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娇惯孩子的恶果

Chapter Text

圭是个特别黏人爱撒娇的孩子,这个习惯直到他升入初中还是没有改掉,有时候海斗会苦恼他这样子怎么在学校里交朋友,这个年纪的男生普遍急于摆脱稚气各种充大人,他真的很担心性格过软的圭会在人群中显得异样而受欺负。

作为圭目前仅有的“家长”,他理应好好纠正一下圭的习惯,告诉他男孩子要坚强一点什么的,但是他办不到,他根本没办法对圭板起脸来。

海斗的心中满是忧愁。

 

他提着三人份的食物回家,刚刚打开家门,两个小孩就喊着“海斗哥哥”扑了过来,他只有一只手空着,于是揽住了年幼的慧理子,余光就看见圭垂下了眼睛,他心中无奈,呼唤他过来。

圭嘴撅得老高,磨蹭着挪到海斗跟前,慧理子紧张地用双手抱住海斗的手臂生怕被亲哥哥抢走位置。

“好啦,别闹别扭,我只有一只手空着,慧理子还小。”眼见圭的嘴唇有撅得更高的趋势,海斗只好将食物搁在柜子上,也搂住他安抚性地拍拍他的背。于是圭满意地回抱住海斗,脸颊红红的蹭蹭他的胸口。

海斗渐渐意识到,圭养成这样的性格,他可能脱不了关系。

圭和慧理子是父母好友家的孩子,因为种种原因,他们三人依靠着双方父母留下的遗产相依为命。

那时海斗还只是个初中生,面对着小三和幼儿园年纪的两个小孩手忙脚乱,因为慧理子是女孩年纪又小,海斗便格外的照顾她,一大早起来为大家做好早饭准备好便当就开始忙着打扮慧理子,帮她找衣服穿衣服,洗脸梳辫子,一开始海斗怎么也完不成这项工作,把她的头发弄的一团糟,只好放弃扎小辫只是梳一梳夹两个夹子糊弄糊弄。

海斗自然没有太多时间关注圭,后来想想,圭似乎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变得爱撒娇起来,大概是为了博取海斗的注意力吧,说来那时他也还是个需要关爱的孩子,乍离开了父母,新的哥哥又全副身心放在小妹妹身上,会感到失落也是正常的。

海斗时常想起他去永井家接人的场景。那天下着雨,永井宅没有开灯,两个小小的孩子和收拾好的行李一起待在昏暗的客厅,听到玄关有响动就一直盯着这边。

明明光线那么暗淡,海斗还是清楚看到了他们不安的瞳孔。在海斗靠近时,圭挡在了妹妹身前,他的声音中透着一股与年龄不符的冷静,问:“你是谁?”

“我叫海斗,昨天和你通过电话,你还记得吗?”

圭犹豫着点点头。

在他身后,慧理子有些害怕地呜咽起来。海斗伸出手去摸摸她的头,期间圭也一直盯着他的手。

把行李放上出租车,海斗一手牵一个孩子,孩子小小的肉乎乎的手被他紧紧攥在手中。

“接下来我们就要一起生活了。”

 

想来那时候圭还知道保护妹妹,现在却只会和妹妹争宠……

拥有了弟弟妹妹的的生活对海斗来说虽然麻烦累人但也的确充实快乐。

一回家就有人奶声奶气地喊着哥哥哥哥扑上来,走到哪里都像小尾巴似的跟着自己,乖巧又惹人怜爱,从来不会随便发脾气,在海斗的照顾下生活水准直线下降也完全没有抱怨,当他们一齐用那乌黑的眼睛盯住海斗向海斗撒娇要亲亲抱抱时,看着那两张软乎乎的小脸,他的心都要化了。

还能怎样,当然是挨个亲一口啊。

 

圭其实是个懂事的孩子,知道帮海斗分担家事。

晚饭买的是半成品,在海斗加热食物时,圭就帮忙洗碟子来装。

真乖,海斗捏了捏他还带着婴儿肥的脸颊。

吃饭的时候海斗有些心不在焉,他在想要怎样问话才能自然又有效。他不希望圭在学校不快乐,以他的性格搞不好会瞒着自己。就像他小时候一样,平时磕了碰了都要眼泪汪汪地窝在海斗怀里让他安慰好久的人,在小学里被坏孩子欺负之后却一声不吭。

要不是被他撞见,他恐怕会一直被瞒得死死的。

海斗决定从慧理子入手。

“慧理,今天在学校怎么样啊?”

