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阿萨传说》

Work Text:

Thor大婚的那一日,红色的玛瑙铺满了雪原与湖泊。古老的歌谣苍凉雄浑地吟唱,alpha手中握着的长绳由34位牧羊女的红发编织而成,以此纪念阿萨族历史上有记载的34位首领。

漫长红绳的另一头连着湖心的小舟,雕刻着龙纹的木船摇摇晃晃地载着Thor·odinson素未谋面的新娘。金发的王族战士抬头望向老首领odin,他的父亲,成婚后Thor就会成为第35任阿萨首领。

当几乎可以撕裂苍穹的巨大龙翼从天际出现时,欢欣鼓舞的人群发出了恐惧的惊呼。Thor拔出了宝剑,让侍卫拼尽全力将新娘拉回湖畔。随着一声悠远的长啸,剑拔弩张的军队终于看见那个消失了千年的古老生物。

“真的是龙。”Thor听见他的侍卫长喃喃,美丽而强大的龙族曾被勇猛的阿萨战士打败,而人们吟唱的歌谣显然唤醒了魔咒,“这是被诅咒的新娘......”

“没人会被诅咒!”Thor无所畏惧地怒吼了一声,巨龙幽绿的眼睛在万里云端凝视着它的祭品,俯冲时冰蓝的龙鳞在箭矢的攻击下毫发无损。而身着盔甲的alpha高高跃起将剑飞掷出去,锋利地穿透了巨龙羽翼上最薄的皮肤。

新娘的木舟渐渐靠岸,Thor趁巨龙哀鸣着升空时向湖畔飞奔而去,一片庞大的阴影铺天盖地般笼罩了过来,呼啸的风像利爪般割破了alpha背后的护甲,他只来得及将惊恐尖叫的新娘扑进湖里躲过俯冲而下的龙,自己却被一股不可抵抗的巨力抓向了空中。

“Son!!!”Thor听见了odin撕心裂肺地怒吼,老首领的王冠掉落在地,而他只能看着自己唯一的子嗣被巨龙带向天际,渐渐再无踪影。湿淋淋打颤的新娘被捞了上来,却已经没有人再迎娶她。

Thor因为高空的稀薄氧气和冰冷温度晕厥了一阵,他醒来时还被龙的利爪钳制着,身下就是无垠的汪洋和星星点点的无名岛屿。

巨龙低下头从腹部看了挣扎的alpha一眼,Thor发现它的瞳孔并不是古书上凶悍的尖锐梭形,而是水银般的乌黑圆润,几乎覆盖了整个眼球的虹膜仿佛盛满了世上所有的瑰绿宝石,深邃的纹路蜿蜒至消散。

巨龙抬起头悠悠地鸣叫了一声,伸展开无边的羽翼乘风而上,阳光将它冰蓝的龙鳞折射成难以形容的醉人色泽。

这就是龙,Thor在心中惊叹。

那座陡峭荒凉的岛屿渐渐从迷雾后出现,巨龙在挥动着羽翼下降时却猛烈地颠簸了起来。Thor这才意识到他的宝剑一直刺在它的皮肤里,剧烈的疼痛彻底让巨龙失去了御风的能力。

战士在巨龙砸向峡谷时提前挣脱,连滚了好几下缓解了冲击力。而被龙的庞大身躯冲撞碎裂的峡谷山崩地裂,Thor咳嗽着被漫天烟尘迷住了眼睛。他跌跌撞撞地摸瞎向前跑去,却突然被什么东西绊倒了。

一个活人。

也许是渔民!Thor顿时燃起了希望,他半跪着挨过了风沙,才睁开刺痛酸胀的眼睛观察四周。

Thor惊讶地发现这个昏倒在河滩上的Omega浑身赤裸,半边隔壁和胸膛都是血迹,身上布满了青蓝色的异族纹身,而他的宝剑就落在不远处。

alpha倒吸了一口气,踉跄地跑到峡谷边向下张望,根本没有什么巨龙。

难道......

