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本蛇】生日快乐 (pwp)

Work Text:

“说吧,你想先试试哪个洞。” 蛇一脸淫荡地缠上Benjamin,他已经开始端详着思考下一口先咬到对方嘴上还是脸颊上比较好了。但眼前这位可怜的手下还死死扯着自己的被子不敢乱动,即使他们刚刚吻过一次。

“别告诉我你没这么想过,嗯?” 蛇最终选择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对方的鼻尖,而Benjamin的脸迅速地变红了。

他猜测这是首领一时找不到别人,Benjamin反复告诫自己不要多想。于是他松开了被子,伸手搂在了蛇的腰上。

就像你在蛇和其他手下群交派对上看到的那样自然,这只不过是首领临时起意,Benjamin对自己说,他觉得这样想心里反而好受了一些。然后在蛇再次把嘴凑近他时,他也主动吻上了对方。

蛇的口腔内软软的,Benjamin忍不住用舌头感受着,他卖力地舔舐吸吮着首领的嘴巴,而蛇灵巧的舌头很快勾了上来和他纠缠在一起。

Benjamin鼻腔里也充斥着蛇身上好闻的气息,随着这个吻的深入,他的手开始慢慢摩挲起对方的腰肢和背部,然后他听见蛇喉咙里发出愉快的哼声,这让他的脸和脖子都有些发烫。

蛇的手也不老实起来,他保持着一只手勾着Benjamin脖子的姿势,但另一只手已经沿着对方胸口慢慢下滑到他的胯部。

真糟糕,Benjamin想,他已经硬了的样子被发现了。这让他手忙脚乱地推开了身上的蛇。

但蛇显然不会责怪他,事实上,他松开了嘴,但保持着一脸“还不赖嘛”的表情,甚至还挑了一下眉毛。

“拜托,别告诉我你没在我当时没意识的时候搞上一发。” 蛇握住了Benjamin的阴茎,开始缓缓撸动着。

这让Benjamin头脑一下不太清楚,“当然了…” 他顺口说着,目光都没落在蛇的脸上,只是在对方胸口游移着,然后他随即反应了过来,“不不,我当然没有!”

“切,别以为我不知道,” 蛇好整以暇地看着Benjamin有趣的反应,手上的力度慢慢加大,“有人帮我清理过了,在我清醒之前。我猜那不会是伊甸园的人做的。”

这一下让Benjamin回忆起他帮蛇清理下体的样子,这让他手指尖都有种过电的感觉,似乎当时软软滑滑的触感还在。

他停下了抚摸蛇腰的动作,脸红到脖子根。

他想缩回自己的双手但又不太敢,或者说是舍不得?而且他的注意力还同时被自己阴茎上对方的手的动作分散着,这让他舌头打了结。喂,快点解释清楚啊Benjamin,他心里对自己说。

“所以你*对我*都做了些什么,嗯?” 蛇凑近了Benjamin的脸,真是个纯情小男孩,蛇心想。他能感觉到对方急促的呼吸,甚至能听到他快速的心跳。

而Benjamin确实局促不安。

“我…我只是…我没…” 他结结巴巴地说,他盯着对方胸口的乳头——那里已经凸起来了,他舔了舔嘴,甚至有点想冲动地咬上去。对方的问题他其实并没有过脑子,蛇把他的阴茎揉搓得太好了。他除了和自己较着劲想“不能射得太快”而强压着欲望,几乎没什么精力思考其他问题了。

但那可是蛇啊。他温热的手掌裹着自己阴茎,他的手指灵巧地在自己龟头周围打着转,他的呼吸喷在自己脸上,带着一股情欲的味道。Benjamin几乎控制不住自己。但他不知道蛇今天会做到什么程度。

他大概在担心自己一旦射了,首领就会离开。也许这只是蛇给自己的一次奖励,他确实不敢要求太多。

而蛇对于对方迟迟不肯高潮而有点不耐烦了,他对自己的魅力可是非常有信心的。

“啧,你在想什么呢?专心一点啊,” 他不满地按压了一下对方的阴茎,这让Benjamin呻吟出声,然后蛇停止了撸动,“你是今天没心情嘛?”

