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ll方/龚方】黄金庆典

Work Text:

龚子棋在床上有时显得过于强势了,方书剑想。其实说“想”没那么准确,彼时的他大脑已经过载,过量的快感从下身浩浩荡荡冲进脑干,酥麻感逆流而下盈聚在指尖,在龚子棋蓬勃的斜方肌里蓄了一新月的湿意。他刚刚被人扣住一把细腰强硬地翻了一面,阴茎在狭窄湿热的肠壁内抵着前列腺给他来了一发快感狙击,方书剑恍惚间听见自己的呻吟冲到了high升F的高度,黄子弘凡的山丹丹花,1975的雪花火车,羽毛别针,龚子棋能噬人的表情和翅膀,快感高潮瞬间长串的无意义联想落在了龚子棋皱眉隐忍的表情上。

“你说什么?”少年未加掩饰的诱人喘息和细腻的水液触感遮蔽了龚子棋部分感官,可是现下方书剑失着神,深而黑的眼睛渗出掺着锈色的水来,快意绝顶秀色可餐,嘴里却不清不楚吐着什么人的名字。

但不是龚子棋,这场盛宴此刻唯一的的主人。

于是龚子棋眉间褶皱愈深,动作更加凶猛。处在不应期的方书剑全然受不了这个,哭着向床更深处蜷缩,但是龚子棋已经知道这是做戏了,方书剑锁在他小腹翅膀两侧的两条修长玉腿夹得更紧,一点吃不住的意思都没有,满心满眼都是欲说还休的耐艹的勾引。

方书剑说不出话来了。

这很好。龚子棋也没想他能说什么。
可是这次不同,方书剑还是挺想复述一遍的。他刚刚喃喃自语道:“好像蔡程昱啊。”

龚子棋全心艹他的样子,和床上的蔡程昱有种说不出的相似。

但是方书剑还是没有说出在嘴里被自己颠来倒去蒸锈嚼烂的那句话:

“龚子棋,你喜欢蔡程昱吗?”

即使他被嘴里这片铁磨得皮开肉绽唇破舌裂。方书剑时常想象着,他张嘴那天,会有一朵鲜红的玫瑰从他口中脱出,落地生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