omega咳嗽着吐出了几口带着血的海水,睁开了眼睛。他没有意识到自己赤裸的身体有任何不妥,那双显然不属于人类的绿眼睛警觉地向Thor看过来时,alpha瞬间明白了一切。

他是龙。

这个龙族omega很高,他摇摇晃晃地捂着被贯穿的左臂站了起来,走到微微弓身作出防御姿态的Thor面前,居高临下地用生硬的阿萨语发号施令。

“服侍我,奴隶。”

这是Thor被困在巨龙孤岛的第三个月。alpha擅自给那条孤僻的龙取名为Loki,甚至教他怎么用火,怎么做蔽体的衣物,像个人类那样生活。

Loki几乎什么都不懂,不懂怎么当一个人,也不懂怎么当一头龙。他说他从出生那一刻起就没有父母兄弟,饿极了就一头扎进海里抓鱼,三个月前的唤龙歌是Loki第一次感受到了龙族的本能。

“这座岛屿周遭的迷雾会吞噬所有试图穿过它的生物,除了龙族。”Thor不是没有想过办法离开,但Loki几句话就否定了他虽有希望,“我在化龙时只有野兽的凶性,不可能会送你回去。”

“Thor,”Loki歪着头坐在篝火旁,瑰绿色的眼里是Thor不忍再看的困惑和孤独,“留在这里有什么不好?”

这里没有Thor不愿娶的新娘,没有勾心斗角的王公贵族,没有无尽的战事和灾害……

也没有Thor的亲人,朋友,和他不愿割舍的一切。

Loki每个月都会消失一次,岛屿的另一头会传来隐约的震感和龙啸。Thor猜想这和人类omega的热潮期是一样的,Loki也总有抑制不住龙的时候。

直到又一个夜晚,消失了许久的Loki回来了。Thor听见omega拖着沉重踉跄的步伐倒在了他身边铺着的兽皮上,呼吸因为不知缘由的疼痛而颤抖。

“Loki?”Thor点亮了蜡油,发现omega身上有许多跌倒在礁石上造成的擦伤,苍白的皮肤衬得Loki身上青蓝色的纹路更加艳丽。而omega两腿之间流下的鲜血,让Thor无暇欣赏龙族病态的美,“发生了什么?!Loki!!”

有人伤害了他的龙。这样的认知使得Thor无法控制地暴怒了起来,他一直用道德感来约束自己别越过界限,但omega的危情不容许他多想。

Thor扶着Loki的肩膀让他养面躺下,抬起他的腿分开时牵动了伤口,omega痛苦地呜咽了一声,睁开通红的眼睛看着Thor。

“别怕Loki,我不会伤害你。”Thor摸了摸omega的面颊,却发现自己的手在止不住地颤抖,“我得看一下你的伤口,不要动……”

心神大乱的Thor没有注意到,Loki身上并没有任何其他alpha留下的痕迹。

这是alpha第一次看见属于omega的隐秘之地,气氛却无半分迤逦暧昧。Thor用从海岸边沉船中找来的最柔软的绸布擦干净了Loki腿根间的鲜血,看见了那个被什么东西撑开过的细窄穴口,还有依旧在流血的裂痕。

伤势并不严重,Thor用草药和酒处理过后就不忍再看。Loki急促的呼吸渐渐平缓了下来,在Thor的再三询问下都否认了岛屿上有任何入侵者,却对自己的伤口避之不谈。

Loki的眼睛里只有受了伤的脆弱,却没有被凌辱的愤怒或崩溃。也许一直独自生活的小龙根本不懂自己遭遇了什么,而这让Thor的心脏更加绞痛,

“睡吧,Loki。”Thor熄灭了烛火,将依旧不安发抖的omega抱进了怀里,alpha的胸膛就像另一个安全温暖的巢穴,Loki闭上了眼睛,渐渐睡去。

Thor极轻极慢地起身,他得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矫健敏捷的战士很快巡视完整片岛屿,却没有发现那个他恨不得抽筋剥皮的入侵者。Thor漫无目的地游荡到了孤岛的另一头,在一个隐秘的洞穴外发现了一片龙的足迹,是属于Loki的。

