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赞美我或圣化我 (Glorifie-moi ou Sanctifie-moi)【2】酒与禁果 (亚当X蛇)

Work Text:

蛇第一次和亚当做的时候情节非常无趣,莉莉丝听了一半就打了哈欠。

和她之前猜想得差不多,蛇用舌头先给了那个金发大男孩一点好处,然后他们上了床。

但显然,蛇迫不及待地骑上亚当,这令对方非常不快。当初上帝创造了肯雌伏于男权的夏娃,不就是因为莉莉丝想骑在亚当身上吗?

莉莉丝摇了摇头,点了一下蛇的鼻子,算是指责他太过放荡。而蛇只是不以为意地笑了笑,但他也终止了他的故事。

他累了,这个晚上还很长,他刚刚经历了一次蜕变,因为身心都过于满足而让他有些慵懒。

而莉莉丝也要马上回璀璨之城了,她不想让索利斯等待太久,虽然在那之前,她还是决定好心地给蛇帮一个忙。她轻轻咬着蛇的耳朵,“你能感觉到血液中涌动的快感吗?像春天的树液一般迅速流动的活力。”然后她满意地看到蛇微微点头,“明天,好好利用它。”

她拍了拍蛇的肩膀,离开了。而蛇很快就睡着了。

梦境里,他似乎拥有了无尽的能量。他顺着巨大的世界树蜿蜒而上,感觉到细小的电流划过他腹部的皮肤。那是被现代科技玷污的树茎,光纤和电缆替换了原本的枝干。但蛇完全不在意,他异常矫健,一路摧枯拉朽,直到他来到世界树的顶端俯瞰一切。目之所向,皆为跪拜赞美他的信徒。

蛇醒了以后,四肢依然暖洋洋的,梦里的场景让他回忆起几个世纪以前自己的强大。莉莉丝给予他的力量,让他想去再次尝试征服亚当。

亚当,代表了男权力量,一个即使在现代社会都享受着过度崇拜,从创世纪开始就未曾跌落神坛的神。

他抓起衣服,慢条斯理地穿好,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他还有更多的花招,昨晚没能用在莉莉丝身上真是格外可惜,但他不介意将莉莉丝换成亚当,谁和他睡他都很开心。

他是这么想的,但如何把莉莉丝换成亚当,这是个问题。

蛇缩在苹果树上,远远地看着亚当和夏娃的亲热,没来由地有点生气。他能想象源源不断被人崇拜的感觉是多么快乐。

每一次男性在家庭社会中使用的支配性特权,每一回男人在政治法律军事上占领的绝对权威,甚至每一场男上女下的做爱,都源自对亚当力量的赞美。而眼前这个金发混蛋在汲取这些人的养分。蛇很想要这个男人对他的赞美,那将是多么强大的力量。

他上次浪费掉的机会仍然让他耿耿于怀。

不过蛇上次十分虚弱,而他现在不一样了,他甚至能嗅出每个人身上荡漾的活力。他充盈着新世界带来的力量,这个认知让他心情瞬间好了起来。他知道自己也变得非常有吸引力,他必须做点什么。

他快活地吐着舌头扭头四处感受着,一草一木都变得更加真实又鲜艳,苹果的香气也浓郁而美好。可恶,一点点莉莉丝的力量就让他如此兴奋,蛇太怀念以前被崇拜的日子了。

然后他的目光又锁上了亚当。

夏娃今天早上答应了和莉莉丝单独去璀璨之城,她刚刚就是在和亚当告别。莉莉丝用的理由很简单,她同意反叛者和索利斯谈条件,但她不想见她的前夫。

于是亚当被留下来了。

这就是莉莉丝对蛇的帮助。

亚当上次跟他做完就跑了,没留下一句夸赞。这个金发小伙子心里还是更喜欢夏娃一些,而蛇白白浪费了自己的体力。混蛋!

