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林间草地

Work Text:

夏夜还是有些寒凉,月亮被云层遮住,草地被淡淡的白雾笼罩,布鲁姆茫然地打量四周,一切似曾相识,却又异常陌生。

大概是许多年前,某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戴着礼帽,穿着燕尾服的棕发小男孩呆愣愣地盯着女孩金灿灿的卷发,被另一个年纪稍大的男孩从树丛中推出去,看着女孩灿烂的笑容,最终还是没鼓起勇气掉头跑掉了。

他望向树丛,圆滚滚的斯蒂芬摘下帽子,冲他颔首,眨了眨眼睛,焦糖色的眼睛看起来亮晶晶的,斯蒂芬黑色西装板板整整,不过上面沾着几根草,一本正经的可爱。

布鲁姆鼻子发酸,他觉得斯蒂芬应该忏悔,骗他,让他伤心难过,完完全全不负责任,把他甩了出去。

他攥紧拳,大步走过去,原本想揍斯蒂芬一顿,但当斯蒂芬慢悠悠地从树丛中出来,摘了摘身上的草,冲他笑得一脸褶子时,他改主意了,手指松开,给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骗局设计师一个拥抱。

“斯蒂芬,我恨你……”布鲁姆把脑袋埋在哥哥的肩膀上,泪水划过被压歪的鼻子。

斯蒂芬捋了捋他的后脑勺,“我说过,我会在合适的时候找你的,看,我没骗你。”

奇怪的火花在布鲁姆心口迸发,紧张焦虑被一种奇异的渴望冲淡了,来自对方身上的温度温暖着他的四肢,暖意顺着指尖蔓延开来。

“你还走吗?”布鲁姆在哥哥耳边轻声问,带着显而易见的脆弱。

“嘿,我不能总是跟着你……布鲁姆,这不是你想要的生活……”斯蒂芬耸耸肩,把弟弟推开,扶着他的肩膀,认真地摇头,“你已经长大了……瞧,你比我要高一头呢……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瘦……”

云层散开,月光洒在斯蒂芬的脸上,梦幻的有些不真实,斯蒂芬脸上挂着真心实意的微笑,可是布鲁姆不想听到这些。

血液在身体里沸腾,他大概脑子短路,紧紧攥着对方肉乎乎的腰,吻了上去。

他偏了偏头,免得自己的鼻子戳中斯蒂芬的鼻子,他闭着眼,内心既欣喜又烦躁,斯蒂芬不能好好修修自己的胡子吗?胡茬刺得他脸痒痒。

和想象的差不多,厚嘴唇格外柔软,不过在主人粗心地对待下,过分干燥以至于有些皲裂,他没有继续,舌尖在嘴唇上舔来舔去,犹豫不决等待着对方的回应。

斯蒂芬向后抻了抻脖子,满脸惊讶,随即耸耸肩,有摆出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叹气:“好吧好吧,布鲁姆如果这是你想要的……其实我们可以再来一场冒险什么的,呃……性爱冒险你觉得……”

榛绿色的眼睛盯着斯蒂芬,下撇的眉毛看起来更加悲伤。

斯蒂芬翻了个白眼,“随便吧。”

然后斯蒂芬就开始回吻,认认真真唇舌纠缠在一起。

两个人拥抱在一起,在草地上滚作一团,白西装黑西装全部皱巴巴扔到一边。虽然看起来斯蒂芬像是玩世不恭的内个,但事实上布鲁姆脱衣服的手法娴熟得多。

最先扒掉上衣,白皙有力的胸膛贴着毛茸茸肉乎乎的躯干,斯蒂芬异常温热,凉风吹得布鲁姆有几分心寒,但都被斯蒂芬暖化了,他十分配合布鲁姆的探索,无论是唇还是手,甚至主动解开自己的裤腰带。

布鲁姆不清楚自己到底急什么,好像再慢一点斯蒂芬就会逃走一样,他手下触及的皮肤愈发滚烫。

斯蒂芬眨眨眼睛,睫毛沾染雾气亮晶晶的,似乎嫌他动作不够快,舔了舔下唇,软乎乎地说:“如果你把我操射了,就算你赢怎么样?”

布鲁姆正巧探索到发热坚硬的部分,闻言脸颊红了红,苍白的脸色看起来鲜艳些,他结结巴巴地说:“我赢了可以得到什么?”

“我亲爱的兄弟,显而易见,你得到了一场完美的性爱啊!”

