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夜听雨

Work Text:

在日常的训练结束之后,回到准备室更衣时,田丸叫住了稻见。“稍后有时间吗?我有话对你说。”

稻见惊讶地挠了挠眼尾。“好啊。”

他换回正装,跟随田丸走到空无一人的走廊中,停在转角处。“你酗酒过度了,”田丸开门见山,“收敛一下吧,这样下去,迟早会影响到你的体能,然后让你送命。”

“好、好,”稻见漫不经心地应下,“就这些吗?”

“稻见!”田丸略微抬高了音量。他沉默地凝视着稻见,逼迫后者看向自己。年长些的男人有双非常深邃的眼睛,稻见不知不觉地沉稳下来。“我知道了,”他更加认真地回答道。

田丸仍看着他,仿佛要看穿稻见一样。被他看穿——这种事情好像也不是第一次了吧。不如说,在这个敏锐的男人面前,稻见从来就没有过秘密吧。这么想着,稻见反倒期待起来。他会说什么呢?

“打给我,”田丸说。

稻见眨了眨眼睛。

“控制不住的时候打给我,”田丸模糊掉了应当控制的部分,“不要用工作号码。啊,我稍后把私人号码抄给你。”

这么说完以后,田丸潇洒地扭头就走了。稻见不停地眨着眼睛作为缓冲,五分钟以后,他终于确认了:

全队最离群索居的田丸三郎,把私人号码给了他。

“欸?”

也许这份震撼是他此刻摁下拨打键的理由。

他并没有等多久,电话里很快响起了田丸的声音。他听起来清醒得很,片刻之间稻见还以为他也没睡。

但在久久的沉默之后,他听见田丸把手机拿开,轻轻打了个哈欠。然后田丸重新开口了:“稻见?”

“是,”稻见应道。他仍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以为田丸会率先开口,发表一些切身体会过的经验之类的,但那头只发出“噗”的一声,听上去是田丸一头扎倒在床上。稻见等了一会儿,在田丸愈发舒缓的呼吸声中,他意识到再不开口田丸也许会就这么睡过去。

“……电话费很贵的啊,”他忍不住说道。

“是啊,”田丸的声音与平日并无二致。

“你就不说点什么吗?”

“说什么呢?”田丸以冷静的声音说出了毫无意义的话语。

现实与想象落差过大,稻见重新回归了沉默。从窗户映入的人造光芒并不会向上攀爬,稻见安稳地坐在黑暗的角落中,忽然觉得非常孤独。

在他挂断之前,田丸似乎是翻了个身,稻见礼貌性地听了下去。

“我在读《杜工部集》,你要听听吗?”

“什么?”

“《杜工部集》。杜甫的诗集……你知道杜甫吗?”

“是中国的大诗人吧?”

“是。”

“没想到你会读这些东西啊。”

那头响起了翻书的声音。片刻以后,田丸以陌生的语言开始朗诵起来。稻见听不懂中文,但田丸念的那一段朗朗上口,听起来十分有韵律。

“像歌谣一样啊,”等田丸告一段落时,稻见评论说。

“在中文里,诗与歌本来就是一个词。”田丸说。

“你会说中文。”

“还有韩语。”

“……啊,是哦,你在外事部工作过。”

田丸翻过了几页,重新念了起来。这一首要更长一些,至于内容方面,田丸的语气自始至终没有变过,稻见什么都听不出来。书页一翻,田丸似乎换了一首读了下去。

平时田丸不怎么说话,稻见也没有注意过,他的声音其实还挺好听的。温润沉着,听不出是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啊。不过。“田丸。”

田丸又念了两句才停下来。“呣?”

“你有没有因为气势不够被犯人欺负过?”

田丸长长地呼了口气。“有过。”

“后来呢?”

“我把他打了一顿。”

“真的?”稻见很是吃了一惊。

“唔。”田丸显然没有说下去的意思。在一段缓冲的空白后,他重新又念了起来。中文诗很有节奏,加上田丸轻柔的语气,稻见不知不觉中竟然觉得有些困了。他慢慢躺下去,电话那头,田丸似乎听到了他的动静,顿了一顿。随后,他继续读下去。

稻见并没有打算合眼。但他显然是在某时某刻睡了过去,因此才会再次惊醒。他并没有发出声音,但那头立刻停了下来,问道:“稻见?”

“……你还没挂吗?”

“啊。”

“……你知道的吧。”无休止的噩梦。

“嗯。”

“你是怎么……你是怎么睡着的呢?”

田丸沉默了一会儿。“我啊。”他听起来颇有些为难。“……去散步吧。”他说。

稻见没有问下去了。过了一会儿,他说:“你还读吗?”

田丸读了下去。


“居然没有酒味,”大山纳闷地抽动着鼻子,撞了撞樫井。“他是一个人过夜的吗?”

樫井用他超绝的嗅觉分析了一通,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田丸就是这时候出现的。稻见飞快地打量了他几眼,田丸看起来和平时一样疲惫。他和众人打过招呼,大山立刻与他分享了这件奇事。“稻见没喝酒欸!”

田丸扭过头来看向稻见。“今天应该不会偷懒了吧。”他打趣说。

“……喂喂,”稻见警觉地后退了一步,“我可不是偷懒啊,是真的很痛嘛。”

田丸倒没说什么,大山做了一个大大的鬼脸。“来啊!”她精力旺盛地跳了出来。

稻见真是怕了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