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卧底的特殊训练

Work Text:

“何天,教导主任要你去他办公室一趟啊。”
“现在吗?”
“是啊,你快点去啦。”
何天本来在操场上做着例行训练,同班同学跑过来给他带话。他擦了擦头上的汗,想不出来自己究竟犯了什么事要被拉去训话,但还是战战兢兢地跑去了。
“阿sir,你找我?”
一进门,何天就恭恭敬敬地敬了个礼。坐在办公桌里的李sir笑着招呼他:“何天,来了,快进来啊。”
站在李sir旁边的还有一个警官打扮的中年男子,大腹便便地还有些秃顶,镜片下一双贼眉鼠眼在何天身上不断扫射。
何天顺从地站定在办公桌前,还是站地笔直。他今年刚满二十四,清爽秀气的脸庞上还带着点青年人的青涩,因为经常出外勤和训练的风吹日晒,浑身被晒成了健康的古铜色。
何天接到传唤的时候来不及换他的警服,只穿了一件背心便匆匆忙忙地赶来。现在正值大夏天,他又刚做完训练,紧张的脸庞上细细密密的汗正顺着下巴缓慢流过他的喉结,他的背心已经被身体流出的汗浸透成半透明的湿纸巾的质感,紧紧地贴着他壮实饱满的胸脯和腰,肉色和胸腹上的两颗褐红色的小肉粒若隐若现。
李sir给何天介绍身边的警官:“何天啊,这是新来的教官王sir,他这次来,是想挑选一批最优秀的卧底去执行中央非常重视的一单贩毒案。你是我们系最出色的学生,我想一定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何天此前从未做过卧底任务,他一直很羡慕那些能够成为卧底的师兄师姐,能为维护社会安定和除恶扬善贡献一份力量。何天不敢相信这次自己居然那么荣幸被选上,激动地挺起胸脯敬礼:“李sir,王sir,我保证会完成任务的!”
王sir握住何天的手:“别那么生分,叫我强哥就行。何天啊,虽然你足够优秀,但这次的任务很艰巨,我还是很担心你能不能顺利完成啊。”
何天一听急了,“王sir,我一定可以的,你要我怎么做才能证明给您看呢?”
王sir向李sir交换了个眼神,乐呵呵地说,“我们也不是不相信你,是这样,我们准备了一些小小的特训考验,如果你能顺利通过这些考验,这单案子的卧底人选就是你了。”
何天连忙答应,“我一定能通过这些考验的。”
李sir说:“好,何天,既然你答应了,那么今晚九点来这个地址,我们会对你展开为期三天的特训考验。祝你好运。”说完,李sir交给了何天一封信封,然后将他打发走了。
拿到信封的何天还沉浸在紧张和喜悦当中,他不知道他离开办公室后,两位警官立刻卸下了斯文的伪装,淫荡地相视而笑。
李sir对强哥谄媚地说:“王sir啊,今次我挑的货不错吧,你看他的屁股,又翘又圆,干起来一定很爽。老大这次一定很满意啊。”
王sir一边回忆一边猥琐地咂嘴,“是啊是啊,要我说还是这些学生仔好搞啊,一个个傻愣愣的还真以为自己要去执行任务,就他们这样,出去没一会就被人轮奸完了。”他的淫心越发写满在脸上,搓着手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我已经等不及到晚上了。李sir,这次你选的货那么极品,就是不知道耐不耐玩啊。上次那批货,还没玩一会就不行了,搞得老大很生气啊。”
李sir赶紧说:“你放心,他们都是专业训练过的,身体素质好得很,绝对耐玩,等到晚上绝对包你满意。”
两人满意地计划着,而此时的何天还不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会是什么样的命运......

何天按照信封上要求的着装那样,穿了一整套的警服前往了所给的地址。那是一栋看起来很豪华的别墅,坐落在隐蔽的山腰上。他一下车,就有仆人上前:“你就是何天吧?主人已经等候你多时了。”
“主人?”何天有些疑惑,但是并没有多想,他跟着仆人进了门,大堂里的装修十分豪华,却空无一人,仆人并没有领着他往正厅走去,反而带他下了地下室。地下室与大堂的豪华形成了鲜明的反差,昏暗得不得了。仆人端了一盏灯走在何天前头,何天要紧紧跟着微弱的光才不会撞到墙。他们在黑暗里七拐八拐了好一会,突然进到了一个灯火通亮的小房间里。仆人示意他在房间里等候,随后便离开了。
何天好奇地打量着这间房间,他注意到房间四角都安装了监控录像。房间正中央还放了一个摄像机,连着墙上45英寸的超大电视机,电视机正放着房间里的及时摄像视频。何天看到自己的脸被放大出现在电视机里,总有些怪异。
“听得到吗?何天?”
