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熬鹰2 和谐部分

Work Text:

鸟类一年一见,时间也就是十多秒左右,草草了事,那就叫交配,仅仅是为了繁衍后代。人类不一样,人类花长时间凝视,亲吻,伴以或轻或重的抚摸,慢慢营造温存的氛围,分享亲密与依恋。这点是云中鹤后来发现的,现在他已经能配合地舒展身体,因耳垂处如同轻微电击的刺激缩起脖子,双手搂住男孩,裸露的皮肤只碰到灰色西服的衣料。

中途几次分心去看那支仅仅离自己十公分的笔,谁料下一秒男孩顺手就拿起笔递给他,命令道:“自己放进去。”

机智计划眼看就要碎成渣,云中鹤决定垂死挣扎挽救一下,对着男孩的脸微蹙起眉头,一个表示委屈的表情,委婉表达自己不喜欢那个东西。

男孩看懂了,嘴角一边上翘,调皮又略带邪恶:“不要这个?”

果断摇头,不要。

再反问:“不喜欢?”

继续摇头,不喜欢。

“怎么就不喜欢它了?”手握着乌黑泛光的笔身,慢条斯理问,“现代钢笔问世之前,人们都用沾墨的羽毛笔,现在换用坚硬的金属作笔杆。你不喜欢它,是觉得它冰冷没有温度?还是觉得它…太细、小、了,只该被握在人的手指间做它的本分工作,没有做其它用途的能力?”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只顾点头。

“哦,你倒是挺淘气,要求这么高。”声音越来越低,充满引诱与诱导,“那你告诉我,你喜欢什么?”

你先把那支笔放下来。

顾不得羞愧耻辱,就握住男孩另一只空着的手,自己引路过去。就像引导客人到家门口,告诉客人已经准备好了,请进。

但是衣冠楚楚的“客人”一本正经笔直站着,右手握着笔,好像在漫不经心旁观一场表演,必须要表演者让他满意,他才肯投入进来。

没办法,只能再握起男孩其中一根手指,模仿男孩以前的动作,轻轻在那里抚摸,按压,再穿透。一番努力却只得到一句冷硬的命令:“继续。”

半是逼迫,半是自愿,老妖精只能在男孩那双黒黒的单眼皮眼睛注视下继续表演,一直等到出口的叹息夹杂着难耐的催促,眼睛也染上迷离的恳求,对方才满意,终于把手里那支笔往桌面上一丢,把他整个按到在亮色实木书桌上。这才得以趁身体翻动的瞬间迅速敏捷用一旁的衣物盖住了笔。总之,一番小风波后指纹提取物总算弄到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