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预付款

Work Text:

zrfgfcrps
========

要说清楚的一点是,他不是每次都有空过来和郭富城一起,这取决于他的心情、睡眠质量以及郭富城最近的表现如何。如果对方刻意问起了他是否有空,或者有意无意间用可怜小狗的眼神盯着他的背影看——周润发还是会去的。

意思是多数时候周润发依然和郭富城待在一起,客串一下别的角色也不碍事。只要贡献出自己的肩膀和手臂就能让歌手自动靠过来,在行程中多睡一会,周润发一直认为他睡得太少了,奈何当事人总是用同一句话搪塞回来:有发哥在我也不太想睡。之后在十分钟之内他就会靠着男人昏睡过去,呼吸平稳绵长,鸭舌帽斜戴着挡住了半张脸,需要周润发不时地给他调整角度防止帽子掉下去。

还是和之前一样吗?等到下飞机前他才徐徐醒过来,发现一只耳机已经从自己耳孔里掉出来,现在挂在了周润发的耳朵上。男人正在闭目养神,听到郭富城的问话后头也不抬。

“我来做助理是需要领工资的,”他说,“听明白了吗,老板?”

老板低声咕哝了句什么,周润发没听清,但对方把另一只耳机也塞给了他,之后调低音量,在纯音乐的掩护下郭富城凑近来,亲他脸颊。“可是我付不起噢,”郭富城说。他感觉郭富城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又在折腾些什么,几秒后一顶帽子就扣到他头上来,周润发不得不睁开眼去看——歌手正对着他笑得很蠢,头发翘起来几根,一副对着他恶作剧也理所当然的态度。

周润发还差一副墨镜和口罩,以及团队的工作衫。

他在郭富城的化妆间里待了半程,场馆内的嘈杂人声倒是被关在了门外。等到他终于决定出去走走,穿着团队的黑T和胸前的工作证(为什么是工作证?)让周润发一路畅通无阻绕到了后台。他出来的时机正好,举起相机时三两片彩带刚好飘到他镜头前,画面内出现的两块黑色也不显得突兀,歌手就站在中央,留个背影,由舞台的炫光斩分成几块。

只领一份工资可能不够。周润发想。他又上到场馆的中层,半路上遇到其他几位认出他来的工作人员,没有合影,倒是和他们聊了几句:演出怎么样?好辛苦的,我们都是来工作的啦。

 

他的老板从通道内出现的时候依然是那副样子,湿漉漉的,披着毛巾走在中间。郭富城一眼看到了站在末端的男人,抱着手臂站在那儿,一身黑色,似乎压抑得很,有一瞬间他突然丧失了面对镜头的勇气,用毛巾捂住脸,往边上撤了一步。

周润发昂起下巴问他:老板,你干什么啊?

湿淋淋的歌手便被捉了回来,贴在周润发身侧,擦汗,周身都冒出热气。“要死啦,”郭富城小声说,“哪里有你这么凶的助理。”又来了,又是那样小心翼翼地抬起眼睛看人,周润发伸手想去摸他头发却被躲开了,转而用毛巾盖在头上,说自己出了好多汗。

周润发走在他后面,那件紧身的白色无袖衫黏在背上,确实好像被水泼过,透出来肉色,随着郭富城抬手的动作又露出来更多的肌肉线条。助理这时候就该体现作用了,为他挡开人群,或者在化妆间里给他递水。

“张嘴。”周润发说。

其实这句话除了郭富城没别的人听见,男人背对着其他stuff,又弯下腰,把他们挡在化妆间的独立角落里。他刚脱掉长靴,现在蜷缩在椅子上,睁大眼睛。

不喝吗?

郭富城张开嘴,感觉周润发的左手按在自己脑后,把他按近了些。恍惚间郭富城感觉好像有团队的dancers看了过来,因为有人大声说话:发哥好过分!喂,叫你别看噢!快转过来!

他还是懵的。郭富城抓住周润发的袖子,往下扯了扯,但还是有几滴水沿着他下巴漏下来。被水浸过后他的嘴唇饱满又湿润,尝起来有些咸,周润发捏着歌手的下巴让他再仰起来些——镜子里的郭富城依然闭着眼睛,湿掉的棕发垂落在一旁,看起来柔软、易碎、像所有的能被他轻易打碎的贵重瓷器。

郭富城在他侧过头啃他下巴时小幅度躲开了。睁着眼,鼻尖上似乎又挂了层薄汗。“哇,等等,”他听起来有些意外,“发哥,他们在笑你哦。”周润发一转视线,发现对方也正好从镜面里看着自己,郭富城缩起脖子,又被扯得向后仰了些,在某个私密的角度被咬了一口。

