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丑戌】完是欠缺

Work Text:

◎丑岛馨×戌亥
◎我又对老夫老妻下手了
◎逆向ABO→是Alpha有发情期而Omega没有→个人理解易感期和发情期的区别时前者容易受到外界影响,而后者是自身的原因

完是欠缺

夏天是该炎热的季节,但今年刚升温还不到一周,就被连着几天的大雨浇了回去,可惜丑岛馨的发情期没受到影响。CowCow Finance的社长每天都和客户斗智斗勇,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休假,原本计划是在阳台上晒晒兔子,却被预料之外的阴雨打乱了,他不得不直面刻在Alpha基因里的结合热。
明明是一支抑制剂就可以解决的问题,自从十八岁完成分化之后,丑岛的每个发情期都是这样度过的,他不需要伴侣,也不需要后代,身体却不厌其烦地将生物本能推到他面前,这一次连抑制剂都失效了。
丑岛坐在沙发上,清楚地感知到情热正顺着脊髓冲向大脑, 很快连呼吸都是发烫的,他想去推开窗户,起身时却一阵头晕目眩,直到夹着雨点的冷风涌进来,吹散了满屋的雪松气息,他才终于能再次呼吸。
但物理降温不过是扬汤止沸,丑岛看看已经在角落挤成一团的兔子,还是关上了窗户,信息素继续在封闭的空间内沉淀,闻起来就像寂静却危机四伏的山林。
而戌亥就是在这个时候过来的,他按下门铃,通过传呼机问:“丑岛君,你还好吧?”
明知故问。丑岛和戌亥认识太久,很多事情靠一个动作或眼神就可以解决,所以当情报屋发问时,那么一定是在装傻,他不可能不知道今天是丑岛的发情期。
生殖冲动把四肢百骸都游走一遍,Alpha已经做好了让任何一个Omega怀孕的准备,或许是错觉,戌亥身上那股蜜罗柑的甜味,似乎已经透过门缝传了进来。这时丑岛还算清醒,他记得自己不需要伴侣,也不需要后代,他有一百万个理由拒绝与生俱来的本能。
抛开第二性别带来的种种可能,作为同学与盟友,两人已经足够亲密,所以即使各自分化成Alpha和Omega时,谁也没有考虑过是否要结成伴侣。那时的他们都忙于在社会立足,来不及给这段晦暗不明的关系划清界限。如今他们阅人无数历尽世事,留在身边的依然是对方。
这不意味着他们必须更进一步,只有Alpha才需要固定伴侣的安抚,而Omega甚至没有发情期。渴望结合的Alpha借助暴力的情况并不少见,如果希望这段关系更加理性,那么至少要由Omega提出。
此刻戌亥就在外面,隔着一扇上锁的门,若是想要继续维持感情死寂的表象,丑岛应该把一切推给生物本能,但门外的是戌亥——他无法否认,是他自己想要打开这最后的一扇门。
戌亥抱着手臂靠在玄关,他没有进门,但柑橘的香甜已经涌进房间,如果不是丑岛对抑制剂出现了抗药性,他恐怕一辈子也不会出现在这里,高利贷和情报屋不需要恋爱,但他们需要彼此。
“你考虑好了吗?”丑岛问,他至少要亲自确认一遍。
戌亥笑了一声,他说:“我已经认识你十年了,现在才问似乎有点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