alpha捏着匕首潜入了洞穴,一直顺着石壁走到了一出空旷的腹地,眼前的景象让Thor惊呼出声。

几十枚青金色的龙蛋密密麻麻地被产在了潮湿的青苔上,有的蛋壳因为时间久远已经暗淡发黄,还有的仍然在散发着宝石般的光辉。

Loki会生蛋?荒诞却真实的认知让Thor下意识后退了一步,他在脚边发现了一枚新生的龙蛋,上面血迹未干。

“原来是你把他伤成这样。”alpha喃喃自语地摸了摸它,没有在冰冷的壳上感受到任何生机,但他还是小心翼翼地抱起了龙蛋,和其他的放在了一起。

Thor不愿多想他突然安心的释然是为了什么,Loki明明不是他的omega,可那一刻的妒火和暴怒早已超过了行侠仗义的程度。

岛屿很大,Thor回到Loki的巢穴时已经是黎明了,自愈力极强的龙族坐在巢穴外等他,显然已经知道alpha干了些什么。

“我第一次生蛋的时候被吓坏了,那时我刚刚分化成omega,连自己都还是个没长大的幼崽。”Loki平静地补全了Thor脑海中缺失的那块拼图,他的阿萨语已经说得很流畅了,“后来我发现它们从来不会孵化,没有小龙会破壳而出。”

当然不会了,Thor心想。有些家养的雌鸟也会定期生蛋,可是这些未受精的蛋里也从来没有雏鸟破壳而出。

“你得在热潮期找一个同族的alpha交配,”Thor摸了摸Loki乌黑的头发,压下了心中异样的情感,“然后这些蛋里才能孵出小龙。”

“可我没有同族,”Loki懵懵懂懂地看着Thor,对他来说甚至没有性别的概念,只是区别的符号,“你是alpha,那你可不可以?”

Odin在上,我也希望我可以。

Thor无法不想起昨晚的场景,omega的身体毫无防备地对自己展开,被草药刺激的穴口颤抖着紧缩,无辜地吮吸着自己摁压伤口的手指……

“可我是人类,你是龙族。”Thor的话更像是在提醒自己,他无比艰难地看着Loki眼里的亮光暗了下去,“我们之间……也许会有生殖隔离。”

心脏里有个红皮肤的小鬼拉扯着Thor的血管哈哈大笑,笑他是个信口雌黄的懦夫,连尝试都不敢。

可那是Loki啊,Thor短暂人生中遇见过的唯一一只美丽而强大的龙,他不应该被自己的私心折断傲骨,他理应与睥睨九界的强大同类相配。

Loki会找到属于他的龙族爱人,在Thor无法触及的天际。

alpha不得不在一切失控之前离开,他修好了一艘搁浅几十载的木船,祈祷它能撑过风浪。他尽力不去看懂Loki难过的眼神,而骄傲的龙族也不会挽留人类第二次。

起航的前一夜,Thor在海滩边燃起了篝火。据阿萨族人出海扬帆前的传统,篝火要由水手的心爱之人看护一整夜,只要星火不灭,水手就能平安归来。

但Thor不会再回这座岛屿,也没有人会为他看护篝火。

“Loki,过来。”龙族喜欢收集一切,Thor用Loki摘来的果子酿了酒,他酿了很多,足以让龙族在他离开后也能喝许多年,“我小时候以为人间第一粒火种来自于龙的礼物,可我却遇见了一条有些怕火的小龙。”

