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疾风》chapter(2)

Work Text:

Loki逃亡了很长一段时间。他向来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活法,手里的存款根本不够付任务失败的违约金,只能血债血偿。

Bucky掩护着他逃了出来,Loki在缓过来后就和他分道扬镳了,没必要再拖累一个人来陪葬。Omega躲在运输车厢后一直到了德克萨斯州,偷了几辆黑车倒卖后便躲在小旅馆里养伤。

“老板,来杯酒。”债主折磨人的手法实在阴毒,Loki被拔了四个指甲,身上暗伤新伤层层叠叠,用的刑具让创口极难愈合,“今天有动静没?” “从加州那边来了赌徒,赢了大半夜了。”

“行,我又能捞一笔了。”Omega摸着杯沿慢吞吞地喝完了酒,戴上手套离开了酒馆。Bucky在服役之前是个高明的赌徒,Loki连蒙带骗地从他那儿学到了不少招数,也确信这家伙离开他反而能活得更好。

Thor只花了2个月的时间就找到了Loki。他负债累累,变卖了所有的资产才还清债务,但一切还没有那么简单。Thor在这个行业中已经臭名昭著,没有人会再相信他的能力。

他永无翻身之日了,但绝不会甘心独自一人坠入地狱。

“再给我十分钟,please......”Loki浑身都浸入冰窖般发冷,Thor恨他入骨,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追杀到天涯海角,“我需要这笔钱。”

“给你六分钟,我知道你不用这么久。”鬼魅般高大的身影靠近在Omega的背后,Loki想起他第一次见到Thor的时候,alpha并没有看见他,脱下淌着海水的潜水服走上沙滩,连睫毛都盛着最艳烈的阳光,“你总是聪明过头,Loki。”

而现在,只剩沙砾之下最深暗的阴影。

Loki乖觉地点了点头,Thor在赌场的安保注意到他之前又消失了,但那双阴郁狠厉的蓝眼睛始终在某一个角落紧盯着他。

Omega出牌的手始终平稳,阴谋家唇边捉摸不透的笑仿佛永远胜券在握,服务生端着酒盘和他擦肩而过时,就在交错的那一刹那,偌大的赌桌旁只剩空无一人的高背椅。

Thor霍然起身,嘴角咧开一个近乎暴怒的冷笑。

慌不择路的偷车贼被纸箱绊了一下,“咣当”一下跌倒在了铁皮垃圾桶旁。Loki捂着伤口开裂的小腹继续奔逃,却在下一秒被一股巨力掼到了暗巷的石墙上。

“唔!咳咳......”Omega觉得自己的脊椎可能被挫伤了,他受伤的手被Thor踩住,碾进尘土,“我只有一条命能还你了,Thor。”

“你的命还抵不上我被葬送的人生,混账!”Thor攥着Loki的衣领将他拎了起来,Loki痛哼着蜷缩起了身体,而他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坚韧狡猾的Omega已经被刑罚和折磨拖垮了,“还是你依旧觉得我会对你心软,嗯?!”

落魄的富商将所有的怨气和愤怒都凝聚在了那一拳上,Loki脆弱的小腹一阵剧痛,头晕眼花地吐出了一口血沫。

“你不会杀了我,Thor......你不会。”Omega用手背蹭过嘴角,他脱下了脏污的手套,露出狰狞可怖的伤口,“因为只有我,会在这泥泞和地狱中陪你。”

“这都是你自找的。” “你也是我自找的,Thor。”

Loki在发抖,也许他是哪里流血了,这个小骗子本来就恨怕疼。Thor能看出Omega眼里还没绷断的最后一根弦,那些刑罚快要摧毁他了,只差alpha的最后一根稻草。

“......凭什么是我,Loki?”但Thor没有毁了他,alpha压低了嗓音,确是近乎委屈的呢喃,“你闯进了我的公寓,我的生活,然后把我害得一败涂地.....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这就是我,Thor,你无法让以此为生的毒蛇收起獠牙。”Loki颓然地把脸埋进了手掌,Thor把他逼到了墙角,却连自己都无比绝望,“我有办法能让你赚到本钱,我保证......”

