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祁炀】九次

Work Text:

 晚上11点
  
  祁醉端着咖啡,道:“小队长今天要训练到几点?”
  
  于炀摘下耳机,看着祁醉道:“不会太晚的。”
  
  “好的,那我回房间了,记得不要超过12点,不然你知道的。”祁醉喝了一口咖啡,披上外套走了出去。
  
  于炀练着练着,就忘了时间。
  
  当他看时间的时候,已经是1点半了。
  
  于炀不知所措,呆了半天才关了电脑。
  
  跑去祁醉房间负荆请罪。
  
  跑到门口,于炀又停住了脚步。
  
  反过来想想,祁醉怎么知道他是几点训练完的呢?
  
  于是于炀决定回自己房间,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现
  
  当他推开门的一瞬间…
  
  祁醉已经躺在他床上了。
  
  于炀握着门把的手一僵,此时无声胜有声,于炀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
  
  祁醉拖起头,道:“小哥哥,你超时了1个半小时呢,打算怎么补偿我?”
  
  于炀:“给你…口”
  
  老畜生笑了笑,掀起被子道:“小哥哥之前怎么答应我的,好像是不仅要给我口这么简单吧,嗯?”
  
  “…队长…明天还要训练…”
  
  老畜生暴露本性:“九次。”
  
  于炀涨红了脸,咬着嘴唇道:“…我…”
  
  
  
  
  于炀想后退,转身,关上门跑路,祁醉从床上跳了下来,从后面抱住于炀,关上门,不安分的手已经伸入于炀T恤。
  
  温暖的手带着些许急促,在于炀腰间徘徊,于炀他一激灵,道:“嗯…三次可以吗?”
  
  老畜生怎么肯呢?
  
  祁醉将嘴贴在小队长的耳边,吹了口气,潮湿的空气在于炀耳边掠过,让他浑身一颤。
  
  “炀神,九次可是你自己答应的,怎么……想反悔?”
  
  祁醉一边说,一边捏着于炀胸前两点。
  
  “嗯…”于炀受不住这刺激,敏感扩散至全身,两腿就软了。
  
  祁醉笑了笑:“小哥哥这就腿软了?”
  
  于炀红着脸扭头看向祁醉,道:“…错了…”
  
  祁醉看着这副模样的于炀,根本控制不住啊,那颗野兽般的心已经肆无忌惮的展现出来。
  
  “别求饶啊小哥哥,今晚你求饶的次数多着呢。”
  
  于炀也不反抗。
  
  老畜生抽出手,命令道:“小队长转过来,帮我把皮带解开。”
  
  于炀:“…”
  
  于炀还是照做了。
  
  于炀转过身,不敢看祁醉,慢慢蹲下来,开始帮他解皮带。
  
  祁醉笑着说:“小哥哥,这么快就迫不及待了呢。”
  
  于炀的脸在一瞬间变得更红了。
  
  他的动作变得很慢,花了30秒才把皮带抽出来。
  
  随着皮带的掉落,最下面那块腹肌上露出了一半英文。
  
  于炀想往下抠。
  
  他真的这么做了。
  
  于炀在祁醉最下面那块腹肌上亲了一口,并伸出了舌头。
  
  祁醉把手放在于炀头上,道:“小队长这是在求饶还得在欲求不满?”
  
  于炀开始舔起祁醉的纹身。
  
  湿滑的舌头在祁醉的纹身上肆无忌惮的舔弄,瘙痒又舒适,是种说不出来的舒服。
  
  【十六:你们有空可以试试,我不知道感觉如何,反正我没试过。】
  
  被温暖的舌头伺候的祁醉开始安耐不住了,撑在于炀头顶的手慢慢收紧。
  
  于炀道:“我…给你口…”
  
  然后于炀自觉的把祁醉的裤子退到膝盖,内裤里的小祁醉已经安耐不住挺立了。
  
  于炀狠下心,揭开最后一道锁。
  
  当小祁醉弹出来的时候,于炀心里只有两个字
  
  好大
  
  祁醉道:“小哥哥在发什么呆?张嘴吧。”
  
  于炀道:“我去准备一下。”
  
  祁醉疑惑道:“准备什么?”
  
  于炀道:“温水加冰…”
  
  祁醉笑了:“没想到小队长懂的挺多啊。”
  
  于炀把热水调成温水含在嘴里,然后从冰箱里那出事先准备好用来解暑的冰块,放了三块在嘴里。
  
  祁醉看着于炀鼓起的腮帮,顿时心中恶趣味横生
  
  “小队长这么讨好我是为了这个吗?”
  
  祁醉拿起于炀落在房间的手机
  
  念出花落发的短信:“youth?我看见你上线了,我拉你了,你怎么不进来?youth?就你一个人吗?找我双排啊!你怎么不理我?你不是说上次你们家那个老畜生用你手机把我屏蔽拉黑了,你把我从小黑屋里脱了回来吗?怎么不说话?什么情况?”
  