“只要我想,能让一片大陆落雪600年不休。”Loki抱着膝坐在了柔软的细沙上,Thor将酒一饮而尽,“你会死在迷雾里的,Thor,你甚至扛不过抵达迷雾前的巨浪。”

“没试过怎么知道?”Thor笑了一声,眼睛比海洋更蓝,“阿萨的战士从不畏惧,Loki。”

龙族omega看着Thor歪了歪头,他似乎在琢磨些什么,最终放弃了:“那些船上的书里总提到龙的祝福,可惜我不会这样的魔法。”

我居然喜欢上了被自己抓来的奴隶,Loki想。也许我是史上最丢脸的一条龙了,还好除了我的蛋以外,谁也不会知道。

Thor也不会知道。

“我会一直思念你的,Loki,但你不用想起我。”Thor勾了勾唇,欧蓝色的眼睛被海风吹得眯了起来,“用龙族的方式向我告别,好么?”

没人教过我啊,Loki焦躁地在脑海中回忆自己看过的书。他不想让Thor觉得自己什么都不会,决定用人类的方式来代替。

Thor察觉到了龙族omega长久的沉默,他刚想说些什么,Loki突然撑着他的膝盖凑了过来。

Loki吻了他。

龙族的唇永远是冰凉的,Loki依旧无辜坦率地睁着眼睛,长翘的睫毛扫到了Thor的眼帘。

只是蜻蜓点水地一碰,Loki并不懂为什么人类喜欢把用来进食的嘴巴互相磨蹭,大概是想吃了对方又不好意思。

“Loki,”Thor的眼神变了,连篝火都燃不尽其中的风雨欲来,“谁教你的?” “书上。”Loki心情低落地抓着细沙把玩,以后这座岛屿上又只有他一条龙了。

“抬头。”你看错书了,Loki。

龙族下意识地看向了Thor,而alpha直接按着Loki的后颈吻了上去,气息急促,舌尖强硬地顶开了omega的牙关。

“你……唔!”Loki整个人被Thor压进了怀里,他的嘴唇又麻又痒,人类alpha的信息素本该对龙族没有作用,而Loki却无端地开始手脚发软。

Thor绝对是在诅咒我,Loki晕晕乎乎地想,这个告别仪式快让他无法呼吸了。

alpha彻底失控了,他把omega压在了软沙上,顺着Loki皮肤上诡谲漂亮的纹路亲吻他的额头和鼻尖,不喜欢被压制的龙族挣扎了起来,而Thor捏住了Loki推搡的手,再一次含住了他的嘴唇。

去他的王位,婚礼,种族。看看你差点错过什么,Thor·odinson。

“跟我走吧,Loki。”omega头昏脑胀地看着alpha,Thor的吻完全超过了Loki的认知,像巫术般在他的身上点燃了火焰,“我想带你回阿萨族,一直陪着我好么?”

“你会有很多朋友,有漫山遍野的羊群,我的亲人就是你的亲人,Loki……”

Thor紧张地冒汗,他的告白结结巴巴,唯恐龙族冷冷地对自己说出拒绝。

“也许我在你眼里只是一个渺小的人类,但……爱上一个龙族,是我做过最勇敢的事。”

我想用很多年来告诉你我的赫赫战功,告诉你人间关于龙族的传说,告诉你我的爱至死不渝。

“我不喜欢羊,你能给我一条小龙么?”alpha深情沙哑的声线让Loki的心脏咚咚狂跳了起来,他就知道没人能违抗龙族的心意,Thor果然也喜欢自己。

“我不知道,Loki。”Thor笑了起来,连胸膛都微微震动,“也许我们会有许多小龙,也许只有我和你。”

“哪怕这样,你也愿意永远陪在我身边吗?”

