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The Road of Redemption

Chapter Text

 

 

 

    一切看似都是命中注定。

 

    “你会成为最棒的国王,而我是你最忠诚的骑士,麦德会是最厉害的守护者。”

 

    “肯定都是Alpha,他们那三个捣蛋鬼绝对都错不了。”

 

    然而前方的道路总是曲折而迷雾遍布。

 

    “他一定会醒过来的对不对?!对不对!”

 

    “你不是麦迪文!你到底是谁?真正的麦迪文在哪?”

 

    从未隐藏过的秘密也终有被揭露的一天。

 

    “你一直都没告诉过我你是个Omega!我以为我们是朋友!”

 

    “求你了!求你救救我们的儿子!”

 

    而一切终将走向尽头。

 

    “既然使命已经完成,就让我成为过往的传说吧。”

 

 

 

01

 

事与愿违。

 

若是让别人来形容,这定然会是第一反应——毕竟那是阿拉希血脉的唯一继承者。但安度因·洛萨本人对这事的反应淡薄得很,如果别人问起,他定会毫不隐瞒。毕竟Omega和Alpha其实跟男人和女人的性质是一样的,至少他是这样认为的。

 

但若说实话,他还是不希望别人问起的。

 

分化之夜过后他们并没有谈论过这个问题,莱恩和洛萨理所当然地认为麦迪文这样的性子绝对是Beta,正如麦迪文和莱恩理所当然地认为洛萨是Alpha。

 

这事对他们来说还没有又长大了一些带来的喜悦大,毕竟那意味着喝酒不必再如此偷偷摸摸,外出游玩不必费尽脑筋地甩掉守卫。当然,年龄的增长也是带来了更加艰巨的责任。比如莱恩要学习的关于治理国家的东西更多了,而麦迪文不得不学会控制属于Alpha的锐利部分,做个冷静沉着的守护者。这么看来,本应最有压力的洛萨却成了最轻松的一个。抑制剂早已全国普及,而他本人就像是为成为一名战士而生的。

 

再长大了一些他们开始散发出独一无二的气味。

 

莱恩的气味令人很着迷,当他温和而平静时那气味几乎闻不到。若是动了性子,则会变得一发而不可收拾。有好几次洛萨在和他比剑时,都差点因为这浓郁而强势的气味而叫停投降。那味道霸道而浓郁,让人想要跪下臣服。

 

之所以是差点,就是因为洛萨身上那柑橘一般的甜美气息总是若有若无地飘进莱恩的鼻子里。那甜味几不可闻,被盖在一股既似柠檬又似嫩草的清香之下。

 

不过那味道刚一闻到却又觉得有几分冷冽,就像冬日里的雪松,本应柔软的树叶却由无数根扎人的针构成。塔利亚有时会想这味道竟会和自己的哥哥如此相配。

 

麦迪文因此取笑洛萨有姑娘一般的味道,然而那时的安度因脸庞俊俏,头发半长,蔚蓝的眼睛似是清泉倒映出的碧空,确实有些像小姑娘。但他可不会做些像姑娘一般的举动来讨回公道,他只会像头发狂的幼狮一样扑在麦迪文的魔法屏障上,攻击无果便一逞口头之能说麦迪文闻起来像苦茶。

 

那时莱恩还只是弯腰笑得眼泪纷飞,却从未想过为何洛萨一个Alpha能有隐约的甜味。

 

现在事情似乎在逐渐步入正轨,分化后的生活似乎再没有最初的未知性。这是好事,同时也是坏事。毕竟没有人喜欢一成不变,更何况是三个从小便在一起搞事的少年。

 

也许打从一开始,来荆棘谷就不是个正确的决定。

 

作为艾泽拉斯最大的雨林地带,连绵不断的阵雨使这里的气候难以忍受,似乎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潮湿感。更何况,这里还有数量众多的巨魔、地精海盗和纳迦。

 

但这一切都没有对此刻骑马走在丛林之中的少年们造成什么困扰。

 

打头的毫无疑问是安度因·洛萨,以少年的身形来看纵使那是身轻甲也有几分夸张。他歪着身子,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手却有一搭没一搭地落在剑柄上。莱恩心里清楚得很,若是真有什么危险,安度因铁定会第一个冲上去。

 

麦迪文较两位好友稍微落后一些,照例与往常一样是三人中最沉静的。但那双绿色的眸子和洛萨一样时刻注意着周围的动向。毕竟他们都要确保莱恩王子的安全。

 

跟洛萨不同,麦迪文在魔法方面有着相当高的造诣。父亲聂拉斯·埃兰的教导自然是公正公平的,可安度因再怎么努力,也赶不上麦迪文。而莱恩,作为王子他别无选择,只能去学习大量跟政治有关的知识。这一年,尽管他们还不过是十几岁的少年,未来的人生却已经有了大致的规划。

 

“真无聊,本以为出来会有什么乐趣。早知如此,还不如留在王宫偷酒喝。”

 

这“偷酒喝”三个字,洛萨是看着麦迪文说的,若硬要说三个人中谁有酒瘾,那必然得是麦迪文了。

 

然而未来的法师不为所动:“可是你自己说要来这里的,洛萨。”

 

“这里总比在宫里背书好。”莱恩打着圆场,洛萨和麦迪文总是会吵架。这情况近两年有所好转了起来,因为麦迪文学会了用魔法让洛萨闭嘴。但那也阻止不了他们吵架,莱恩想想那画面忍不住翘起嘴角,洛萨像头小蛮牛一样被魔法阻挡在外的模样着实好笑。

 

更让人忍俊不禁的是,尽管这样的经历数不胜数,洛萨也会忍不住一犯再犯。莱恩有时候会想,是否麦迪文自己也把这当成是一种乐趣了呢?