何天抬起头搜寻着声音的来源,他发现电视机上方还有一个喇叭,声音正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他听出来说话的人是李sir,松了口气,回答说:“李sir,我听得到。”
“好,何天,从你进来房间的那一刻,你的特训考验就开始了。你必须听从我的每一个指令,并且无论接下来发生什么,你都没有要求中断特训的权利,清楚吗?”
“清楚。”何天大声回答。
“好,我的第一个指令是,现在站在摄像机面前,将自己脱光。”
何天啊了一声,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抱歉,李sir?能再说一遍吗?”
“站在摄像机面前,将自己脱光。”李sir一字一句清晰地重复了一遍命令,见何天还站在原地不动,李sir的语气稍微缓和了一点,哄他说:“何天啊,你不是要做最优秀的卧底吗?做卧底是一件非常危险的职业,也是很考验演技的职业,如果你连羞耻心都克服不了的话,还怎么和那群人渣做戏呢?”
何天听李sir这样一说,觉得似乎有些道理,他咬了咬牙,站到了摄像机面前。巨大的高清屏幕立刻出现了他的影像。何天先脱了帽子和青绿色的警服外套,然后是鞋子和袜子。他一粒粒解开衬衫的纽扣,随着他的动作慢慢露出大片棕色的肌肤,两团胸脯从衬衫里颤动着弹出来。他慢慢脱了上衣和下裤,喇叭里没了声音,一切都静悄悄地,只听得到衣物摩擦和他自己的呼吸声。脱到只剩下内裤的时候他犹豫了,喇叭里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催促他:“我的命令是全部脱光。”
何天脸唰地红了。他弯下腰,内心挣扎着将贴身的黑色平底内裤脱下来,摄像头自动调准方向正对着他的下身,在大屏幕上直播着这香艳的一幕。
坐在监控室的王sir兴奋地吹起口哨:“靠,还是个白虎仔,有够骚的。”
大屏幕上,一副诱人可口的身体像被欣赏的艺术品一样被360°无死角的摄像头贪婪地录影着,传输到监控室里的大屏幕上。
脱得精光的何天实在是难为情,赶紧用手捂着下体。他闭上眼睛,不敢去看超大屏幕上赤身裸体的自己,他的脸已经红得通透,像火烧一样。
李sir冷冷地说:“不许挡着,睁开眼,站直,好好看看你自己。”
何天不敢不听,只好照做。他从没认真打量过自己的身体,更别说通过大屏幕看自己的裸体了。但监控室里的两个人可是大饱了眼福,目不转睛不放过他的每一寸肌肤。
何天有着令同龄人羡慕的身材,不像肌肉男一样过于肌肉堆砌,也不会像豆芽菜一样瘦骨嶙峋毫无美感。他的体态均匀,胸脯微微鼓起,两颗乳粒像被吐出的花苞;肱二头肌和三角肌像山丘一样柔美,平坦的腹部刚刚显现一点人鱼线的雏形,因为紧张而紧绷的肌肉更显饱满美丽。他的屁股就像两颗熟透的蜜桃,圆润饱满,带着弹性的光泽,前面风景更是秀色可餐。何天很爱干净,一直有剃体毛的习惯,连小腹下端的耻毛都被剃得干干净净。更让人兴奋的是,他的阴茎还是淡粉色的一团。
赤身裸体被无数的摄像头拍摄的羞耻再一次冒上心头,一想到这些暴露的音像正实时播放在其他人的面前,他更加地难为情。他按照命令这样站立了五分钟,李sir的声音才从喇叭里响起:“很好,何天,你已经迈出了第一步,你做的非常好。”
得到表扬的何天备受鼓舞,这让他的羞耻感稍微减轻了。何天以为这就算完了,李sir的声音继续说:“刚才只是个小测试,我们现在正式进入特训的第一阶段。你先告诉我,脱光了站在这里被人看,有什么感觉?”
何天咬着下唇,声如蚊鸣:“觉得...很羞耻.....”
“大点声,你是警察,你怎么和上司答话的?”
何天大声回答:“觉得很羞耻,李sir!”
他的眼眶泛红,像一只走投无路的兔子。
“除了羞耻呢?”
何天扑簌着眼泪,想不到别的词。
“你还觉得很兴奋吧?对不对?”
何天连忙厌恶地摇了摇头,“不,我只觉得有点讨厌。”
“不要紧,接下来你会慢慢体会到其中的乐趣的。”
何天没能理解李sir话里的意思,随着李sir的话音落下,房间门被打开了,先前的仆人走了进来,给他戴上了一个项圈,示意他跟着自己走。何天还想穿上衣服,仆人阻止了他。何天跟在仆人后面出了房间,继续在黑暗里走着。他还不习惯在别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体,但是仆人似乎已经对裸体熟视无睹,毫无表情。
他们来到了另一个房间,这个房间比之前那个大几倍,更像一个密室。房间里站着几个跟他一样裸体的男性,何天一进来,他们就冲上来按住了他,将他的手反绑到身后。何天奋力挣扎,叫道:“放开我!你们要干什么!”