布鲁姆发誓,他压根就不该相信斯蒂芬的鬼话,专心继续手上的事,他原本想先给斯蒂芬来个口活放松一下,既然赌局开始就没必要了。

他的手指抚过流淌着透明粘液的前端,顺着柱身向后摸,掠过丛草,来到紧紧闭合的洞口前,斯蒂芬仍然带着微笑,安抚焦躁不安的他。

他借着前端分泌的液体,勉强开拓前行,斯蒂芬开始皱起眉头,呼吸加重,他又开始犹豫,害怕伤到斯蒂芬与指尖温软细腻的触感交织,担忧与渴望,令他茫然无措。

“继续,布鲁姆……剧本……剧本我已经写好了不是吗……你……只只是需要进行下去……”斯蒂芬略带鼻音,温和的声音响起,驱散他心中的忧虑。

一指缠绵,二指膨胀,三指迸发,情欲恰到好处,他将欲望顶入湿漉漉的柔软处,难以克制地加快探索步伐,斯蒂芬五官皱在一起,可怜巴巴地看着布鲁姆,布鲁姆觉得自己要溺死在那焦糖色的眸子里,他想就这么一辈子,斯蒂芬待在自己身边,稍稍让度控制权,高礼帽和泰迪熊完美的童话组合,然后像童话一样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他的脑子被欲望搅得一团糟,胸口隐隐作痛,一种难以言说的感情徘徊不散,是爱情,还是亲情?是快乐,还是是悲伤?是希冀,还是绝望?他不知道答案,也不想知道答案。

长手长脚的他环住斯蒂芬,以一种抵死纠缠的尽头相拥着,十指紧扣,他发疯似的顶弄,斯蒂芬愈绞愈紧,泪水从微微下垂的眼角向上飘散化成白雾,呼吸急促,完全克制不住的呻吟。

“上帝啊……布鲁姆……请……”

斯蒂芬在他眼前逐渐模糊,哼哼的声音忽然拔高。

这场赌局,他赢了,布鲁姆想。

布鲁姆从斯蒂芬身体里抽离,还是紧紧抱着哥哥,贪婪地攫取着斯蒂芬身上的热气,不知怎么回事,斯蒂芬仿佛被凉风侵染了,渐渐发凉。

“是时候了,”斯蒂芬拍了拍布鲁姆的肩膀,满眼不舍与牵挂,“布鲁姆,你明白的。”

“不,不,”布鲁姆惊慌失措,他拼命握紧手,眼前却开始模糊,淡淡的白雾忽得浓烈起来,混着青草和泥土的气息,湿漉漉的。

斯蒂芬不声不响已经在灌木丛里了,白衬衫,黑西装,高礼帽和一根长长的拐杖,并不怎么整洁倒是很落拓。他一手托着帽子,一手把着拐杖,叉腿弯腰,笑得眯起眼睛来。

月光把白雾驱散,照耀在斯蒂芬身上,好像是那天剧场里从破旧天花板漏下的那束白光,细细的尘埃浮浮沉沉,把斯蒂芬脸颊上的淤青,鼻梁处的刀痕还有衬衫上的鲜血都模糊了,布鲁姆分明看见藏在袖子里的那张红桃Q,血迹一滴滴的顺着白边,在底部汇聚,转瞬落入泥土,了无痕迹。

“不不不……留下,求你了,斯蒂芬求你了……”布鲁姆徒劳地留在原地,完全无法向前。

“你最不需要的就是我在你身边,”斯蒂芬绵软的嗓音有些无力,声音渐渐低下去,“我爱你,布鲁姆”

“求你了……我赢了不是吗,斯蒂芬……留下,你上次那个纸牌魔术一点都不伟大,你可以……陪我一辈子,直到变出世界上最好的纸牌魔术……”

“你是我唯一需要的观众,”斯蒂芬认真地看着他,“是时候了,该再见面的总会见。”

布鲁姆眼睁睁看着斯蒂芬的身影渐渐隐没在灌木丛中,在月光下不见了。

 

清晨的阳光清澈且清凉。

布鲁姆睁开眼,他知道,他的守护神再也不会为他驻足。

该再见面的时候,已经结束了。

布鲁姆闭上眼睛,泪水还是流了下来。

 

He would not stay for me

他将不再为我停留

And who can wonder

谁能知道是这样的结局呢

He would not stay for me to stand and gaze

他将不再为我驻足凝视

I shook his hand

我与他挥别

And tore my heart in sunder

那一刻我的灵魂碎裂

And went with half of my life

我将活下去带着仅剩一半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