 

马儿踩在雨林略有几分泥泞的土地上,洛萨解下挂在马鞍侧面的水壶,喝了一口后递给了离他最近的莱恩,莱恩又递给麦迪文,最后再由麦迪文递给洛萨。三人的心思出乎意料地一致,比起继续在这里走下去,他们更愿意找个干燥的地方呆着。两位好友都注意到了,洛萨的鞍侧还挂着另一壶东西。想到昨日有外国的使臣来往,美酒佳酿必然是少不了的。兴许,这才是他想要出行的真正目的。

 

按照以往的模式,洛萨都会自告奋勇先去探路。但此刻若是遇见巨魔,想必他们也能全身而退。尽管平时和麦迪文之间一副互不相让的样子,对他的实力洛萨还是相当肯定。

 

这也是在施展了几个小法术后,洛萨抱着昏倒的麦迪文一脸惊慌失措的原因。

 

莱恩是第一个回过神儿的,他从来没见过安度因这样。在他的印象中,安度因·洛萨向来是一副潇洒随性的样子,哪怕在王宫也常常光着脚跑来跑去。但关键时刻他又向来是沉稳可靠的,若是说有什么事真的能让他失控,大概也就是妹妹塔利亚。

 

但现在,麦迪文也是其中之一。毫无疑问莱恩相信自己也是,他们仨向来是一体的。

 

他掐着麦迪文的人中,洛萨回过神来也开始帮他捏虎口。然而这都没用,回想起法师昏倒前手指痉挛、双唇紧闭的模样,莱恩和洛萨心中都有一些不详的预兆。

 

尽管麦迪文不像他们一样勤于锻炼,但从小和他们一起摸爬滚打,少年人的身子骨也是相当硬朗。更何况还有魔法来保护他,使他免受疾病和伤痛的侵害。这样无缘无故的昏倒,可不在常理之中。

 

回程的路在二人的策马狂奔之下依旧显得无比漫长,莱恩多次提出由他来带着麦迪文。但每一次洛萨都似乎没听见他的话,可莱恩知道事实并非如此——安度因加紧了他的怀抱。

 

微小的疑惑不合时宜地从心底升起,他一直以为洛萨和麦迪文之间的平衡是由他从中维护的。然而现在看来,安度因·洛萨和麦迪文也许比他想象中的要友好得多。尽管是带着昏迷的人同乘,莱恩也只有跟在洛萨身后的份儿。迎面刮来的风中掺了两位好友的气味,洛萨丝丝缕缕的清甜和麦迪文浓郁的苦香完美地混合着,他们闻起来简直就像一个人。

 

但在当时,一个“Alpha”和一个“Beta”的气味是如何做到如此的高度匹配这一疑惑并没有深入莱恩的脑子,一声脆响让他回归现实世界。

 

洛萨挂在一侧的酒壶掉了下去。

 

 

 

看到门口的安度因时莱恩停住了脚步,他的伙伴虽然解了那身轻甲,却还穿着昨天的衣服,因汗水结成绺的头发胡乱地披散着。他的靴子扔在了一边,光着脚丫蜷起膝盖靠在墙上睡得正香。很显然,昨晚他们被勒令回各自的房间后,洛萨又偷偷溜了回来。

 

莱恩拢了下衣服,动作尽量轻地坐到洛萨身边。但也许是处于战士的直觉,也许是在这里实在太不舒服,洛萨第一时间就醒了过来。

 

他眨眨眼睛,看清楚来人后又变回了刚睡醒的那副迷糊模样。他靠在莱恩肩膀上,闭着眼睛问道:“麦德醒了吗?”

 

“还没有。”洛萨一身的寒气透过王子的罩衫,但莱恩只是把自己温暖的身子贴得更近。他抬起手臂,用身上的外袍将洛萨包裹起来:“但麦德会没事的,他可是最厉害的守护者。”

 

洛萨笑了起来,他此刻蜷缩在莱恩怀里的模样看上去柔和而又乖巧,一点儿也不像往日那头张牙舞爪的小狮子。他在王子面前,向来是这般收敛的,而莱恩也乐于任他这般撒娇。不过面对麦迪文,洛萨是毫无保留的。也许,这也是麦迪文对这头小狮子特殊的宠溺。

 

    “没错,”洛萨抓住莱恩的外袍:“你会成为最棒的国王,而我将是你最忠诚的骑士,麦德会是最厉害的守护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