“很开心!今天看了小鸡!毛茸茸的!”

“喔这样啊,真可爱。”于是话题顺利成章的转移到圭身上,“圭呢?”

“普通。”

“没有什么开心的事吗?”

听到海斗这样问,圭停下筷子,一边的腮帮子还鼓鼓的,他歪着头,很认真地思考了起来。

“好像没什么。”

“哦……”

什么也没问出来。海斗决定还是有机会亲自去他们学校侦查一下。

“好啦,你们两个,吃完了快去写作业。”

他收拾桌子,洗碗打扫卫生,接着挨个给孩子们洗澡。

“圭,你已经长大了,可以自己洗澡了。”他一边给圭洗头一边试探着说,顺便从镜子里观察他的表情。

乖乖坐着的圭立马瘪嘴道:“不要啦,我自己洗不好。”

“怎么会呢?很简单的。”

“不行,我搓不到背。”

好吧,海斗被他说服了。

把圭搓干净后他反过来帮海斗搓背,他没什么力气,完全就是胡乱抹了抹。

最后两人一起泡进水里,海斗舒畅地打直了腿,两个小孩的事完全压榨了他的所有时间,此刻白天的疲劳一点点冒了上来,他有些昏昏欲睡。

原本抱着膝盖坐在对面的圭挪了过来,他坐上海斗的大腿,轻轻用指腹在海斗太阳穴上按摩。

“……不用按。”海斗掀开眼皮。圭的眼睛睁得圆圆的,手指仍然在海斗头上按啊按。被养育的孩子关心着这一事实让海斗心里热流涌动,他忍不住偏头亲了一口圭的手腕,心中感慨万千:有他们陪伴自己真好。

水凉之前海斗打起精神起身,把孩子擦干套上睡衣塞进被窝里,打扫完浴室,再去看一看慧理子的睡眠情况,这之后他才躺下来。

慧理子是女孩所以在上小学后就让她单独睡一间,她也只有最开始会害怕而已,相比之下,圭则是个麻烦精。

男孩的个子也渐渐拔高了,不像小学时是软软小小的一团可以窝在他怀里,海斗提议过再添一床被褥分开睡,这样也更宽敞舒适。但圭二话不说就拒绝了,说他一个人睡手脚冰凉睡不好,晚上没人给他摸痒痒他也睡不着,而且再买床铺又浪费钱。

总之毛病很多,海斗顿感无语,只能放弃。

眼下,早就进被窝的圭还大睁着眼睛在等他,等海斗一躺下也不嫌他身上凉,立刻手脚并用地缠了上来,海斗夹住他的脚,把他的手安置在自己怀里,开始例行给他在背上挠痒痒。圭这才满足地闭上眼睛,额头抵着海斗的锁骨,时不时梦呓一般让海斗的手换个位置。听着圭趋于规律的呼吸声,海斗迷迷糊糊地又挠了几下,也睡着了。

 

直到圭即将升上初中三年级,分床睡这件事才变得迫在眉睫起来。

那天海斗老样子帮圭洗澡,无意间看了一眼镜子,发现圭的脸色有点怪异,本来浴室里会比较闷热,但圭的脸颊却红到不正常。

“怎么了?”他奇怪地问,“泡沫进眼睛了?”他抹了一把圭的额头,把他细软的黑发全部拢进掌心。

圭沉闷地摇头。

这实在有点不同寻常,在海斗面前,圭从来没有藏着掖着一说,总是恨不得把心情写在脸上让海斗看得明白点。

他停下手,绕到圭面前,蹲下身与他平视。

“到底怎么了?”

脸颊殷红的圭却垂下了视线,等海斗弄明白他在看哪里后也不禁尴尬起来。

海斗别扭地并起了腿,手遮遮掩掩地挡了一挡,心想:圭也到了这种时候啦。

他装作自然地起身回到原位继续给圭洗头,清了清嗓子,准备对圭进行生理教育。

因为他们一直睡在一起,海斗也算对圭的身体了如指掌,知道他还没有经历遗精什么的,所以他这样开了话头,“圭最近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吗?或者心情格外烦躁什么的?”