Loki琢磨了一下,觉得先留住个大的也不亏。

“好啊。”

于是龙族看见他的人类眼中爆发出了巨大的狂喜,Thor笑着一遍遍亲吻Loki,像是得到了世间珍贵的一切。

Loki推开Thor爬了起来,却也忍不住翘起了嘴角。

“想不想知道怎么孵出小龙?”抱得美人归的阿萨战士决定趁热打铁,语声诱哄地拉住了他的恋人,“我教你。”

“你说过,和alpha交配。”Loki果然满心满眼都想孵出小龙,立刻转过身由着Thor把自己拉了回去,瞪大了眼睛期待地瞅着alpha,“我没在书上见过这个词。”

该死。Thor的喉结滚动了一下,他的小腹已经开始发热了,而Loki就是一张白纸,往后画上去的每一笔都只能由他指引。

龙族被他的奴隶扑倒在了潮湿的海岸上,Thor的吻又急又深,将Loki身上的衣服全部扯了下来。omega没有动,他打算先好好学学,以后有的是机会反击。

Thor跨坐在Loki的大腿上脱下了上衣,饱满紧绷的肌肉像雕塑般被月光映照出阴影。

“腿分开一些,”Thor在Loki耳边低语,他们在缠吻时翻滚得有些远了,海浪扑上了脚跟,“像昨晚一样,弯着膝盖……”

“不疼了,”Thor摸了摸Loki撕裂的地方,omega抱着他的肩膀嘀咕,“我伤口恢复得很快……嗯!”

而alpha突然将手指深进了龙族隐秘幽窄的肉穴,Loki的腰臀颤抖了起来,而Thor坚定地让他吞进了第二根手指,在omega困惑沙哑的闷哼里慢慢抽动搅弄。

“你在干什……哈嗯!嗯……”Loki喘得很厉害,尖锐的指甲堪堪抓破了Thor的胳膊,又小心地收了回去,“别往那里塞东西……嗯……”

他现在还没有蛋呢,Loki迷迷糊糊地被Thor按住了腿根,这家伙到底在掏些什么东西?

长着柔软肉刺的甬道敏感地包裹着Thor的手指,他终于找到了凸起的地方,毫无预警地用指腹搓揉了起来。

一直反应平平的Loki猝不及防地叫了一声,夹紧双腿看着身上的alpha,而Thor安抚地亲了亲Loki的眉心,深入腹地的手指依旧在开拓着omega的敏感点。

“舒服吗?”Loki终于彻底湿透了,咬着Thor的肩膀呻吟了起来,他说不清自己的感觉,比乘风而上时还要飘然,“告诉我,我想听你说。”

“不嗯……”Loki主动去吮Thor的嘴唇,甚至无师自通地啃咬着alpha挤压在一起的胸肌,“太痒了,你把冷风弄进去了……哈呃!又热又凉……”

Thor轻轻地笑了一声,他抽出了手指,将劲窄的腰卡进了omega修长的两腿之间。

“天地月神见证了我们的结合,Loki。”Thor托着Loki的腰将饱胀的性器挤进了那条湿润的肉缝,omega感到身体被一点点撑开了,和先前的手指又不一样,“别怕,别怕……感受我……”

Thor的心脏跳得很厉害,Loki每被进入一点就皱紧一分眉,他不知道omega是疼痛还是快感,只能竭尽全力控制自己温柔一些。

alpha在性器进入一半的时候就开始浅浅抽插了起来,以为只是会被捅一下的Loki惊诧地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即就被前所未有的快感淹没。

“嗯!啊嗯,Tho……哈啊!”Loki面色潮红地弓起了脊背,Thor粗喘着捏住了他的双手,暗沉忍耐的眼神比龙族更像一头野兽,“别乱动、啊嗯!唔……”

“我在打开你,Loki。”Thor捧住了omega的面颊,Loki涣散的瞳孔聚焦了一些,委屈地哼着鼻音,“再放松一些,你还不够软。”

那些肉刺快把Thor折磨疯了,他只想把整根性器全捅进去,在Loki的哭喊中肏晕他,把他浑圆的屁股用胯骨撞红撞烂,用精液把小龙平坦的肚子灌满……

Thor回过神,低头亲了亲Loki汗湿的鼻尖。“慢慢来,Loki。”小龙学得很快,在Thor的唇刚刚吻上时就用灵活的舌头缠住了alpha的,“嗯……我再进深一点,好不好?”