蛇盯着他阳光下熠熠生辉的头发发了会儿呆,这人正在目送夏娃离开异世界。

他回想着自己是如何骗莉莉丝上床的,但这不太一样,莉莉丝对他也有需求,她的神力也是被一直压迫的。但亚当,这个新世界里依然被无数人吹捧的男权代表,从头到脚都充盈着力量。

不过蛇还有他的苹果树。

谁不愿品尝禁果呢?就算过着再美满安乐的生活,被蛇暗中低语着蛊惑着尝试禁果,心里也会有蠢蠢欲动的想法吧。

所以,怎么样才能再此骗亚当尝试禁果呢?

蛇突然想起了他曾经酿过的苹果酒。伊甸园的苹果经过层层发酵,像浓稠的蜜一样散发着醇香。

那瓶酒现在还在他的小窝的储物柜里。在他苟延残喘的时候,那瓶酒不过是普通的催情剂。他没有心情浪费它。

但现在他蜕变过了一次。莉莉丝,夜与欲望的代名词,混乱及邪恶的化身,刚刚喂给他混杂了璀璨之城力量的血液。

从此,苹果将重新变成背叛和不信任的原因,其酿成的蜜露会再次成为世界初始的原罪。那将是毒品,是春药,是魔鬼的呢喃和诱惑。

用禁果酿成的酒,就这样充满魔力。

蛇兴奋异常地跳下树,没错,他要用酒混乱那个大小伙子的头脑和精神,让他心甘情愿地献上对自己的崇拜。而今天,就是最好的时机。

“嘿,亲爱的亚当,还记得我们俩上次的小秘密吗?” 蛇从背后缠上了这个高大英俊的男人,而对方则轻而易举地将他甩开了。

蛇跟他的力量相比还是太小了。况且蛇在亚当面前显得非常小只。

“我不会再听从你奇怪的要求了,” 亚当显得一脸正直,“夏娃很快就会回来。”

“哦亲爱的,她才不会那么快回来呢。” 蛇信口胡吹着,“你知道莉莉丝很想和她上床的吧,嗯?”

“而我们可爱的夏娃可是同意了哦”,蛇又重新勾上了亚当,他仰着头舔了一下对方的喉结,“我亲耳听到的。”

“想想看,当她俩激情缠绵在一起的时候,你却一个人在这里想她,不觉得很可悲吗?” 蛇的手缠上了亚当的脖子,他轻轻嗅着对方脖颈间的味道,而这次亚当没再用力推开他。

蛇今天看起来很有魅力,甚至可以说是充满诱惑。这让亚当有些奇怪和着迷。而且他的话不无道理。

于是蛇趁着亚当愣神的功夫,得寸进尺地跳到他身上,并且用腿缠住了他的腰,“我只想跟你喝点酒聊聊天”,而对方此时也托住了他的屁股以防他滑下来,“你知道,就像朋友一样。” 虽然他的动作完全不像是朋友间能做出来的。

蛇居高临下地盯着亚当,他金色的眸子似乎发着光,而他分叉的舌头扫过嘴唇的时候,蛊惑力十足。

“在你的地方?” 亚当听见自己的声音说,他有些恍惚,而且他想起了上次这条舌头缠上自己阴茎时的快感。

“当然。” 蛇终于低头吻上了他,一脸计谋得逞的狡黠模样。

*****

亚当就这么架着蛇跌跌撞撞地摸到了蛇的小窝。

屋里一片狼藉。

沾着体液的床单团成一团丢在地上,床上也皱巴巴的。以及,那是个巨大的假阳具吗?

