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ll喻]我们与爱的距离

Chapter Text

江波涛几经辗转托人找到喻文州的时候,喻大作家正在淀山湖边逛着花园,吃着白水鱼,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下部作品的题材,顺手还更新了自己的专栏。五千字图配文洋洋洒洒科普了长江河鲜的前世今生,弄得一众网友深夜觅食,体重飙升。待江波涛开门见山说明来意后,喻文州笑了:“江导你可真会挑时间,你这通电话要是晚一个礼拜,我就在去南美的飞机上了。”
“别别别,祖宗哎你听我一句,只要你把这个剧本写完,我包你去南美游山玩水一年。”
喻文州也爽快,挂了电话第二天就杀进市区,来到位于陆家嘴的轮回总部找江波涛讨机票钱。他的确计划着去南美度假,机票酒店全部订好,黄少天的攻略打印出来足足能撑起一部中篇小说,可是这计划在江波涛电话之前已经黄了——黄少天接了个十万火急的案子,岂止没法度假,接下来一个月只怕连家都回不来。
喻文州凉凉说他可真对得起他的姓,这几年的出行计划十有九黄,最后喻文州都是一个人去旅游的。
吐槽归吐槽,工作还是得做,喻文州当然不可能真跟黄少天置气,他自己忙起来也是几个月不着家的那种。倒是黄少天心里有执念,他觉得两个人自从上大学以来一直聚少离多,一直念叨着要彻彻底底放个长假。
来日方长嘛,喻文州劝他,没敢说自己听说这消息的当天就接了个估计也会忙到翻天覆地的活。把人哄好了送去事务所,喻文州才悠悠哉哉出门。江波涛下楼领人的时候就看到这人穿着白衬衫牛仔裤,鼻梁上架了副黑框眼镜,胳膊上搭着件厚厚的羽绒服,全身唯一值点钱的就是裤兜里揣着的手机,乍看上去像个大学生,还是刚进校那种。
“这才多久没见,你就越活越回去了,我们这童工可不给报销啊。”江波涛和他开玩笑。喻文州当年表演系出身,半途才弃演从文做了编剧,颜值还是很能打的。他皮肤白脸嫩,气质又干净,往轮回大楼一站,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公司新签的小鲜肉。
江波涛虽没有和喻文州合作过,但同在一个圈子,还是在一张桌子上吃过几顿饭的。两人都是社交技能满点的主,又真心彼此欣赏,这时见了颇有些老友重逢的意思。
喻文州黑起自己来也是半点不客气:“我性子慢手速慢,青春期自然也要比别人慢一点嘛。”
两人有说有笑来到江波涛办公室,三言两语间已把事情条款商议清楚。其实就算江波涛不找,喻文州也打过轮回的主意。他平时除了写剧本,还写书写专栏,只能算半只脚在娱乐圈。人脉精力上没有全付身家的投入,创作自由难免受限,遇上金主爸爸心血来潮想加戏,那真是比设计师遇上甲方还怨。以喻文州的咖位,少说也要拉个一线阵容来配,这就意味着投资要大,金主爸爸的脾气也要跟着大。上一部春节档贺岁剧《美食天堂》说起来创了史上票房最高记录,可背后和出品方嘉世扯了多少皮翻了几回脸,就连向来好脾气的喻文州也直呼吃不消。
轮回就不一样了。轮回虽然家大业大,可一直做的是传统实业和金融投资,涉及娱乐的很少。轮回传媒在娱乐圈排得上号,也就是太子爷周泽楷掌权以来的事,满打满算不过五六年。轮回有实业做底,资金充裕,缺的是实力派和好作品。据说周泽楷曾经放话,只要有实力,轮回能替人解决一切问题,颇有些改革开放吸引人才流入经济特区的意思。当然吃瓜群众纷纷表示要是周大少你肯像某某某二代那样亲自下海,啊呸,亲自下场,哪怕只是演个花瓶,群众也会自发替轮回解决一切问题。
周泽楷不置可否,江波涛却是很心动。当初他有部实验短片苦寻男主而不得,他拎了五瓶洋酒上周泽楷家游说周大少友情出卖色相,结果号称千杯不醉的江波涛自己喝趴了,周大少宁死不从
这个“江动周拒”的故事喻文州自然也是听过的,他当桩趣事听完就忘,但心里从此惦记上了轮回这个冤大头,想着有机会应该试一试,看看是否真像传说那样可以放飞自我,没想到机会自己找上门了。
两人一拍即合聊得尽兴,这才发现彼此在艺术上有诸多看法不谋而合,遂从老友相见变成了莫逆之交,不知不觉差点连午餐都要错过。江波涛要带喻文州吃顿大餐庆祝合作,喻文州连连摆手。早上黄少天赶时间没怎么吃早饭,两人份的伙食都被他一个人解决了,现在还撑得慌。
“那就跟我去食堂吧,这个时候还有小炒,你尝尝跟嘉世比怎么样。”江波涛燃起了斗志。
还能怎么样,一个杭帮菜一个本帮菜,都不怎么样。喻文州撇撇嘴。
结果这一去,就遇上周泽楷。
周大少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平时八百年也不进一次食堂,今天破天荒下了凡,引得微信群里已经吃过午饭的女员工哀鸿遍野。江波涛带着喻文州刚找个了靠窗的位子坐下,就看见周大少西装革履一副精英做派进来了,很矜持地去窗口打了份排骨年糕后又很矜持地端着盘子朝江波涛他们看过来。江波涛见不得他这个矜贵的少爷德行,略带嫌弃地招呼他过来,一边还要跟喻文州咬耳朵:“我家大魔王来啦,横竖丑媳妇都是要见公婆的,你就当提前进门吧。”
喻文州慢条斯理咬了一口小笼:“小江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明明是丈母娘见女婿,我不会犯怵的。”
江波涛白眼一翻,朝他比了个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