显然不是,Benjamin正眼睛湿漉漉地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十分委屈。“我…我只是清理,嗯…用水…不,用手,呃也用了水…” 他总算能勉强找回自己的脑子,但让他形容出来就太要命了。

“所以,你把手指伸到我这里?” 蛇把手从对方的性器上拿开,转而抚摸上自己下体的穴口,“像这样吗?” 他说着,插入了一根手指进去,同时小小地哼了一下。

Benjamin盯着蛇手上的动作,脸上发烫地微微点了下头。“那这里呢?” 蛇又把手指换到另一个洞口里插了进去,“我…我也…” Benjamin嗫嚅了一下,但他说不出完整的句子。

于是蛇嘶嘶笑着,“淘气的小男孩。” 他眯着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但你没操进来吗?” Benjamin连忙摇了摇头。

“真是好孩子。” 蛇用手刮了刮他的鼻子,“那么,你想看看你之前清理过的地方吗?” 蛇又凑近了他,而Benjamin只好脸红红地往后躲闪了一下。

这让蛇有机会直接把他推倒在床。而Benjamin顺从地躺下了,他想说“不用看了”,但他心里暗暗地期待,同时受到自己良心的谴责。

然后他看见蛇笑了起来,在自己身上挪动身躯——这让Benjamin手足无措地僵挺在床上,直到蛇的下体完全暴露在自己脸前。

太近了。他连蛇淫水腥咸的味道都闻到了,这让他下体硬得发疼。

Benjamin觉得自己心跳已经停了。

这是比他所有的春梦加起来都刺激的场景:蛇的阴茎翘着,他在兴奋。而蛇两个洞口都湿乎乎的。因为蛇跨开着双腿的样子,他小小的阴唇根本遮不住红色的肉洞。那里微微张着口,让内里的肉壁都隐约可见。

Benjamin的手指曾经从那里扯出一串珠子,但当时他根本没有如此认真地盯过这个入口。

而蛇的后穴,老天,那里为什么也流着淫液。他之前在蛇不省人事的时候给他在浴缸清理时就发现了蛇后穴有多敏感,但现在他甚至没碰到蛇的洞口。就已经如此湿润了吗?

然后蛇的手——一路抚弄着他自己的身体,慢慢滑到了身下。

他两根手指进入了阴道,另两根则插入到后穴。Benjamin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的呼吸很沉重,带动的气流吹得蛇痒痒的。但蛇依然没停下手上的动作。

他的另一只手做了同样的插入。Benjamin咽了口口水,他能猜到接下来是什么情况了,是的,蛇将自己的两个洞口都缓缓在他眼前扩张开。

两条红色的甬道,一条稍微粉嫩一些,但都带着亮晶晶的液体,散发着淫靡的肉欲。

首领的身体内部。

Benjamin现在还保持清醒简直就是个奇迹。

“嗯?当时没…没仔细看过吗?” 蛇低头看到Benjamin一脸震惊的模样,他的呼吸也不太平稳。而且随着他说话的动作,下体的肌肉也微微被牵动着。

蠕动张合的洞口让Benjamin终于忍不住微微起身吻了上去。“呜。” 蛇因为他的动作而叫出了声,但很快就随着他的动作呻吟起来。

Benjamin搂住蛇的屁股和大腿根,用力吸吮着首领的洞口。他的舌头随即也探入到蛇身体深处,不断进出舔舐着。这味道真好,对Benjamin来说。

他努力照顾着蛇的两个小洞,他的手指和舌头都没闲着。

蛇的内部温度很高,而且非常热情地吸夹着他。蛇恢复得非常好,一点都没有之前被撕裂到奄奄一息的痕迹,这让Benjamin的动作更加放心大胆起来,事实上,这也有他被情欲冲昏头脑的成分在,暗恋多年的首领的淫液流入他口中,他自然甘之如饴地忍不住索取更多。

而蛇也抽离了自己的双手,改为抱着对方的头部。他快乐地叫着,享受着对方的服务。Benjamin眼神专注又深情,这让蛇忍不住脸色潮红地垂眼盯着他的模样。

Benjamin逐渐加入更多的手指,并且依然很认真地舔咬着。他连蛇小小的阴蒂都没放过——他用牙轻轻地咬了一下那里,而蛇整个身子都因此而软了下来,一副痛并快乐的样子哀嚎着。