亚当大概猜到昨晚莉莉丝是在哪过的夜了,他皱皱眉头看了一眼蛇。

这条蛇也太心急了,做爱的频率未免太高了些。

蛇摊了一下手,又耸耸肩,做了个自己很无辜的动作,“是她主动的哦。” 他咕哝道,然后又凑近亚当的耳朵,“当然,你也可以对我做一样的事情。”

然后他轻巧地从亚当身上跳下来,脸上挂上了一副无所谓的笑容,“不过我们只是喝点酒而已,不是吗?亲爱的。你答应我的。”

亚当盯着他蹦蹦跳跳地去拿了酒瓶。蛇转身回来的时候还悄悄踢开了地上的性玩具。

欲盖弥彰。

亚当有一秒钟犹豫要不要转身离开,但他的目光随即被那瓶酒所吸引了。流光溢彩的细口瓶中似乎盛着金色浓稠的液体,蛇拧开了瓶子,醇美而馥郁的酒香瞬间扑鼻而来。

恍惚间,他甚至听见了恶魔的耳语。他身体有些不受控制地往前迈了几步,然后他接过了酒瓶。

蛇似乎低低地笑了一下,他的手指轻轻扫过了亚当的,他知道对方会因此感受到细小的电流从指尖传到全身。

亚当似乎看见了蛇亮晶晶的眼睛里闪过一丝金光。喝下它,喝下它。亚当不确定这是自己脑子里的声音还是蛇在对他说话。

他咽了口吐沫,闭了闭眼睛,他需要清醒一下。

而蛇已经开始剥下他自己的衣服了,在他面前,毫无羞耻心地。直到他身上一丝不挂。

“亲爱的亚当,不想尝尝吗?你会忘记夏娃、忘记伊甸园,你会获得无上的快乐”,蛇笑嘻嘻地贴近他,他轻抚着自己的身体,“而我还能给你更多。”

亚当也温柔地,如蛇期待的一样,一只手将他禁锢在怀里。他身材高大,一把就能固定住蛇两条胳膊,而蛇当然不介意,他仰着头张嘴向他索吻。

然后亚当抬手将酒灌进了蛇的嘴里。

蛇瞪大了眼睛,几乎毫无防备地就喝下去了。

他瞬间整只都僵直了,糟糕,不该如此的。

蛇试图挣扎开,而亚当也确实放开了手,好整以暇地看着蛇的反应。这个金发的男人,就这么举着酒瓶,笑得人畜无害地看着他。

蛇双腿发软,他的脸上很快泛起潮红。不不不,这不是他期待的过程,那是他的催情药,他本意要喂给亚当。

诱惑的魔法用在他自己身上,反噬的力量更为强大。

蛇微微发着抖,酒精迅速地沿着他的血管流遍全身,他整个体温都高了一些。

蛇终于腿打着颤跌坐在了地毯上,而亚当马上就侵压上来。“看起来你很喜欢喝?” 亚当依然举着那瓶酒,但他的胳膊从蛇的腿下穿过,这让蛇的双腿被迫架高,“不如再多喝一点?还有不少呢。”

蛇现在的姿势十分糟糕,他勉强用手支撑着,但他的腿被架到了亚当的肩膀上。于是他的身体还是仰了过去。

这下他的下体完全暴露在了对方面前,他很难耐扭动了一下腰肢。蛇已经硬了,穴口也在往外溢着淫液,而这些都被亚当看在眼里。

但蛇仍然不肯放弃主动权。

他用手挡着嘴摇头,“不,我不喝了,除非你…”