圭默默摇头。

海斗努力回想自己青春期刚到时的样子,“如果小弟弟有哪里奇怪,比如说不想尿尿但是勃起了,也不要害怕,没事的,”天哪他在说什么狗屎,“那很正常,是因为你的青春期到了。你也不必为此感到羞愧。性欲没什么可耻的,只要进行合适的疏导就没问题……”

“疏导,怎么做呢?”一直沉默的圭突然仰起头盯住了海斗。海斗一愣,被问住了,圭的双眼纯澈,神情可以说是天真可爱,如果不是在问他怎么自慰的话……海斗希望自己坚强一点,不要脸红,他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等有情况了,我再具体教你吧……”

海斗这时才真切地意识到圭长大了,不光是体格和声音的变化。一直以来圭都和小时候一样黏着他,一定程度上模糊了他的感知能力,此时他头一次如此细致地观察圭的脸,那印象中总是带着婴儿肥的脸颊不知何时已经消瘦了下去,下巴也从圆钝变得有了个尖,已经是个清秀的少年了啊。他的心里一阵老父亲般的感慨唏嘘,同时“家长”的责任心猛烈攀升,意识到自己教育的缺失就要及时补救,还好什么都还没发生,他可不能让圭和慧理子长歪了,于是他严肃了起来,“圭,可能你已经对某个女孩子有好感了吧?要记着,对待女孩子要慎重,不可以对她们做失礼的事,也不能随便让别人看你的身体。就算对方也喜欢你,你们还小,也不要……呃,不要进入坦诚相见这一步。”

这可能是他俩最沉闷最尴尬的一次共浴。

圭在浴缸里也一直背对着他。

海斗在心里叹气,然后想起来,他也应该对慧理子进行生理教育。他又叹了口气。那件事的难度只有更高,却没人能帮他一把。

 

第二天,在没有征求圭意见的情况下,海斗就抱回了新的被褥。

圭盯着那被褥看了好半天,意识到了那代表着什么,果不其然,他开始大发脾气。

“我不!”

圭从来没有对海斗这么凶过,海斗顿时有些无措,一旁的慧理子也被亲哥吓到。

“圭。”海斗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严厉地叫圭的名字。盛怒中的圭明显一愣,海斗霎时间有些后悔。

海斗抱着被褥拉着圭走进房间,吩咐慧理子自己去玩,打算好好和圭谈谈。

圭表现出明显的抵触。

海斗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说辞,“圭,你的个子都这么高了,和我一起挤着怎么睡得好呢?”

“睡得好!”圭愤怒地顶嘴。

“可是天气变热了,晚上你也总是在翻身呀。”翻不翻身的圭不知道,他嘴硬道:“没有,我不热。”

海斗叹气,“你都这么大了还和别人一起睡,说出去同学都会嘲笑你吧?”

“他们又不知道。”

海斗卡壳,发现自己准备了好久的理由也完全没有说服力,无论如何他都不想伤孩子的心。

但是,这就是成长过程中的阵痛了。海斗狠下心,使出了杀手锏,“可是,我觉得很挤,睡不好。”

果然,圭愣住了,他不敢置信地瞪着海斗,眼睛里飞快溢出了水光。

海斗强忍着没有去安慰他。

圭这么看着他好久,委屈地缩成了一团,再也没说话了。

海斗趁机把被褥铺好,且将两床被褥拉开了一定的距离,不太远但确实存在。

他回头看缩在角落里的圭:眼眶里还挂着泪珠,要掉不掉的,看着格外可怜,然而现在的海斗是吃过秤砣的,他啪啪拍着床铺,残忍地微笑着对圭说:“新被褥睡起来很舒服哦。”

圭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海斗在心里酸溜溜地想,也就是现在了,再过段时间,你会想离我远点还来不及呢。

 