周润发说,就当这是预付工资,老板。

“发哥喜欢我湿掉的样子?”他俯下身,踩在周润发脚上去找自己的鞋,说话声音也轻。可是每次表演完都这样的啦,出了好多汗,衣服都湿掉了。周润发回他说我可是正经员工,你自己选的。说着还把自己脖子上的工作证指给他看。郭富城就低声咕哝:那你不喜欢吗?他试图去够先前被放到远处的鞋子,伸直了腿,抱着周润发才好维持着平衡。男人夸张地叹一口气,叫郭富城放手,替他把鞋拿了过来。

“你喜欢?”郭富城还在纠缠于这个问题。

 

之后一个彻底被打湿的郭富城坐在盥洗台上。他倒不是故意。他就是故意的。周润发本来在沙发上整理自己的相片,刚挑选出几张照片就被一个浑身湿透的郭富城袭击了。后者应该是心情很好的样子,刚才喝进去的一小点酒精就浮在他面颊上,艳丽的颜色。郭富城还知道要等到周润发放好了相机才动手动脚,抓着头顶的毛巾就凑近来,头发还在滴水。

“搞什么?”

“发哥看了我好久,”他说,“——换身衣服啦,工作结束了。”

“所有人都看了你好久。”

“给你结清工资。”

“你付不起的。”

所有人都盯着他,看他擦汗,埋在毛巾里面蹭来蹭去。被汗水黏结成一缕缕的棕发挡住额头,露出来的肩颈和脸颊在光照下都似乎在发光。太湿了。他说。耳麦太湿了。但现在他又在滴水。换回的白色短袖黏在他胸肉上,被重力拖着,短裤也浸出一片深色。周润发把他抱起来,这个湿漉漉的灾祸根源让酒店地毯都遭了秧,郭富城是赤脚走过来的,拖鞋早被他不知道扔到哪里去。

周润发将他放在盥洗台上,冷落他,但又用浴巾把郭富城裹起来。他往浴缸里放水,试着水温,扭过头看郭富城的表情晦涩难懂。歌手坐在那儿晃腿,从白色浴巾里探出来半个湿润的脑袋顶,等他跳下来时大腿肉已经印成红色,T恤下摆黏在他腿根。

男人坐在浴缸边朝他招手。“过来这里,”他说,“过来。”他率先踏进浴缸里,水线漫上来,很快打湿了周润发的衣服。“阿城,是你自己说的。”

郭富城身上还带着皂角香。浴缸的水在他坐下来之后就快要溢出去,周润发扣住他,隔着上衣啃咬他的乳首——早已经肿起来,顶出一个小尖。那点肉色在湿透的白色衣料下就极为明显,郭富城往后缩,坐在周润发腿上,被对方顶开了不得不岔开腿。先前在人前被咬出来的那块红印位置刚好,男人掐住他的乳头,扬起脸,再张嘴就能咬到那块印子。

热水把他泡得晕乎乎的。郭富城想。那一丁点酒精在他脑子里发酵,他想把水温调低,便伸手到周润发身后。不过他的目的轻易被拆穿了,周润发就当作他是要人抱,两只手从歌手后腰处揽过去,将他往怀里扣。

“热。”郭富城说。

“热死你了,”周润发听到对方小声反驳一句,“我都知道啊。”

周润发甚至没扒掉他的裤子。热水跟着男人的手指一起涌进来,奇怪的饱涨感让他愣了一会,感觉自己已经被撑满了——而周润发还没插进来。郭富城环着对方的脖子,终于伸手够到了水龙头,在冷水流下来时哽咽了一声。好奇怪,不要。

你要求太多了,Aaron。

他今晚上注定是和水过不去了。周润发终于愿意肏他时水温也已经降了些许,现在郭富城又后悔了,流进肠穴里的水的存在感比刚才更高,能明显感知到那一股更低的温度是进到了哪里,好深,太多了,他又被填满了但好难受——

“发哥…”他去蹭男人侧脸,对方也已经湿透了,被他带起来的水沾湿了头发,“…不要玩这个,啊♡…好涨…”

周润发端着他的胯骨坐直了些,已经达到临界点,被他们动作带出去的水落在外面的声音让郭富城耳根发红。他感觉对方放缓了速度,阴茎磨在腺体上,但偏偏不能止痒,他颤抖着夹紧了腿,直到周润发的手贴上来、抚摸他的小腹才迟钝地意识到他想干什么。

周润发说:“付不起工资,那就当肉偿啦。”

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