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清道夫》chapter(3)

Work Text:

“11点方向两个,4点方向一个,另外三个还在狙击范围外。”维京杀手架着狙击枪趴在楼顶,几乎和夜幕融为一体,omega低沉流畅的声线从耳麦中传出,“嚯,这里的酒真不错。”

Thor没有搭腔Loki漫不经心的调笑,他在出任务时就像一件人型兵器,精准冷硬到不会有丝毫的动摇。

就算Loki此刻在他面前脱光衣服,Thor的眼睛也只会盯着即将被他击毙的目标。

他们在短短几个月里根除了16名灭霸手下的高层人员,庞大的组织被捣成了一盘散沙。

顾此失彼的灭霸无暇再追杀Thor,但在黑白两道上都放出了高额的悬赏金,让整座城市里无数双贪婪的眼睛都替他搜寻追杀。

好在Loki精通的旁门左道里包括制作面具,唯一让Thor不满意的地方,就是他必须得剃了自己浓密的胡子。

Loki难得殷勤地亲自操刀,在杀手脆弱的咽喉上来回比划,然后在Thor浑身紧绷时,拉着他的领口亲了上来。

发现自己的omega是个颜控并不是什么值得庆幸的事,从此以后Thor在死亡边缘徘徊时,还得注意别让自己毁容。

Loki今晚的面具是个五官媚丽的omega,他难得没有掩饰自己七个月的孕腹,端着红酒杯如鱼得水地在舞会中游走。

他扮演着为年迈富商守寡的年轻“少妇”,操着一口性感的意大利语接近了那个一直在狙击范围之外的目标。

Thor已经将分散在其他楼层的人员击毙,在耳麦中警告Loki不要轻举妄动,而被蛊惑的alpha已经揽上了Loki丰润却依旧修长的腰。

谁都会对这样一个富有却无依无靠的omega心生怜惜,而浑圆的孕腹则昭示着成熟诱人的风韵。

死期临头的中年男人笑得愈发露骨,Loki冷清地勾了勾唇,捏着他的指尖慢慢往宴会厅外走,而他就这样飘飘然地被引到了一处偏僻的暗角。

omega的袖口划出了一把锋利的锯齿匕首,在转身时出手极快地向男人刺了过去。能被灭霸赏识的人都不是等闲之辈,alpha几乎是同时避退,但那把匕首还是扎穿了他的肩膀。

“婊子!”男人怒吼着扑了上来,而挺着孕腹的Loki灵活到诡异,他弯腰从向自己面门袭来的拳头下钻了过去,鬼魅般出现在了alpha的背后。

Thor听见那边已经打斗起来的动静,心脏重而冷地狂跳了起来,他将狙击设备匆匆藏匿掩盖了踪迹,居然直接从三层高楼跃下滚落地面,向Loki所在的方位狂奔而去。

这混蛋永远都不会听话!

Loki的肩膀生生抗下了一记重拳,用电击枪猛击了alpha的脊背十几下,然后拔出他肩头的匕首斜刺进男人的左胸,咬着牙转动刀柄直到确认搅碎了他的整颗心脏,喷涌而出的鲜血顺着手背粘腻地流进了omega的袖管。

啧,Thor到底是怎么忍住这些的?

omega的肋骨和膝盖也被踹伤了,一瘸一拐地把尸体拖到了闲置的房间里,然后打开窗户固定了攀墙绳索。

固定腰上的束带时花了些时间,Loki低头摸着有些胎动的小腹低柔地说了句什么,然后拉着伸缩扣翻身而下。

落地时omega受伤的膝盖承受不了重量,Loki弓着背避开肚子摔了一跤,龇牙咧嘴地扶着墙站了起来,看见不远处面对面地跑来了一个格外高大的人影。

“别急着骂我,”半边身子都泡在血里的小骗子举起了手投降,显然Thor以为他身受重伤,几乎是扑到了Loki面前,“嘿,这些血不是我的……别紧张,Thor。”

阵脚大乱的维京杀手死死瞪着他的omega,然后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捏着Loki的后颈抱住了他。

他们流离失所,前途渺茫,不管是谁失去了对方都无法独活。

“我的近身格斗还是你教的,不是么?”Loki轻叹了一声,安抚地拍了拍爱人的脊背,“就像你在保护我一样。喂,和我说说话……你会说英语吧,sir?”