当天夜里,意识到一切已成定局的圭盯着自己的新被褥看了好久,又留恋地看了好久海斗的被褥,才不甘不愿、心灰意冷地躺进冷冰冰的被窝。

等海斗忙完一切躺下准备睡觉时,完美解决了这件困扰他许久的大事让他身心舒畅,他枕着自己的手臂,颇有些得意的想:一味的怀柔是不行的,必要时候还是需要强硬的手段。

可能是舒畅过了头,某些无用的欲望开始蠢蠢欲动。一直以来由于太忙太操心,加上边上还睡着个孩子,多半时候他又是倒头就睡,导致海斗连那啥的时间都没有。

而现在,海斗留心了一下隔壁床的情况,安安静静的应该没问题。

他悄悄把手伸进了睡裤,正幻想着胸很大的美丽大姐姐撸动充满活力的丁丁时,原本安安静静的圭却翻滚了起来。

但海斗正沉浸在欲望中无法自拔所以没留意到,他的右手上滑溜溜的都是自己吐出的黏液,正克制而动情地揉搓着眼看就要攀上绝顶,圭却滚到了他的身边。

海斗被吓得瞬间软了,他屏住呼吸脑子里一片空白。

“哥哥……我睡不着。”圭的语气中带着哽咽,海斗被迫面对残酷的现实,他颤抖着睁开眼,就看见圭圆圆的清澈的泛着水光的眼睛,他羞耻地裹紧了自己的被子,说不出半个字。

“海斗哥哥……”圭可怜兮兮地又喊了他一声,“没有摸痒痒,我睡不着……”

这才是海斗至今遇到的最尴尬的场景,与此相比,对慧理子进行女性版的生理教育都不算什么了。

此时此刻,他的手上还满是不明黏液,被子里肯定还充满某种腥味,然而一副你不答应我就哭给你看的圭坚定地拽开了他的被子,挤了进来。

万幸的是,单纯的圭似乎什么也没意识到,海斗屏着气,用干净的左手给他挠痒痒。

可能是刚刚正在干那事,又是卡在要射不射的时候,一时心境还没转换过来,这下摸到圭凉嗖嗖,滑溜溜,细腻无比的肌肤,以及一节一节分明的脊椎骨,那根罪恶的尚未被满足的丁丁忽然又兴奋了起来。

海斗的脸绿了。

 

“养育孩子真是不容易啊。”海斗伏在课桌上向好友吐槽。

孩子明明长大了却还过于依恋自己,也很让人烦恼。

被迫倾听的琴吹受不了了,他合上漫画,抬起耷拉的眼皮,“不好意思,超纲了,我还是处男呢,没法和你讨论这种人妻话题。”

 

-TBC-

Chapter Text

慧理子还太小,很难离开人。海斗没有和这么小的孩子相处的经验,怕她会哭因此总是把她抱在怀里。海斗不知道的是慧理子的亲生父母也没有这么溺爱过孩子。所以没过多久慧理子就开始对他产生依赖,那时他还庆幸:幸好慧理子是个不怕生的小孩比较好带。

当他搞定了慧理子之后,才注意到别别扭扭的圭。他总是一脸留恋地看着被海斗抱在怀里的妹妹,海斗以为是因为他们兄妹不再像过去那样无时无刻待在一起的原因。

他把慧理子放下来,让妹妹去和哥哥玩。但慧理子落地后圭却一脸无聊地别开了脸。反复几次之后,海斗才明白圭那不是什么留恋的眼神而是向往。

但他是个内敛害羞的男孩子,可能觉得自己年纪大了不能这么被宠着所以一次也没向海斗开过口?海斗读过的育儿书里说,二胎出生后,由于妈妈的爱被分散,老大必然会感到失落,这时为了使得孩子的人格正常形成和成长,妈妈不能太过偏心,要及时关注老大,给予他平等的爱。

平等的爱,好吧。于是在放下慧理子之后,海斗一把把圭抱了起来。

圭的分量不轻,身形还比较瘦弱的海斗差点没抱住,他选择坐下,妥帖地把圭搂在怀里,同时像对待慧理子那样,轻轻顺着他的背。

突然被抱起,圭已经受到了足够的惊吓。他的小脸白白的,此刻被海斗按在怀里,背后还有只温柔的手来回抚摸……他抬眼看着海斗的下巴,听他劝阻慧理子不要往桌子底下钻,耳朵被震得麻麻的。

……圭伸手回抱住海斗。

海斗意外地低下头,没想到圭也是个这么依赖人的孩子。他有点好奇圭是个什么表情,于是把孩子从身上撕开一点,低头去看,圭脸蛋红扑扑的,紧抿着嘴唇,似乎受了惊吓,眼睛瞪得又大又圆。

呀,他在害羞。海斗赶紧把他重新按回怀里,加快了拍背的频率。

从此海斗便一直践行着“平等的爱”之法则。

但没料到的是,局面急转直下。在海斗印象中圭应该是个靠谱的小哥哥,对妹妹很照顾,他在各种方面也确实很谦让妹妹……除了海斗。

海斗有时会想,还好人类长着两只手,他可以一只分给圭,一只留给慧理子。如果人只有一只手,那真叫人间惨剧,兄妹之情毁于一旦。

就比如现在,圭黏在海斗怀里,紧紧攥着海斗的衣服,他冷漠地看着站在地上的慧理子。慧理子张开双手,想要抱抱。

但是圭却不肯下来。

海斗试图劝说圭,他才低下头,还没开口,圭就躲开他把脸埋在了他的肩膀上,委屈的开始抽噎了,“海斗哥哥,你今天都没抱过我……”

海斗顿时没有话可说,只得抱歉地看向慧理子,“慧理,我们不抱抱,我们来玩积木吧?”

