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七年间的爱续

Work Text:

日常甜段子,为昨晚的绝美爱情猛虎落泪

顶端相聚,各自为王,共创辉煌

ooc,带二胡玩,不喜勿视

可能会有2

1、

李汶翰的厨艺依旧还是一塌糊涂,照着阿姨写好的步骤也能做出一锅无以名状的东西。

唯一还可以的就是煮面条。

周艺轩在连着吃了半个月的热汤面夜宵之后终于鼓起勇气。

“那个明天,明天能不能换,换个吃的啊?”

彼时李汶翰正在研究披萨,然后就有了各式各样的披萨。

菠萝鸡肉?麻辣番茄?黑椒橄榄?

美其名曰单独吃好吃的东西放在一起绝不会错。

“都说要抓住一个男人,首先就是要抓住他的胃。”

周艺轩扯了块披萨边,突然觉得这个以前大家都嫌弃的地方其实挺好吃的。

“宝宝,你别的地方更抓人,能不能放过我的胃。”

“你是说我在舞台上更抓人么?”

周艺轩又扯了块披萨边,目光向下移到某重点部位。

“我说那里呀。”

后知后觉的李汶翰红成猴屁股。

披萨进了垃圾桶,某人被吃了个一干二净。

嗯,的确挺抓人的。

2、

李汶翰不用上通告,一觉睡到九点。醒来的时候发现周艺轩居然没去上班。

开始还以为是睡多了产生幻觉,直到周艺轩把早餐端过来一口一口的喂他这才觉得真实。

“上次我和你说的先心的孩子过来北京做手术,他们想看看你。”

“看我干嘛?”

“当然是想看看这个人美心善的哥哥长什么样子了。”

这样的话李汶翰听着相当受用。

“那我要穿什么,要穿的青春朝气有活力是不是?”

周艺轩切了块火腿喂给他。

“你穿什么都好看。”

李汶翰同学有些呼吸不均,明明加在一起快六十岁的两个人,怎么还谈出了小朋友脸红心跳的感觉。

“老头你学坏了。”

周艺轩欲哭无泪,看来不能听胡文煊那个臭小子的建议。

李汶翰给自己挑了帽衫加外套,然后给周艺轩挑了套休闲西服。

小朋友们顶着高原红的小脸蛋甜甜的打招呼。

“汶翰哥哥好,艺轩叔叔好。”

李桂花同学相当满意这个称呼,拉着胡春杨去和小朋友们做游戏。周艺轩也往上凑,玩个飞行棋被李汶翰搞得全是惩罚。什么做蛙跳啊,什么大象鼻子转啊,什么扮鬼脸啊。胡春杨不说话,在旁边鹅鹅鹅饿鹅鹅的笑。

“老板你好像不太适合这个游戏。”

周艺轩冷笑。

你要看是哪种飞行棋。

(飞行棋棋盘详见评论链接)

3、

公司安排了一档通告,李汶翰和胡春杨一起上。在后台换完衣服,胡春杨看着李汶翰走路一扭一扭的。

“哥你是不是不舒服呀?”

李汶翰心里暗骂还不是那个家伙,感觉要把这些年落下的都补回来。

嘴角上翘,拿了瓶可乐凑到胡春杨旁边。

“哥哥问你,你和煊煊多久一次啊?”

本来以为小孩会红脸,结果丝毫没有反应。

“一天三次。”

哎哟,年轻人体力真好。回去得给老头儿补补。

“一次多久啊?”

“那要看煊煊的状态。”

呦呦,还是我家老头儿好,每次都精神满满。

“煊煊技术好么?”

胡春杨鹅鹅鹅饿鹅鹅鹅的又笑了。

“不好,都是我带他。”

哈哈哈,那个bking,技术居然不好,哈哈哈哈哈哈。不像我,躺着享受就行了。

胡春杨默默看着笑得花枝烂颤的李汶翰,差点抛出一个嫌弃的白眼。

“哥,那你和老板打游戏么?”