“和你一起偷车?我还不想被FBI盯上。”

“听着,如果我的团队要摸通你手上积攒的关系网,得耗费好几年时间。”Loki连牙齿都在打颤,但他还是说了下去,“现在你是我回归团队的免死金牌,而他们能保证你完全不会脏了手。”

Thor审视犹疑的目光像刀刃一般,从Loki的骨血上一寸寸地剃下去。Omega力竭地闭上眼睛,胸膛因为缺氧而剧烈起伏,他已经没有再多的力气巧舌如簧了。

“证明给我看你不是又再骗我,Loki。”

“你可以把我剩下的都拿去。”高傲的Omega低下了头,屈辱颤抖的声线几乎落进了尘埃,“我剩下的六个指甲,或者标记我。”

他不能这么浑浑噩噩地活下去,当个流窜各地的亡命匪盗,浑浑噩噩地饥一顿饱一顿,偶尔接到Bucky为了确认他存活的联系。

曾经的肆意作恶和纸醉金迷,Loki愿意付出一切来爬回去。

“指甲还是好好养着吧,”Thor毫不怜惜地捏住了Loki的后颈,这个阴谋家能对自己多狠他都不意外,alpha恨不得能顺理成章地把小骗子捆在身边,“我可不喜欢我的藏品不漂亮。”

Omega被捏得呜咽了一声,半张的唇随即刺痛着被咬住了。Thor的目的性很强,撬开了Loki的牙关攻城略地,手掌顺着腰线挤进了裤子里,大肆地蹂躏着Omega挺翘的臀肉。

“别在这儿......嗯!”Loki完全无法进入状态,城市里的暗巷并不隐蔽,随时会有醉汉或流浪者撞破这场性事。而Thor已经打定了主意羞辱他,用手掌的虎口卡着Loki的嘴角,让他无法闭合地留下唾液。

“帮我口,就在这儿。”

alpha眼里已经没有Loki熟悉的一丝温情了,是Omega自己把他们最后的关系都变成了一场交易,Thor没必要再自作多情。

Loki的裤子被褪到了膝盖上,他可能风寒了,脑子沉甸甸地发昏。Omega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alpha按着后脑勺半跪在地上吞吐着他的性器。

“咕嗯.....唔!嗯......”Loki的喉咙被撑得胀痛,眼角通红地被刺激出了泪水,他像个走街串巷的暗妓一般被摁在墙角,而羞辱他的alpha是2个月前还会搂着他喘息调情的人。

明明是他亲手摧毁了最后的温存,却还在奢望无尽的包容谅解。

Thor点了一根烟,火星明灭的烟灰落在了Loki的肩头和面颊上。他在做了几次深喉之后终于无法忍受地干呕了出来,把啤酒和面包都吐在了Thor的皮鞋上。

“你只要服软告诉我你错了,而不是他妈的和我谈条件,我就放过你。”Loki的面色苍白得可怕,Thor把他背对着自己压在了冷硬潮湿的墙上,拽着他汗湿的黑发低吼,“你撑不下去的,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我求你,放过你自己。

Loki青紫的薄唇动了动,终究还是沙哑地憋出了一句“休想”。Thor低头抵着他的肩膀惨笑了一声,连心口最后一丝血肉模糊的怜悯都彻底麻木。

你不能指望来自地狱的恶犬向上帝乞怜。

Omega在alpha强硬粗暴地肏进来时就凄厉地呜咽了起来,Loki浑身的肌肉都紧绷得像要撕裂自己一般。他觉得自己被一柄生锈的钝斧活活劈开了,而事实是自己的身体早就适应了Thor,连血都没有流。

只是疼,无尽无边的疼。

这是Thor单方面掌控的刑罚,只要他用犬齿勾破了Loki的腺体,Omega便能很快从这场性事中感到快感,但他没有。Loki的痛呼像沙砾般嘶哑虚浮,他几次主动地将后颈凑到Thor的唇边,都被残忍地忽视了。

“还不是现在,Loki,我知道你有多顽劣。”Thor将Omega被折磨得惨不忍睹的左手捏在了掌心,Loki的手原本很漂亮,他仍旧止不住地庆幸这些伤口还能复原,“我要你以后哪怕动了一丝一毫背叛我的心思,都会被牵连神经最深处的战栗和恐惧。”

