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小憩

Work Text:

九郎偷偷从他的忍者那里得到奖励的故事
之前的脑洞有一点点提及
灵感来自于无限之住人中凛和万次的互动
甜甜的 要努力为这个cp产粮啊啊(´;︵;`)

 

正值芦苇花盛开的时节,阳光早早便洒进天守阁顶层的地板上。时间尚早,屋内空气还未被夏末的暑气熏得使人闷热烦躁。伴着阵阵微风,狼沐浴在清晨的日光下,难以抗拒的舒适感按摩着他全身,靠坐在窗边的身体也不由更加放松。

完成任务后,轻手轻脚踏入书库的狼没想到他的主人会这么早就开始自己的工作。距离日出还有一段时间,油灯依旧燃着,好像它从未被熄灭。九郎抱起一摞多到抵住下巴的书卷,咚咚咚的光着脚在书架中间穿梭。看他轻微的喘气和稍染红晕的脸颊,许是已经来回跑了几趟。
“啊,狼,你回来啦。”声音也非常有精神。确定自己的主人没有通宵工作后,狼稍稍安下心。他躬身低头,听着赤脚踩在地板上行走的声音一点一点向自己接近,那双小小的脚丫也终于出现在自己视野里。

这次资料的搜集似乎相当困难,经过几天的翻找后还剩下最后一些没有查看。狼看着他的主人靠坐在书架边,灯苗闪烁下,稚嫩的脸颊与簇着的眉头并不相符,就如他这般年纪的少年,与自己正着手准备促成的事情一样,完全不相符。

狼很少在他的主人忙于搜寻资料时守在一旁,通常是因为要同时进行的事情实在太多,况且那时苇名城可以说危机四伏,能让他这样闲闲在一旁待机的时间可以说是一点也没有。狼浅浅的舒了一口气,日出后不久,他的主人便满心欢喜的夹着一卷古书跑去同医师研究。金色的阳光将右手晒得暖洋洋,书库也渐渐染上了温暖的橙色光亮。狼起身,将灯苗掐灭。

依稀能听到远处叽喳的鸟雀声,清晨的空气清新极了,每呼吸一口都是无比享受。靠坐窗边的身体彻底放松,阳光如同暖融融的薄被裹住狼的身体,刃义手也不禁放松,手指都根根蜷起。苇名的老鼠已被除尽,异端苇名弦一郎也被驱逐,苇名一心...身体的舒适感和脑中的重重顾虑形成一阵暗色漩涡,裹挟着狼的意识,将他带入短暂的睡眠。

九郎踏进书库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番景象。他惊讶的睁大眼睛,嘴上却挂着藏不住的微笑。使尽浑身解数,轻手轻脚的慢慢移动到狼的身边,小心翼翼将手中书卷放置好,他缓缓跪坐在狼的对面。明明刚刚的动作都十分轻缓,心跳却一点一点加快,九郎开始没来由的担心他的忍者会被自己太大的心跳声吵醒。

阳光仿佛将忍者的面孔晒融了,平日坚毅的棱角线条被柔化成天鹅绒般的表面,龙胤下的白斑也被染成温暖的颜色。睡眠能改变一个人的气质,平日严守戒律保护主人的凶猛野兽,此时连下颌的胡茬也好似蔬果表皮的绒毛一样柔软。九郎心里痒痒,悄悄握紧的手掌心里已经传来暖暖的扎刺感。他好想知道是否自己抚上那人脸颊时,也会是这种感觉。

不断的轻轻的向前挪动着膝盖,温热的吐息喷洒在九郎额头。他从未如此接近他的忍者。有些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呼吸无法压抑的急促起来,心跳也越来越快。他的忍者从不会如此亲近自己,一如初次见面,九郎伸出的手始终没有得到回应,这个人只是端正的跪在那里。一只手臂的长度,或许这就是他们从此之后永远需要维持的距离...心脏似乎随巨石一同坠入苇名之底,不甘心的热气带着一点点委屈将眼眶冲击得酸酸热热。脸颊依旧能感受到狼熟睡时的均匀吐息,九郎被泪水和繁杂心绪憋得脸颊通红,呼出的气体也好像热得能腾出白烟。

三年前的那个晚上...就算现在回想起来,当时令身体燃烧的酥麻和燥热好像依旧正正当当降临在身上。九郎权当那个吻是狼应得的奖励,但他实在没想到会进行得如此...他几乎要惊叫出来,小脸似乎也被不存在的火光照得更加红润。他是主人,狼是忍者。而九郎完全不吝对狼的夸奖,每当他的忍者复命归来,他都想要用尽最大努力去奖励和安抚那个人,那个端正跪在自己面前,对话之外都不曾抬头看看自己的主人,将一切伤痛锁在心里绝口不提,与自己永远相隔一臂距离的,他的狼。

“可是,我偶尔也想要点奖赏啊...”声音轻到几乎听不到,但无声的话语似乎推动着九郎的身体,他抬起头,颤抖着凑近那熟悉的唇。紧张的不敢睁开眼,嘴唇也抿着,好像在担心碰碰跳个不停的心脏会掉出来。暖暖的,有些粗糙,但非常安心。全心感受着对方的唇,他甚至在认真思考更进一步的探索会不会惊醒他的忍者,而那之后又将会怎样...九郎伸出舌,只浅浅的在那唇上舔了一下。

狼睁开眼,他的主人不知何时又回到了那书架边,耷拉下来的小腿轻快的摇晃,心情好得一眼就能看出来。“你醒啦,狼。我这边有了新发现...”少年翻身跑向自己,带到身旁的气流中有股甜甜的气味。狼舔了舔嘴唇,那甜味好像不知何时也渗进了自己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