“你要是再敢送死,我会先杀了你。”Thor没有因为Loki试图缓解气氛的玩笑而松动,他掀开了Loki脸上以假乱真的面具,还是这张凉薄的五官最顺眼,“我发誓,你不会想看见我年轻时是什么样子。”

“至少我们离成功更近了一步。”Loki眯着眼摸了摸alpha胡茬泛青的下巴,牵着他的手向大陆酒店走去,“该回巢了,我的野兽。”

我怎会没有耳闻你来自地狱的幽灵传说,只是后悔没能更早带你回家。

他们一路躲闪地回到大陆酒店才算真正结束了这一夜,依旧有其他住客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但在这里没有人敢动手。

杀手在电梯上升时撩起了Loki的衬衫下摆,omega按住了他的手,低哑地说了句“有监控”,但神色难辨的alpha还是一直向上摸到了Loki受伤的肋骨,果然看见omega拧紧了眉。

Thor心里有事,Loki敏锐的直觉这样告诉自己。但omega没有追问,他低头打开了房门,然后就被alpha推搡进去压在了墙壁上。

Loki心照不宣地迎上了Thor粗暴的吻,解开裤腰用手尽可能快地弄湿自己。Thor把他托起来抱在怀里,啃咬着omega已被标记的腺体让他兴奋得更快。

行动计划,躲避追杀,收集线索,清点弹药武器……自从他们决定反击的那一刻起,就被这些事充斥了每分每秒。

Loki的记忆力和语言天赋很高,他能用最短的时间整合出最完美的档案和计划,而Thor的战无败绩让他无需考虑任何后顾之忧。

他们是最契合的搭档,却也是最忙碌的伴侣,连做爱都要在不影响睡眠的情况下挤出时间匆忙了事。

Loki喘息着抽出湿润的指尖,双腿缠住了alpha的腰。Thor热硬的性器顶进了一半,在omega扭动腰部调整姿势后再尽根没入。

他们大汗淋漓满身污血,眼里却只有彼此最渴求的欲望。

“Tho…嗯!你……”Loki的面颊到耳根都红透了,他们已经默契到无需多言就知道对方想要什么,“你今天不对劲。”

Thor的动作顿了顿,但还是没有说话。alpha挺动腰杆的力度像是要把omega钉进墙里,Loki尖锐地喘息了一声,攀着Thor的肩膀止不住地打颤。

“哪里不对劲?”Thor含着omega的耳垂低喃,Loki的身体每一次都能更适应他,湿软深窄得令他发狂,“你都爽得发抖了。”

“不……嗯!不是这个。”被胎儿撑得越来越浅的生殖腔不断地被Thor顶到,Loki仰起了头呻吟,于是Thor顺着omega的脖颈一路吻到了他愈发饱满的胸脯,“你瞒着我什么……哈啊……”

“我不会瞒着你任何事,Loki。”Thor停了下来,他们气喘吁吁地抵着额头对视,“我只是在想,也许……”

“也许你该离开一段时间,为了快出生的孩子。”

Thor曾经只会杀人,杀人不需要社交,不需要拐弯抹角,他从不做卧底或伪装,像幽灵般在目标反应过来之前结束一切。

但他此刻却不敢想象Loki的反应。omega即将临盆,他却只能将Loki送到遥远的异乡才能保证他的安全,而独自顽抗的自己也许下一秒就会横死街头。

没有过去和未来曾是Thor最适应的生活方式,但现在的他却是觉得无力和悲哀。

Loki瞪大了眼睛看了Thor很久,似乎想等他说出下一句可以扭转局面的话。但Thor没有再开口,Loki也明知等不到。

再过几周,他会变得嗜睡,健忘,行动迟缓,哪怕用再多药剂也无法回到全盛状态。如果情况有变需要剧烈奔逃打斗,结果无非就是Thor为他而死,自己再一尸两命。

“我累了。”omega意料之外地平静,他闭了闭眼睛,Thor感觉到怀里的温热的体温渐渐凉了下来,“这件事明天再谈,我想去洗澡。”

