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OPUS

Work Text:

一个冰冷的吻印在额头。
Lex感受不到太阳之子的温度,他想方设法地激怒他,却只在他眼里看到了冰冷的恨意。Clark身上有阳光的味道,从世界倒影中的小城镇蔓延的谷物香味,夏日的风席卷着麦浪,刚割过的秸秆则是另外一种风情。但是现在这颗耀眼的恒星变成了坍缩的黑洞,一点点蚕食着光。
不是红巨星,不是超新星。
超人应该恨他。是的,恨他。最剧烈的,最汹涌的。
手上的鲜血还在淌,看得见的,看不见的,男人的,或者是女人的。他不在乎,Lex从不在意过程,他纯粹地享受这个结果。而现在,世界上最伟大的神祗跪在他面前,一个臣服的姿态。Clark从来都是一个好孩子,Kal也是一个好孩子,会为了自己最亲爱的人向恶魔卑躬屈膝,他从来不全能,他只想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情。
懦弱的神。
Lex觉得父亲在他身上留下的伤疤隐隐地疼,心脏如同擂鼓。有什么东西,亮晶晶的,一直挂在天上,终于有一天落在他的掌心,强大又美好,精致而温和,炫目且锋利,燃烧的星屑,红色的和蓝色的,唯一能照亮卖火柴女孩的星。
在他手里了。
神奇的绿色石头,一点点,四肢的镣铐,吸进的烟,推进血液的琼浆。泥塑的神像被砸得稀烂,哗啦啦,哗啦啦,剥离了彩色的碎片,一个平庸的内里。Lex瘦削的身子忍不住地抖,一种极致的兴奋,像海洛因烧灼着他的神经,看啊,你们的神,你们的父,你们的教堂破碎的彩色玻璃,苟延残喘的米迦勒。别着急,乖孩子,来日方长。
坠毁的氪星飞船发出轰鸣,一个世界的末日,从朱红色暮霭中透出的机械的声音。
“Clark”,Lex用最轻的声音,舔舐他的耳廓,“爱着Lois对吗。”
“嘘嘘嘘,你不用回答,”氪石刀片划过神的遮羞布,嫌弃地扔在地上“我知道你是。”
“夺走太阳的人会受到什么惩罚……”
完美的炽热躯体,米开朗琪罗的大卫雕塑,如此逼真贴切,甚至连眉眼间的怒火都纤毫毕现。但是,不,Lex怎么可能是歌利亚呢,他既不值得那样的怒视——无论是来自于他父亲的亦或是来自于无上的天父——也从来没有力量,他的大脑寄生于孱弱的躯体,从中汲取养分,空有知识,苦乐参半。
又是一个来自于深空的吻。欲望是海王星的蓝色,是零下214度的极寒,巨大的寒冰之心,那儿太远,再璀璨的钻石河,也无法得到一丁点儿太阳的温暖。指尖的温软触感,由上至下,仿佛会无限延伸,沉浸沉沦沉淀,没有底层,如同朱庇特,四处留情,一颗气体的巨行星,比深海火山更滚烫,永久燃烧的大红斑。
Lex的牙上沾了血迹,铁腥味直冲大脑,他以为氪星的血液会甜,然而得到的却是意料之外的微妙体验,像很多层的圣诞礼物,撕开漂亮的糖果纸,隐藏着的最惊喜,一秒钟上瘾,致命甜点,苹果味儿的沙林气。如果他允许超人活下去,Lex想,他也许会是他的毒品。
确实,他早就是了。名为Clark Kent的绝症,至少让他看起来像个正常人,人们管切开的肿瘤叫superman。Luthor家的小儿子生病了,他父亲总是这么说。怎么会呢,Lex离了Clark只会一脚踏入深渊,隐隐约约看到奇点然后被潮汐力撕碎,一堆干瘪的骨与灰。他不会允许神爱世人,即便现实的确如此。Lex不是什么大方的人。他从来就不乐于分享。
所以他现在有了他,他的血,他的肉,他目之所及的一切。他目之所及的一切。
“那个女人……”Lex连声音都变了调,他清了清嗓子,“……是渎神的婊子。”
一滴,两滴,猩红的泪。佛罗伦萨上空盘旋着的德意志飞机,嗡嗡嗡,嗡嗡嗡,大卫雕像碎裂的脚踝。喧嚣敲打着Lex的耳膜,钢铁之躯有大理石般细腻的触感,却也有着灼人的温度。Lex不知道皮格玛利翁是如何去感受他的雕像,他也永远不必像传说那样用滑稽的爱感动什么人,奢求什么小魔法把意淫变成现实,想要什么就自己去摘吧,Lex从来都是个行动派。
红色越来越多,粘稠的夕阳下坠,夏娃的诞生现场。听起来很好笑是吗,钢铁之躯温热又柔软,仿佛母亲的子宫,让人深深眷恋。Lex把自己放了进去,骨中之骨,肉中之肉,血液在空间中交融着,奔腾着,蒸发着。牙齿撕咬,舌尖吮吸。麦角酸乙二胺,苯丙胺,二乙酰吗啡,随便什么在他的神经上奔驰,白色和红色的对比刺激着他的感官,既强大又弱小,既坚固又脆弱。Lex的Clark始终不发一言,连隐忍地呻吟都不曾逸出,一如基督受难。他愈沉默,Lex就愈发光火,他从来就不想要超人的一丝一毫,那个该死的偶像如同乌云扼杀了太阳,超人只是一个接近于传说的无聊人物,干瘪枯燥得如同白纸,Lex只想揉烂他、撕碎它、点着他、让他彻底消失。
Lex用手探进他身体的时候自己抖得像筛糠。眼泪跟关不住一样,只是不停地流,他闭上眼睛,黑暗中都是在母亲体内最后的温柔记忆,曾经世界上有一个地方会对他温柔以待,现在又有了。一个记号。太好了。现在,Clark的一切,都带有Lex的痕迹。他成功了,从一个支离破碎的存在变成一个完整的人,从内到外的一切都得到了满足,一种至高的升华。温热鲜红的所在会开出艳丽的花,结满甘美的果实。
承载着氪星所有生命的母体。一个伟大的培养皿。
新生命即将从废墟上孕育。
但是那儿没有新生命,只有个死掉的丑陋胚胎。
Lex看见它破碎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