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坏孩子

Work Text:

Michael是个老师。
他三十出头。温和有礼,又高大俊朗,戴的黑框眼镜像是勾人趴上去的栅栏。他的补习班好有名气,班班爆满,但他记性不大好,学生记着名字却不一定对得上脸。
但有个学生是不一样的。
有个叫杨晓宇的男孩子,总喜欢在课后跑来找他问问题。
他会站在Michael对面,略向下偎在讲桌上。用晶亮的眼睛从下往上看他。少年人四肢已经抽长,可手像是还没长起来,是圆润的,还稚拙的,捧着厚厚的参考书。听完了讲又会不知道从哪拿出颗糖果塞进Michael的手心,白软的手指不经意划过他的手,偶尔还附上一句感慨:
“老师的手好大哦!”
不知道哪一次男孩子又来问题,却不经心听讲。男孩子还是像往常一样仰视他,突然说:“老师真的好好看哦,又聪明,怪不得她们都说长大要嫁老师一样的人。”Michael的思路被打断,看着杨晓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男孩子却还是往常一样嘻嘻哈哈,塞块糖果到他手心,转头就跑了。Michael突然就想喊住他,告诉他你才是糖果,是甜橙味的海绵蛋糕,是巧克力味的曲奇饼。
但他只是敛下眼睑,偷偷去看自己手里的糖。
Michael以往其实总是收到女学生粉色的,染着香气的情书。但他从来都是个好老师。好老师是不会和学生谈恋爱的。但杨晓宇不同,他让Michael甚至没时间去做什么心理建设,就接受了现实——他好喜欢这个叫杨晓宇的男孩子。会硬的那种喜欢。
那天晚上Michael就做了梦。
梦里的晓宇没什么不一样。
而他带杨晓宇去外面,到宾馆里。男孩子还是嘻嘻对他笑:“老师,我们要干什么呀?”
等他把窗帘都拉起来,男孩子不笑了,他脸上有点那种故作镇定的表情,声音却有点抖:“老师,你要对我做什么呀?”瞧瞧,敏感的小可怜,他已然认知到危险,句子里连人称都变了。
Michael坐到床上,挥手叫晓宇过来。杨晓宇看起来像是害怕,却又绷着脸,是那种让人很想弄哭他的表情。于是Michael把他掀倒在自己腿上,扯掉晓宇的短裤和内裤,巴掌狠狠扇上男孩子白软的臀肉。
晓宇尖叫一声,他挣扎,但力气拧不过摁着他的大手。
Michael又狠落几掌,为罚他不乖。男孩子皮肤实在是娇气,几掌下来红肿成片。晓宇趴在他膝上“呜呜”地哭,不敢挣扎,还要回头用那双含着泪的眼睛去向施暴者求情。
Michael每打一下就骂他,说他是坏孩子,勾引老师的小骚货。男孩子呜咽着否认,又被更重的巴掌扇到认下这些罪名。
Michael膝上的男孩已经开始因为疼痛和羞耻混乱。一会道歉说老师我不敢了,一会求饶要老师疼疼他。而他只是更快速的落着巴掌,因为他感觉到晓宇硬起来了,被一边打屁股一边硬起来的。
杨晓宇的哭声越来越大,他的脸湿漉漉的,下身也湿漉漉的。Michael去摸他臀瓣之间,摸到他湿软的肛口,又抬手抽他的小穴。这下实在太痛,晓宇挣扎着从他腿上支起身子,但下一秒就又被按回去,小穴挨了更重的两下。那朵娇嫩的小花微微肿起来,吐出来的蜜液沾湿了Michael的手,让男人爱怜的抚摸了两下颤抖的小花。晓宇好痛,但还是抖着声音求老师操他,主动掰开自己的屁股,晃着腰想去吃老师的肉棒。
闹钟响了。
Michael从梦中惊醒。他像个未经人事的毛头小子一样,因为一丝丝春梦的甜气就射的一塌糊涂。他的脸好红,眼前还是梦里浪出水的晓宇。
但杨晓宇却没再来过,男孩不再来上补习班。他早知道,那么聪明的孩子来上补习班不过图个新鲜有趣。新鲜劲过去了,就什么都过去了。但他照旧做个好老师,还要生活。只是偶尔看看一盒糖果。
直到他再遇到杨晓宇。
那天雨很大,浑身湿透的男孩子突然出现在补习班的门口。他狼狈,委顿,像一块因为融化在包装袋里而被人随意丢在路边的奶糖。
Michael沉默,男孩也是。他们俩就这样安静的对峙了一会儿。后来杨晓宇和Michael回了家。
晓宇还是不说话,擦着头发,一声不吭。气氛有点凝固。Michael不知道该怎样,就说要去给他煮姜茶。杨晓宇把他叫住了。
“老师喜欢我是不是。”
男孩子声音有些嘶哑,可能是要生病。Michael想着不相关的事情,并不开口。索性杨晓宇也不需要他说些什么。
“我不要老师喜欢我。老师爱我好不好。”
Michael对上杨晓宇的眼睛。
“我也喜欢老师。我会爱上老师,老师想让我怎么样都可以。我要和老师在一起。”
杨晓宇的眼睛闪烁着,里面有点拼命要证明什么的意思。但Michael长久的无言把那闪烁的东西熄灭了。
杨晓宇丢下毛巾。Michael以为他要离开,但他只是冲过来,生涩地递过来一个吻。那个吻里全都是眼泪,是苦的,涩的,是烤焦的松饼的味道。Michael心软了,为这天真而蛮勇的喜欢。他回吻晓宇。
杨晓宇偎在他怀里,像以前偎在讲桌上。他被摔裂了,但Michael还是喜欢。他太喜欢这套瓷器,哪怕是有了裂缝也舍不得丢掉,也还是要像宝物一样藏起来。
杨晓宇只安分了一会就伸手去摸Michael的阴茎。他不知道爱情会先暧昧,会有夹在书本里的小纸条,会有悄悄递过来的橡皮擦,不知道爱情会有告白,会有像日本漫画里一样在草地上红着脸的两个人,会用手指互相试探着牵手。他知道的爱情只有对老师的渴望,只有他要和老师做爱的念头,他不管那是不是爱情。他只知道除了老师没人再愿意爱他了。
Michael早就硬了。但他却不动,也不让杨晓宇摸他。杨晓宇难过的要哭,他质问Michael:“老师不愿意和我做吗?”一句短短的话停顿好多次,每个停顿都像是诱惑杨晓宇跳下去的塘。Michael只是深深叹气。松开了摁住杨晓宇的手。男孩像水蛇一样滑到地上去,他跪在Michael俩腿之间,用捧参考书的手去捧他的阴茎。用问问题的口舌侍奉他。男孩根本不会做口活,收起牙齿的方法笨拙又讨人怜爱,舌头被压得根本不会动弹。但他被摩擦的通红的嘴唇,他下颌流下的唾液,都足够吸引人。他献上自己的喉咙,自己的心,自己的脏器,他迫不及待把整个自己都剖开给老师看,只求一点点零星的爱以供活下去。
Michael射在他嘴里。他好乖觉,把精液吞的一滴不剩,然后张嘴给老师看。他又爬回男人身上,去讨一个吻。Michael就给他好多个吻,给他好多好多句爱情。
他们好相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