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ll/李寻欢】纠缠

Chapter Text

贪生畏死,固然是人性。但以一种邪恶的方式活着,就不仅是很坏地活,而且是在持续地死。

龙啸云现在,岂非就是在这样活着?

李寻欢忽然忆起十几年前的往事。想到他与龙啸云的初遇,想到他们也曾夜夜豪歌畅饮、击节抚琴,想到他重回李园时见到的、为他完好保存了十年的房间。

“我记得那天我们两人几乎将你家的藏酒都喝光了,也是我唯一看到你喝醉的一次,但你却硬是不肯承认喝醉,还要和我打赌,说你可以用正楷将杜工部的‘秋兴八首’写出来,而且绝对一笔不苟。”

龙啸云忽然从桌上的笔筒里抽出一支笔,又道:“我还记得你用的就是这支笔。”*

是怎样的感情,才会让一个男人将十年前的一段往事记得如此清晰,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李寻欢最后看了一眼龙啸云,但龙啸云仍没有看他,而是以手掩面,佝偻着腰,想要遮掩自己残破的身体。或许是因为他羞耻——毕竟,没有哪个心智健全的人会愿意与自己的儿子儿媳赤裸相见。但龙小云和玲玲似乎不以为意,强行扯去他的衣衫,把他拖到床头坐下。两人对视一眼,便紧紧抱在了一起,迫不及待地在床沿上亲热起来。

李寻欢叹了口气,紧紧闭上眼睛,不再去看那两个肆无忌惮的年轻人,但热吻和喘息的声音仿佛无休无止,少女的体香侵染在他的鼻端,让他本就受着淫药折磨的身体越发燥热起来,即便他完全清楚这一切都是错误的,不道德的,他也全然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他毕竟还是个男人。

“李叔叔。”龙小云的声音忽然在他耳边响起。李寻欢悚然一惊,浑身激灵灵打了个冷战,这才终于睁开了眼睛。但他还未及开口,就觉下身一阵剧痛,不由倒抽一口凉气,对龙小云怒道:“你……!咳咳,咳咳咳……”

龙小云用力系紧捆在李寻欢双球根部的红色丝绦,甚至恶意地在上面打了个蝴蝶结,然后满意地拍拍手,笑道:“李叔叔,你身子弱,我可不想让你还没享受到,就先累坏了。”

李寻欢一边咳嗽,一边瞪着小云和玲玲。龙小云已经全身赤裸,下体高昂,对他微微冷笑;而玲玲的身上只剩下一条月白色的肚兜,跪在他的两腿之间,莹白纤长的手指轻抚龙小云的阳具,眼睛却看着李寻欢。不等他发话,玲玲就低下头去,轻柔地含住了李寻欢涨得发疼的顶端。

少女的技巧出人意料地老练。灵舌轻轻压上龟头,舌尖在冠沟和系带上打着圈,嘴唇裹得紧紧的,模仿私处的紧致,吞吐着滚烫的硬物,不时放松喉口,深深地埋下头去,直到她精致的鼻子都压在李寻欢平坦结实的小腹上,用本能的反射挤压来取悦自己的爱人。

李寻欢紧咬着牙,目眦欲裂,尽力挣动了几次,但捆住他手脚的绸带却纹丝不动。即便李寻欢如此涵养的人,现在也不免要破口大骂。他强忍着销魂蚀骨的快感,怒喝道:“滚开!”

“李叔叔,别这么紧张啊。”龙小云弯腰,伸手抚上李寻欢的面颊,却被李寻欢猛地扭头躲开。龙小云眯起眼睛,突然出手如电,点中了李寻欢身前的气海、不容、天泉、檀中、大包、左右天枢穴。这一下,不要说挣扎,李寻欢就连咳嗽的力气都没有了。

“七穴散劲,”李寻欢艰难地喘了两口气,苦笑道,“我已是个武功尽失的废人,竟也值得你用这样高明的手段对付,我……呜……!”

他的话被龙小云的吻堵在了喉咙里。龙小云一条腿屈膝跪在床沿,半边身子压在他身上,直到李寻欢忍不住又咳嗽起来时,才慢慢起身,解开捆住李寻欢手脚的缎带,抚摸着他的侧脸,柔声道:”现在是不是舒服多了?“

李寻欢把头扭到一边,只当龙小云不存在。他现在只觉全身发软,别说反抗,连动一动手指都难。好在玲玲终于放开了他的下身,咳了两声,笑道:“小云可真偏心,李大哥自然是舒服的,我可是一直费心费力,你怎么不问我呢?”