而亚当挑了下眉毛,并没再理会身下狼狈的家伙,他直接把酒瓶的瓶口插进了蛇的肉穴。

蛇的尖叫带着绝望的哭腔。

细长的瓶口进入体内,这冰凉而突然的刺激让他直接从地上弹了起来,但他随即又跌了回去。

更可怕的是之后汩汩流入的液体。剩下的酒最终被一滴不剩地灌进了他的身体。

而蛇的肠道迅速地吸收了这些酒精,这甜美的毒药,或者说是春药。

他瞬间被巨大的快感吞没了。

他的每一条血管末端似乎都在小小地爆炸。蛇整只瘫软在地上,几乎无法再动弹一下,连眼神都涣散了。

而当亚当拔出酒瓶丢到一边的时候,蛇除了哀叫了一下,并没有额外作出什么反应。

他下体几乎被麻痹了。

而正因为如此,他的穴口此时几乎没什么力气收缩,这让他的后穴依然保持着扩开的样子,只能微微张合着渴求更多。

亚当心里燃起一股报复的快感,虽然他和蛇无冤无仇。大概是因为,看到淫靡又主动的家伙被如此被动地欺负,确实令人产生心满意足的感觉。

蛇的身体终于慢慢接受了酒的冲击,他浑身上下又麻又热,下体已经湿得不像样。但他终于能缓缓抬起头,对上了亚当的眼睛。

那双眼睛平静得像深蓝的湖水,此时显得如此无情。蛇意识到自己搞砸了,又一次。

亚当松开了蛇的腿,他甚至想把蛇就此晾在这里,任由他自生自灭。

而在他要起身的时候,蛇的手轻轻扯住了他的袖子。“亚当”,对方哀哀地叫着他的名字,“帮…我。”

这家伙,还是不肯认输。

但蛇委屈的模样还是让他觉得心底被羽毛轻轻撩拨了一下。

于是亚当给了蛇他需要的。

他先在蛇的身体里探入了两根手指,对方的肠肉立即非常热情地附着上来吸吮着他。蛇似乎因为亚当的动作而松了口气,他小声叹息了一下。

蛇做过太多次了,但他的弹性依然很好。这个淫荡的家伙,天生的适合做爱。

“我猜你喜欢被更粗暴一点的对待?” 亚当加重了手上的力量,他的手指刮过对方敏感的肠壁。

蛇的眼睛盯着他的动作,酒精的作用让他眼神迷离,他几乎对不清焦距,而且他丝毫阻止不了亚当在他身上为所欲为。这和他设想的完全不一样,蛇悲哀地想,这不是他想要的。

但他的身体更诚实一些。

蛇的体内已经湿漉漉的了,被手指搅动的时候还会有滑腻的水声。于是亚当又加入了一根手指,在蛇的身体内摸索着缓慢抽插。蛇开始大口大口喘气,甜美的呻吟也随之从喉咙里溢出。这大概是这位旧神最没尊严的一次性爱。

即使亚当放开了他,蛇依然乖巧地用手扶着自己的双腿将自己展示在对方面前。

亚当的手指在他体内不断挤压,蛇的兴奋又被调动起来了。他断断续续地恳求着,让亚当给他更多。

但很快亚当也像莉莉丝一样对他会阴部起了兴趣。他把沾满对方体液的手指抽了出来——这让蛇不满地哼唧了一下,开始摩挲起那条暗红色的疤痕。

那算是蛇的禁区,他不太愿意在现在糟糕的前戏中回想起曾经的辉煌。

但这次不太一样,因为酒的缘故,蛇的身体变得格外敏感。他呻吟出声,同时试图夹了夹腿让对方停下。

而亚当此时当然不会就此罢手,他反而用力按住了蛇的大腿根部。然后他俯下身,着迷地用舌头舔了一下那条已经退化的细缝。

蛇的穴口一下流出了更多的体液。

他的腿也随即摊向两边。他的身体因为这一下而彻底瘫软了。

蛇几乎没什么力气再挣扎,然后他感觉亚当的舌头舔舐的幅度更大了,甚至扫过他麻痒的后穴穴口。

哦太要命了,蛇向后仰着头,闭上眼睛感受着对方柔软的攻击。

亚当舔得非常认真,果酒的甜香混杂着蛇体液的味道,非常冲击他的官能。伴随着蛇微弱的呻吟,他甚至有点上瘾,于是他的舌头更加卖力起来。

也许是尚未被吸收的酒精的魔力在他身上也起了作用。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他大概能想象到把一整瓶酒都被迫灌进身体的蛇该是受到怎样强烈的刺激了。

