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清道夫》chapter(2)

Work Text:

脖颈上的钳制越收越紧,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Loki气竭地嘶叫着,眼中已经爆出血丝,他大张着口试图在气管闭合之前呼吸最后一口空气,指甲已经把Thor掐着他的手挠得皮开肉绽。

“咳......Chivalry.....”黑水般的晕眩和窒息几乎没顶,Loki拼着最后一口力气吐出了那个单词,果然Thor的手劲松了一些,杀气腾腾的眼里闪过一丝疑惑。

不杀妇孺是这群亡命之徒最后的骑士精神,Chivalry。

“我怀孕了。”Loki的下一个重磅炸弹让Thor直接松开了手,“如果你杀了我,fandral会让整个关系网都知道Thor·odinson杀了一个手无寸铁的怀孕Omega,让你变成一条过街老鼠!咳咳.....”

遭受重创的喉咙让Loki重新咳嗽了起来,他捂着喉咙警觉戒备地瞪着Thor,而维京杀手震惊却似乎又意料之中地盯着他的肚子。

“你在看什.....”Loki刚想对Thor复杂的目光刨根问底,而失血过多的alpha卸掉了强撑着的最后一股力,目光涣散地轰然倒下,“Thor?!”

那时候Loki只要把奄奄一息的Thor扔下车,他就能从这个死局中成功脱身,甚至潜逃到阿姆斯特丹的安全屋待产......总之,他面对的选择太过清晰而残酷。

但Loki的动作比意识更快,他手脚麻利地将Thor重新架上了后座,清道夫发誓这是他拖过最重的“尸体”,以至于趴在方向盘上喘气时小腹已经隐隐作痛。

“你父亲果然和你一样命硬,”黑发的Omega皱眉捂着隆起的小腹嘟囔了一句,随即发动了面包车,“我是为了你才自讨苦吃,小麻烦鬼。”

Loki觉得鼻尖有些发热,他空出左手一抹,全是刺眼的鲜血。他一直在用草药压制孕期Omega对alpha本能的渴望,但这无疑是饮鸠止渴。

在找到办法脱身前,他得骗这个已经恨透自己的维京alpha上一次床。

Thor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和阿萨酒店装潢风格极像的房间里。不难猜出这是fandral的连锁产业,也只有这种类似于休战区的地方才能逃过灭霸的追杀。

唔,灭霸.....高天尊背后真正的势力。

alpha发现自己的伤口已经被整齐的缝合,甚至被挠破的手背都妥帖地包扎了起来,而麻药的后劲让他试图下床的动作十分迟缓。

“我劝你别乱动,”一道冷清沙哑的声音从套间外传了过来,Loki穿着浴袍走了进来,留长的黑发卷曲湿漉地耷在肩上,“我只缝过不会动的死人, 不保证伤口不会崩开。”

“你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怀孕的?”Thor在暴怒过后便是冷酷,他一个接一个地抛出自己的问题,丝毫不理会Omega的花言巧语,“收藏家到底是怎么死的?你知不知道现在是谁在悬赏我的人头?”

“我杀了收藏家,为了抢夺一个被称作“魔方”的无尽能源,那能让我这辈子都不用再干清道夫这种脏活。”Loki意外地诚实,他撑着床沿盘腿坐了上来,低头时露出了被Thor掐得青紫的脖颈,“我知道,高天尊兄弟俩为灭霸做事,他现在认为魔方在你手里。”

Thor的胸膛剧烈起伏,但他还在忍耐,双拳握得死紧。

“至于这个小麻烦.....我不知道,Thor,我不知道......”Loki终于露出了脆弱的神情,他向后摸了一把碎发,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我没去检查过,但我能感受到它的存在,这个小鬼每天都让我筋疲力尽......”