慧理子的吸引力顿时被积木带走了,她欢快地把玩具箱拖过来,于是海斗搂着圭坐在地毯上,一只手和慧理子玩起积木。

 

海斗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的手还在给空气挠痒痒。他一愣,顿时清醒了。他还年轻呢,怎么就开始控制不住地回忆起往事了呢?

这是和圭分床睡的第五个晚上,海斗开始感到寂寞。

小时候的圭真可爱啊,总是说“最喜欢海斗哥哥”,软绵绵的又很听话。

他想起大大前天,圭试图再次以摸痒痒的借口钻进自己的被窝,而被吓到的海斗坚绝不同意。并且建议圭自己给自己挠,这样还比较精确,他看圭的嘴角一动就知道他又想撒娇说些什么摸不到之类的话,于是抢在他开口前拿出新买的一根痒痒挠。

看见那根痒痒挠的圭一点都不可爱,他一开始是疑惑,然后很快变成震惊,最后用一种可以说是冰冷的眼神看了海斗几眼,回到了他自己的被窝。

自然也没有要那根痒痒挠。

从那一晚开始,海斗发现圭在疏远他。实在是太明显了,就好像他身体的一部分被陡然挖走,凉飕飕空洞洞。

这是不管转头向慧理子投注多少倍的爱也填补不了的,何况慧理子也在长大,海斗也需要和她保持距离。

忽然变成孤家寡人,海斗一时无法接受,却不得不努力去适应。他早就知道的,永井兄妹迟早会离开他。毕竟他不是他们真正的家人。

也是在这时,由于圭的冷淡,长期被圭营造的温情所蒙蔽的双眼得以恢复清明,他才意识到圭其实是个很狡猾的小鬼,撒娇不过是他的武器。海斗以前都没注意到,圭常常眼眶里泪光闪闪,却从来没有一次真的掉过眼泪。毕竟仅泪光闪闪就已经足够让海斗妥协了。

海斗的心里酸溜溜的,他翻了个身,背对着另一张床铺。

 

圭不再黏着他,海斗自然变得空闲起来。他终于开始有时间考虑自己的事情。

眼看他就要毕业,进路却还没有决定。老师已经找他谈话好几次。这下可以好好考虑了。以他目前和圭尴尬的气氛,减少相处时间会是比较好的选择,但是就这么留下他们兄妹俩,圭能照顾好妹妹照顾好自己吗?

而继续留在他们身边,则要一直忍受圭的疏远,圭的心情也会持续受到影响。因为他是不可能再向圭妥协的。

……在查看存折余额后,海斗选择了就业。

 

他们维持着这种冷战的状态。

海斗依然每天早晨给兄妹俩做早饭做便当,但是晚上不再帮他们洗澡。圭一句话没说就接受了,而海斗花了一点时间向慧理子解释原因,顺便又给她做了一次生理教育。

离成年还有段时间,他先找了几份兼职做。这下是真的要靠他来养育他们了。

 

时间忽然就到了春天,是入学的日子。

成为了高中生的圭在这时候才意识到不对劲。

 

海斗下班回家后,发现圭一本正经地坐在客厅里,像是在等他的样子。

但搞不好是自己想太多,所以海斗假装没看见,准备进浴室去洗澡。

“为什么你没有去学校?”

身后传来圭的声音。

那个瞬间,海斗心里有一点莫名的高兴,圭终于和他说话了!但喜悦很快消散。他直觉接下来事情会变得很麻烦。

果然,在得知他没有升学后,圭立刻把他们的冷战抛在脑后,开始发脾气。

他气得两眼通红,挡在海斗身前,质问他原因。海斗看见慧理子被吓得都不敢说话,心里很是烦躁,但仍然尽量控制着情绪,向圭解释。

海斗把解释的重点放在自己学习成绩不好升学无望上,这有一半是事实,然而圭并不接受。他一副要被气哭的样子,不过海斗已经识破了他的把戏,所以不为所动。

圭气鼓鼓的,眼里含着泪水,连声音都在发颤,“是因为我和慧理子吗?”