这是满心满眼信任他的小龙,Thor怎么可能忍心这样做。

Loki胡乱点了点头,他觉得身体里被一团火焰掏空了,只有让Thor填补空隙才能解脱。alpha让Loki的双腿缠紧自己的腰,看着那双颤动的绿眼睛缓缓沉下了腰杆。omega抓着身下的沙砾屏住了呼吸,直到Thor的囊袋贴住了自己的腿根。

两人都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Thor没有立刻抽动,Loki的脖颈温顺地靠着Thor的面颊,他被撑得有些疼,但这样含着Thor的感觉让Loki觉得连心脏都被填满发热。

“Thor,好累。”Loki急促不安的呼吸轻缓了一些,阿萨战士的皮肤是小麦色,覆盖着纹身和伤疤,和龙族苍白皮肤上的青蓝花纹贴合在一起尤为色欲,“我们要交配多久……”

“喜欢吗?”Thor重新开始抽动的时候幅度大了很多,Loki后仰着脖颈毫不掩饰地呻吟了起来,紧窄细嫩的穴口还是被插得胀痛,但和快感比起来不值一提,“那就做倒你厌倦的时候……”

Thor把Loki翻了过来,omega跪趴在沙滩上,饱满的臀部因为被alpha压着腰而高高翘起。

alpha从后面肏了进去,刁钻深入的角度让Loki失控地潮吹了。以为自己失禁了的omega慌张地想让Thor出来,被alpha箍在怀里一边顶弄一边安抚。

“你比海岸还湿,Loki……”Thor的喘息越来越重,彻底放开了力道干他的omega,甚至已经开始舔吻他微微鼓起的腺体,“再吞深点,宝贝儿,我知道你胃口有多大……”

“嗯……嗯!别咬……哈啊……”Loki觉得身体里有什么地方被Thor顶松了,似乎是他孕育龙蛋的生殖腔,正在躁动地抵抗入侵,“轻点……我里面、啊!要坏了……嗯!”

“就是那儿,Loki,让我进去……”Thor按着Loki被顶出形状的小腹咬住他的耳朵,把omega死死钉在了自己的性器上,像野兽般粗暴原始地交合,“听话,腰放松……”

Loki崩得太紧了,Thor试了几次都没有让omega青涩紧闭的腔口松动。无法高潮的折磨让龙族嘶哑的低喘都染上了哭腔,Loki甚至扭着腰把自己的屁股往Thor的胯下送,试图弄开自己不听使唤的生殖腔,反而把自己撞得生疼。

“慢着,慢着Loki……别伤害自己。”龙族身上的花纹更加鲜艳欲滴,感官失控的甬道痉挛着挤压alpha的肉刃,“看来我只能标记你了。”

他们并不是同一族类,也不是因为信息素和本能挑起的纯粹性欲,Thor本来不想鲁莽地标记龙族。

“随便你干什么!啊……”Loki脱力地仰倒在湿滩上,Thor还在尽量温柔地试图顶开他的生殖腔,但Loki不可能没注意到alpha青筋暴起的手臂和充血的眼白,“那就标记我。”

alpha拼尽了全部的意志力阻止自己在进入omega的生殖腔前成结,与此同时还要不断地用涨硬发疼的性器去顶弄腔口,这几乎是无法做到的挑战。

在Loki话音刚落的瞬间,Thor就凶悍地咬破了他的腺体。异族的标记让omega的身体乎冷乎热,Loki尖锐地喘息了起来,险些把Thor胳膊上的肉咬下来。

Thor痛得低吼了一声,在生殖腔终于被迫松软了一些时直接顶开了整个腔口。Loki短促地尖叫了一下,随即就被干得再也说不出话。

不够,还不够。

Thor揉捏着Loki红肿的臀肉刺激他咬紧再咬紧,充血勃起的性器需要更多的快感才能达到巅峰。alpha突然抱着龙族站了起来,陡然下沉的重量险些让Loki把Thor的囊袋都坐进身体里,张着口无声地颤抖呻吟。

