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空条夫妇】秘密

Work Text:

我很确定,他有一些事情正在瞒着我。

我这里说的事情绝对不是欺瞒,不忠,猜忌一类的东西,它更像是JOJO在不经意间所不慎流露出来的一种情绪,眼帘低垂,心绪游离。JOJO ,JOJO?我抬高声音又唤了一声,他这才回过神来,慌慌张张抬起头来看我。

怎么了?

你有些心不在焉的。我把他垂下的碎发理好,是累了吗?

我没事,就是走了一下神。对了,晚上你想吃什么?

他马上把话题转移走了。我注意到他的眼睛在躲着我。

 

JOJO在旁人眼中总是难以读懂的,他向来没有什么表达自己想法的习惯,言语和表情都少得可怜。但他瞒不过我,每当和他视线交汇,我就能知道,不是看到不是听到不是触到,而是知道。知道他放在冰箱里的布丁,眼底一闪而过的愧疚,还有那些小小的秘密。

我们之间只有秘密,不曾隐瞒。

那天上午我落了件东西在家里,急匆匆回去取,进了屋却发现卧室的门开着一道小缝,他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听上去被刻意压抑过,像是断断续续的呻吟。我第一反应是他生病了,身体不舒服,却又没有告诉我,一个人偷偷留在家里休息。这样的念头不禁让我有些生气,JOJO?你还好吗?我焦急地推开门,然后,在原地愣住了。

他确实躺在床上,但不是因为生病,下半身的衣物脱得一干二净,胯间塞着一件小玩具,可能是肛塞或者按摩棒之类的东西。JOJO显然没有料到我的突然出现,一时间也愣住了,本来正握着阴茎上下套弄的手不知所措地停在那里。

尴尬在我们之间弥漫开来,我想自己该快点退出去,可不知道怎么双腿却迈不开。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傻呆呆站在原地,为什么一句话也不说?此时此刻我只觉得自己这幅样子前所未有的愚蠢,而无法终止愚蠢的感觉更是让我难堪。

可他叫着我的名字,让我到他身边来,声音里带着一种令人安心的魔力。我乖乖走到他身旁坐下来,没等我说什么,他开口了。

我需要你帮我个忙,就像平时一样。

跟平时一样?

他的绿眼睛注视着我,目光不再躲闪。

 

我从未想过男人身上也会有这样的器官,隐秘而湿润,以温热和柔软包裹住我的手指吞吐。他的股间沾满晶亮的液体,也不知道是肠液还是润滑液,随着手指的进出滑落到他的腿根。

疼吗?我问他,他摇摇头,示意我指尖再往上一点。

在这之前我只是听说过一些关于男性可以通过前列腺活得高潮的知识,也仅限于此了。一直以来都是半懂不懂,不清不楚,未曾想有一天能亲手在自己丈夫的身上探索。他引导着我的手,教我如何触碰,告诉我哪里容易引起疼痛,哪里会令他更有感觉,语气一如以前在水族馆为我讲解时耐心而温和。我成了笨拙的学生,跪坐在我的老师面前,任凭他牵着我的手,带我前往陌生而未知的世上。

他的阴茎勃得比刚才更厉害,大股透明的前液自顶端渗出,我想用没带手套的那只手安抚一下他,却被他拦住了。再等等,他说。

我大概是渐渐着了道,他开始在我的动作之下低声喘息,耳尖泛红,穴口挽留般吸着我的手指。两指并用在甬道内探索着,当不小心按压到一小块柔韧的地方时,他的腿一下子绷紧了。是这里吗,我问他。他点点头,可以稍微再快一点,力度不用那么大。

我将两指并在一起搅动着内壁,贴着前列腺位置打转,拓开更深的位置,每次经过时不轻不重地按压上几下。JOJO闭着眼睛喘气,眉头以微妙的角度拧起,似乎在享受,又像是在逃避。我很少能在他脸上看见这样可爱的表情,一时间竟产生了一种想跟他开开小玩笑的念头,指腹故意停留在前列腺上磨蹭。刚开始他还在咬着牙堪堪忍耐,没过多久便竖起白旗,腰不自觉地往上抬,嘴里开始泄出低低的呻吟来。