Loki不知道自己在逃避些什么,Thor独自在枪林弹雨中死里逃生了那么多次,就算离了他也不一定会有意外。但Loki就是不安心,是他把Thor带进这个死局,却不能陪着他一起走出去。

Thor靠在床头听浴室内的水声响了起来,上一次是Loki试图逃离他,而这一次是Thor亲手放他离开。

alpha等到指尖的烟燃尽了,起身推开了浴室的门。

omega一动不动地站在淋浴下,白茫茫的热气让Thor只能看见他淋湿的光裸脊背,卷曲的黑发贴着脖颈垂落在锁骨。

“Loki。”Thor叫了他一声,在水雾中朦胧失真,omega抬头看着他,眼眶被热水刺激得通红,虹膜绿得滴翠。

无声的悲恸在两人之间流淌,Loki抱着胳膊慢慢蹲了下去,像他每次熟睡时那样缩成了渺小的壳。

“我们把魔方能源交出去吧,”Loki埋着头呢喃,尾音颤抖,“随便灭霸用它来干什么,我都不想管了。”

“想想是什么让你坚持到现在,Loki。”Thor直接走进了淋浴室,热水打湿了他的衣裤,而alpha半跪在Loki面前让他抬头看着自己,“灭霸因为你而见识到了魔方的潜能,但他的野心比你庞大千万倍——大到足以摧毁一个帝国。”

“你得管,Loki,因为你坏的不够彻底。”以至于连梦里都在后悔,都在痛苦地想要阻止过去的自己。

“这没什么,你还有我。”Thor探过身吻住了爱人,舌尖触碰到了被水流冲散的咸涩,“你走不下去的路,我替你走。”

Loki恶狠狠地咬着Thor的嘴唇,他曾经坏的心安理得,直到遇见了这个让他愧疚心软的傻子。“你得活下去,”兜头淋下的热水让Loki睁不开眼睛,他抓着Thor的金发气息颤抖地吻他,被alpha从地上抱了起来,“你必须让自己活着,不然、不然......”

不然......我该怎么办?

“我会的。”寡言的alpha短促而坚定地回答了Loki,浑身湿透的Omega不断地从他臂弯里滑落,而Thor将Loki顶在了雾气腾腾的瓷砖墙上,掰开他的臀瓣将一直硬着的性器直接顶了进去。

温水反而让交合处更加钝涩,Loki含着哭腔喘息了一声,充血的软肉紧缩着想要把入侵物挤出体外。alpha用蛮力挺到了最深处,然后一下下抽动了起来,听着Loki被自己弄出支离破碎的呻吟。

“啊嗯.....唔!哈呃......”Thor的动作很重,仿佛存心想让Loki痛快地哭出来。Omega发着抖死死夹住了alpha的腰杆,哽咽着咬住了他的肩膀,Thor停下动作想看看Loki,却被他用力箍住了脖子,“别,别停......”

他要记住这样的痛,因为是他罪有应得。

Thor不忍心再看那双哭红了的眼睛,把Loki背过身压在了墙上。omega哽咽着一抽一抽耸肩,在alpha重新顶进来时缩成了一团。

“屁股翘高点。”Thor把手垫在了omega隆起的孕腹和瓷砖墙间,顶胯时几乎将Loki浑圆的臀肉挤扁。Loki绷着大腿踮了踮脚,却在alpha突然深插时差点跌跤。

他果然不适合留在这儿了。

Thor稳稳地扶住了Loki的手臂,肏弄的动作却依旧粗暴强硬,omega反手抓着alpha的大腿不让他慢下来,痛得发抖也逼着Thor更重地肏自己。

“你这个疯子,无赖。”Thor咬牙切齿地在Loki耳边粗喘,alpha毫不掩饰地强悍信息素让omega的呜咽就没停过,脸上和屁股里都是湿哒哒的,还有这个该死的淋浴,“我说了会活下来,你还在赌什么气?”

