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恥感

Chapter Text

 

  櫻井翔回到家裡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一點。他扭開家門,順手把識別證擺到玄關的鞋櫃,另一張識別證躺在那裡,所以他知道在一片漆黑中擁抱住他的人是誰。

  他的右手摸到了電燈開關,室內瞬間亮了起來,有個人把臉按到了他的肩膀上。

  「翔ちゃん、太亮了──眼睛要看不見了──」

  「一開始好好把燈開著不就好了。」櫻井抬起還掛著公事包的手臂,在相葉的背後圈了起來。「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相葉依然摀著眼睛,他搓揉雙眼的動作就像進了沙子。等到他的瞳孔終於能適應玄關的光線,櫻井還和他一起站在這裡,兩個人擠在玄關,不知道在做什麼,自己都覺得好笑。

  櫻井也疑惑地抿著嘴笑了。今天是特別的,雖然各自都還像平常一樣去上班,但是今天是他們去辦理結婚登記以後的第一天。

  宴客又是更之前的事情,但那時候忙著四處聯絡賓客,忙得要命,根本還沒有實感。

  相葉顯然是因為自己新婚丈夫的身分手忙腳亂了,他一下子摟著櫻井的肩膀,一下子彎下脖子親吻櫻井,他將晚歸愛人身上的西裝盡數褪下,衣服從門口一路散落到客廳,熱烈的親吻暫時停了下來,相葉在沙發的夾層裡摸索alpha專用的保險套,他的手指鑽得很深,但是一無所獲,他記得應該還有。

  櫻井半瞇著眼看相葉,他弓起的膝蓋隔著相葉的棉褲,抵上裡頭已經逼近沸騰狀態的器官。下巴微微抬起,鼻尖是酡醉的淡紅色,他開始渴望性愛,就像渴望被破壞。

  「找不到也沒關係。」櫻井啄了啄相葉的耳廓。他仔細地舔吻那裡,濕潤的漬漬水聲在相葉的耳邊發酵,他記得櫻井是從來不會做這種事情的,因為櫻井對性交一向不熱衷,就像是教科書裡會出現的beta,人們說beta沒有性慾,beta也說自己沒有。

  相葉抬起櫻井的腰,本來打算和往常一樣用傳教士體位,默禱一樣地進出櫻井的身體,這對他們來說就足夠了。雖然是愛人之間最深刻的肉體結合,櫻井卻似乎在這種親密行為裡真的感覺不到一點快感,總是緊蹙著眉頭,只是因為體貼,所以也不逃避和他上床的這件事情。

  如果不喜歡的事情的話,永遠都不做也可以,要他怎麼樣都可以。相葉想這樣告訴櫻井,可是一直沒能說出口。他不知道為什麼現在的這個櫻井翔,竟然坐到了他的身上,撐著雙腿親自把他的陰莖送進體內,然後前後擺動起腰臀,積極地取悅他。

  「哈、哈嗯……好大、」

  「……翔ちゃん、」

  在這種時候只能像要斷氣一樣呼喚櫻井的相葉,動情的雙眼因為櫻井不同以往的舉止而十分迷茫,但這種單薄的疑惑很快被從身體中心竄到後腦杓的顫慄感取而代之,他情不自禁伸手撫摸櫻井的腰,感受肌肉在他的手下繃緊又放鬆,櫻井正容納著他的緊窄甬道裡,也開始夾吸吞吐。

  「太深了……」櫻井稍微撐起臀部,他的臉色潮紅,額邊也沁出了細密的汗珠。

  「我頂進、翔ちゃん的生殖腔裡面了嗎?」

  相葉有點驚慌,甚至想要抽身出來,但是櫻井按住他的下腹不讓他起身。以前曾經因為他的熱潮期太過失控,在櫻井的裡面成結過。那個結侵犯了櫻井沒發育好的生殖腔,將那裡弄出撕裂傷。

  「我們不要繼續了好不好。」

  相葉也流了很多汗,直到目前為止這是他最舒服的一次,因為櫻井的主動,他感覺到了被信賴和被需要的幸福感,但是他不想要再因為自己alpha的衝動造成任何傷害。

  「不要小心翼翼的。」

  櫻井更加粗魯地搖動身體,感覺alpha陰莖巨大的頭部在他的腸道內紮實地磨動,不擅長做愛的身體既疼痛又舒服,不想從這種清醒又不清醒的狀態甦醒過來,純情的相葉雅紀只有過他一個人,連omega也沒碰過,所以不知道beta裡也只有他的生殖腔那麼脆弱,大概只和alpha的陰莖龜頭一樣大而已。

  他反覆起身又坐下,撞得相葉胯間都發紅了,這種帶著暴力性質的性愛,除了失控的那一次以外,相葉從來沒有對他做過,他也不喜歡任何疼痛,但是現在卻有摧毀一切的念頭。

  所有的人都恭喜他的新婚。他的新婚丈夫是那麼完美,他沒有任何的不滿,只是擔憂自己……這樣的自己,究竟配不配得上這種像在天堂一樣的生活?

