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郭京千帆】谈恋爱的人都有一点小脾气

Work Text:

当郭帆在晚宴现场看到吴京的时候,两个人已经有一个多月没见面了。
一个之前在满世界飞着路演,一个在剧组里爬雪山,要不是有这个答谢宴,还说不定什么时候再见面。
吴京拄着拐杖进来的动作看起来比之前在机场的双拐好像利索了一点,一脸地满不在乎,可郭帆只瞧了一眼就恨不得马上过去把人抱起来。
结果对方进来寒暄连个眼神都没给他。
本来挨在一起的座位,为了更好地安排主创雨露均沾地社交工作,分成了两边。
郭帆看着今天实诚开朗得八面玲珑的吴京,心里不禁暗暗有股酸涩的阴火。他不觉得自己是无理取闹。
格子衬衣棒球帽,衬得四十多岁的男人比之前雪山老牧民的形象年轻了许多,拐杖支撑着的身子还不肯老老实实地站好,一会儿扭成一个S,一会儿又扭成一个内八,和所有见到的人谈笑风生,唯独没有凑过来好好和他说一说话。
所以他也不凑过去,心里想,除非吴京叫他过去。
因此直到主持人让他们上台,他也没凑过去好好和他说说话。

按说上台以后的问题和回答都是基本上写好的套路,可郭帆还是被一句“我只参加过两个答谢宴,一个是战狼2,一个是流浪地球”云云,戳中了心窝。
自己闹什么别扭呢,吴京对自己怎么样谁能比他自己更清楚。
自己不是怪他,当然不是怪他,自己只是有点不甘心,有点恋爱的人都有的小脾气。
对,就是恋爱,郭帆突然想清楚了,自己想陪着吴京,想腻着他,想帮他分担体重,帮他开门,帮他拿东西,帮他换衣,帮他洗脸,帮他洗……咳,反正就是各种各样吧。
但就算搞对象也没谁真能当连体婴啊,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想办法能多一时是一时。
想通了以后,郭帆就开始百爪挠心一般地想往吴京旁边凑合。
站在台上还要顾着那么多人在看在拍照,又没办法真一个熊抱扑过去把人揉在自己怀里。
只能一边看吴京的靴子,裤腿,一边神游天外地应答。
直到吴京问大萧一句“我是你爸,那谁是你妈”,大萧直接朝自己走过来,郭导一颗魂儿才吓的噗通一生摔回了脑子。
嗯嗯啊啊不知所云地回答了点什么,暗暗平复着之前瞬间飙到180的心率,也说不出心里到底是惊吓惊喜还是失望——之前差点以为大萧说自己是他妈——这都是什么可怜可悲的变态思路。

趁着抽奖环节,郭帆终于找机会凑到了吴京身边,一把抓住对方并不纤细却手感异常舒适的手腕,觉得自己熬了半天欲求不满的小情绪一下子被激发出来,激动得都快背过气去了。
感觉手心里被不轻不重地刮了两下,所有那些不满那些小情绪又呼地飞走了,只有指尖联动着脉搏,一下下地鼓胀。
干脆就好像恶龙守着他的宝藏,守在今晚和自己并列主角的男人旁边,装作开玩笑地轰走所有试图阻碍他聊天的人。
“少缠我们吉祥物啊,我还要聊天。”
然后连自己聊了什么都没记太清楚,因为还有那么多赶不走的人一个个一批批地凑上来。
他的吉祥物,他的男人就是那么好,好得藏都藏不住。
于是他又高兴又心酸地看着那个人开着得体的玩笑,带着得体的亲切,恰到好处地让人喜爱。
只能合影的时候把人搂得离自己更近一点,好在对方一点都没有犹豫,甚至可以说是热切地把肩膀和他靠在了一起。
郭帆心里说,就算只有这样都已经够了,他明白他啊,他喜欢他,他爱他,但他心里又有个声音高喊嘶鸣,这远远不够,他喜欢他,他爱他,他想和他搞对象,世界上没人比他更明白他。

吴京提前离场以后郭帆和剧组的朋友们继续的那些后续都很欢乐愉快,可又都是煎熬炙烤。
直到很晚,他才有机会拿出手机,发现一个多小时前的一条信息,“来我家帮我擦药,你按摩技术都快赶上盲人了”