“太深了...哈呃....”Thor抱着Loki走进了海里,浪花拍上omega浮现起淡淡龙鳞的脊背,让他更清醒地感受到排山倒海的快感。

Thor托着Loki的屁股向上肏他,omega已经学会随着alpha的节奏调整角度,甚至在Thor停歇时哼哼着用他的阴茎操着自己。alpha笑了一声,舔咬着omega胸口的软肉吮吸得啧啧有声。

Thor在成结的时候停了下来,Loki缠紧了他的腰不安分地动来动去,直到巨大的结将omega的生殖腔豪无缝隙地填满。

“龙的一生中只能有唯一的子嗣,”热流一股接着一股地洒在了饱满肥沃的腔壁上,Loki低咽着蜷缩了脚趾,龙的本能让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正在孕育新的生命,“希望会是条漂亮的小龙。”

这绝不是什么告别仪式,Loki攀着Thor宽阔的肩膀低头吻他,他喜欢他的奴隶,喜欢到想吃了他,填进温暖的胃里,或者最靠近心脏的地方。

“我喜欢交配。”Loki被Thor放了下来,于是赤着脚踩在他的脚背上,餍足地挂在他肩膀上呢喃,“就算没有小龙,我也喜欢和你这样做。”

真是个狡猾的小混蛋。Thor眼圈发红地抱紧了他的爱人,龙将自己当作了礼物,世间再没有比他更幸运的战士。

Thor再没有急着离开岛屿,而是选择让Loki在熟悉的环境里待产。开了窍的龙族omega玩上了瘾,弄湿了自己就不管不顾地往alpha胯上坐,然后在Thor冷下脸色时用直白热辣的情话撕下他的伪装。

“操,停下!Loki……”这颗蛋前所未有地大,Loki的小腹鼓了起来,能隔着皮肤摸到蛋壳上的纹路,而Thor现在只怕它碎在omega的肚子里,“还有几天就生了,你安分点……嗯!”

Loki捏了捏Thor的囊袋,笑嘻嘻地听alpha不甘地叫出了声。他早就说都会讨回来的,现在腿软的可是Thor了。

omega不动了,仅靠收缩蠕动着肉穴来吮吸alpha的性器,Thor以为Loki终于听了一次话,气喘吁吁地摸了摸他柔韧的腰肢。

诸神在上,Thor爱极了Loki浪荡又率真的模样。

而貌似乖觉的omega突然大腿用力抬起了屁股,只剩前端留在穴口,然后重重地坐了下去。

操。Thor可怜兮兮地闷哼了一声,然后射得两人的交合处一片泥泞。Loki得意地趴在Thor的胸口闭上眼睛,在alpha轻拍自己脊背的温暖手掌下呼吸平缓地睡了过去。

睡吧睡吧,Thor叹了口气,最好睡到生蛋的那一天。

Loki在即将生产那天格外暴躁,龙鳞已经从脊背蔓延到了四肢和面颊,连Thor都无法接近他。Omega的本能让Loki撑着临盆的身体也要去岛屿另一头的洞穴生产,Thor惴惴不安地跟了过去,听见洞穴深处传来了龙吟,一声比一声更痛苦。

“我在化龙时只有野兽的凶性。”Loki的话还在阿萨战士的耳边回荡,但他仅仅犹豫了一瞬,就坚定地循着足迹走了进去。

这是Thor第一次看见巨龙虚弱的样子,半闭着眼匍匐在盆地中央,用修长的尾巴圈着刚刚产出的那颗蛋。蛋壳还没完全硬化,这让Thor清晰地看见了里面初具雏形的胎儿。

情绪激动的alpha忘记了隐藏行踪,巨龙发现了他,咆哮声几乎震碎洞穴,碎石不断地从顶部落下。“Loki!是我,Loki......”Thor最好的选择是先离Loki和孩子远一些,但巨龙似乎想要追过来,疲软的后爪在试图站立时几次都险些踩碎龙蛋,“别动!我是Thor,Loki看着我......”