李汶翰一个柴犬笑凝固在嘴边。

说了半天居然说的是游戏。

不过也间接的知道了两个小朋友在一起这么久居然还没在一起睡过。看来胡文煊这次是认真了。

下了通告给胡文煊打了个电话。

“煊煊,哥哥准备了一份礼物给你。”

4、李汶翰知道如果胡文煊收到那一大箱子东西肯定会闹上门来,所以就写了胡春杨的地址。

下了个菜鸟裹裹天天关注物流信息,收到胡春杨说收到谢谢汶翰哥的微信之后笑得差点没把手机扔出去。

“小朋友,不要太感谢哥哥我哦~”

胡文煊进修回来,瞧着胡春杨在客厅拆快递,嗬,好大个箱子。

“买了什么好吃的?”

“不是啦,汶翰哥说要送你的二十岁生日礼物。”

打开箱子两个人都傻眼了。

某某蛋,某某油,某某球,某某杯…还有各种尺寸各种味道的…tt

胡春杨从小乖到大,哪里见过这些,随便捡了一个出来开始看包装上的字。

胡文煊自是知道那都是些什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从胡春杨手里夺过盒子,然后扔到门口。

“汶翰哥一定是寄错了地址,这个是他跟轩哥要用的。”

“嗯,一定。”

第二天整箱东西就被快递到了李汶翰家里,写了周艺轩收。

李汶翰去了外地上通告,风尘仆仆的赶回家,一开门就被周艺轩托着屁股抱起来靠在门板上亲。

一路亲到卧室两个人都差不多坦诚相见。

“乖,我去洗个澡,要不脏死了。”

难得见到周艺轩这副样子,李汶翰一边打沐浴露一边想是哪里出了问题。

结果身上的泡沫还没冲干净那人就进了洗手间,就着泡沫润滑一个挺身顶了进去。

李汶翰连着赶了两天飞机,早就累到不行,做到最后伏在周艺轩的肩膀上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一身清爽,就是腰疼的厉害,浑身像散架子了一样。

“老头你怎么了?”

周艺轩又把他抱紧了一些,李汶翰觉得又有什么东西顶在自己肚子上。

“我觉得我还是能满足你的吧…”

话说的没有一点底气,实在不是周艺轩的风格。

李桂花难得聪明了一次,想到是不是那箱子东西,哭笑不得的跟周艺轩解释了事情的整个过程。

“你是全世界最棒的老头,谁都没有你好。”

后续自然是周艺轩打了电话去给李汶翰请假一天,然后扣了胡文煊一个月的工资。

 

5、胡文煊MBA顺利毕业之后被拉回公司上班,轩腾也想在娱乐圈分一杯羹,就派了胡文煊去开拓市场。

胡春杨接连演了几部口碑不错的网剧积攒了一些人气,加上与蠢萌外表反差的聪明头脑吸了不少粉丝。

周艺轩瞧着胡文煊递上来的策划案,什么代言,品牌挚友,大使的看到头晕,打了个电话过来给解释解释。

胡文煊坐在沙发里一边喝咖啡一边解释。

代言:觉得你不错大使:觉得你粉丝不错挚友:督促你的粉丝变得更好推广:让你的粉丝快点花钱原来这样。

“下午给星驰的李总打个电话,我要跟他商量一下桂花的代言。至于杨杨,先给他接两个挚友,等到粉丝基础稳固了再接代言。”

胡文煊得了令出去,下午就开了会商量胡春杨的具体安排。

正主面前摆着一盒果切,蜜瓜菠萝什么都切了小块直接吃就可以。

外联的组长把准备好的品牌名单放到胡文煊面前,下一秒就看到胡文煊一脸示好的把册子翻来给胡春杨。

“杨杨喜欢哪个?”

