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双黄/磊渤】情人关系

Chapter Text

 

孙红雷第不知道多少踏入这间房子,而黄渤顺从的给人开了门就直奔里屋。惯常的关掉手机,红雷坐在沙发上,喝下桌上早已倒好的一杯红酒。

他又是背着艺兴跑出来的。

他宣称这些天自己公司要开会,自己要去外地,几个急切的项目等着他定夺,毫不犹豫的撒谎又理所应当地往黄渤这跑。在他心里,爱人和情人是不一样的,可他都想要。

艺兴是他的爱人。他愿意陪在他身边,他愿意和他睡一张床,他愿意什么好事都想着他宠着他,他会对别人说,“我家艺兴是最好的,他值得最好的”。他难得聪明的把自己划在了“最好的”之外,偶尔也会因为看着一个白净的孩子久了而失去耐心,躺在床上瞪着屋顶睡不着。

 

于是他找来了黄渤。

黄渤是他的情人,或者说,炮友。他什么时候心血来潮了就总是想找黄渤,黄渤偏偏也来者不拒。红雷觉得他可能也是爱黄渤的。要不他怎么也会迷恋这个人的身体,这个人的泪痣,迷恋这人每次被他压在身下操到泪眼盈盈的样子。但他可以用哄骗艺兴得来的时间带着黄渤到处跑到处玩,却从不在黄渤的家里做爱。理由是,他那点可怜的羞耻心令他一想到黄渤的家与他家只隔了两条马路就心慌不已。

如果说艺兴是他的白玫瑰,那小渤就是红玫瑰。他贪心,两个都想要。

 

-

 

真不知道为什么黄渤这样的人也有洁癖。他在浴室里洗了有半个多小时才出来,除了一件底裤就披了一件浴袍,晃晃悠悠地朝着沙发上衣冠楚楚的人走过去,眼神却清冷的丝毫不染情欲。

黄渤熟知与红雷交往的规则,不在自家做爱,不在外人面前亲热。他们只是见不得光的情人关系,两人不过是各取所需。

黄渤要的,是任何一个可以填补心里漏洞和身上小穴的热乎身体,而红雷要的,不过是肉欲和一份禁忌感的刺激罢了。

不过是等价交换,谁也不亏。 

 

-

 

红雷放下杯子,先开了口,“小渤,明天晚上,圣泉大酒店有酒会,一起去吧。”

忘了说,黄渤并不是靠这个什么情人的身份维持生计的。他也是一名顶级的服装设计师,也算是吃喝不愁。就连与红雷,甚至与之前那人的相识都是通过这类多方出席的酒会认识的。

“可我这几天有点累,明天想在家待着。” 黄渤脱了浴袍,上半身挺立的胸脯上垂下几滴没擦干的水痕,红雷看着哽咽了一阵。

黄渤转过身,像是没注意到背后传来的炽烈目光,慢慢踱步到冰箱跟前,弯下身子取了瓶冰啤酒出来。最近刚瘦下来的身子显得格外的诱人,红雷轻咳了一声特意别开了视线。

 

 

说实在的,情人之间没有什么明确的成文法规,可总有一些日久天长就被默认了的规矩。红雷自认为自己不是聪明人,可他清楚小渤是,所以他不明白为什么小渤会在这个时候踏出了那条线。

他向小渤发出去往酒会的邀请,就是意思两人可以在酒店翻云覆雨一翻,一周多都脱不开身的红雷自以为小渤也该是期待的,可黄渤那一句“我想在家待着”明摆着就是拒绝。

红雷心里犯怵,他不明白他的情人这是什么意思。可看着小渤现在这光溜溜的身子,他又觉得这明晃晃的白反光到令他发晕。他能感觉到有股热量往胯下冲,可尚存的理智告诉他不能过了界。

一旦过了界,他努力构建的关于爱人和情人这点微妙的平衡就要被打破了。 

 

-

 

“小渤,你什么意思?”

红雷干脆走上前,抢过了啤酒,从后面抱住了黄渤。批阅文件留下的茧子,拂过怀里人的胸膛惹得人一阵颤抖,腿都软了软。红雷胯下的东西硬了硬,顶着小渤的腿根,灼热的穿透了几层布料直击灵魂。

黄渤也是贪婪的。他恨不得红雷现在就把他上了,这样他就可以摆脱每个夜晚都一个人睡去一个人醒来的日子,可以听见红雷搂着他的时候用带着情欲的声音一边一边叫小渤。从没有人叫过他小渤,红雷是第二个,而第一个人是他意图忘记的。

他侧头想揽过人亲吻,却在快亲到时被身后人躲了去。黄渤在心底苦笑,表面却依然情动式的撩着身后的人。他以为这样就可以欺骗自己得到了一个火热的身子,也得到了一份火热的爱。 

可红雷躲过了他的邀吻,只是抵在他后脑努力嘬了两口就松了手。他讨厌失控的感觉,而今晚的黄渤太奇怪了。

黄渤离了人就秒收了迷离的眸子,随手抓起桌边的一件白衬衫披在了身上,目光呆滞又好似坚忍的走到了一面落地镜前。他望着那个落地镜里的自己,不知在想些什么。脖子上两枚红红的唇印让他不自觉的笑了,看似笑的开心,又好像并不知为何而笑。

 

红雷看着镜子里披着衬衫颇有些衣冠禽兽样貌的人,陌生的像是从未见过。他盯着黄渤看了许久都未见他回神,只得不死心的又问了一句晚会的邀约。

无论如何,他还是想着要跟黄渤亲热的。这点他很迷恋。可同样,他也不想因为什么他不知道的原因搞乱这份说不清的关系。

 

-

 

黄渤只顾着盯着镜子出神,随意地就应了红雷的话。红雷得到了答案,快活的道了别,走出门去。

门外天渐黑了,路灯昏黄的晕染开有了一丝温暖的感觉。红雷想到小渤答应了自己的邀请,一切就都还在原来的轨道上没有改变,也就放了心,踏实的准备回家去了。

 

-

 

等红雷走了,黄渤还站在镜子面前。

他没好好系上衬衫的扣子,半敞着的衬衫下面隐隐约约透着人白皙的身体。黄渤盯着镜子里的人,手指摩挲着衬衫的边缘,脑海里想起的都是黄磊。

 

黄磊,那个第一个叫他小渤的人,那个拉着他站在镜子前逼着他直视自己被操软了身子的人,那个压在他身上会一遍遍念着“小渤我爱你”的人。 

黄渤痴迷的盯着镜子中半掩着衬衫的自己,手不可控的朝着自己胸前的两点划过去。他记得在这间房里,黄磊把他按在沙发上,抓了一件自己拿来给西装搭配打底的衬衫盖着,还说这样的自己显得特别的诱人。

在快碰触到胸膛的那一刻,黄渤住了手。他有点讶异,怎么无论多长时间过去,他依旧忘不了与黄磊相处的每时每刻。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