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rrx全员向/黑道au】黄金庆典(一)

Work Text:

沪口的晴雨颇有些不定的意思。四分之一的降雨几率在这个繁华到令人生惑的巨大都市上空盘踞成一片肉眼可见的电闪雷鸣,血盆大口席卷而下,像要啖碎这一片堆金叠玉的灯红酒绿。

巨大的玻璃幕墙反射出阿云嘎刀削斧凿的硬挺脸庞,神色与窗外的那片昏昏暮云难分沉沉。

“怎么说?”他双唇削而薄,这样沉下眼皱起眉的嘴唇开合间有骇人的气场涌出。那点分明该柔软的赤朱却透出噬人样的血色。

“还能怎么说?寻衅滋事打架斗殴,死了一个,重伤四个,得蹲几天。”郑云龙烦躁地摘下鼻梁上金边的平光镜,捏了几下山根,最后还是撑不住咔嗒扳折了镜架,扬手将断片反投入背后数米外的废物桶中。那双缺了遮挡更显锐利的眼睛泛出狼似的凶光。

“到底怎么回事?余笛没把这事平掉?”阿云嘎的声音沉得能挤出水来,“张超最近在搞竞选,同我说尽快捞出来,免得被人抓辫子。”

“小事情。昨个他在王晰新开的局子里,半夜来了几个闹事的,嘴里没个干净,就上了手。他同王晰家的那个玩得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知道。”建筑百层的视野极佳,晴天是最远几乎能看见沪口外的海平面。可是现在只能在郑云龙幽深瞳孔里被熔铸成一点深渊。“高杨?他平时不是挺稳的,怎么没拦着?王晰呢?”阿云嘎转向郑云龙,异域风情的漂亮眼睛里酝酿着远比外界深浓的暴怒,“他们嘴里不干净冲着的是王晰。”郑云龙顿了顿,“高杨说他下手绝对注意了,断了点骨头,根本没搞内脏,晰哥新场,见不得血。他向来也是个知道分寸的。沪口警局新来个刑警搞经济,能的不得了,上来断了周深条道,王晰靠周深靠得紧,当然要去看看。”

闪电瞬间亮彻了天地,劈开了沪口夜色。

“余笛说上面新调来了位局长,没摸清楚路子,不敢轻易放掉。”郑云龙咧开嘴,似乎想露出个笑来,尖利的不规则齿列带着浓浓的克苏鲁意味,“王晰比我们还急,他们家小羊羔子和我们家黄子可不一样,那牢饭可是一口都没沾过。”

“故意的?想给我们松松边了?呵。”阿云嘎笑着低了头下去,双手交叠,在空气里敲打着无意义的韵律。“去找蔡程昱家的星元问问吧。我来联系一下天鹤捞人。”

“高天鹤?他不一定接了。川子说他想上岸了,上回南枫一批俄货拖了能有一个月,差点给直接端了。丁辉还挂了彩。气得洪之光都放话要搞他。”这话像是没说完,阿云嘎带着点疑惑抬了头,郑云龙突然俯身,凑到了他耳边,以极低的耳语缓声道:“找晰哥麻烦的那些人嘴里说了'东西'出来。”

“庆典要提前了。”

郑云龙走得悄无声息。

这是沪口罕见的瞬时降雨量极大的雷阵雨。模糊了玻璃外墙。沪口人心知肚明的拔地而起的地下建筑果真如巨龙盘踞在沪口的心脏上,与这座城市同呼同吸。

阿云嘎站在自己的国度上向下看。

十五年前他不过是这场暴雨里的一寸水汽,在黑街里打黑拳维持生计。为了生存苟活着,距离生而为人的绝望感还差一个人字。他在场上碰见郑云龙。一个并不为生存发愁的拳场新星。

一人两颗臼齿。未有先例的平局。

他们是十年宿敌。

但他们也是十年挚友。

在黑街无言见证下他们最终一起加冕为王。

这个国度不会坍塌,阿云嘎对着窗外豪雨挑了眉,表情终于舒展开来。身后长桌上摆着方书剑新送来的整垛的情报。昨日赌场内的全数对话部分被着重标记过。

这场庆典未有终局。

十五年后阿云嘎拥有这场暴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