蛇的身体确实如他想象的一般敏感。

他的脸很快就被蛇喷薄而出的高潮液打湿了。

蛇高潮的时候尖叫出声,抱着他一动不动,但下体的洞口却痉挛一样流出大量体液,而且也随即射了出来。

Benjamin被这种混合的气味刺激得血流加速,他更加卖力地吸吮着首领。而前后都高潮过一次的蛇被他持续的动作搞得腿微微打颤,他有点支撑不住了。

蛇松开了Benjamin的脑袋,往前趴了下去。他腰软了下来,他依然保持着跪姿,这让他的屁股高高翘了起来。

于是Benjamin从床上翻身起来,他抹了抹脸,不太确定蛇是不是要继续下去。蛇看起来有点累。

他轻轻抚摸上蛇的屁股和大腿,想知道首领接下来的反应,而蛇依然沉浸在高潮余韵中,他的股间还流着液体。而且因为撅着屁股的姿势,他的两个洞口都大张着,并且微微抽搐着。

这个场景太淫靡了。

Benjamin理智不复存在,他决定放纵一下自己。他这不算是趁蛇之危,他这样安慰自己的良心,首领可是进门就征求过自己要试哪个洞的意见。

然后他扶着自己快要硬死的阴茎,从后面缓缓插入了他的蛇。没错,至少今晚,蛇是他的。

老天,这缓缓顶开对方湿热紧窄身体的感觉,比他想象的还要好。

他太幸福了。

而蛇也趴在床上轻哼起来,对方的温柔让他很受用。而且他即使刚刚高潮了,身体深处依然没有得到满足。这样的后入姿势,确实能最大限度地顶到他身体里,蛇非常满意,他随着Benjamin缓慢的抽插开始摆动着身体呻吟起来。

他的穴口因为Benjamin刚才的舔弄而变得很软,但他甬道内部依然紧致得吸着对方的阴茎。如果不是湿滑的淫水,大概Benjamin都无法顺畅地抽动,蛇有点得意地想。

蛇太懂得怎么展示自己身体的魅力了。他会扭头用眼神勾引对方,他会毫不掩饰地大声淫叫,他还会身体柔软地变着姿势为对方打开自己,并且在对方高潮过后继续扭着屁股诱惑着他再试试另一个洞,哪怕他自己高潮的次数更多。

*****

零点已经过了,Benjamin很确定这一点,他看一眼窗外星星的位置就能了解。

生日快乐,他对自己说。这是他度过的最快乐的一个生日,不,不如说是从出生以来最快乐的一天。

他不知道自己在心爱的人身上射了多少次,不过在他抱着蛇去清理自己射进他身体里的精液时,蛇褒奖了他的腰和体力,这让Benjamin脸再次红了。

“你更喜欢哪个洞?” 蛇当时翘着脚问他,在他的手指滑进蛇体内的时候。但他根本不好意思回答出来,只能像第一次那样低着头默默清理。你身上每一处我都喜欢,他这样想。

蛇肯在他这里留宿Benjamin格外开心,他抱着蛇回到卧室,但自己却兴奋地有点舍不得躺下。

身边的蛇似乎已经睡着了,安安静静地躺在他床上,在被子下缩成一小团。Benjamin于是伸手关了灯,也跟着躺了下来。他隔着被子慢慢搂住首领,像是抱住了心爱的珍宝。然后他闭上眼睛,觉得内心已经很满足了。

“我可以满足你一个生日愿望,” Benjamin突然听见蛇小声咕哝着说,这让他心开始怦怦乱跳,“你最好想好了再说。” 然后蛇又不说话了,似乎刚才的声音是Benjamin的错觉。

Benjamin在黑暗中睁了一会儿眼睛,想确认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最好的方法也许是真的许个愿,有什么关系呢?如果蛇已经睡着的话。

“我爱你。” 他小声说,声音轻到他觉得自己只是比了比口型。

这并不是个愿望,他的愿望是想和蛇一直在一起,这是他爱意的延伸。但他不想给蛇自由放纵的生活带来太多困扰。

但是怀里的蛇动了动,“我知道了”,他说。

然后又过了好久,久到Benjamin已经半睡半醒的时候,他听见蛇轻轻说了一句,“下次我还来找你。”

【End】

嗯,从什么时候觉得这个手下不太一样呢?蛇想不太起来,也不想承认自己动心了,但他还是去私下了解了Benjamin的生日。算是个惊喜好了,他这样想,虽然他内心不确定自己到底想从对方那里确认什么。不过,最后支着耳朵听Benjamin许愿的蛇,其实心里也小小期待着些什么吧。然而,就算听到对方真情流露的表白,即使自己内心有了波动,他也不想一口气把自己卖出去。要一点点给甜头才可以,蛇是这样想的,不然Benjamin觉得腻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