怪不得这个会主动跳到他身上用屁股吸他的家伙现在一副被玩坏的样子瘫在地上随他予取予求。

蛇已经因为太过敏感的身体而射了两次了,他受不得更多的刺激了,他的小腹上全是他自己的精液。蛇现在整只都懒洋洋惨兮兮的,他眸子里的光也黯淡了,甚至蒙上了一层水雾。

亚当突然想由里到外地占有蛇。

他贪婪地吸舔着蛇的肉穴,而对方几乎无法绞紧肠道地任由他的舌头出入自己的身体。

蛇的穴口现在软得不行了。

然后亚当解开皮带拉下内裤,将自己硬到充血的阴茎狠狠操进了蛇的身体。

突然的涨满让蛇哀嚎出声,但随即他就享受起来,随着亚当不断地反复顶入,他甚至开始快乐地叫起了床,虽然他的声音不大,嗓子也有点哑。

蛇的四肢依然酸软,但他还是勉力勾上了亚当宽厚的肩膀。亚当也扶着蛇的腿,让他能重新缠在自己腰上。

之后就是大开大合地操干。

蛇的身体深处温度非常高,禁果酿造的酒让他整个灵魂都要燃烧起来。他已经忘记了自己曾经是个至高无上的神,也忘记了信徒的消逝和力量的流失,他此时已完全沉溺在性爱的漩涡中,似乎世间就只剩他们二人。

他的血液鼓动得飞快,身上这位年轻又强大的男人懂得怎么将他送上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蛇已经不知道自己是在大声呻吟还是只是颅内尖叫,他早就迷失了自我,摔进迷幻的世界里。

要说今天学到了什么教训,那就是不要招惹比自己力量强大太多的神,偶尔清醒一瞬的蛇迷迷糊糊地想,但很快他又沉沦于身体的快感。他随着亚当的动作晃动着,他的体液几乎流尽了。

亚当的蓝眼睛里似乎也燃起了欲火,蛇在他面前的屈服是他最好的春药。世界上再多对他的崇拜也不如一位古老的异教旧神任他索取令他兴奋,这是他的力量源泉。

而他这次确实也因对方的身体格外沉迷。

“你真美。” 亚当贴在蛇的耳边说。

他本质上还是个好男孩。把蛇欺负得狠了,亚当心里略微有点过意不去。

“上次你说过你想要别人的崇拜是不是?” 他一边说一边继续挺动着。

蛇被操得已经快昏过去了,听到这句话,他又重新睁开眼睛,他的眼中掺杂了一丝希望。

但亚当没再说话,他加快了操干的速度,然后他射进了蛇的身体。

蛇也随之高潮了。

他再没有任何力气动弹了,他的身体还在因为快感而痉挛,而他身上还压着比他高大得多的男人。

他猜测亚当马上就要离开了,像上次那样,转而投入夏娃的怀抱。蛇又失败了,还浪费了莉莉丝帮他创造的一次机会,他用屁股换来的机会。

但亚当这次跟他多温存了一会儿。他抱着瘦小的蛇,看他似睡非睡地等待高潮余韵过去的脸,忍不住伸手帮他捋了捋头发。

“你是狡猾的化身,智慧的象征。”他突然说,他明白蛇需要什么,而蛇今天确实吃了不少苦头,他决定补偿他。

“你曾经是法老的保护神、是赫拉的复仇天使、是古巴比伦的风暴。” 亚当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带着柔和的神色,他了解蛇的过往,也对曾经的他有着敬仰之情,“我崇拜你,赞美你,你虽然不是我的神,但你值得在新世界占领一席之地。愿吉尔伽美什的仙草再次让你重获新生。”

蛇几乎喜极而泣了,他感觉热流涌上四肢百骸,亚当真诚的表情瞬间抚慰了他,言语的力量因为对方满满的诚意而让活力重新注入他体内。

亚当看着身下的蛇,这家伙原本委屈到了极致,现在终于又开心起来。“我猜,对你来说血祭是最快的方法?” 他打算再给对方些甜头。

他咬破了自己的嘴唇。

蛇几乎不用等亚当再多说一句话,就抱住他吻了上去。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