Loki的低喃突然停住了,他像是突然清醒过来般,咬着自己的舌尖懊恼地看着alpha,像是后悔自己的示弱。

我料定了你会心软,Thor。

维京杀手极轻地叹了口气,想要抬手摸摸Loki凹陷削瘦的面颊,仍对他心有余悸的Omega却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却还是皱着眉蹭了蹭他的掌心,幽绿的眼睛像小兽般安安静静地瞅着他。

于是Thor冷硬的心脏里有一座冰山就此沉没,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对Loki毫无办法。

他们接着吻滚进被褥时Loki按住了Thor腰侧的伤口,抬腿将挂在他腰上的浴巾彻底蹬了下来。Omega在刚刚被进入时就开始颤抖了起来,Loki抓着Thor的金发仰起了头,微张的唇擦过alpha的胡茬和鼻尖,吐出细软沙哑的呻吟。

Loki乖得反常,甚至连包裹着Thor的软肉都顺从地跟随着节奏吮吸他,每当alpha想要仔细看清他的神色时就迫切地吻住Thor,前所未有的契合让两人很快到达了高潮。

胎儿跟着一起躁动了起来,Loki失措地叫了一声,疲软的手指在alpha肌肉贲发的脊背上留不下任何痕迹,而Thor抵着Loki的额头重而粗地喘息,撞进生殖腔顶到了最深,在Omega紧绷的大腿上捏出了凹陷。

alpha顾忌着胎儿没有成结,Thor慢而深地在Loki高潮时将他推到了更高点,可恨可怜的小骗子蜷缩着紧抱住Thor,因为他给予的极致快感而断断续续地呜咽。

“Thor,够了......”两人都是欲望精力最盛的年纪,Thor将Loki搂在自己脖颈上的手握着亲吻了一下,刚想继续动作时却被按住了胸口,“我们的身体状态都太差了。”

alpha退出Omega的身体时还是硬着的,Loki安抚地亲了亲Thor的肩膀,拢着被扯开的浴袍下床去了浴室。Thor枕着胳膊听见浴室里响起了水声,却本能地感觉到不安。

Thor悄无声息地踱步到了浴室门外,他听见了Loki隐约的说话声,对电话那头的人十分熟稔。

“对,我三个小时后就到港口,帮我准备些药。”
“在哪儿都能重新开始,我本来就一无所有。”
“我和他......怎么可能会有未来。”

紧锁的门被维京杀手猛得推开时发出了一声巨响,Loki吓得把手机滑进了洗手池,想低头去捞的时候却被Thor狠狠攥住了手腕。

“你听我......”“你真是能用尽办法让我死心,Loki。”Thor的手也在颤抖,他看着Loki的眼神让人错觉已经落泪,却偏偏干涩而绝望,“为什么不干脆把我丢在那堆尸体里?!”

Loki的腕骨被捏的咯咯作响,他向来巧舌如簧却也不做徒劳的辩解。Omega当机立断地抓起牙刷扎向了Thor小腹上的伤口,alpha痛得怒吼了一声,抓着Loki胸口的衣服将他撞到了镜子上,而Omega毫不示弱地一脚将Thor踹得险些跪倒在地。

Loki推开踉跄的Thor向门口跑去,身高近两米的alpha几步就堵住了他的退路,整个套间都充斥了alpha凶悍爆裂的信息素,Loki软着腿坐倒在地,却被Thor一把拎起来架回了浴室。

“你该庆幸阿萨酒店规矩救了你一命。”Thor将Loki背对着自己压在了洗手池和自己之间,捏着他的下巴逼着他面对镜子,找出惨白的面色,“看看你自己的这张漂亮的皮,里面的五脏六腑是不是都已经被阴谋诡计毒烂了?!”

“fandral欠我一个人情,”Loki这次是真的被吓到了,他能分辨出Thor眼里到底还有几分旧情,但现在已经完全看不见了,“他能让你一直受阿萨的庇护......”

“像个吃软饭等死的废物?!”Thor凑近了Loki的耳朵,一字一句,咬牙切齿,“Loki·laufeyson,你为什么要像个瘟疫一样盯上我?”

