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太麦中学奇闻录

Chapter Text

楔子
每个学校总有些这样那样的校园传说,大多是无神论者们嗤之以鼻的鬼怪故事——比如某个宿舍曾有人上吊自杀,后来住在该宿舍的人先后遭遇不幸;又或是夜深人静的教学楼里总传出诡异的声音,接着有人在楼里失踪;还有学校底下是一座古墓,每晚都有阴兵借道……但这些都比不上太麦中学的校园传说来得离奇。
太麦中学建校近百年,发生了不少稀奇古怪的事情,而且每个当事人的共同点是声称见到了黑衣的死神,旁人问起死神的模样,却无人能说清,恍若一场梦,不同的是有人长眠不醒,有人醒来之后,什么都不记得了。
奈何桥上,一个穿着黑衣的少年望着没有尽头的忘川河,神色迷茫,他向前迈了一步,一块石头突然从桥上脱落,很快没入河水中。
“石头少了,看来已经有人渡过了……”少年喃喃自语,紧接着消失在了原地。
(一)
校园霸凌何时休(上)
自习课上,几个少年少女围在一起对一个坐在角落里的女孩指指点点,时不时发出一阵嬉笑声,别的同学要不埋头看书,要不趴桌睡觉,没人敢对破坏课堂纪律的人表示不满。
处在舆论中心的女孩没什么特别之处,不过是衣服破旧了一点,发质天生又硬又卷,头发显得蓬松杂乱,看上去有些邋遢。仅仅如此,就已经让处在虚荣心极度膨胀的年纪的学生们越看越不顺眼,想尽办法排挤这个“脏乱差”的家伙。
坐在第三排中间的高个男生偷偷回头看了一眼看似无动于衷的女孩,发现她握笔的手上青筋暴起,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男生的同桌听到了他的叹息,用笔戳戳他的手肘:“老肖,你可别多管闲事。”
老肖,全名肖顺尧,外表高大帅气,不说话的时候显得特别有气场,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性格比较软,和他的硬汉外形一点都不相符,一看就是良好家教养出来的孩子。
“我觉得小慧没过错,凭什么被他们欺负?”肖顺尧皱眉道。
“她倒霉呗,高中学习压力这么大,成发泄情绪的垃圾桶了。”同桌的语气满不在乎。
同桌的观点,肖顺尧不敢苟同,但要他冲上去维护小慧,以一对几,他自问做不到,只能暗暗唾弃窝囊的自己,继续得过且过。

小慧是孤儿,有好心人资助才上得起高中,但资助者的家境也不好,她不愿意再问人家要钱,基本生活费只能靠打工弥补,高强度的工作消耗了她的精力,自然顾不上学习,不修边幅和成绩差,变成了她被排挤的理由。
资助者是一位目不识丁的老奶奶,在她眼里学校就是纯洁神圣的地方,她不可能理解小慧因为长期被欺负而产生离开学校的念头,小慧也不忍心辜负老奶奶的期望,选择忍让,却使他们变本加厉,成了恶性循环。
到了下午放学的时间,学生们一窝蜂地冲出教室,奔向食堂。小慧也随着人流往外走,但其他同学像躲避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远远地避开她,她周围很快形成了一圈真空地带。大家对每天都在上演的场景早已熟视无睹,直到小慧往和食堂相反的方向,形影单只地离开。
刚走出校门,小慧脚下一个趔趄,险些摔倒,低头一看,一块正在散发橙色光芒的石头被她踢到了路边的草丛里,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她上前一步,捡起石头,放进衣服口袋里,继续快步前行。她身后的一棵树下,一道黑色的人影隐约浮现,但无人看见。
深夜,小慧在便利店的工作终于结束了,但宿舍早已关门,征得店长同意后,她可以在二楼的储物间过夜。
拖着疲惫的身躯上楼,小慧把储物间的门一关,倒在简陋的铁架床上,迅速进入了梦乡。
“我感受到了你内心的死志。”
睡得迷迷糊糊的小慧听到耳边传来低沉的气声,她努力地睁开眼,被眼前的景象吓得瞬间清醒:一个一身黑衣的男孩站在床边,上半边脸隐藏在宽大的连衣帽里,只露出瘦削的下巴和泛白的嘴唇。
“你……你怎么进来的?我明明反锁了门!”
男孩没回答小慧的问题:“你捡到了石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捕捉到“石头”二字,小慧立刻从外套口袋里找出今天下午在校门外捡到的石头,此刻它发出的光芒比下午更为强烈,而且还隐隐发热。
“你的意念越强,它的光芒就越强。”男孩语气平淡得像在叙述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你是不是希望欺负你的人死掉。”
小慧的眼神充满了不甘和怨恨:“没错,我明明没有惹他们,我没做错什么,为何要受到如此不公平的对待!”
“如果他们死了,你仍然渡不过,就变成奈何桥上的一块石头吧。”
小慧还没来得及想清楚这话的意思,男孩在她眼前如蒸发一般消失了,她紧握着手中的石头,仿佛在贪恋仅存的一点温暖。
次日早晨的阳光透过储物间的窗户照进屋内,小慧艰难地睁开眼,发现自己一直保持蜷缩的姿势睡着了,枕边是那块只要不发光,扔到马路边的石堆里就找不到的石头。
“昨晚的事……到底是真的还是梦?”小慧拿着石头三百六十度地端详个遍,就差没剖开研究它的内在结构,可还是没看出什么名堂来。
“算了,到学校就知道是真是假了。”
小慧仍是踩着铃声进的教室,但和往日对学校的恐惧厌恶不同,她怀着期待的心情看向那些欺负她的人的位置,确实一个都没见到。
“那真的……不是梦!”路过那几个空座位时,小慧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她连忙抬起双手捂住胸口,低头快步走回自己的座位上。

从小慧进门的那一刻起,肖顺尧就觉得她身上有点不对劲,他的目光跟着她,直到她落座。
“老肖,你该不会突然同情心泛滥吧?”同桌发现肖顺尧异常的举动,写下一句话,把本子推到肖顺尧的桌面上。
“没有。”肖顺尧矢口否认。
此时班主任正好走进教室,站在讲台上,俯视全班:“同学们,陈彬同学昨晚出了点意外,今天早上他的家长打电话向我请了假,另外几位同学没有请假,按旷课处理。”
陈彬正是带头欺负小慧的人,班主任话音未落,教室里顿时像炸开的马蜂窝一般,所有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除了肖顺尧和无人可以说话的小慧。
肖顺尧死死地盯着走廊的水泥护栏,上面坐着一个一身黑衣的男孩,连衣兜帽的边缘搭在头顶,露出一张白皙精致的脸庞。
但肖顺尧对这张完美的脸实在提不起兴趣,因为教室里那么多人,除了他好像没人能看得到男孩,他猛然想起太麦中学的校园传说,一股寒气从脚底一下窜到了后脑勺。
“难道……他就是死神?我能看得到他,我是不是也要死了?”
仿佛感受到了肖顺尧的注视,男孩漠然(肖顺尧眼里)的表情出现了一丝松动,双方的视线撞在了一起,下一秒,男孩在原地瞬间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