巨龙依旧在危险地低哮,但Thor没有后退半步,他看着那双瑰绿的眼睛,试图从蛮荒野性中刻下自己的影子。战士伸出了手,上一个这样驯服野狼的族人已经失去了手臂,但Thor依旧这么做了。

那可是他的Loki,就算痛到极致都舍不得抓伤Thor的小龙。

巨龙缓缓逼近,Thor已经能看见它鳞片上被山石磨砺的擦痕,寒霜般的鼻息几乎冻结了战士的指尖,但他只是毫不畏惧地向巨龙张开了双臂。

“我爱你所有的样子,Loki。”
若你不信,就撕开我的胸膛自己看。

巨龙怒吼了一声,用尾巴卷着Thor的腿将他倒吊着抛起来,张开嘴咬了上来......

Thor面色煞白地睁开眼,摸了摸身下柔软的“地面”,他刚想站起来就被一股巨力顶得向前扑倒,一回头就看见巨龙正扭过头幸灾乐祸地看着自己。

“你认出我了!”Thor这才发现自己被抛起后落在了巨龙的肚子上,Loki咕噜着把偌大的脑袋凑了过来,在alpha哈哈笑着抱住自己鼻吻时龇了龇牙,“你这个混蛋,Loki.....嘿!”

巨龙叼着Thor的衣领把他丢在了龙蛋旁边,头也不回地用羽翼整个盖住了自己打盹,显然是打算做甩手掌柜的意思。Thor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抱起龙蛋靠在了Loki身边陪着他,然后就被巨龙一声不吭地裹进了怀里,

龙的心跳很慢,Thor亲了亲巨龙胸口的鳞片,恨不得时间也能一起慢下来。

直到千百年后,阿萨族人还在口口相传着Thor·odinson的传说。人们说他骑着巨龙出现在天边,如神明般将全族引领向黄金年代。也有人说他与龙缔结了婚约,于是阿萨世代都受龙的庇护。

但所有的传说里,Thor都与他神秘的爱人形影不离,和他的父亲一样将首领之位传给了自己唯一的子嗣,然后和从未改变过容貌的爱人一起渡海远去,再也没有回来。

Thor的第七代子嗣大婚那日,人们为了纪念这位史上最伟大的首领,唱起了那首已被尘封的歌谣。云海翻涌间龙翼割裂苍穹,那位年轻的战士抬起头,森林般湛绿的眼睛含着泪望向天空。

已成传说的冰霜巨龙再次出现,而它的骑士向惊诧崇敬的族人扬起了手中的长剑。有人认出那是第35代首领遗失的宝剑,骑士的金发比朝阳更加耀眼。

相爱的新人接受了龙的祝福,目送巨龙载着骑士飞向了传说中的永恒之地。阿萨族人此生难忘的神迹 ,对于他们而言只是漫长生命里一次平常的巡礼。

被赋予永生的骑士亲吻着龙的额头,他们的故事将被后人流传于世。而那座无人知晓的孤岛,是他们亘古缄默的见证者。

在那里,迷雾散尽,传说没有结局。

-END-

 

ps:
继承Thor首领之位的就是他和Loki唯一的小龙,为他的父亲们守护着龙的秘密。由于他们的后代都与人类成婚,龙的血脉越来越稀薄,但odinson的后代们,永远都是阿萨族最勇猛善良的战士、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