Loki闭了闭眼睛,他劣迹斑斑心思歹毒,杀死了世上最后一丝属于他温柔。

Thor没有等到Loki的回应,目光彻底暗了下去。他把Loki的浴袍撩了上去,露出了还留着自己指痕的浑圆臀部,只是这一次没有人会温柔对待这具躯体。

“不!Thor,别这样.....求你,啊!嗯....嗯啊!”Loki挣扎的手背Thor捏在一起摁在了洗手池的瓷砖台面上,alpha毫无前戏地肏了进来,托着Loki小腹时感觉到胎儿动了动,长驱直入时稍稍退出了一些,在Loki以为Thor会放过他时毫无预警地撞了进去。

“哈呃、嗯......啊!慢.......呃嗯!”Loki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即Thor便毫不停歇地顶弄了起来,低头时垂落下的金发让Omega看不清他镜子里的神情,沉默凶悍地操干着呜咽求饶的Omega。

Thor从背后卡着Loki的下巴逼他抬起头,Omega从镜子里看见自己面色苍白而脸颊通红,因为疼痛而发出嘶哑暧昧的呜咽,浑身都透着被蹂躏到破碎的不堪媚态。

Loki学的手脚功夫仅限偷袭,硬碰硬时绝不是Thor的对手。越来越无法忍受的胀痛感让他连喘息都渐渐低了下去,然后随着脱力顺着洗手池滑了下去。

Thor在Omega磕晕之前把他捞起来丢到了卧室的床上,Loki在看见alpha的眼神时就完全放弃了抵抗。

他曾无数次见过维京杀手看着满地尸体时的模样,厌恶,冷漠,无动于衷.......就像此刻。

Thor把Loki翻了过去沉下腰杆,Omega被迫撑开的身体为了保护胎儿战栗着服从了alpha,Loki将脸埋进了枕头里,同样用沉默来回应身后毫无情感的泄欲。

alpha似乎不满Omega干柴般毫无反应,低头咬住了Loki后颈上红肿的腺体。Thor没有咬破那层皮肤,但临时标记已经足以让Loki尖叫出声,两人交合的地方肉眼可见地湿润了起来。

“出去、嗯!你不能.......哈啊,这样.....啊!”Loki徒劳地想要忽视赤裸裸席卷而来的快感,后入让Thor的整根性器都压进了他的肉穴,几乎已经可以顶到胎儿,“太深....嗯呃,孩子......”

“连自己的血肉都要利用,”Thor的动作顿了顿,然后稍稍退出一些浅浅地挺动了起来,Loki低噎着咬紧了枕头,脊背在起伏时凹陷出诱人的弧度,“果然是只有你干得出来的事。”

Loki迷迷糊糊地高潮了一次,然后Thor在Omega胡乱地咒骂或求饶中将他抱在腿上重新干了进去。Loki还记得他们上一次面对面做爱的样子,Thor暖融融的吻落在自己的鼻尖和唇边,每一下深入都合着心跳抵达巅峰。

alpha被攻击撕裂的伤口已经渗透纱布流出鲜血,顺着小腹流到了Loki的腰上,但Thor还是没有停下。他一遍遍地在这个没有心的Omega体内打下烙印,试图证明些什么,而Loki眼里只有对他的恐惧和痛苦。

Omega单手撑着自己被撞得摇摇晃晃的身体,另一只手捂着自己鼓起的小腹,试图让跟着它父亲一起折磨自己的胎儿安静一些,但于事无补。Loki的两腿间湿透了,Thor的暂时标记让他本能地开始分泌大量体液,连一直抗拒紧绷的甬道都松软了下来,谄媚地包裹吮吸着alpha横冲直撞的肉刃。

他太累了。Loki抿着嘴闭上眼睛,晕眩和困意就盖过了快感,Thor的粗喘和体温压在Omega的后背上,却离他越来越远,直至朦胧。

Thor只觉得被自己困在身下的人一直紧绷的腰肢突然软了软,然后就这样一声不吭地瘫倒了下去。

“Loki?”Thor发现自己的声音止不住地在颤抖,他手忙脚乱地跪在床上把Loki抱了起来,而昏厥的Omega像破布娃娃般向后软软地仰倒了头,“求你,Loki.......Loki!”

