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歌者

Work Text:

  一九六五年,十二月,在聖克莉絲蒂娜醫院,沒有人趕著回家過聖誕節,但蘇珊和托比將會一家團圓。

  如果向麥克‧艾琳說他的存在是為了證明愛,他必定會扯出一個扭曲的笑,張大眼睛反問:「那你愛我嗎?」

  然後,趁對方呆愣時,拍手大笑,輕蔑地回一句:「愛是不用思考的。」

  愛無須思考,但須測試,至少這是麥克所擅長的,從出生於世上的那天起,便開始學習,如何挖掘一段關係。

  愛太會躲了,它隱於彼此的互動中,藏在一個個禮物裡,像帶著期望丟出的球,都渴望有人能伸出手穩穩接住。

  麥克這輩子收過許許多多的禮物,進醫院前是不合年齡的書籍、過於幼稚的寶寶用品、轉送的花束以及精緻脆弱的音樂盒;入院後則是制式的畫筆、襪子、手套以及圍巾,算起來只有八歲時得到的安東尼最為適宜,若要細想,或許十五歲的裸照也能將就一下,畢竟它們特殊且具紀念性。

  所以,當他看到葛林醫師的車緩緩駛進醫院,便知曉人生最後一個聖誕禮物送到了。

  這一次他要當個送禮人,唱出最後的大象歌。

  累積十九年的運氣恰在這日傾洩而出,如此美妙的一天,從未看過病歷的精神科醫師、過於氾濫的同情心、衝動行事的個性以及過於想證明自己,他甚至能有機會再聽一次詹姆斯的聲音。

  在他看來,葛林醫師就像隻觀賞用魚,丟下飼料便跟著遊戲,毫無察覺呼吸的水正摻著謊言。麥克可以透過他拿到想要的物品,也可以引著他去任何該去的地方,或發現早該發現的東西,無論是一張照片、一句話或是一段真誠的關係。

  他看著他們得到想要的答案,一邊痛恨浪費愛的人,卻又覺得真是太好了。

  最後,他能在一旁輕輕數,一個、兩個、三個接受自己模樣的人,四個、五個、六個剝落的謊言,他在瀕死的母親面前數了七十八隻大象,而自己母親離開只為唱錯了三個音。

  所有有能力但不給予回應的人,不是過於自大傲慢,便是陷在無知懦弱的坑底,只需要一首歌、一句話以及一個契機。

  他以最後的謊言唱出一首歌,將所有人綁在一起。

  以愛,以真心,沒有罪惡。

 

─ 歌者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