  于炀呆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祁醉补充:“背着老公偷偷把花落拉出黑名单,胆子不小啊,炀神。”
  
  于炀:“…”
  
  于炀不说话,重新走到祁醉面前,蹲了下来,张开嘴,把小祁醉吃了进去。
  
  张嘴的瞬间流了不少的水。
  
  祁醉之前在网上看见过类似的玩法,可就是没有亲身体验过。
  
  现在看来
  
  果然是这些年白活了!
  
  什么是冰火两重天?!
  
  卧槽!
  
  一个字
  
  爽!
  
  于炀继续着口上动作,口里的小祁醉长度足可以顶到喉咙了。
  
  祁醉觉得还不够,于是将手搭在于炀头部,准备冲刺。
  
  于炀只感觉小祁醉每一次都顶到喉咙,很痒,很难受,嘴巴长时间张大变得特别酸疼。
  
  于炀眼眶红了,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只能:“唔…唔…”
  
  老畜生并没有停下手上动作,听见于炀求饶的声音反而变得更快了。
  
  于炀被老畜生强行按住头 口。
  
  最后关头,祁醉突然抽出小祁醉,释放在了垃圾桶里。
  
  于炀的嘴得到解放,冰块已经化了,留在他嘴里的是温水。
  
  于炀吞了下去。
  
  祁醉笑了笑:“小哥哥,我们可以开始做正事了。”
  
  于炀不做声。
  
  祁醉又道:“小哥哥答应我的,九次,加上又把花落拉出小黑屋,罪加一等,桌子二次、床上五次、浴室二次,你觉得老公的分配可好?”
  
  于炀活动了一下勉强可以说话的嘴巴:“…我…”
  
  祁醉又道:“小哥哥觉得还不够的话,可以多加点东西。”
  
  于炀:“不是…我…”
  
  祁醉道:“那就开始吧小队长,你这边有没有绳子?”
  
  于炀道:“有…”
  
  祁醉眼疾手快的从背后绑住于炀的手,随便找了个黑布蒙上于炀眼睛,把他按在桌子上,开始扩张。
  
  于炀的肚子紧贴在桌子上,头悬空着,同时失去了视觉和自由。
  
  空气中散发着强烈的欲望。
  
  祁醉给做完扩张后,一把将已经等的不耐烦的小祁醉塞了进来。
  
  整根没入。
  
  长驱直入,直接往于炀的敏感点上顶。
  
  失去视觉的于炀过于敏感,没经祁醉几次顶撞,就在高潮边缘了。
  
  “嗯…嗯………”
  
  于炀被高潮前的感觉刺激的连脚指都激灵的蜷起了。
  
  “嗯…队长…”
  
  祁醉对于 于炀这种欲求不满的声音百听不厌。
  
  祁醉装傻:“怎么了?小队长”
  
  于炀一边喘息,一边道:“嗯…嗯队长……快一点…”
  
  祁醉笑了笑:“哟,小队长开始欲求不满了吗?叫声老公听听?”
  
  “嗯…老公…快…一点。”

  “老公在干谁?”
  
  “老公…嗯在干我…”
  
  祁醉很满意,这只是第一次,他不打算磨于炀。
  
  于是祁醉加快了速度抽送,把于炀送到了高潮。
  
  于炀第一次释放了。
  
  祁醉抽出小祁醉,道:“小哥哥现在感觉如何?是不是全身上下特别敏感?”
  
  于炀喘着气道:“嗯…”
  
  祁醉道:“很好,不过小哥哥这体质不行,这才第一次,以后得多加练习。”
  
  于炀道:“…是。嗯~”
  
  就在于炀回答时候,祁醉重新把小祁醉送了进来。
  
  于炀刚高潮完的身体又被塞满了,快感充斥全身,直接把于炀送到了高潮。
  
  “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嗯。 ”于炀强忍着后面和前面的双重快感,努力的压抑着劲量不叫出来。
  
  祁醉继续玩弄着小于炀,下身也没停下,继续加速抽插,“小队长刚才不是说要快的吗?”
 
  于炀含着泪,疼痛感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

  
  无穷无尽的夺命快感。
 
  
 “嗯…嗯…啊,队长…慢点…”
  
  双高潮的快感使得于炀连连抽搐,于炀好像哭了,哽咽道:“不要了…嗯唔…”
  
  祁醉继续加快抽插速度,道:“不要了?小队长自己犯的错,难道不该领罚吗?”
  