那一刻Thor悲哀地发现,他还是有了无可救药的软肋。

Omega的身体素质很好,Loki在意识到自己晕过去就一直试图让自己清醒过来。他艰难无比地睁开了眼睛,在认出Thor之后绵软无力地扇了他一巴掌,然后呼吸平稳地昏睡了过去。

维京杀手哭笑不得地看着这个瑕疵必报的小骗子,无可奈何地将他卷进了被窝。“我会从你身上都讨回来的,”Thor不知道Loki能否听见他虚张声势的警告,Omega依旧有恃无恐地睡的安稳,“别以为我就此放过你了,小混蛋。”

alpha小心翼翼地碰了碰被褥下Loki的肚子,他从来都是收割生命的角色,此刻却因为这个小生命的诞生而惊叹。

幽灵杀手Thor·odinson和赏金清道夫Loki·laufeyson的孩子,这几乎是世间最令人难以置信的存在了。

Loki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窗外亮起了万家灯火,而Thor以一个怪异而费劲的姿势睡在他身侧,似乎是想确保自己不会压到Omega的肚子,长密的睫毛在睡梦里也在不安地轻颤。

Omega想象过维京杀手好好打理过浓密须发的样子,却总是一个模糊的剪影。Loki下意识地抬手抚摸Thor胡须下面颊的轮廓,试图和脑海中的印象重合......直到那双湛蓝的眼睛睁开。

“我错过了离开的渡轮,”Loki触电般收回手,出口的话依旧尖锐伤人,“满意了?” “你为什么会留下这个孩子?”Thor没有再被他惹怒,看着Loki的目光专注得让他心颤,“我想了很多遍,如果你真的把我弃如敝履,不可能留下它。”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Loki抿了抿嘴,他们只要上了床就没有停歇的时候,第一次像此刻般,“我本来计划远走高飞,安顿下来后养一个孩子解闷也......” “如果他长大了之后像我呢?”

”我......” “看着那样一张脸,你想起我时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如果我死在了这座城市,你会告诉他另一个父亲的墓碑在哪里吗?”
“你不会那么容易死......” “我会的,Loki。”

Thor捧住了Loki的面颊,低哑的嗓音掺杂了前所未有的脆弱:“我曾经以为自己战无不胜,直到你把我变成了瞻前顾后的凡人。”
“我怕你谎言套着骗局让我一败涂地,我怕你狠心离开我后又会难过,我也怕你.....根本没有心。”

“我很怕你,Loki。”
你是世间唯一能轻易把我心脏捏碎的人,因为我的每一条肋骨都在竭尽全力地拥抱你。

这些话几乎是剖开了Thor的五脏六腑才能让他坦然地说出来,Loki完全愣住了,他像是刚敲开玻璃壳的毒蛇,第一次遇见如此浓郁真挚的感情,以至于不敢相信它的存在。

“你可不擅长说谎,Thor。” “那就拆穿我,Loki。”Omega幽绿的眼睛剧烈颤动,似乎真的试图从Thor的面孔上找出任何蛛丝马迹,却毫无所获。

“要是被我发现,哪怕你有一丝一毫地退缩......”Loki用指尖碰了碰alpha有些干裂的嘴唇,然后近乎凶悍地吻了上去,Thor闷哼了一声,用手掌托住了他不管不顾撞上来的小腹,“我有千百种方法折磨你,Thor,我一定会......”

alpha用更坚定绵长的吻回应了Loki,他们赤裸相贴却毫无欲念,只是贪恋着对方的唇舌和喘息。Thor标记Loki的腺体时Omega在他怀里尖叫了一声,他终于迎来了昏厥过去之前戛然而止的高潮,眯着眼蹭在alpha的胸口印了一个牙印。

“对付灭霸不能坐以待毙,我们得将他的幕僚逐一解决。”Omega清冽冷感的信息素便得温和了一些,细嗅时还有些矜贵的甘甜,Thor着迷地含着Loki的嘴唇不肯放,吻得他在自己的胸口挣扎了一阵又软了下来,“愿意当我的战友吗?”