Loki死咬着下唇没吭声,他是被捏出淤青都会大呼小叫的家伙,真的疼了反倒闷声不响。omega半勃的性器在冰冷的瓷砖上来回刮蹭,很快就缴械投降。

Thor的动作还是慢了下来,捏着Loki苍白削瘦的下巴吻去了他脸上的水痕,然后低着头像小熊一样抱住了他。

“我们换洗衣服不多,”Loki吸了吸鼻子,抬手抱住了Thor的脊背,“赶紧把身上的脱了去晾干。”
“嗯。”

“定时联系,别让我以为你死了。”
“嗯。”

“……嗯,我爱你。”
这一次Thor没有回答,心脏却跳得像是能要了他的命。

Loki本以为这句话会很难说出口,但他没有时间再拖延。Thor看着他的眼神像顷刻间得到了全世界,这反而让omega开始懊恼自己过去的苛刻和小气。

“我爱你,Thor。”Loki又用古维京语说了一遍,连alpha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学的,“虽然这么说很奇怪……但我的确觉得你是个可爱又固执的混蛋。”

“混蛋和骗子,”Thor的指腹蹭过Loki通红的眼眶,他一定是被这个泪腺发达的omega给传染了,“正好天生一对。”

Loki勾着唇笑了起来,眼睛亮亮地被Thor抱到了床上,一动不动地看着alpha背对着自己剥下粘在身上的湿衣服,上床时身边陷下去一大块。

“你还不休息?”Loki拉过被子把相叠的两人都盖住,蜷起腿时Thor就趁着他还湿软的甬道挤了进来,“嗯……我倒是还能在渡轮上眯一会儿。”

“等你走后就没人抢我被子了,我能睡个痛快。”omega鼓胀的胸脯最近总是又痛又痒,Thor顺着乳晕边舔边咬,另一只手把omega的右胸整个揉到变形。

Loki呻吟着抓住了Thor的金发,alpha毫无规律的抽插时快时慢,弄得他几次快要高潮的时候都被逼得眼泪汪汪,气得在Thor的脖子上咬出一圈清晰的牙印。

“好好记着,Loki,我在你身体里的体温,形状,力度。”Thor难得下流的情话让omega面红耳赤,“我要你一个人自慰的时候,想着的也是我。”

“我只记得一年前床技差得能把人操晕的恐怖分子。”Loki笑起来的声音沙沙的,带着些性感的气泡音。日渐生长的胎儿让omega的生殖腔不堪重负,Thor很久都没有做到过那一步了,他不想看见Loki皱着眉不吭声的样子。

大多人都恨极了这个小骗子巧舌如簧挑拨是非的样子,但唯独Thor却宁愿Loki一辈子都能这样,也好过彻底安静下来,连愤怒和难过都不会再让他知道。

alpha的呼吸渐渐重了下来,他托着omega因为快感而挺动的腰,慢慢地用开始胀大的顶端碾压着生殖腔外的肉壁,刺激着omega吮咬得更紧一些。

Loki最受不了Thor在高潮前看着他的目光,像一片能够吞噬一切的暗海,将所有的冲动和野性都抑制在极尽温柔的缠绵之下。

于是omega抬手勾住了alpha肌理分明的腰窝,将他压进了身体里最深最软的地方。

“Loki……”Thor吻着Loki的嘴角唤他,鼻尖触着omega的面颊,深金色的睫毛轻扫着他高挺的鼻梁,“我的结会弄疼你,别闹……”

“嘘。”Loki翻身趴在了Thor的胸口,隆起的小腹让他扭着腰吞吐性器时不太方便,于是Thor配合着他的节奏向上顶,“我得……啊嗯……好好记住你。”