慢一点,他喘着气,头歪向一边陷进枕头里。我立刻心软下来,停止了这种像恶作剧一样的动作(那时我还不知道这其实是一种男人式的撒娇,当JOJO试图拒绝什么的时候,他总是想要更多)。他叹了声气,继续吧,他的声音从枕头里传出来,不知道是不是隔着一层布料的缘故,听起来有些闷闷的。

像平时那样,我握住了他的阴茎套弄起来,拇指和中指扣成环箍住冠状沟,食指则在马眼处摩擦,另一只手继续在他的后穴里面抽插。JOJO的腰立马软了下来,腿根无助地颤抖着,蜷曲起来的脚趾摩挲着床单,连呻吟声都变了调。下一刻,点点白浊溅上了裙子,我一怔神,才意识到他已经射了出来。

我本来打算晚点告诉你的,他慢慢坐起身,不过现在这样也很好,这样就好。他低头看着我,面颊上的红潮还没来得及褪去,你想不想再试一次?

我点了点头。

 

我们都爱上了这种游戏。

JOJO给我弄回来很多小玩意,有跳蛋,按摩棒,肛塞,串珠……它们大多被做成可爱的形状或是上着好看的颜色,一起堆在床单上的时候效果像极了孩子们扮家家酒时的玩具。他把选择权给了我,在我耳边低声说,选一个吧。

再后来,我们玩得愈发大胆起来。有时是在JOJO身体里放一颗跳蛋,让他去厨房准备当天的晚饭,有时是在客厅的大落地窗前,有时则是在我们一起去超市购物的时候……JOJO鼓励我去尝试更大胆的点子,我们一起尝试各种刺激或是过头的东西,而如今,我们有了一个固定的活动。

直播。

已经不记得是谁先提出来了,每周一次,不确定的时间,不确定的地点。我们直播日常,唯一的不同是JOJO身上总是戴着,或者被放进了点什么,我则把控制欲望和快乐的那柄钥匙藏在手心里,等着观众指名他们想要的节目。

 

此刻,JOJO坐在桌前,双手被反绑在身后。就在刚才他又高潮了,身子不住地向后仰,脑袋歪在风衣的领子里。我过去帮他把摄像头扶正,听见他在小声叫我。还有多久?

我知道他此刻正难受得厉害,裤裆被鼓鼓撑起了一大片,阴茎被小一号情趣内裤紧紧勒住不说,还应了观众的要求插入了一根马眼棒。在之前的三十多分钟里,我一直按着他们要求的那样调着遥控器上的按钮,忽大忽小的电流已经快把他弄得神志不清。

Jotaro,我凑近他的耳边,轻声唤他的名字。

虽然平日里总是叫他JOJO,可我更喜欢的却是他本来的名字。Jotaro,jo–ta–ro,舌尖在嘴里移动三次,他的名字从齿缝间跳跃出来。

打赏的提示音不断传出来,显然观众们没打算这么快就让他下班,我把手机举在他眼前,你看,大家都在为你竞价呢。

他的身子颤抖了一下,带着恍惚的神情抬起头看我。JOJO快高潮的时候会露出一种近乎崩溃的神情来,一半是挣扎,一半是享受,在快感面前投降,示弱,屈服。那是我在他脸上见过的最柔软的表情,崩溃的一瞬间,如同细缝在坚冰上无声开裂。

我的手滑进他的风衣底下,顺着腹肌一寸寸往上,抚摸过他结实的胸膛,掐住他的乳头轻轻拉扯。JOJO的喘息一下子急促了起来,已经,够了……他失焦的双眼看向我。

……帮帮我

他的脸上全是泪,口水无法抑制地顺着嘴角淌下。马上就好了,没事了,我心疼地搂着他,摸索着找到遥控器。

马上就结束了。我亲吻他的脸安慰他,尝到了眼泪温热咸涩的味道。

下一秒,遥控器的开关被推到最大。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