“何天,别动!”
李sir进来了,跟着他进来的还有王sir。何天看到他们两个,挣扎的力度稍微小了一些,他生气地问李sir:“李sir,这是要干什么?”
李sir示意仆人将何天按到一张凳子上坐着,几个人非常麻利地将他的手脚都捆在凳子上,在他脖子上缠了一圈铁丝。何天不解,李sir走到他的面前安抚他,“何天,做卧底经常会出事,我们也是想测试一下你的忠诚度如何。如果你是贪生怕死的人,又怎么能做好卧底呢?”
何天恍然大悟,放弃了挣扎。
“我明白了,我绝对不会贪生怕死的。”
李sir说:“很好。你有这个觉悟很不错。那我们开始测试第一项忍耐力吧。”
仆人都离开了,只剩下李sir和王sir还有何天三人。隐藏的摄像头全都对准何天,记录着密室里的一切。
王sir在心里窃笑,心想这个学生仔真是好骗。他捧着一份表格,装着一副都是为了记录数据的样子,伸出手肆无忌惮地在何天身体上又掐又摸,故意搔弄他的乳头。何天从来没有被人这样赤裸着身体抚摸过,除了羞耻感,一种异样的感觉在全身游走,乳头又痒又麻,竟让他忍不住想呻吟。他又羞又惊,赶紧咬住下唇,王sir见了他那样,淫心大发,手一下就握住了何天的阴茎。何天再也忍不住,惊呼一声。
“怎么了,这么有感觉?”王sir在他耳边淫笑,何天脸红到耳根,结结巴巴地否认:“不...不是的......”
想不到王sir听了他的话,竟套弄起他的阴茎来。何天虽然已二十四岁,但从小读的都是男校,并没有谈过女朋友,在性事方面青涩得很,他的阴茎被随意抚弄几下便有了感觉。被自己的教官摸硬了的事实令他羞愤地闭上了眼。王sir边亵玩他边故意说:“何天啊,说谎可不好啊,你看你的身体都比你诚实啊。”
“唔..啊哈...王sir,不要......”
何天不愿意面对自己身体感受到快感的事实,抗拒着挣扎。王sir握住他的蛋搓揉,同时加快了套弄的速度,何天哪里有受过这样的刺激,没坚持一下就泄了出来,弄得王sir满手都是精液。
“还说没有,这些都是铁证,你自己看看是不是?”
王sir故意将满手的精液举起来给何天看,何天身体情欲的潮红还没完全退去,无力地瘫在凳子上喘息,他见了那些自己射出来的东西,简直羞愤欲死。
李sir在旁边看着他,摇头叹息说:“何天啊,第一项的忍耐力,你就通过不了了。”
“什...什么?”何天这才反应过来所谓的“忍耐力”测试是什么,他惊慌失措地看着李sir,“怎么会是这种测试?怎么能这样?”
“你没有提出异议的权利,你应该知道的吧。”李sir看着他说:“而且人渣可不会跟你讲道德伦理哦,他们什么逼供的手段都拿得出来。你要做卧底,当然做好了会被这样的觉悟了吧。”
何天不再言语,垂头丧气地坐在凳子上。像是完全认命了一样。
李sir继续说:“既然你第一项测试就失败了,说明你的忍耐力完全不达标。我们给你准备了专项训练,你要好好珍惜。”
“什么?”
何天闻言抬起头,只见两个仆人端上来一个盒子,他们打开盒子,里面居然摆着十几根长短粗细不一的按摩棒。就算是何天,见了这样的场面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李sir从里面挑了一根黑色的两根手指粗的小按摩棒,何天见他摆弄那根东西,心里又惊又怕,眼眶一红眼泪又簌簌地往下掉。李sir蹲下来,替他抹掉了眼角的泪水,轻轻地摸了摸止不住发抖的何天,轻声说:“何天乖,你是我选出来的最优秀的学生,我相信你一定可以通过特训的。你要为我争口气啊。”
何天泪眼婆娑地点点头,可还是怕。王sir心急地等不了了,他一把接过李sir手里的按摩棒一下子将它开到最大档,按摩棒像有了生命一样扭动起来。
双腿被绑在凳子上的何天两腿大张着,刚刚射过一次的阴茎疲软地耷拉着,那像电钻一样扭动的按摩棒一碰上他的阴茎,何天浑身如同电击般战栗起来,带着哭腔叫了出来。一个仆人趁机拿了一个口塞堵住了他的嘴。
“呜呜呜.....”