他担心吴京已经睡了,又绝不会因为这个就放对方鸽子。
在他按了门铃以后门很快就开了,他几乎怀疑吴京就一直等在门口。
换鞋被领进屋以后,郭帆不知为何突然有点扭捏,好像之前那个焦灼的人突然消失了一样。
他莫名有些尴尬地问“京哥,你不是要擦药吗”
“是啊”吴京一点也没犹豫地答话
“在……这儿擦?”郭帆有点犹豫地站在客厅问,然后被直接领进了卧室。
郭帆更加扭捏地问“京哥,药给我,你擦哪儿?”
“药用完了。”吴京非常理直气壮地比划了一个莫须有的空瓶。
“啊?”年轻导演感觉基本没怎么喝过酒的脑袋突然起了一层雾气。
没等他转过这个弯来,唇上就传来了温暖柔软的触感。
耳边传来那熟悉的略带沙哑的声音,“那正好干点别的”。

整晚压抑的热潮轰然响起,铺天盖地,郭帆用力将唇向对方碾压,扯住吴京的衣服就拖着他一起倒在床上。
一边将两个人从各自的衣物里解脱出来,一边倾吐着心里的委屈
“我想你”
“我也想你”年长一些的男人回应着他的热情。
“我特别想你”
“我也是”
“你都不看我”郭帆一边又委屈又急切都快哭出来,一边将面前男人最后的衣服也扒了个干净。
“我要敢看你……就忍不住了”露出体脂率有些上升却仍掩盖不住的那些结实肌肉的男人,也将自己的情人剥得干干净净,将两人的肌肤尽可能多地贴在一起,带着粗重的呼吸回答,“你知道吗,你抓住我手腕的时候我差点下不来台,你的眼睛都会在我身上点火……”
夹在两人小腹中间互相顶着的硬挺似乎在验证他的说法一样又跳了跳。

男人早在自己的床头柜里准备了保险套和润滑剂。
开拓的过程顺利又迅速,就好像这位刚毅又细致的情人已经提前准备过了。
年轻导演握住对方的硬挺,一边抚弄,一边帮对方调整姿势侧卧在床中央。自己从后面握住身前男人的阴茎,用沾满润滑剂的手指滑动挑逗。
他靠着自己稍占优势的身高,从后面抱住侧卧的男人,把自己炽热难耐的分身顶上已经开拓得润滑湿热的入口,缓缓地顶了进去。
“这个姿势应该不会有太大负担,如果难受就告诉我。”
郭帆感到怀里的人似乎呼吸停滞了一瞬,接着一只手握在自己握紧对方阴茎的手上。
“不会难受……你不动我才难受……”似乎是将这么露骨的话说出口太过羞耻,怀里的男人干脆直接摆动自己的腰肢更加贴近。

这是一场温柔又绵长的做爱,湿热紧致的甬道被反复地撑开填满,快感让它蠕动吮吸着包裹其中的炽热肉棒。
快感持久又没有激烈到临界,让人又快乐又折磨。
吴京感到自己耳垂被从背后抱住自己的郭帆唇间的呼吸所湿润,一股热潮从颅内顺神经传导到了小腹。
“给我吧,我想要……”被情欲浸染的嗓音比平时更加沙哑又柔软,好像一块表面沾着砂糖的软糖。
郭帆一手继续对情人欲望的抚慰,一手扶着对方侧过头来和自己接吻,在舌头被用力吮吸的瞬间,忽然加快了冲撞的速度。
皮肤和床单的摩擦几乎生出了火,热辣的触感夹在性器的刺激中,让进出更加激烈用力。
在不知多少下乱了节奏的抽插中,两个人相继达到了高潮。

在性事后带着疲惫的满足中,郭帆把怀里的男人向自己拉了拉,躲开了已经被弄得乱七八糟的那块床单,认真地吻了吻对方的耳根,道过“晚安”后轻声加了一句没有出声的“我爱你”。
怀里的人在朦胧间回答了一句“我也是”就沉沉睡去。
留下聪明敏感的年轻导演瞬间清醒,直到天明也没想清楚这句不适合回答晚安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好在天亮后,他还有那么多的时间搞清楚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