  没有视觉了的于炀越来越敏感,身体还在不停的抽搐。
  
  “唔…停…停下…啊…嗯…”
  
  于炀哭着求老畜生停。
  
  老畜生却丝毫不为之所动,身体还是连着的,祁醉把于炀抱到床上,拉住于炀的衣脚,放在于炀嘴边:“乖,自己叼着,床上5次。”
  
  于炀张开嘴,咬住衣角,哭着抽搐。
  
  “嗯唔…唔…唔唔唔…”
  
  老畜生觉得自己体力还算充沛,一晚上9次真的没问题。
  
  于炀张开的双腿颤动着,背后反绑的手依旧没有被解开,绑住眼睛的黑布也没有被取下来。
  
  很快,以于炀的敏感体质,没有一分钟就到高潮了。
  
  祁醉堵住他的发泄口道:“小哥哥,床上的五次不要射了,这是罚你把花落从小黑屋里拉回来的处罚,也是为了不弄脏床单,你说是不是?”
  
  于炀真的哭出来了,松开衣角,一边哽咽,一边道:“不…嗯…不唔…不要顶了…受不了了…停…”
  
  祁醉:“怎么可以说停呢?小队长刚才不是还叫我快一点的吗?我现在可是在听你的命令啊。”
  
  说着,老畜生又加快了速度,并且恶趣味的在小于炀最敏感的边缘用手:磨了磨:“小队长今天怎么回事?这才第三次结束,怎么就不行了呢?”
  
  于炀一激灵,全身敏感的不行,老畜生还在继续顶弄
  
  于炀哭着求饶:“啊啊啊…呜呜呜…嗯……不要了不要了。”
  
  祁醉反而加快了速度,一直顶弄于炀的敏感点。
  
  于炀被快感冲昏了头脑,一次次被强行高潮,后又射不出来。
  
  这已经是在床上的第二次了。
  
  于炀就要被逼疯了,祁醉突然刺激他胸口的两点,下身还再加速抽送,他掐好了于炀的高潮点,后又来回调戏 ,就是要让他高潮后射不出来,然后反复重复,磨得于炀连连娇喘。
  
  “嗯啊…啊…嗯啊…嗯唔唔…唔嗯啊…不要了…不要了…”
  
  于炀不管怎么哭着求饶,祁醉老畜生依旧不理。
  
  因为这样被于炀夹着的小祁醉真的是太舒服了。
 
  于炀已经在床上第三次高潮了,依旧射不出来
  
  于炀支支吾吾口齿不清,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利索了:“…唔…唔唔唔…”
  
  祁醉真的是太喜欢他这个声音了,加快抽插速度,接下来的十几下顶的于炀马上就要高潮了。
  
  可祁醉却捂住了小于炀的发泄口。
  
  于炀被祁醉不停的顶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了几圈后,流了出来,浸透了黑布: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祁醉也不知道于炀在说什么,道:“小队长哭什么,难道是不够吗?”
  
  于炀开始使劲摇头,委屈的道:“唔…队长…让我…嗯让我…射…出来…嗯…”
  
  祁醉笑了笑,并没有停止抽送,:“这应该是小队长在床上的第四次吧,还剩一次,加把油。”
  
  于炀带着眼泪的点了点头:“…”
  
  可是四次射不出来是有多难受?祁醉的耐性也是好,优点就是持久。
  
  于炀点了点头,又拼命的摇头。
  
  祁醉乐了:“小哥哥这是叫我不要停吗?“
  
  于炀:“不是…嗯…嗯唔唔唔…啊…嗯。”
  
  祁醉身体很诚实的开始以最快的速度抽送。
  
  于炀只觉得身体不是他的了,在桌子上高潮了两次,在床上高潮了4次,而且还射不出来,这种感觉真的好难受。
  
  “嗯…啊…停…不要了…真的不要了唔…”
  
  于炀哭着求祁醉停下。
  
  可老畜生充耳不闻,加快速度抽送起来。
  
  “嗯…啊…不…不…嗯唔唔唔射不出来…”
  
  这是床上的第五次…
  
  于炀真的没有力气了,瘫在祁醉怀里道:“嗯…队长,…真的…真…的没力气了…”
  
  祁醉给了于炀一个吻。
  
  对嘴时,祁醉闻到了烟的味道。
  
  祁醉问:“抽烟了?”
  
  于炀有些慌张的回:“没有…”
  
  祁醉道:“撒谎,嘴里有烟味,来之前自作聪明的嚼了片口香糖是吧,口的时候我还没发现。”
  
  于炀:“…”
  
  祁醉道:“现在好了,欺骗老公,该重罚。”
  
  于炀被蒙着眼,不知道祁醉现在是什么表情。
  
  他只知道,祁醉把他抱起,放在了一个类似桌子的地方。
  
  啧,祁醉老畜生的情趣。
  
  祁醉道:“想不想要老公帮你解开蒙在眼睛上的黑布?”
  