胡春杨叉了块提子给他。

“煊煊我都可以的。”

轩腾的员工心底呐喊每天看老板已经够了,现在又加了个老板表弟,还要不要人活啦。

6、
李汶翰的巡回演唱会开了十五场,两个多月连轴转到处飞。距离下个日程还有一段时间,两个人这一阵子也是聚少离多,索性周艺轩请了一周假在家陪李汶翰,两个人直接打包去了海岛,租了间民宿住下。

每场演唱会周艺轩都会送花到后台,零食饮料更是无限量的供应。只是李汶翰一点没胖,反倒还瘦了十斤。周艺轩看着心疼,跟阿姨学了几道补身体的汤水,换着样的给李汶翰做。

周艺轩做饭的时候李汶翰就在旁边捣乱,无非就是这里捏捏那里掐掐的。玩得撩起了火就直接被周艺轩按在料理台上办了。小兔子还担心锅里的汤会不会熬干,轩哥笑着舔他的耳垂说汤没有你好吃,熬干了大不了再熬一锅罢了。

下午出海捕了一些海鱼回来,船长老伯说加了韭菜包饺子味道极好。周艺轩活了点面,又仔细的把鱼刺去了加了料酒胡椒粉去腥。李汶翰难得的没来捣乱,要是换了往常,早就拿着面团捏出来各种奇形怪状的东西。

“老头……”

周艺轩探了探他的额头,发烧了。李汶翰看见周艺轩过来,扯了扯他衣角让他陪他躺一会。

撕了个退热贴给他贴上,想着得吃点清淡的,就索性用砂锅煮了点白粥,用小火煨着。

李汶翰发着烧,身上却抖了厉害,周艺轩多拿了两条被子给他盖好,然后侧身躺下。

“早知道开演唱会这么累就不让你开了。”

“哪有,开演唱会多好玩。”

“好好好,你说的都对。”

李汶翰又往周艺轩怀里凑了凑,说老头你身上的味真好闻。这生病的人本就感觉失灵,哪里闻得到自己身上的味。

“让人觉得安心的味道。”

周艺轩听了有些动容,让李汶翰躺在自己手臂上给他摆了个舒服的姿势。没有工作压力也没有拥挤的日程,李汶翰睡起来的时候已经快到傍晚。先拿手机拍了两张周艺轩睡觉的囧照,然后自己看着手机吭哧吭哧的笑。

“我的照片有那么可乐么?”

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李汶翰感觉自己被抱得更紧了。小兔子恢复了点精神,仗着周艺轩的宠爱直接就摸了过去。美人在怀,小兄弟哪里经得起挑逗,李汶翰摸了两下立马就精神了起来。

“别闹,你病还没好。”

李汶翰可不是听话的人,手上收了点力上下撸动,还使坏的堵住了上面的小眼。

“老头我技术怎么样?”

“好的不得了。”

没过一会李汶翰就手酸的不行,躺在床上直喘气,主要是他自己的小兄弟也有点抬头了。

“老头你帮帮我……”

美人都提了要求,哪里还有拒绝的理由。周艺轩让他侧身躺着,在被子里脱了底裤,然后顺着衣服下摆网上,捏住了软软的胸口。另一只手探入臀间,发现已是一手的湿滑。

“这么想要?”

“恩……”

身侧的人声音早就变了调,软软黏黏的在怀里吭叽。

挤了点润滑剂在手上,小心的探入花穴。小兔子的敏感点生的浅,手指的长度绰绰有余。周艺轩换着方向在那块凸起的软肉上按压,内壁的肉吸得紧,每一下都像要把手指吞进去一样。

“唔……嗯啊……”

李汶翰两个月没开荤,哪里静的起这样的刺激,前面连着射了两次,粉嫩的小兄弟吐着白白的精液,后面被大家伙填的满满的,顶的肚子都鼓起了一个小弧度。

“老头慢点……不行了……”

周艺轩慢了下来,往出退了一点点,玩起了他胸前的小红点。两个小肉粒很快硬立了起来。

“进来呀……”

李汶翰把手往后伸过去,握着大家伙又一点点的送进去。酥麻的感觉一层层的积累在小腹那里,肠壁上的软肉开始痉挛,吮的周艺轩拍着他的臀肉让他放松。酸酸涨涨的感觉从尾椎一直蔓延上来,粗长的性器一下下用力凿开濒临高潮而收紧的内壁。湿热的肠液从头淋下,两个人一起达到了高潮。

果然退烧的第一奥义还是床上运动。

那锅粥也的确又被熬干了没法吃。

晚上还是包了饺子,不过是到了半夜才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