

简单来说,稻见从来不知道田丸的信息素气味,也不知道田丸的具体第二性别。因此一开始稻见并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那时他们正在追捕一个未成年的Alpha,田丸先于稻见将其压制住,稻见赶来时,闻到被田丸压制的少年Alpha恶意地释放出大量信息素,试图压迫田丸。

少年那点信息素对稻见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他本能地外放了信息素,正打算嘲讽两句,一阵甜腻的味道横扫过来。少年肉眼可见地红了起来,瘫软在地。田丸冷漠地给他铐上手铐,把人拽起来,走向稻见。

稻见困惑地环顾左右。“这里是不是有Omega发情了?”他犹豫地握着手机,“是不是应该通知疾控中心来着?”

田丸露出一个被逗笑的表情。“是我。”

“啊。”稻见说。他缓了缓,“那你……”

田丸已经押着人走远了。稻见心神不宁地跟了上去,田丸的信息素已经淡了下去,但稻见仍然能从阻隔剂中分辨出来,更别说就靠在田丸身上的少年。

稻见把人押上车,恶狠狠地瞪了少年的裤裆一眼。他坐到副驾驶座上,田丸从抽屉中取出阻隔剂喷了两下,抛给稻见,在稻见的喷嚏声中发动车辆。

“你……”稻见喷了好几下,难得地畏手畏脚起来,“没事吗?”

“啊,你在担心这个吗?”田丸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受到影响。“本来就该打抑制剂了,被那小子闻出来了吧。没事的,现在还是初期,交接过嫌犯以后再告退也来得及。”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稻见好像也不好再说什么。等到震惊稍微退却以后,他不禁笑了起来。“你就那样直接外放信息素了!我估计那小子吓傻了。”

田丸也勾了勾嘴角,评论道:“一点常识也没有的傻瓜。”

“不要挑衅警官啊,”稻见靠在椅背上,“他大概是黄色小说看多了吧,还以为信息素一放Omega都会跪倒吗?”

“稻见你的话,倒是有可能,”田丸说。

稻见僵住了。他从后视镜里看向田丸,后者正在专注地看着路况。

“呃……抱歉?”稻见尴尬地说。

田丸分出心神来瞥了他一眼。“啊,抱歉,”他说,“并不是在暗示什么……只是你的信息素强度确实超标。阻隔剂很难完全掩盖。”

稻见自觉地拿起喷雾又喷了两下。“你应该早点告诉我的。”

“不是什么大事,”田丸已经收回了视线。

如他所说,直到交接过后,田丸才向吉永班长请假。班长露出了吃惊的表情,小声问了句什么。田丸扭过头来,稻见立刻移开视线。

“给他也请假吧,以防万一,”他听见田丸如此说道。

“我?”稻见跳了起来。吉永怀疑地看了他一眼。“好吧,三天是吗?”

田丸点点头。

他们下楼时稻见热切地表达了对田丸的感激之情,田丸哭笑不得地问道:“放假就那么开心吗?”

“那当然啦!整整三天不用训练——啊,最好别有突发情况。”稻见没心没肺地说道。

“好吧,记得回来上班就是。”田丸说道,显然打算就此作别。当他发现稻见还跟着他时,田丸不客气地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你打算坐电车回去吗?”稻见问道,“你……你的信息素浓了起来。”

田丸有些纳闷地低头闻了闻。“是吗?”

“我可以开车送你,”稻见说,“反正那辆车也只有我们用。或者有人能来接你吗?”

田丸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稻见回以镇定的微笑。片刻以后,田丸牵动嘴角,勾出一个浅浅的笑容。“那就麻烦你了。”

他们重新回到车里,这次田丸坐在副驾驶座上。他再次补了阻隔喷雾,稻见好心地没告诉他阻隔剂已经掩盖不了他过于甜腻的信息素了。

他发动了车辆,才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稻见看向田丸,后者似乎正在放空思绪。

“该怎么走?”稻见问道。

田丸回过神来,掏出手机。他在锁屏界面上停留了片刻,忽然抬头看向稻见。“我似乎,”他调整了一下,再开口声音回归了正常,“我似乎失控了。”

“……啊,我也发现了,”稻见整个地侧过身来。“我也是。”

田丸没有看他。“是抑制剂的副作用吗?”他自言自语道。稻见在心里答了个是。长期使用抑制剂确实会让下一次风期变得迅疾。再说,抑制剂的效果是会衰退的,尤其田丸承受着高压,又于多个Alpha频繁接触。

田丸的拇指在手机屏幕上来回滑动着。稻见让自己的大脑继续运转,保持安静,耐心地等待着。

回过头来想想,失控也许在田丸外放信息素之前就开始了。那是很稻见的做法,但田丸并不是这种人。如果那时他已经收到风期影响,轻率地外放信息素就说得通了。

他注意到田丸的呼吸加速了。但仅仅是在一息之后,田丸立刻放缓了呼吸。他终于做出了决定。“你能保证不进行最终标记吗?”他坦率地问道。

稻见缓慢眨了下眼睛。他有点想问田丸为何如此笃定自己愿意,但这似乎确实没什么好问的,毕竟他完全可以直接打个电话而不是主动提出送田丸回家。他看着田丸放大的瞳孔,转而说道:“我会尽量。”

毕竟,他也长期注射抑制剂。田丸点点头,忽然笑了。“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稻见移开视线。“在回来的时候,你的信息素就已经压制不住了。”田丸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笑意缓慢地褪去。稻见不禁为自己辩解道:“但那时我还没意识到可能会……”

“不要紧,”田丸温和地打断了他,“我们两个都训练有素,只要有一个人能保持理智就好。”他顿了顿,补充道:“另外,我还要谢谢你。和熟悉的队友渡过风期也许是最好的解决方案了。”他把打开导航的手机递给稻见。

他说这话时的神情让稻见相信背后还有很多故事。也许有一天田丸会让他知道。如果没有那一天也没关系,稻见对于现在的田丸就已经足够满意。他握住潮湿的机壳,再次发动车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