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好眠

Work Text:

有一段时间里郭富城都睡得很晚。

以他的标准来讲,晚睡已经是常态了。周润发睡眠浅,数十年如一日的保持着自己的健康作息,偶尔才会为郭富城破一下例,现在就到了这种时候。对方忙着拍戏,活动赶完场子一结束就要乘最近的航班回来,准备巡演和新的编舞,都让郭富城忙得脚不沾地——但即使这样他也不愿意分房睡,凌晨的时候轻手轻脚的摸进房间里躺下,再过几十分钟,周润发就会起床了。

他临睡前总会很快的冲一个澡,上床时就是一团温暖干燥的热流贴近周润发,让对方知道他回来了。撩开被子,在周润发身前找到一个合适的角度,刚好能嵌进去,男人的体温也就逐渐从背后将郭富城裹住。高强度的工作让他闭上眼睛就能睡着,迷迷糊糊中感觉周润发的手臂在自己身上勒紧了,之后嘴唇贴上来,吻他后颈。

“晚安。”周润发说。

郭富城像寻求主人温度的猫那样蜷缩在一起,肩脊碰着男人的胸口,声音软绵绵。“发哥,”他说,“早上好。”

说完他就睡着了,枕着周润发手臂,呼吸绵长。周润发配合的由着他将自己当成人肉靠枕,在黑暗中顺郭富城的头发,尾端还湿润着,为了戏份而剃短的发根扎手。等到摸够了他才放开郭富城,抽身离开,知道对方不会因为这点动静就被吵醒——睡着后的郭富城很难被醒过来,又乖又老实,任人摆布,只是睡眠被打断时会有一点点没有威胁的小脾气。

周润发把他挪到自己先前躺着的位置,用被褥将郭富城包得严严实实,这才起身去准备锻炼。

这几天都是夜戏,等到下午才开工,他和自己的健身教练约到早晨七点见面,边跑边就着日后的健身方案聊了起来。在香港时他们就不必要时时刻刻都和剧组待在一起,郭富城在家里的睡眠要好得多,一般要等到午餐时间才醒过来——需要人去叫他起床,这份工作通常都是周润发来负责的。

郭富城的时间表安排得满满当当,但周润发能动用点私权去做一些微调。男人知道他爬不起来,和剧组的人吃过午餐说明情况后才慢悠悠驱车回来,卧室里的郭富城果然还睡着的,只是改变了姿势,十足不安分,裸着后背侧身睡的昏昏沉沉,腿缝间夹着被子,埋下脑袋。

周润发在床边坐下了,床垫在体重压迫下陷下去一块,郭富城还没醒,他就举起手机给他们拍了一张,镜头对准了郭富城的后背,采光不够,对方腰窝处的阴影就格外的深。他回家时就快要到两点,现在已经接近半点,窝在他腿边的男人依然没有转醒的迹象。周润发想让他补眠,又担心他不按时用餐对胃不好,两相权衡之下周润发决定放下手机,叫郭富城起床。

房间内温度正合适,即使郭富城乱踢被子他也不会感冒。但睡着时的人的体温始终是要高一些的,贴在周润发手心里,又热又软。

“郭富城,喂,”周润发拍一拍他,“阿城,该起来了。”

郭富城没有动静。

即使他被人推着肩膀翻了个面,用手掌轻轻拍他面颊,郭富城都不准备醒过来。周润发探了根手指去摸对方鼻息,一点点热气就有节奏的洒在他手指上,偶尔抽动一下鼻子——可能是被摸得有些痒。

起床了,傻仔。周润发贴到他耳边说话,放轻了声音,似乎并不想让郭富城醒过来一样。不要再装睡,知道未?男人当然清楚他是真的在睡梦之中,可能还在做梦,因为小孩皱起眉,在周润发手心里蹭了蹭,又侧身躺回去了。

他的大腿内侧皮肉滚烫,被被子压出来好几条痕迹,周润发将手插进他腿缝里时郭富城还小幅度抖了抖。他大概是觉得突然有点凉意从腿间泛上来,不由得夹紧了些,绞紧双腿,嘴里小声哼出来。周润发不得不侧躺在他身后,想抽手离开时还被郭富城下意识阻止,那双没多少力气的手勾住他的手指,周润发稍一用力,便成功扯出来了。

“发哥……”郭富城说。

他还以为对方醒了,终于松一口气,定睛一看才发现歌手只是在梦呓。郭富城哼完这一声就没音了,他习惯裸睡,弓着背的样子像一只没有安全感的猫,周润发凑到他颈后最后警告一次。“郭富城,”他压着声音,“你还想睡多久?”