我只能让你怕我,Loki。

“哈啊.......嗯!呃啊......”他们像野犬那样在深巷中交媾,被猫弄翻的易拉罐吓得Loki在Thor的怀里一缩,警惕的绿眼睛却又被新一轮的顶弄撞得涣散。Omega的甬道在分泌自我保护的体液,Thor感觉到Loki喘息中的痛意渐渐减弱,终于低头咬破了他的腺体。

alpha咬得很重,舌尖很快尝到了铁锈味。Loki尖锐地呜咽了一声,弓着背抓破了Thor的手臂。大脑皮层和生殖腔一起随着荷尔蒙兴奋了起来,Thor明显得感觉到一直抗拒自己的肉壁开始柔软地包裹着自己,仿佛无论自己怎么深入都抵达不到终点。

Loki不可抑制地呻吟出了声,那些让他羞耻戒备的外界因素都被大脑自动摒弃了。Omega在alpha将他翻过来时主动地用双腿缠住了他的腰,Thor用手掌垫着Loki不管不顾磕在墙上的后脑勺,免得他把自己弄晕过去。

Thor把自己的Omega折磨得太过了,人在精神极度脆弱紧张的情况下会发低烧,而他又在这个时候标记了Loki.....混沌的Omega现在只剩本能。

Loki随着Thor向上顶弄的频率摆动腰杆迎合,他们身量相当,Thor让他单腿站立打开身体的时候正好能肏到最深。Loki在高潮时总会叫Thor的名字,严谨矜贵的语调性感得一塌糊涂。但他现在已经认不清人了,只会湿漉漉地挂在Thor的怀里低喘,涣散的瞳孔怎么都看不清眼前的虚影。

更深露重的暗巷更加潮湿了,Thor不想让Omega在最脆弱的时候染病,用风衣裹着Loki把他带回了旅馆。

“你死了就没人来还债了,别想方设法把自己折腾死。”Thor捏着Loki的鼻尖咒骂,Omega迷迷瞪瞪地爬到他的身上求欢,手上解开皮带的动作利索得像个惯犯,“你个混.....唔.....”

Thor用皮带抽了一下Omega不安分的屁股,Loki痛得清醒了片刻,毫无预警地就一拳砸在了alpha的脸上。

旅馆的床晃动得像随时都会散架一般,Loki就算被丢进了浴缸也能有办法把Thor拖下水来一炮。Thor不知道Omega究竟有多久是清醒的,他在最糟糕混乱的情况下完成了本该珍重忠诚的标记,也许Loki本就不愿承认自己荒诞的决定。

Thor忘记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了,他醒来的时候还压在Loki身上,性器甚至还埋在Omega体内。Loki的胳膊正绕过他的脖颈举着手机打字发消息,过了很久才发现Thor已经醒了。

“早。”Loki侧头亲了亲alpha胡茬泛青的面颊,视线依旧没有离开手机屏幕。Thor发誓这个小心眼的混蛋不会原谅自己昨天的霸凌,但显然把自己哄进偷车团伙才是Loki的首要任务,“想在赶航班之前吃个早餐吗?或者再折磨一下这个快散架的床板。”

Thor当然没有把时间浪费在羊角面包上,Omega被标记了的身体和他前所未有的契合。清晨零碎的阳光落在Loki高潮时紧皱的眉间,而他却避开了alpha的吻。

“你在偷车之前是做什么的?”Loki用昨天赢得的赌金租了一辆极其骚包的跑车,Thor终于知道他为什么总能把自己搞得毫无退路了,“没有人天生注定就是要当盗贼的。”

“甜品师.....我以为你已经查过了?”Loki凉凉地看了Thor一眼,他的后颈还在隐隐作痛,alpha昨晚在标记时恨不得把他的腺体咬下来,“嘶!别和我说话......我现在不方便扭头。”

“我来开车吧,”Thor摘下了Loki的墨镜戴到了自己脸上,在靠近他耳边时不轻不重地撩了一句,“希望你方便坐下来。”

Loki耳根微热地冷哼了一声,看着车窗外没再理他。等到他发现有车队前后夹击包围了跑车时,已经来不及了。

“你和谁串通了?!”Thor作为驾驶员本该最早发现异常,Loki惊怒地想要跳车,被alpha死死摁住了肩胛。alpha踩下了刹车,随即就有冰冷的枪管抵住了Loki的太阳穴。

“FBI高级探员,你被捕了,Loki·laufeyson。”

Loki难以置信地看着Thor,而alpha面色淡淡地下了车,和迎面走来的另一个高挑探员握了握手。

“Rogers探员,我的任务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