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在潮水中我向你开口(上)

Work Text:

* 现实向假设他们真的在谈恋爱

* 眼蓝北京场后激情码字

* 不保证有后续

* 后续可能有互攻

 

 

 

 

高杨第一次非声入人心title的演唱会开唱时,黄子弘凡千里迢迢打了飞滴去看男朋友演出。演出很成功,高杨很美,像风像海像月光,总之就是个天仙,黄子弘凡在底下看得嗷嗷叫,叫完又不开心——得了,高杨女友粉又要多一吨了。

 

演出结束以后高杨和黄子没和大部队一起走,高杨窝在黄子弘凡对面的沙发里听完了整场直播,还是没有延时还能看到脸的那种,实属顶级待遇,可惜不能和主播互动,有点难受。特别是这边儿本尊在线被怼的时候,不能还嘴好讨厌,只好等下了直播狂挠那人痒痒。高杨助理在一旁表示没眼看,妥妥小学鸡恋爱,发出去粉丝都得疯。

 

成都场的时候黄子弘凡也来了,两个成都场都是,必须的。不仅来还拖家带口的来,黄子妈妈一回生二回熟,现在已经会打着手机闪光灯和梅溪湖女孩一起挥舞了,高杨在台上瞄到时惊掉了下巴,表情管理险些失控。还好没有。

 

 

身为梅溪湖年轻组头号CP,无人角落里必须有更多浪漫秘密。实际上,黄子弘凡和高杨谈恋爱已经四个月了。机场一别,黄子坐在15小时的跨洋飞机上,盯着高杨发来的天空照片就眼睛酸酸得好想哭,冲动之下赶紧花了21刀买了机上wifi,兴冲冲找人表白了。

 

在微信上,还不能发语音的那种。

 

高杨哭笑不得,但这可不就是他家小朋友,嘴上嫌弃着,实则眼睛都笑弯了。后来高杨从维也纳补完课回国的时候,绕了远路找了趟在波士顿转机的航班,两人在机场里呆了四个小时,亲都没亲够,高杨就要做下一班飞机回国,之后就是长达两个半月的异国恋情。对小情侣来说,78天真的太长了!

 

 

 

平时隔着太平洋没办法,这会儿回了国黄子弘凡就做起二十四孝好男友,深得云爸真传:他每场演出我都看过。注意,量词没错。黄子弘凡粉丝都快炸了,炮姐不仅要追黄子隔三差五的综艺录制,高杨在的每场演出也得盯着,只要黄子不在工作,幸运观众选来选去都是他。最后蟹黄堡表示服气了,和乐高站子达成长期协议,一手交钱一手交照片,到最后高杨站子意识到:哦,不得了了,自个儿不知不觉成了个CP站。

 

 

19年到了八月中旬,眼蓝二巡也已完毕,下半年新的音乐剧还不急着排练,聚橙亲爹大手一挥,给高杨放了两个礼拜的假。

 

黄子一听乐了,给自己改了签又加订一张机票,带着高杨跑到美西溜达去了,结果临走时被马国庆拦住,让他拍个双人vlog记得营业,没时间的话拍完交给高杨助理剪就行。黄子弘凡也不知道该哭还是笑,说起来知道两人关系之后双方经纪人都算得上开明,也可能开明太过头了,直接在海底捞的热气飘渺中达成潜在炒作计划。黄子弘凡真的服了,人家CP都是越真越得避着嫌,隔自己这儿也不怕最后被炒出柜了。

 

一讲到这儿黄子弘凡的吐槽能滔滔不绝写十几页,但看到高杨顶着一头顺毛乖乖走在他身边的时候就什么脾气也没有了。黄子弘凡第一次发现十几小时的飞机这么舒服,窝在男朋友肩膀上都不想起来。高杨趁着黄子弘凡去上厕所,嫌弃得把颈窝里留下的一小滩口水擦掉,等黄子回来了又乖乖把人搂进怀里,在大半人都睡着了的昏暗机舱里亲吻他的男孩。

 

 

飞机降落在圣弗朗西斯科。假期时间还长,他俩也不打算忙着赶行程,高杨一路上没怎么睡,一到了酒店就窝进被窝里不想起来,无奈黄子弘凡在飞机上睡得饱,精力充沛得很,扑床上就想扯高杨裤子,遂被男朋友踹下床。这小朋友年纪还小,思想黄色得很。

 

高杨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时差都不用特意调,清清爽爽得牵着男朋友出门去了。黄子皮凡同学在飞机上睡饱了晚上睡不着,第二天顶着黑眼圈迷迷瞪瞪被牵出门,等高杨提醒了才想起来把云台相机拿出来。说起来相机还是粉丝送的,真贴心,马国庆老师真心实意得感谢你们。

 

三番是个神奇的城市,比重庆还魔幻4D,走在路上分分钟变成盗梦空间,道路60度角斜向上去,在经过一座桥的时候消失不见,顶上的车流慢慢悠悠得下来,又被底下的楼房挡住。

 