或许是要等周润发做出点有威胁的事他才愿意睁眼。那只手臂从他脖颈处绕至胸前,抱得不算很紧,只是他又被挪到男人怀里躺着了。郭富城抱着自家手臂,周润发从他小臂的缝隙间探过去,揉捏起歌手柔软饱满的乳房,手指刻意碾过他的奶头,将它拉扯到勃起,郭富城都呼吸未变,反而主动往热源上凑,张着嘴,露出一小截舌尖。

他半个身子都躺在了周润发身上,后者压着他颈侧的嫩肉便开始吸吮,响亮的给他盖出来几个红印。这可能是某个春梦的开端,郭富城无意识间又叫了两声,腰臀抵着周润发的胯,连梦中都知道该去磨哪个地方。他的手指扒拉上男人揉弄他胸肉的手,好像小猫挠痒,摸到自己挺立的乳尖还喘一下,手腕就脱力了。

大概在梦里周润发也正要干他。他并没有脱掉郭富城的内裤,只是把那点布料拉扯到一边,露出臀缝,手掌贴着小孩的会阴擦过去。郭富城并拢了腿,有意无意间想让腿间的异物退出去,几次摩擦反而把那块嫩肉给磨红了,现在他关节处都泛红,周润发的手却被夹得更紧,留下几道指印。

男人骂了他一句,郭富城好像听到了这一声,睡眠中的表情都变得委屈起来。他抱着身前的被褥,脸都要埋进去,脚踝勾在自己小腿之上。等周润发骂完了,从枕头下面找出来一管润滑剂,他有一瞬间是想直接将润滑剂挤进去看看能不能把郭富城给弄醒,下一秒又反悔了,不太舍得,只好将冰凉的油液在手心里夹暖了再往他肠穴里送。

但润滑剂始终要凉上几度。郭富城闷声喘息起来,好似呼吸不畅,不能再埋头在被子里逃避现实。他变得好奇怪,手臂和大腿都没有力气,好像知道有人正在用手指奸淫自己——但无法反抗,深层睡眠的缺点便在于此,他没法醒过来,只能在过分真实的春梦里接受这场侵犯,那些不知名的冰凉的液体从他后穴里缓慢流出来,他能感觉到十二分清楚,胯部湿淋淋,好像失禁。

“嗯……不要,”他嘴里含糊不清的喊,“发哥……”

更多的液体被推进去,由几根手指搅弄进深处,缓慢又情色。周润发用手肏弄开那条肉缝,退出时肠肉被带到入口处,肛口有些微的凸起,肉洞敞开,被他两根手指掰扯开一些。还在流水。

“怎样都该醒了吧,阿城。”

他的阴茎在内裤里束着,紧绷得厉害,被周润发肏进来后郭富城终于有了点回应,短促的哀叫出声。他的声音软糯,睡意浓重,意识只回归到肠穴里有根男人的鸡巴正在插他,还不足以清醒过来。周润发又搓揉他的奶,一只手勒着郭富城的大腿,对方使不上力,肌肉也软趴趴,从男人指缝里漫出来些。

侧身位他就操得很慢,一点点顶进深处,从郭富城喉咙里逼出点声音来。嘴唇又覆在郭富城耳边,偶尔叼住对方的耳垂下嘴啃一口。周润发听他喊自己名字,一个音节拖到很长,咬字不清,眼皮都在打颤。郭富城要张开嘴才能呼吸,被肏到腺体上时呻吟突然变了调,浑身都不自然的颤抖一下——

“啊,发、发哥,”郭富城说,“好奇怪……”

他终于被干醒了,但还要花点时间解读现在的情况。周润发在他耳边笑一声,语气不善,阴茎都狠狠的撞进去,又让郭富城茫然的哼出来,差点咬住舌头。

“终于醒啦,”周润发说,“叫你起床好费力啊。”

郭富城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在做梦,不如说春梦都是真的——他肉洞里真的插着根阴茎,又粗又深,顶得他小腹发胀。歌手哼唧起来,但手臂还没有力气,想推开周润发都不行。

“好坏啊、啊,你是在干我诶……”等他醒了周润发的动作就大起来,直接扣住他的胯骨,“我没有醒吗?”

“没有。”

“——骗我,”郭富城说,“我才不会、嗯……发哥,太多啦……啊啊,先、先出去……”

他打着哈欠,手伸到身后一定要周润发先拔出来。这个刚清醒没几分钟的软脚猫艰难的翻身过来,撑着手臂,一步一拖的爬到男人身上趴着。他虽然睁开眼睛了,视线还不聚焦,是循着热度才趴到周润发身上不至于掉下来。郭富城埋在他颈边小声说了句,帮我把内裤脱掉啦,一边手掌软绵绵的搭到发哥哥手边。我想射嘛,发哥帮我脱掉。

“郭富城,”周润发对他的态度不是很满意,“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结果还晕乎乎的小孩张着嘴一口含在他脖颈处,舔了一会就没力气了,明显是还想睡觉。男人没脱上衣,磨得对方乳尖都肿起来,红了一大片,隔着层衣料还又热又烫。郭富城跪趴着翘起臀部,将周润发的阴茎吞了一点进去,之后便趴下了,由着周润发在他臀肉上扇了一巴掌,痛感迟钝的散开来,才让他多醒过来一点。

“你不叫我。”歌手哑着嗓子开脱。

“你又知道我没叫你了。”周润发说。

“那你、就……”郭富城小声喘着,“不要内射啦……清理起来还要时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