Loki在alpha逐渐急促的呼吸里慢慢吻他,眉心,眼帘,鼻尖,胡茬……他的黑发垂落在Thor的鬓角,旖旎地在契合深入的律动中晃动。

Thor在omega的生殖腔里成结了,Loki懒懒地靠在他胸口休息,毛茸茸的发心抵着他的下巴,体内柔韧的腔口乖觉温顺地一下下吮吸着alpha的结。

Thor一辈子都会记得这一刻,Loki醺红的耳廓和肩头,掌心下光滑削瘦的脊背,轻微的胎动贴着他的小腹传来,而总是别扭又刁钻的爱人悄悄牵住了他的手,十指相扣。

Loki在说爱他,一点都不比Thor爱他的少。

这足以让杀手撑过往后暗无天日的每一刻。

Loki睡得很浅,朦胧间感觉到Thor在摸着自己的腹部。他的肚子如今实在不算好看,但总是冷峻严肃的维京杀手像个大孩子那样,认真专注地用掌心贴着爱人的孕腹,用古维京语小声地呢喃着什么。

Loki勾了勾唇,决定不去打扰这个温馨的告别。

三个月后。

溃不成军的组织让灭霸恼羞成怒,Thor在6天前除掉了他最后一个追随者,但再次提高的赏金依旧让杀手的同行们对他紧追不舍。

连大陆酒店都挡不住金钱的诱惑,那个送餐的服务员突然从西装外套里拔枪扫射,于是Thor在缠斗时徒手捏碎了他的脖子,然后整理行囊离开了fandral已经形同虚设的庇护。

背水一战。

Loki在索科维亚的安全屋分娩,他说是个女孩儿,Thor盯着手机里那个皱巴巴的小婴儿看了很久,仔细地抹掉了蹭到屏幕上的血迹。

“看来每个漂亮的姑娘背后,都有一个能干翻坦克的老爹。” “是两个。”

Loki总是回复得很快,Thor看着三周前的消息记录勾了勾唇,捂着伤口浑浊嘶哑地咳出了血。现在是凌晨4点,他被两队人马逼进了车站,跳上空列车前腹部中枪。

也许下一站会有更多的敌人等着Thor,维京杀手撕下布条,把枪绑在了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不听使唤的手上,靠着椅背闭上了眼睛。

Loki,我可能要食言了。

惨白的灯光在飞驰的车厢里频闪,皮靴叩击地面的声音向Thor靠近。杀手僵硬迟钝地扣住板机,睁开眼时余光刚刚扫到那个高挑削瘦的人影,就完全呆愣住了。

“你忘记上膛了。”Loki穿着黑色的长风衣,坐下时杀手敏锐地听出这omega至少在身上藏了半个武器库。

“是你解决了最后两个追杀我的人?”Thor很久没有说话了,他又蓄起了浓密的胡须,但永远都无法变回遇见Loki之前的自己。

“hela有可靠的人照顾,她有些早产,但不算什么大问题。”Loki默认了,他低头包扎Thor的伤口,每一道掌纹和指甲里都浸满了爱人的鲜血,“也许hela也想让我早点回到你身边。”

“这名字不错。”Thor短促地笑了一声,心脏回暖,连麻木的四肢都渐渐复苏,“我还没见过她,她就已经救了我一命。”

“那就别让她失去任何一个父亲。”

Thor的无名指微微一凉,他低头看着那枚暗银色的戒指,和Loki手上的是一对。

“这是我能买到最坚固的戒指了,”Loki红着耳朵亲了亲Thor的嘴角,千里迢迢赶来这种杀机四伏的地方求婚,也只有他才干得出来,“这条路,我们一起走下去。”

Thor紧紧握住了Loki骨节修长的手,两枚戒指清脆地磕碰在一起。他闭着眼靠在了omega削瘦却宽阔的肩膀上,突然觉得前所未有的心安。

列车行驶的速度开始变慢,下一站的腥风血雨即将来临。Loki牵着重伤的杀手站起来,在车门自动开启时挡在了他的身前。

“我们会赢的,Thor。”

狂风呼啸着席卷轨道,枪响的那一刻,他们无所畏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