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情迷欲夜

Work Text:

* 小情侣恋爱中的初次车
*
斜线有意义

 

刷卡进房间的时候,黄子弘凡其实手心在冒汗。

两人刚刚在昏暗的电影院后排偷偷吻在一起 ,直到看向彼此的眼神中都带上不可掩饰的欲望,电影还没播完他们就溜出来,无言的默契下疾步走向隔壁酒店,等高杨拿着身份证去开房的时候,黄子向右手边一拐走向便利店刷卡。他们一前一后钻进房间。

 

这俩人都是头一回和男人谈恋爱。高杨在遇到黄子弘凡之前,从未想过自己能被同性这般深深吸引。他的小朋友如此活泼又可爱,可在无人的角落又会带着小狼崽一样的眼神看他。那是他的洛丽塔,他的生命之光,他的欲念之火。在未表心意的无数夜晚,他想着黄子的面庞在床上自慰,想象黄子弘凡的吻落在他唇边,落在他眼角,直至自己融化成一滩欲水。在电影院里,黄子那样的捕猎者的眼神又来了,高杨知道,他也同样忍无可忍。

 

浴室和卧室间不是严丝合缝的墙,而是隔着一块磨砂玻璃,黄子弘凡站在床边盯着浴室里的绰约身影褪去衣物,遂即淅淅沥沥的淋浴声响起。黄子弘凡听着响儿,身下硬得发疼。

然后黄子弘凡就很没出息得打开手机,开始搜索百度:和男人怎么做爱。结果百度太垃圾,只找到一堆 男男做爱易传播 hiv 病菌 的狗屁教唆,黄子弘凡在心里呸了一口,刚想挂 vpn 查谷歌,浴室门就被推开了。水汽把高杨的脸蛋蒸得微微发红,嘴唇被自己咬得红艳,他穿着雪白的浴袍,腰带随意一系,领口露出了大片肌肤和他精致的锁骨,黄子弘凡看得口干舌燥。等黄子弘凡冲进浴室迅速洗完再冲出来的时候,发现高杨坐在床上拿着他的手机笑得乐呵。操,刚刚忘关手机屏幕了,黄子弘凡头一次在高杨面前想把自己塞地缝里。

不知道怎么和男朋友做爱临阵查百度被发现了怎么办,在线等,超级急。

 

高杨看着他的小朋友羞愤欲死心里有点好笑,然后他走到黄子面前跪下,顿了两秒,扒开了黄子弘凡的浴袍。小朋友漂亮的性器由于刚刚的青涩事故有点发软,半勃着支在腿间,高杨凑上前去把阴茎含在嘴里。

这太超过了,黄子弘凡在心里呐喊。

他清冷如月光一般的爱人此刻正跪在他脚下,嫩红色的嘴唇里正吞吐着他的阴茎。这真的太太超过了,哪怕是自己最大胆的梦境里他也不曾让他放在心尖上的爱人做这样的事。但他不可抑制得硬得发疼,在高杨把阴茎吞得更深想要给他做深喉的时候射了出来,差点把他的宝贝呛死。

 

黄子弘凡把高杨拉起来吻上了他的唇,如此近的距离里,黄子弘凡清楚看到高杨睫毛上噙着的泪花。他俩边接吻边缓缓挪到床边,高杨往后一仰倒在床上,黄子迅速得扑上来把人笼住,黄子弘凡的唇亲过高杨的眼角,吻过他的侧脸,含住他的耳珠,温柔和细致得一如高杨的春色梦境。

高杨扒拉开一边的润滑剂倒了自己满手,小心翼翼得向自己身后探去,憷着眉给自己扩张。黄子不忍,亲亲高杨的耳朵哄着他 教教我 。接着黄子的手指接替高杨插进小穴里,被层层叠叠的软肉吸住,后穴被他人入侵的感觉让高杨一阵头皮发麻,将被占有的事实从未如此清晰。他有点害怕,又勇敢得楼上黄子的脖子。黄子的唇带着安抚意味舔吻过他的侧颈,像只奶糊糊的小狗,高杨心头泛上一阵柔情。

 

黄子弘凡细细密密得得给他的男朋友做扩张,屈起的指尖缓缓研磨他的内壁打开他的肠道,用手指模仿着性交的姿势操他。黄子伸到第四根手指的时候,高杨终于忍不住了,小朋友灵活的手指在他的后穴里肆虐,带起他敏感的哆嗦,可这满足不了他。高杨的阴茎正淌着水,但高杨不想摸它了,任由它饱胀着射也射不出。高杨被欲望烧糊了的脑子里此刻都在感受后穴里的抽插,他迫不及待想要被更粗的东西填满。 你快进来好不好 ,高杨在黄子弘凡耳边轻轻得求他。高杨把自己的下身分得更开,抬起腿缠到黄子腰上,用穴口磨蹭黄子的分身,红着脸以求欢的姿势敦促他的小朋友。

黄子弘凡哪里忍得住,扶着阴茎对准穴口就横冲直撞得插进去。这太爽了,高杨的小穴层层叠叠得包裹着他的阴茎,像无数张湿润的小嘴吮吸着他,黄子弘凡遵循本能大开大合得操弄起来。

高杨被插得说不出话。 我正在被我的小狼崽操弄 ,光这个认知就能让高杨的小穴紧上三分。黄子破开他的内壁的时候,高杨的眼泪就流下来。他被彻彻底底得打开了,像寄居蟹失去了他的壳,只好把最柔软的内里展露出来迎接他横冲直撞的爱人。

所幸他的爱人足够体贴。黄子弘凡似是感觉到他的不适,遂在高杨耳边落下细密的吻,再毫不留情得用硕大的阴茎撑开他肠壁里的每一缝皱褶,高杨空虚的内壁被撑开再被牢牢填满,黄子弘凡用炽热的阴茎刮擦他的肠壁,电光火石般的快感顺着敏感的粘膜蜿蜒向上传入他的大脑。他的腿被狠狠掰开摁在床上,黄子的分身撞到更深处,用力得操干着高杨的肉穴。

高杨嗯嗯得叫着,此刻他已毫无保留得投入这场性爱中。他被操得汁水横流,只能无助得流着眼泪。黄子弘凡怜惜得吻掉他的泪珠,他那正在流泪的月亮,下身却不由分说得撞进去,将将顶到高杨的前列腺上。随着高杨清亮的呻吟,黄子知道自己找对地方了。他学得很快,次次都撞进去研磨那块可怜的软肉,高杨崩溃得哭出声,眼前一阵白光,像濒死的天鹅般扬起头颅露出他雪白的颈肩。高杨知道,自己被操射了。

夜还很长。黄子弘凡温柔得吻他,爱抚他疲软的阴茎帮他度过不应期,然后让高杨跪趴在床上,手撑着床头把屁股撅起摆出求操的姿势。黄子的阴茎又狠狠撞了进去,他拽着高杨的腰抽插起来,他的好哥哥在身下哼哼唧唧得叫床,再在黄子弘凡坏心眼停下抽插的时候扭着腰迎上去。

那个晚上他们做了好多好多回,初经人事便已食髓知味,他们把床单弄得乱糟糟得,落地窗的玻璃上也留下了精液的痕迹。

 

 

他们知道,这样的夜晚还会有很多很多。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