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Why Use Condoms

Work Text:

1
第一次完全是意外事件。

布鲁斯伸着右臂勾紧氪星人的脖子,把他们之间的距离拉到最近,而克拉克正忙着甩掉那条束缚着他下半身的牛仔裤——它现在变得紧绷绷了。布鲁斯响亮地喘息了一声,年轻人把他的手臂抓起来粗鲁地按在了床上,接着虚虚地跨坐了上来。那部位的热度令他口干舌燥。“老天,”他喃喃着说,“你可真是——”

克拉克直接低头啃咬起他的嘴唇让他闭嘴。现在,他们的性器隔着西裤和克拉克的平角裤摩擦着对方的,隔靴搔痒的快感令他头晕目眩,克拉克也忍受不了了,双手伸向了布鲁斯的腰间。布鲁斯配合地抬起臀部,让他把它彻底脱下来。他确信自己已经半勃了,而克拉克的——隔着薄薄的短裤,那玩意儿正硬而烫地抵着他的腿根。布鲁斯可以发誓二十岁以后他还没在床上这么迫不及待过。他摸出床头柜里的润滑剂和安全套,克拉克则急不可待地抓着他脚踝分开了他的腿。

“可以吗?”他礼貌地问,但手指已经探入了哥谭人的后穴,于是那声询问显得毫无诚意。

这家伙。布鲁斯有些恼火地哼了一声。但没关系,这只是第一次。他模模糊糊地想。还有之后——

克拉克又俯下身吻他。三根、或者四根手指在他后面进出着,布鲁斯扭着腰表示差不多了。至于是不是差不多,他也说不准,但他只知道自己没那么多耐心了。他揪着克拉克的头发把他拽下来,在年轻人的嘴唇至下巴上啃咬过去,克拉克配合地软化了皮肤。哥谭人在床上撑起自己,咬着克拉克的耳朵,“如果你对姿势没什么偏好的话,”他喘息着说,“我就按照我的来了。”

在克拉克发表意见前,他翻身骑到了年轻人的腰间,还没撑稳,身下的氪星人突然将他一把掀翻在床上。“操,”韦恩说,“你干什么——”

年轻人直接把他摆布成趴着的姿势,手则伸向了安全套。行吧。布鲁斯在心里说,他发现年轻的超人在性方面有着天赋异禀的粗暴,出乎意料的好。他把手伸到自己的下半身开始套弄起性器,快感渐渐地充溢小腹,哥谭人等着克拉克的下一个动作——但它迟迟没有发生。见鬼。

布鲁斯费劲地回过头,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的耐心已经彻底耗光了。克拉克,正跪立在他的后面,已经脱掉了那条平角短裤,他手里捏着那只撕开了包装的安全套,正在费力地捣鼓着什么。

“……难道你不知道怎么戴套吗?”

哥谭人不耐烦地问。

克拉克闻言抬起了头,他的面部肌肉因为紧咬着后槽牙而鼓起来,冲布鲁斯投来一个恼火的、同样气急败坏的眼神。接着,他拎起安全套向布鲁斯示意——而那根已经完全勃起的性器正垂在他的双腿间。

“它,”他咬牙切齿地回答,“太——小——了。”

 

2
后来布鲁斯切身地感受了“太小了”的含义。那确实足够令人印象深刻。那天他们没有做到最后一步,克拉克用两根手指外加偶尔的抚摸把他弄射了,他则俯下身给那根尺寸惊人的玩意儿来了个口活。他把它含进去,迟钝地意识到——作为口交领域的初学者,他挑战的可能是最高难度的一关。他下颚发酸,控制不住牙齿的剐蹭,好在氪星人似乎并不怕疼,只是抓着他的后颈结结巴巴地呻吟起来,偶尔还冒出几句氪星语,虽然之后布鲁斯被弄哑了嗓子,但年轻人的激烈反应让他觉得,这件事还是值得的。于是性生活便这么持续了下去。他们在这件事上异常的合拍,比在联盟会议上默契和谐得多,当然,是在加大号安全套的辅助下。

比如现在——布鲁斯抓紧了枕头,他已经射了一次,而氪星人依然在他体内快速地进出着,双手拎着布鲁斯的腿几乎要把他对折起来——每到这种时刻,他总要感谢自己超凡绝伦的柔韧能力。布鲁斯努力抬起臀部收紧肠道,从克拉克嘴里得到了一声难耐的低吼。后者立刻加大了力道,几乎把他操进了床垫里。他带着挑衅的笑又试了几次,直到克拉克终于射出来。最后年轻人松开了他的小腿,压下身,软下来的阴茎依然深深插在他体内,头则埋进了布鲁斯颈窝享受性爱后的余韵。布鲁斯懒洋洋地吻了吻他。接着,他感觉到什么不对。

“——等等,”布鲁斯推着他年轻男友的肩膀,“起来。”

克拉克不情不愿地爬起来一点。

“怎么了?”