 

 

  「所以你們是怎麼決定要結婚的?」「櫻井さん不是很忙嗎?」「是誰求婚的?」

  相葉在高中的同學會上被問到這些問題,幾個好朋友簇擁著他,啤酒一杯又一杯灌進了肚子裡,醺醺然地,相葉笑得發傻。其實櫻井和他念同一間大學,那個時候就是認識的別系學長,所以就算櫻井是螢光幕前的新聞主播,也不是從什麼多重熟人牽線的管道認識的稀奇對象。

  「那個……說起來很複雜啦。就是我很想放假……可是因為那裡的住院醫師除了我以外只有一個人,要請假也只能請喪假或婚假。就這樣和他說了。」

  相葉低下頭,他的耳根開始發紅。眾人爆出了笑聲,太莫名其妙了吧,的確很像是你會做的事情,你們都把我想成什麼樣子了啦,相葉委屈地高喊,他紅潤的臉頰昭示了他的幸福,人生從現在真正要進入下個篇章,回想起那個時候櫻井的反應,心裡就甜得發酸,好像眼淚都要流出來了,因為極致的快樂而啜泣,相葉翻倒了一杯啤酒。

  「那我們就結婚吧。」櫻井說。

  「結婚吧。」他複誦櫻井說的話,像在夢裡面一樣,又不敢置信地再說了一次。「結婚吧。」

  他們相擁在一起,親吻、親吻、然後親吻。

  他想要一輩子都能親吻這個人、擁抱這個人,其他的事情,怎麼樣也無所謂,只要能在一起,只想要永遠在一起。

  我太幸福了,該怎麼辦才好?

 

  雙方家庭正式見上了面,相葉那邊是父母親,櫻井那裡只有母親,據說他的父親失蹤了,本來應該問個清楚,大部分人觀念裡結婚容不得一點事前的失誤。但因為是傷心的事,依他家爸媽的性格,也不會去多所探詢,從他們大學在交往的時候櫻井就在他家露面過,一直都沒有反對的意見。

  針對生育孩子的問題,相葉家就像大部分alpha男家抱持的寬容一樣,認為這並不是什麼障礙。但櫻井的母親燿子希望他們再好好考慮,因為事實上,她就坦白地說了,她的兒子能生育的機率很低,這是青春期時醫院診斷出來的。

  「雖然說很低,但也不是沒有呀,以前的醫療不比現在,他們都還年輕,有什麼事情真的是不可能的嘛。」相葉的母親打圓場。

  「翔君是個好孩子,我也認識他十年了,真的是很優秀的孩子。我們雅紀能和他結婚,真的很幸運。」

   

  散場以後相葉和父母親在中餐館的樓梯旁邊說話。

  「她是不希望我們之後退婚吧,才把話說得這麼直白,翔君的表情你看到了嗎?誰被自己的媽媽那樣說,都會傷心吧。話說回來是不是我們的態度還不夠清楚才讓對方誤會……但是做人媽媽的心情我能了解。」他母親說。

  「畢竟那是她的獨子。」他父親也嚴肅地附和道。「你要好好照顧人家,不要讓人家感到不安。」

  我會的。相葉記得自己這麼承諾。他們和櫻井與櫻井的母親在店門口會合,櫻井對著他笑了笑,彷彿剛才什麼事都沒發生。燿子夫人也對著他點了點頭,她穿著一身和服,舉止教養似乎出自什麼名門,聽說櫻井的母親是插花老師,相葉一開始連去他男朋友家裡都不太敢。

  他們叫了兩輛計程車,各自和父母親搭車回家。那天下了點小雨,瀲灩的柏油路飄出雨天的氣味,住宅區的靜謐街道只能聽見貓咪的喵叫聲,透明傘下相葉突然止住腳步,他抬高眼睛凝望落雨的天空。

  他要成為有家庭的人了啊。

  

  深夜的東京今天也下了一場雨。

  相葉拉開臥室的窗簾,雨水只下在外面的世界,在他最珍貴的家裡,一切都舒適而令人安心。房間裡迴盪著空調的輕微噪音,他聽見櫻井熟睡的呼吸聲,滋滋的震動聲,是櫻井的手機,就放在床邊的矮櫃子上。

  來電顯示是先生。せんせい。相葉拿起電話,離開房間走到了最近的廚房去代櫻井接聽。

  「他已經在休息了,這麼晚有什麼急事嗎?」

  對方先是沉默了一下。「您是相葉さん。」他用這種平淡而確定的語氣說話,讓相葉感到可惡。「請問您是?」

  對方笑了。「我是大野。」相葉將話筒換到另外一隻耳朵,那個男人有一把好聽的嗓音,他見過這個人。

  ……現在他想起來了,大野是櫻井從朋友那裡替他找來的律師,主攻醫療疏失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