  于炀光着屁股坐在冰凉的洗漱台上,全身颤抖着道:“要…”
  
  祁醉道:“那小队长待会一定要睁着眼睛,不要眨眼。”
  
  于炀点了点头很好骗的点了点头。
  
  祁醉这才吧于炀眼睛上的黑布拿下来。
  
  于炀睁开了了眼睛。
  
  失去视觉的眼睛突然感觉到光亮,一阵突如其来的刺痛过后。
   
  他发现自己 已经被抱进了浴室 而且此时他正光着屁股坐在洗漱台上。
  
  祁醉笑了笑,立刻把于炀翻了过去。
  
  于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以及身后的祁醉。
  
  老畜生又发话了:“小哥哥要看仔细了。”
  
  于炀的脸可以滴血了,祁醉帮他解开了手上的绳子 他被祁醉强行要求双手撑在洗漱台上,抬头。
  
  祁醉开始抽插,左手刺激着他胸前粉红的两点,右手又开始撸小于炀。
  
  “小哥哥准备好了接受惩罚了吗?”老畜生又一次不要脸的道。
 
  于炀看着自己连连抽搐的样子,使劲摇头:“不要…唔…唔唔唔…”
  
  祁醉真的是太喜欢他这个声音了,加快抽插速度,接下来的十几下顶的于炀马上就要第八次高潮了。
  
  可祁醉却又捂住了小于炀的发泄口。
  
  于炀看着镜子里眼眶发红,眼泪已经划过脸颊的自己道:“唔…唔…为什么…嗯…还不让我射…唔唔唔唔…唔唔”
 
  祁醉答:“这次是罚小哥哥偷偷抽烟。”
  
  于炀看着镜子里眼睛通红的自己,委屈的道:“唔…下次不敢了。”
  
  祁醉才不会放过犯错的于炀,又是一场猛烈的抽插。
  
  于炀被顶着敏感点接受祁醉的惩罚。
  
  再也忍不住的叫了出来。
  
  ”啊啊啊…啊 啊嗯…我错了…错了嗯…啊…啊啊停…”
  
  祁醉问:“这是第八次了吧,小队长感觉如果。”
  
  说着,祁醉把于炀抱了起来,和于炀面对面。
  
  于炀看着祁醉的脸后,哭着抽搐:“唔…队长…让我…嗯让我…射…出来…嗯…”
  
  祁醉笑了笑,这个动作让于炀吃的很深,祁醉故意使劲顶了顶于炀的敏感点,道:“知道错了吗?”
  
  “嗯…啊…知道错了…不要了…”
  
  于炀真的没有力气了,不知道祁醉究竟是怎么做到给于炀8次,自己还没有射的。
  
  这简直太畜生了。
  
  祁醉道:“这可是最后一次了,小哥哥可要还好感受。”
  
  于炀的手被迫搭在祁醉脖子上,下巴没有力气的靠在祁醉肩膀上,在祁醉耳边直喘气。
  
  他说不出话了
  
  今晚经历了八次高潮,全身无力,身体还在不断颤抖。
 
  
  接下来就是祁醉往于炀敏感点上顶的那十几下,又让于炀高潮了。
  
  于炀边哭边摇头:“……唔唔唔…”
  
  祁醉笑了笑,问:“小哥哥说不出话了吗?”
  
  于炀被快感吞没最后一丝神智:“唔…”
  
  祁醉笑了笑:“小哥哥这是欲求不满?”
  
  于炀已经泪流满面了,连摇头的力气都没有。

  于炀真的不行了,但老畜生又没让他射
  
  “唔…唔唔唔、”于炀想说为什么?
 
  祁醉明白他要问什么,反过来主动质问:“下次被我发现你再犯这种低级错误,就不止今天这么简单了。”
  
  于炀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唔…”
  
  祁醉很满意,但依旧不肯放过于炀,还是堵住他的发泄口,道:“那以后还敢不敢跑了?”
  
  于炀勉强能说出一句带着喘息的话:“不…嗯敢…嗯…”
  
  祁醉非常满意,松开了手指,终于让小于炀发泄了。
  
  祁醉退出小祁醉,射在了垃圾桶里。
  
  
  由于于炀没力气洗澡,老畜生又占了便宜。
  
  
  第二天
  
  
  于炀腰疼的动不了,全身上下能懂的只有手指。
  
  
  祁醉睡在他旁边,发现于炀醒了,道:“花落已经被我移入黑名单了,小哥哥可以把他拉出来,代价你懂的。”
  
  于炀突然想起一句话
  
  “地狱空荡荡,祁醉在人间…”
  
  
  
  —完—
  
  祁醉:你是刻在我血肉里的Youth
  于炀:你是把我身体都吃空的drunk
  十六:我是把自己写疯了的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