她的声音有些沙哑。龙小云把她揽在怀里,在她腿间只是一摸,便抽出手来,伸开两指,牵出几道透明的淫液,微笑道:”那还用问吗,我的小娼妇自然是想要更舒服些,但现在还不到时候——你要先给李大哥准备好,让他像你一样湿才行。“

玲玲不轻不重地捶了龙小云一下,便吃吃地笑起来,从床头翻出一只小瓷瓶,还有一根两指粗细的玉质男形,把瓷瓶里面装的乳膏在手指和假阳具上满满地涂了一层。龙小云跪在大床的内侧,慢慢推高李寻欢的两条修长有力的腿,这一下,李寻欢赤裸的下身就完全暴露在了两个年轻人眼前。龙小云舔了舔嘴唇,眼神中闪着炽热的光,对玲玲道:”开始吧。“

玲玲点了点头,嘴角不自觉地上扬。在油膏的助力下,她的一根手指轻易地就滑进了那个窄小的入口,只略微勾弄转动两下,便拿起了那根玉棒。少女纤细的手指在柱身上合拢,情色地上下滑动两次,便将略微膨大的顶端抵在李寻欢已经湿润了的穴口处,慢慢地推了进去。

“唔嗯……!”李寻欢不觉呻吟起来,双腿打颤,无力地微微扭动身子。但他的挣扎在龙小云和玲玲眼里,无疑是欲拒还迎。龙小云握住玲玲的手腕,将假阳具抽出半截,只留下顶端卡在菊穴内,邪笑道:“李叔叔,还想要吗?”

李寻欢睁开眼睛,看着他,喘了两口气,才淡淡道:“我不想要,你便不做了么?”

龙小云眼神一暗,忽然松开了手,俯下身去,轻柔地拨开李寻欢额前的几缕汗湿微卷的发丝,然后猛地一把抓住了他的头发,用力向后扯去。李寻欢闷哼一声,眉头紧皱,却一语不发。龙小云看着李寻欢的眼睛,一字一顿道:“李叔叔,你不要逼我。”

“我?”李寻欢哑然失笑,“我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能逼你做什么事?”

龙小云眯了眯眼睛,扯着他头发的手更加用力。李寻欢嘶了一声,不得已顺着他的力道艰难地抬起头,龙小云粗大的阴茎就直挺挺地戳在了他的脸上,略带腥膻的男性气味直往他鼻子里钻。李寻欢刚想转开脸,龙小云立刻伸右手钳住了他的下巴,冷冷道:“张嘴。”

李寻欢咬着牙,紧紧抿着嘴唇。龙小云的阴茎几次抵在他嘴唇上,都又滑开了。晶亮的前液打湿了他的唇瓣,更显得他的嘴唇饱满红艳,十分诱人。龙小云深吸一口气,转头看了一眼玲玲,玲玲立刻心领神会,猛地把那根假阳具完全插了进去,不给他适应的时间,又立刻抽了出来,再尽根没入。

这一下猝不及防,李寻欢忍不住惊呼一声,但他刚张开嘴,龙小云的阴茎就闯了进来,直接抵在了他的喉口。李寻欢险些立刻吐出来,但被龙小云捏着下巴,他连吐都吐不出。龙小云这才满意地拍了拍他的脸颊,说道:“李叔叔,你这张嘴太厉害,但不该用来说话,应该来好好给侄儿舔一舔鸡巴。可是,我得先提醒您,我母亲就在楼下歇息——如果您把我咬疼了,我喊起来,被母亲听见了,让她看见我们现在的样子,她一定会很伤心的,对不对?”

李寻欢突然就不再动了。他盯着龙小云,眼神中带着失望和无奈。龙小云却丝毫不为所动,反而更加兴奋。他托着李寻欢的脖颈,和着玲玲在李寻欢身下的动作,一下又一下插进那个湿润温暖的所在。喉口的不适刺激得李寻欢眼中晶莹发亮,嘴唇也被粗大的阴茎磨得发肿。冰凉的玉器被他的身体被捂暖了,进出也更加顺滑,再无不适之感,一次次的插入全然激起了他体内的药性,他终于再也抑制不住,细碎地呻吟起来。

声带的振动让龙小云险些把持不住。他慢慢从李寻欢口中退了出来,亲了亲他的脸颊,说道:“李叔叔,你快活吗?”