“见鬼,你——”他努力压抑了一下恼怒的情绪,把语气放得尽量平静,“我告诉了你要戴套。”

克拉克皱起眉头。“我戴了。”他辩驳道。他直起身子,撤出布鲁斯的身体,似乎要用事实证明自己说的没错——但接下来他愣了愣。布鲁斯把他表情的变化看得一清二楚。

“你没有戴。”他笃定地说。

“不。”氪星人说,“是它破了。”

 

3
“很感谢你。”他在浴室里讥讽地说,“发自内心的。”

克拉克跟在他后面,一脸无辜地看着他。“我也没有想到。”

布鲁斯用手指把年轻人射进去的东西弄出来。“该死,”他嘟囔着,“你该庆幸我不是会怀孕的女人。”

克拉克像被开水烫到一样,嘴角抽动了一下,布鲁斯发现,年轻人的脸都快红了。

“得了,肯特,”他心不在焉地说,“别那副样子,你刚刚射在我里面的时候可不是——”

克拉克忍无可忍地叫了起来:“嘿!”

布鲁斯理直气壮地回过头,用眼神指责他。于是氪星人的气势又缩下去一截。如果他们两个不是全身赤裸的话,这画面会更像谈判或者辩论赛。

”好吧。”年轻人偃旗息鼓,“……是我的错。”

布鲁斯等着他的下半句话。

“但我确实——就像钢铁之躯之类的,”他大声解释,“我也不想把套子弄破……这不是我能控制的。”

“是啊。”哥谭人冷笑了一声,刻薄又敏锐地补上了下半句话,“就像你那根玩意儿的尺寸一样——”

现在他们确实是瞪着彼此了。年轻人显然因为床伴的不悦而陷入了无奈和自责,连他头顶的那根小卷毛也垂头丧气地耷拉了下来。

布鲁斯忽然笑了。克拉克抬头看了他一眼。

“当然,从另一个层面,”布鲁斯不怀好意地眯起了眼,“……倒也不全是坏事。”

克拉克愣了足足五秒,才解读出花花公子坏笑里的言下之意。他的眼睛又亮了起来,歪了歪头,伸手搭上了布鲁斯的腰。

“停,”布鲁斯冷酷地说。克拉克一脸狐疑地瞪着态度转变巨大的蝙蝠侠。后者则挑着眉毛,严厉地给出了他的答案:“——但无论如何,太过用力依然是你的错——全部。”

 

4
当这件事第四次发生在他们中间时,克拉克觉得自己有点无奈了。他把破了的安全套从阴茎上捋下来。现在,事后清理变成了他的工作。布鲁斯懒洋洋地抓着浴缸的边缘,氪星人任劳任怨地在他两腿之间,手指探进十分钟前还含着他老二的穴口。很不幸,他觉得自己又要硬了。

“我们真的得想个办法。”

“同意。”布鲁斯以蝙蝠侠的语气回答。“交给你了。”

“我觉得,最容易改变的,”他说,“只有安全套。”

“嗯?”

“更厚的,或者,”克拉克继续道,“材质不一样的,但我猜我们买不到,”他说,热水在他们身体间来回荡漾,“好像没有这个市场需求。所以只能考虑——”

“我不会为此买下一个安全套生产厂的。”布鲁斯说。

“那就是,以后都射在外面,”克拉克回答,“……如果你真的这么讨厌清理它的话。”

身下那个人忽然抬起腿,用力环住了他的腰把他拉向自己——没料到这一击的氪星人重心摇摆了一下,直着的身体猛地栽倒——幸好他眼疾手快扶住了浴缸边缘。

“布鲁斯?”

始作俑者对着他露出了一个玩世不恭的笑容。

“我还有个主意,”他说,声音沙哑低沉,“因为我刚刚发现,我还挺喜欢那个感觉的……你操我,然后射在我里面。嗯?”

——克拉克一脸不可思议地瞪着他。他怎么能把下流话说得这么坦然呢?第二,他缓慢地把这句话咽下去——嫌安全套总被他顶破的男人居然主动提出了无套性爱的建议。他睁大了眼睛。

“反正现在是你负责清理,”哥谭人投来餍足且狡黠的一笑,“……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