“不是。”

圭依然没有相信,他颤声问:“我们对你来说是拖油瓶吗?”

海斗否认得很快,但圭似乎完全没听进去。

“我们才不要当拖油瓶,也不用你为我们牺牲!”他几乎是在尖叫,慧理子彻底被他吓哭了。海斗急急忙忙去安慰慧理子,正想严厉地训斥一下圭,转头却发现圭紧抿着嘴,眼泪已经无声无息地淌到了下巴上。

 

“因为他是不可能再向圭妥协的。”

“他是不可能再向圭妥协的。”

“不可能再向圭妥协的。”

“向圭妥协。”

“妥协。”

某日立下的誓言犹在脑中激情回荡。

而心慌意乱的海斗早已把圭搂在怀里使劲顺毛了。过了两秒钟,海斗突然意识到不妥,但是他到底没有放开手,他的心里又酸又胀,低声说:“我不在家,谁来照顾你们呢?”

圭紧紧攥着海斗的衣服,一直一直仰头看着他,伤心透顶,也不说话,只是眨巴着眼睛,然后就有泪珠不断滚落下来。

海斗明白,强迫圭独立的计划彻底宣告失败了。

 

当晚,圭把床铺拖过来紧挨着海斗的,海斗没有拒绝,沉默着接受了。

于是圭趁机又要求海斗给他摸痒痒,海斗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接受了。

然后圭啾的一下亲在他嘴唇上,海斗也接……不,他悚然一惊,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

还没等他脑子转过弯来,就听见怀里传来圭闷闷的声音,“海斗哥哥,你竟然冷落我这么久……”

于是海斗别别扭扭的只能接受了。

 

海斗以为一切都已经回归风平浪静,没想到情况再一次急转直下。

某日在给圭搓澡的时候,圭突然告诉他,情况来了。海斗一开始还没听懂是什么意思,但在镜子里与害羞的圭对视后,他灵光一闪,然后满头大汗。

他尴尬的把手从圭身上拿开,结结巴巴道:“就是你……嗯……拿手轻轻搓一搓……”

镜子里,红着脸颊的圭歪着头,眨巴眼睛,“搓一搓?”

“对,就是搓一搓……”

“哥哥,我没听懂你的意思。”

“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你应该明白的。”海斗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圭久违地噘起嘴唇,赌气道:“我不会。”

海斗四肢僵硬,可怜他从小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一本色情杂志都没敢往家里放,这下好了,连可以充当教材的东西都没有。他试图岔开话题,“圭,你已经是高中生了,不能动不动就做这些孩子气的举动了,会被同学嘲笑的。”他捏住圭的嘴唇把它们压平。

圭一把握住他的手腕,并没有被带偏,还是不依不饶:“哥哥你教我!”

海斗咬紧后槽牙,“……我就教一次。”

“嗯!”圭欢快地应声,笑容中透着狡黠。

 

海斗不想去回想浴室里的画面,他放空大脑,机械地给圭挠着痒痒。

圭贴在他身上,一直睁着眼睛在看他。总觉得因为浴室里发生的事,他好像丧失了某些立场。但目前海斗没有思考能力,一直盯着他的圭也让他心烦意乱。

“你还不困吗?”他放柔声音询问圭。

圭摇头。

海斗感到十分苦恼,他寄希望于睡一觉起来然后这些奇怪的氛围就都消失。但圭的模样显然是沉醉其中了。他继续摸着圭的脊背,试图给他上一堂节制欲望的生理课。

但还没等他开口,圭突然奇怪地扭动起来,幅度很轻微,不过他的双脚正夹在海斗的腿间,所以没有被海斗忽视。

“怎么了?你不舒服吗?”