李寻欢的眼神仍有些飘忽,并没回答龙小云的问题,直到龙小云握住了他还在渗漏着清液的阴茎,他才惊喘一声,看向龙小云,皱着眉头,缓缓摇了摇头。

龙小云脸上的笑容便有些僵硬。他看着李寻欢,轻声道:“看来是小侄伺候不周,没让李叔叔尽兴,是小侄之过。”他眼中闪过一抹狠戾,抬头看着玲玲,探身对她耳语两句。玲玲抿嘴一笑,忽然抱着龙小云的脖子,在他的嘴唇上亲了一下,然后便迫不及待地起身,跨坐在李寻欢的腰间,脱掉自己身上最后的一件遮蔽,俯下身去,枕在李寻欢的肩头,低声呢喃道:“李大哥……我真的……好喜欢你……”

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像缎子一样细腻洁白,赤裸的双峰压在李寻欢的胸口,完全湿润的私处紧贴着李寻欢的阴茎,难耐地上下磨蹭。李寻欢自诩不是个正人君子,但他对玲玲却实在不敢招惹。他不看玲玲,只看着龙小云,嘶声道:“她是你未过门的妻子,你怎么能……”

“正是因为,她是我未过门的妻子,我才会让她这样做。”龙小云伸出手去,爱怜地抚摸着玲玲的秀发,“李叔叔,我没有你那么残忍。你只会伤害爱你的人,让她痛苦、失望最后绝望。而我,会满足她的心意。”他微笑着看向李寻欢,柔声道:

“李叔叔,你会是我妻子的第一个男人。”

李寻欢惊愕地瞪大了眼睛。但他还来不及出言反驳龙小云,玲玲就已直起了身子,扶着他硬挺的阴茎,慢慢地坐了下去。

处子的内壁如此紧致,即便玲玲早已经春潮满溢,但真正进入的时候仍旧十分困难。玲玲咬着嘴唇,小猫儿似的呻吟了一声,秀眉微蹙,不知是痛还是舒服,或是二者兼而有之。

龙小云不知什么时候已跪坐在了李寻欢的腿间,从背后抱住玲玲,仍然湿润着的阴茎在她与李寻欢相连的地方摩擦。玲玲靠在龙小云的身上,不时偏过头去与他接吻,龙小云掐着她的腰,带着她在李寻欢的身上起起落落,直到玲玲的眉头终于舒展开,呻吟也变得甜腻起来,他才终于放开了手,转而架起李寻欢的两条长腿,抽出那根一直含在他穴口里的玉棒,狠狠地挺身操了进去。

“嗯……”

“啊啊……”

李寻欢和玲玲几乎同时叫出了声。玲玲娇嗔地打了龙小云一下,也是软绵绵的。

龙小云吻了吻她潮红的脸颊,闭上眼睛,允许自己放松一瞬间,享受被紧致的甬道挤压的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允许自己放纵过身体上的享乐,但今天是不同的——李寻欢,是不同的。他越过玲玲的肩头,看着李寻欢,低声问道:“李叔叔,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吗?”

李寻欢没有说话。他甚至没有听见龙小云的问题。他的下体被束缚了太久,每一分快感都变成了痛楚,仿佛有千万根细针在刺那最敏感的地方。他紧闭着双眼,断断续续地抽着气,不管龙小云和玲玲在做什么,他只希望能尽快从中解脱。

好在龙小云也并没有指望得到什么回音。他抚摸着玲玲的乳头和阴核,眼睛却看着李寻欢,看着他的两条长腿无力地挂在自己腰间,泄愤似的一次又一次撞进这具堪称完美的身体中。玲玲的呻吟声越来越娇媚,双腿也开始打颤,龙小云见状,便伸手解开了系在李寻欢阴茎底部的蝴蝶结,轻轻揉了揉他已经涨满了的双球,说道:“李叔叔,你可以射了。”

李寻欢突然挺起了身子,后穴死死咬住龙小云粗大的阴茎,紧到龙小云都怀疑自己会被他夹断。玲玲也同时哭叫了一声,双手死死扣住龙小云的手臂,全身都在不停地颤栗着,如果不是龙小云用力按住她,她几乎要掉下床去。直到过了许久,玲玲才终于脱了力,倒在李寻欢的身上,还在呓语着什么。

龙小云皱了皱眉,抽身出来,把玲玲从李寻欢的身上抱下来,让她躺在床的另一侧。她的下身还在滴答着精水和淫液的混合物,龙小云看了看她,又看向李寻欢,说道:“李叔叔,我真希望,玲玲这一次就能怀上你的孩子。”

李寻欢苦笑摇头,喃喃道:“我只希望,你的母亲从未怀上过你。”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