所有的呜咽都被口塞堵住,只有无法吞咽的口水将口球浸润得光泽无比,然后顺着下巴滴落。王sir很满意何天的反应,他不断用按摩棒刺激着不同的何天身体的不同部位,又冷不丁地碰上他的阴茎,他总是在何天濒临高潮的时候拿开按摩棒,看他在释放的边缘痛苦地扭动身体。
“真是够淫荡的。不过想那么轻易就释放,没那么简单。”
王sir按了一个按钮,原先的凳子突然变了形,凳子脚往上伸展,变成一个X型的平面,下面的两条凳腿向内折叠,何天的腿跟着凳腿,被抬起来折成M的形状。还没搞清楚状况的何天只觉得屁股火辣辣地抽痛,他下意识吃痛扭动,结果又结结实实地挨了一鞭。
王sir拿着鞭子在何天红肿的臀上轻轻划动,惹得一阵瘙痒,何天感到了不安,果然,下一秒又一鞭火辣辣地抽了上来。像是故意的一样,接下来的好几鞭总是会落在何天的阴茎上或是他的后穴,何天痛得皱起眉头呜呜地叫唤,可是却发现自己的阴茎硬得更厉害,哆哆嗦嗦地往外分泌着爱液,后穴也一张一缩地,甚至还生出一丝丝对疼痛的期待。
“这药真是够厉害。”
王sir小声对李sir说。那根鞭子上涂满了催情剂,随着鞭打已经被何天的皮肤吸收。何天并不知晓自己被下了催情剂,他只觉得浑身发热,口干,好像有无数只蚂蚁爬过他的肌肤,鞭子带来的疼痛能缓解那种痒和热;接着他又觉得自己发冷,身体空虚得很,好像在渴望着什么东西可以填满自己...... 他对自己身体的变化感到恐惧,生理泪水不断溢出眼眶,心理一边抗拒着被这样对待一边又在期待......
突然,有什么冰冰凉凉的东西挤进了他的后穴,他不舒服地扭动身体,那东西很快拔了出去,还没等他松一口气,一个更加粗大的东西插了进来,一下子将他整个后面塞得满满当当。
“唔......”
未经人事的地方被如此粗暴地对待,从未体验过的疼痛从撕裂的地方传来,何天几乎要痛晕过去。李sir见状赶紧阻止王sir,“强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啊。慢慢来嘛。”
王sir将那手臂粗的假阳具拔了出来,阳具上残留着暗红色的血。他推开李sir,一下子把裤子脱了,急不可耐地爬上何天身上,往自己下面抹了点唾液后就往何天的后穴插去。何天只觉得刚刚被捅开的地方又被塞满,一睁眼就看见王sir那副猥琐的嘴脸,他捏着何天的下巴,又在他胸脯上又掐又拧,别看他身形肥胖,下面却下个打桩机一样,次次都顶到何天最深处。
“怎么样,小差佬,我干你干得爽不爽?下面真会吸,妈的......”
何天这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奋力挣扎,可四肢都被死死捆绑住,催情药水不断侵蚀着他的意识,要将他拖入一片深不见底的大海。被侵犯的地方除了疼痛,还慢慢生出一种胀麻的满足感,每一次阴茎抽离的时候穴口都紧紧收缩,像是舍不得它离开一样。
怎么会这样!
何天的挣扎在王sir看来简直就是催情伎俩,他越发兴奋,在何天古铜色的肌肤上留下自己的口水和咬痕,何天的后穴一阵阵收缩着,把他弄得爽得要升天。他边干何天边对李sir说:“操,这真的是极品,又紧又会吸,肯定能卖个好价钱。”
李sir也懒得阻止他胡来,只是说:“总之你在老大那里帮我多说几句好话,我这边的货你随便拿......”
“唔...唔......”
何天的身体仿佛都要被他撞坏,他无助地呜咽,唾液不断顺着下巴流淌,身体被撕裂的疼痛慢慢减轻,取而代之的是酥酥麻麻的如胀腹般的快感,并且像电流一样在全身血液里流窜。他面临崩塌的意识似乎只剩下了性爱快感这一条尚存,像一个天生就被用来蹂躏的玩具一样,只能感受得到身下巨大的快感。他感觉有无数双手从海里伸出来在拉扯他,将他从理智的边缘拉入无尽的欲海里......
“唔...唔....”
王sir突然笑了,“妈的,这个差佬居然有感觉了。”他将何天的腿往他身体折去,好干他干得更深,何天的眉头不再拧成一团,他茫然失神的目光暗示了他最后一点理智的湮灭,他的眼里带着雾气和泪水,像一潭汪泉。王sir见了他这幅模样,更加兴奋,大力地抽插了几下,将滚烫的精液如数注入何天的肠道深处,而何天也在后穴被填满的快感里痉挛着喷出了精液,洒在自己的腹部上昏了过去......
李sir在报告书上签了名字。
“测试完毕。货物质量极好,可以出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