圭奇怪地“嗯”了一声。奇怪的不是他回答“嗯”,而是“嗯”字的声调。

“你到底怎么了?”海斗着急起来,他急急忙忙想起身开灯看看,却被圭一把搂住,因此海斗也知道了原因。

圭勃起了。

 

但其实海斗直到很久之后才搞清楚真正的原因:圭的脊背特别敏感,只要一摸他的脊椎,他的乳头就会顶得老高。

海斗很难不想到之前,圭都那么大了每晚还执意要他摸背的真正用意,顿时有些心猿意马。

他看着骑在自己身上的圭,非常美丽,非常……罪恶。

汗水濡湿黑发黏在白到透明的肌肤上,乳尖却红得刺眼。

恍惚间海斗又想起圭小时候的种种,罪恶感便顺势攀上来,不断蚕食着他的内心。但他的老二还是硬得下流而直白。

圭一手撑着海斗的大腿,一手按在海斗的腹肌上,上下吞吐着他的肉棒,打断了海斗的走神。他扭动着纤细的腰,用海斗的那根来回磨自己的敏感点,嘴中不断溢出甜蜜的呻吟,害怕被妹妹听见声响,他捂住嘴,最后干脆难耐地啜泣起来,被海斗使劲抽插了几个来回,他就靠后面高潮了,精液一股股射上海斗的腹部,他抽搐着伏在海斗胸口,屁眼还一吮一吮地裹着海斗。海斗被他浪得心头起火,掐着他的腰使劲干他,插得他连连尖叫,然后在他的哭叫声中内射他。

 

海斗搞不明白圭为什么会在这种事情上这么放得开还这么享受,他直白得海斗都害臊。对此圭的回答是“性欲没什么可耻的”,海斗只能默默咽下自酿的苦水,更加愧对圭的父母。

到底圭是怎么长歪的?他本来是那么单纯甚至还有点幼稚,一心一意扑在学习上,也没有狐朋狗友,他作为“家长”也有够注意平里对孩子的影响……但就算是想出花来,他们也回不到过去了。

等慧理子上了初中读了住宿式的女校,圭彻底无所顾忌起来,几乎每天都缠着海斗想要。不可思议的是哪怕圭每日沉迷性欲,学习成绩也一样很好,这可以算是海斗唯一的宽慰了。

 

期末考试的前一晚,圭伏在书桌上复习了好久,他向守在一边的海斗撒娇说累了。海斗便劝他早点睡觉。洗完澡躺上床,圭闭着眼睛,嘟囔着要海斗摸摸背,海斗顺从地为考生服务,摸着摸着,圭让他再往前一点,那儿在痒痒,海斗乖乖地往前伸一点,摸到了一粒硬硬的乳头,这才知道他是哪个意思。

海斗柔声劝他,“明天考试,还是省点力气吧?”

圭嘴一撇,连声道:“不好不好不好。”

他委屈地搂住海斗的脖子,啾啾亲着他的脸颊和嘴唇,“今晚不做,明天我才会心烦气躁考不好呢!”说着就脱下海斗的睡裤要往海斗身上骑。

海斗简直无奈,为了给考生省力,一把将他按到被褥上,掰开他的腿,按在自己两腰边,圭立即顺从地夹住他,海斗在床边没摸到润滑剂,想起身去找,圭却收紧大腿不让他走。

“你会受伤的。”他摸摸圭的脸颊。

“不会的,我没问题。”他含住海斗的手指,假意委屈,“都已经被你操松了……”

海斗小腹中顿时抽搐成一团,他狠狠向两边压圭的大腿,伏下身去舔那个小洞,他热乎乎湿漉漉的舌头一舔,圭的屁股就扭起来了,嗯嗯地呻吟着,紧紧抓住了枕头。

海斗把闭合的小洞舔湿了舔软了舔得张开口了,往里戳刺,舔他的内壁,这熟烂的穴里开始流水,圭的屁股缝里粘糊糊一片,他的呻吟渐渐拔高,屁股扭得更欢,海斗紧紧抓住他的屁股,把软绵绵的臀肉掐到变形,在海斗含住小洞使劲吮吸的时候,圭忍不住夹紧海斗尖叫着射了。

海斗本意是让他爽一下发泄完了就睡觉的,但圭却不干,非要海斗插进来,他两眼含春,“不嘛不嘛~海斗哥哥,哥哥~进来,进来嘛,你都硬了……”他大张开腿,摸着自己的穴,用两指撑开,“里面,更里面的地方在痒……”始终没有得到回应他干脆哭了起来,自己拿手指往里摸。

海斗忍无可忍,顶着他的手指把阴茎插了进去,掐着他的腰连根没入又全部抽出,满屋子都是激烈的啪啪啪声和圭的淫叫声。

“喜欢,啊啊~好棒~喜,呜……我喜欢海哥……”

海斗满脸通红,俯下身狠狠堵住他令人害臊的嘴。

 

至于考试,永井圭什么时候考差过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