在这样一个城市里,没有人认识他们是谁,也没有人在意他们是谁。在这里他们能做黄子弘凡,能做高杨,做路上打闹的年轻人,做相爱的平凡情侣。他们走在绿荫遮蔽的梧桐路上,走在不倒着走就会摔倒的七十五度斜坡上,坐在昏暗的地下酒馆里,坐在比波屯那儿猛两倍的船头风口里。他们踩在铛铛车的两边,在车子沿倾斜街道顺势而下时迎风高呼,在夕阳下的艺术宫前被美到失语,渔人码头上黄子弘凡抱着冷血大蜥蜴傻笑,高杨在对面给他拍照,在双子峰上黄子弘凡对着山谷大喊,高—杨———,于是山谷也回应他,高—杨啊——杨啊——杨啊——杨——。

 

然后他们租了辆车,歪歪扭扭两个新手就这么上了路。第一次黄子倒车的时候差点撞到后面的路障,黄灯变红灯的时候来不及刹车冲出停车线,高杨在旁边吓得魂飞魄散,赶紧把黄子从驾驶座上赶下来。结果高杨上了也不行,五十迈的路速高杨能开三十迈,后面暴躁老司机滴个不停,摇下车窗就要骂人。但好歹两个人歪歪扭扭半斤八两都开上了路,一马平川的直道就让黄子来飙速,到了蜿蜒曲折的山路就由高杨来保小命。他们开进大苏尔的原始红杉树林,看阳光穿过叶片洒在对方身上,他们手牵手登山淌水,夜里睡在山中的小木屋里,一路上的海浪声在梦里往返徘徊。高杨很喜欢大苏尔,和黄子说老了我们要找个这里的海边小镇买房养老,黄子弘凡说好,然后他们望向彼此,在阳光下交换了一个吻。有个晚上黄子突发奇想找了个原始森林里的奢华露营地,宽大的帐篷里放着张能躺四个人的california king大床,他俩一到屋里就滚上了床,听着窗外的鸟鸣急不可耐得扒光对方的衣服,高杨边吻着黄子的颈侧边草草得给自己扩张,胡乱弄了两下就想按着黄子的腰往下坐,坐不下去都快急哭了,被欲望灼烧着的大脑毫无思考能力,黄子弘凡温柔得吻他的眼睛,挤了满手的润滑剂给他扩张,缓缓进入他,又在高杨适应后如狂风急雨般操他。不应期的时候高杨挺着胸把乳尖往黄子嘴里送,黄子弘凡咬着高杨胸前那块软肉,手又伸到后面沿着高杨的股缝向下摸,高杨被撩狠了也不甘示弱,伏下身闭着眼睛吞吐男朋友半软的阴茎,逼黄子发出沉重得喘息声,然后他们又迅速得搞在一起。

 

小情侣一路南下,在迪士尼里带着迷你和米奇的头箍自拍。黄子弘凡跟高杨说那个跳楼机可有名了不吓人的,然后拉着高杨排了45分钟的队去玩,结果第一次下坠黄子弘凡就想哭,接着眼神一瞥看到旁边高杨吓得嘴唇都紫了,黄子突然间就沉浸下来,去牵高杨的手摸他的背,下来以后心甘情愿被高杨揍。他们去环球影城,黄子弘凡举着邓布利多的魔杖对着橱窗一通比划,在魔法成效之后像个小孩一样跳起来,高杨看着他在那儿蹦也高兴,把五官都笑崩了,然后他们慢慢悠悠沿着地图去下一个魔法窗口。到了夜晚他们去了Hermosa Beach,高杨哼着一步之遥,然后他们就学la la land在码头上迎着夕阳的余晖跳舞。他们在晚上去的Griffith天文台,在三楼的屋顶上,高杨把黄子抵在看台边紧紧得搂着他,眼前是夜晚洛杉矶的漫天灯光,好似人间的星空,高杨看着看着就好想哭。走过了满满长路,终于有一个怀抱能让他降落,他伸手把黄子弘凡搂得更紧了一些。

 

他们旅行的终点在圣地亚哥,在那里他们跳了伞,又出海,海豚在船边跃出海面,黄子伏着腰伸手想摸,高杨就在后面牵狗一样拽着他的外套以防他掉下海被鲸鱼吃掉。然后在sunset cliff上,两人租了两把躺椅坐在那里等日落,黄子弘凡侧头望着高杨,他清俊的面容让漫天晚霞都失了色彩。他真漂亮,每次经过他身边我都会慌张。高杨也侧过头看他,望进黄子眼中无处可藏的柔情,他们知道无论未来何事发生,他们都不会忘记此时此刻。我们如此相爱。

 

我们要一直相爱。

 

 

旅行vlog发出去以后粉丝就疯了。一望无际的海,夕阳与树丛,年轻人一个温柔一个活泼,望向彼此的时候满眼是化不开的爱意。云女纷纷呐喊竟然错过这对年轻组CP,声入人心总编剧直喊当年瞎眼竟然漏炒这对兄弟情,聚橙和马国庆笑得合不拢嘴,然后这对小年轻就产生了史上第一次剧烈争吵。

 

起因是马国庆想让黄子休学,回国参加综艺,和高杨一起。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