“我刚刚在想如果你胆敢让我安心养胎,就在你身上拧断些东西。”Loki舔了舔嘴角,舌尖勾着牙挑了挑眉,成功勾引得Thor压着他的后脑勺吻上来时得意地笑了一声,“哈.......唔,我得看着你这个总是犯蠢的家伙。”

“嗯,”赏金千万的维京杀手觉得Loki没必要再喋喋不休了,威胁地掐了掐Omega腰上的软肉,Loki抖了抖,乖觉地松了牙关让Thor长驱直入,“离开你我可是真的什么都干不成。”

被反讽的Loki懒洋洋地哼笑了一声,终于卸下满腔的计谋专心致志地投入了Thor的吻。“很难受?”Loki摸了摸Thor一直在冒汗的脊背,他已经累到连被标记到提不起性欲,但alpha却不是,“进来吧。”

“你刚昏厥过,”Thor眼里还有些后怕,“我自己能解决。” “嘘,你的Omega恋人正在请求你,”Loki用鼻尖亲昵地蹭了蹭Thor的,“我能不能指望杀手先生的绅士品格,sir?”

他说,恋人。
这是Loki别扭而笨拙的告白和承诺。

Thor进入的动作温柔得险些让Loki哭出来,alpha一直在用吻安抚不管多少次都无法顺畅容纳下他的Omega,直到在Loki最放松的时候尽根没入。

“怎么了?”Loki晕乎乎地靠在Thor的肩膀上,他得花些时间缓过来,而Thor一直在极度耐心地等他。“再等等,Loki。”Thor吻了吻他的额头,哪怕忍耐得额头青筋暴起都甘之如饴,“我得将功抵过。”

这样静静相连着拥抱是前所未有的,他们没有被成结牵制,却都默契地想要在对方的身体里留久一些。Loki几乎快要睡着了,而之后的一切的确都像是一场梦。

Thor托着他的腰慢慢抽动了起来,alpha一开始的幅度很小,让Omega的甬道没有承受到任何压力。Loki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纯粹快感,和Thor这样壮硕高大的alpha做爱总是不可避免地得忍受些疼痛,但这一次完全没有。

“God.......哈啊...”Loki记不清自己说了什么,Thor的抽动变快了,于是他的耳边只剩下轰鸣。Thor爱极了Loki纵容自己蛮横索取时的样子,骄傲敏感的Omega此刻全然信任地打开了自己,身体诚实温顺得让他不知所措。

“Thor,继续....嗯!”但他的Loki抱住了他,汗津津地摸着Thor的金发,“你很棒,哼呃.....嗯...嗯!”Omega强撑着不让快感夺去自己的意识,他也同样需要将功补过。

最后的高潮像是在Loki的脑海里绽开了一场盛大的烟火,他终于忍不住掉下了眼泪,Thor的结将他们身体间的最后一丝空隙都填满,虔诚地在Omega耳边呢喃。

“我爱你,Loki,我爱你。”

Loki在放任自己陷入黑暗之前牵住了Thor的无名指,他总有一天会直白而热烈地回应的,但不是此刻,也不是梦里。

总还有很多机会回应的,Loki想。他们三个一定能顺利逃过灭霸的追杀,没道理厄运会偏偏降临到他的头上。

至少你得庇护Thor,Loki在梦里向那个自己从未信仰过的神祇祈祷。哪怕他十恶不赦血债累累,但请把我当做赐给他的礼物,奖赏他拯救了一颗本来已经被毒液侵蚀的心脏。

我们终有一天会迎来阳光,会有那一天的,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