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机缘事故

Chapter Text

“你那时喊了些什么?”蕾娜追问道。
“我真的记不得了。”短暂而疯狂的冒险结束后,小笛疲惫地坐在“狼殿”二楼雷霆雄鹰小队的据点里,双手撑在桌上使劲地揉着疼痛的脑袋。屋大维没有回来
“我是真的感兴趣,因此我是第一次听到这种东西。”蕾娜沉思道,“还有你之后的表现,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没错!”坐在小笛一旁的黑兹尔兴奋地说道,“天哪,简直能一口气破除大家对吟游诗人的可写刻板印象。”
“拜托,拜托,别说了。”小笛苦笑道,“我这样才不是正常的。”
蕾娜若有所悟地点头。“我感觉我能够理解,这种能力明显不是每一位吟游诗人都有。”
“倒也不是。”小笛揉脑袋的动作顿了一顿。“与其说是吟游诗人才有这种能力,不如说是因为有这种能力所以才去做了吟游诗人。”说到这里,小笛突然又抱住脑袋哀嚎了一声。
“请问……你们这里有没有什么止疼片?”小笛可怜兮兮说道。
喝了黑兹尔递给她的药水后,小笛仿佛又活了过来。
“这种能力叫‘言魅’,可能有谁有听说过,简单来说就是能通过对话控制事物的一种能力,并不是吟游诗人才有。我想,与其说是吟游诗人才有这种能力,不如说是因为这种能力才去当了吟游诗人。”小笛放下手中的空杯。“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我想,我大概就是用了这个能力吧。”
“大概?”
“啊。”小笛咋了咋舌。“是啊,因为我也不很确定是不是这个原因。”
“我记得……你那时候说的是什么……阿尼莫(Animo)?”黑兹尔努力回忆道。
“这个发音吗?那就可能是άνεμος。”小笛说。
“阿……阿涅摩斯(ánemos)?”黑兹尔重复了一遍。“这我记得这在古代语里指‘风’。”
“没错。”小笛惊讶地说,“原来黑兹尔还有修古代语,这太厉害了。”
“没有的事。”黑兹尔有点不好意思了,“只是我的导师有教过她的学徒……”
“没想到剑士里也流行起学古代语。”小笛感慨道。
听到小笛这么说,蕾娜“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小笛蓦地转过头去,看到蕾娜正努力拼命掩饰自己的笑意,可毫无作用,笑意仍然漫上了她的嘴角。
在小笛记忆中,这大概头一次看到蕾娜这么自然而无顾虑地笑。如果不是经常板着一张脸吓人的话,她绝对是引人注目的好看。小笛想道。
“你可能看不出来,其实,黑兹尔她并不只是一位单纯的剑士。”蕾娜愉快地说,“她实际上还兼修幻术系法术,师从的导师是法师公会幻术学派大师赫卡忒。”
小笛这回惊讶得瞪大了眼睛。“原来是‘魔法女神’的学生!我大有失敬!”
“没这回事!”黑兹尔努力挥着手臂,做出否定的意思。“我也是师从导师没多久,所学的东西还非常不足,若是我贸然称为她的学生,会让我感觉非常有辱导师的门面。”
“这太谦虚了。”小笛说,“但话又说回来,赫卡忒的话,她的确非常重视古代语,据说甚至认为古代语直接记录下了自然的力量,既然是她的学生,会古代语也毫不奇怪了。”
黑兹尔肯定了小笛的话。“导师的确是这样的。”
“而所谓古代语,”小笛进一步解释道,“即是古代人的语言,也是魔法的语言。据学者们的观点,古代语就是自然力量的具现,古代语就源于是古代人呼唤自然力量的语言,在古代世界甚为通行。不过,后来由于语言的演化发展,到了现在除了学者型的人之外,渐渐地就没有人使用了。在南部大陆那里,有一位大法师,人称‘隐名之主’伊西丝,就是一位以呼唤万物之名使用魔法的大师哦。”
“还有她的徒弟萨蒂。”小笛想了想,又补充道。
“那你的意思……”蕾娜明白了。
小笛挠了挠脑袋。“也许我……用言魅能力呼唤了风的名字(風の名前)吧。”
小笛也没想到,那时候的孤注一掷竟然会成功。

在离开吟游诗人学院的时候,她决定抛弃学校所学的那些胡里花哨的东西,以自己真正所向往的职业和能力生活下去。
在学院里,他们的导师常说,“你们要爱诗歌,爱语言,若是你抛弃了它们,相对的,它们也会将你抛弃”。小笛呢,早已将它们给抛弃。
所以,在那个困境之中,当倍感无助的小笛发现,她唯一能想起来的自救方案竟然只有吟唱诗歌呼唤自然的力量时,她内心的是多么的绝望。
但是,当她无意中瞥见同样被怪物掀起的魔法风暴吹到空中的蕾娜时,她竟暂时忘记了绝望。渴望某个人平安无事的想法,前所未有的在她心中占据了如此重要的地位。
所以,她不由自主地朝她伸出了手。虽然此行为无用,她对眼下的状况也无能为力,但她还是希望能竭尽自己全力,只是为了换她平安。哪怕小笛会因此付出性命,她也无怨无悔。
她真的是这么想的。
所以,她一把将蕾娜拉入怀中,紧紧地抱住了她。
如果有司掌诗歌的神祇,请原谅我的傲慢吧,我只希望她平安无事。小笛默默地想,头一次深刻体会了什么叫临死抱神足的境况。
当然,实际上没有神祇会回应这种毫无诚意的忏悔。于是想归想,她还是调整了一下自己坠落的角度,希望至少在她们落地的时候,她能稍微给蕾娜缓冲点冲击。
但是,就是在这样的时刻,奇迹突然出现了。
也许是过分刺激的濒死体验太激发人的潜能,小笛在即将坠到地面的瞬间,似乎领悟到了什么——反正就是“什么”,在当时没明白的事,事后要她回想她也想不起来。总之,就是很罕见地,仿佛进入了什么超凡入圣的状态,她的脑海变得一片空明。
在这瞬间里,她似乎能感觉到四周空气疯狂流动的细节,能体会到魔法在空间里各种细致入微的作用。最后,她感觉,自己甚至看到了风。
这真是一种荒诞的想法。风并没有具体的形状,她竟然感觉自己看到,真是脑子坏得不轻。可是,她那时候真的就感觉自己看到了,非但如此,还被低语了它的名字。
“阿涅摩斯。”
小笛不由自主地重复了一遍。
就在这个瞬间,风骤然改变。一股全新生成的,温柔,但充满力量的大风从小笛身下凭空出现并升起,将小笛和蕾娜轻轻托住,最后,将她们安全地放到了地下。
全新的,不可思议的体验。
刚一脱离险境,一股强烈的怒意便从小笛心底油然升起。这整件事就整个阴谋,到底是何人所为?又到底是为何而设?并且,最终要的——为何要将蕾娜,永远为他人着想、为集体着想,而情愿无限度牺牲自己的蕾娜卷入其中?
无法思考。
小笛松开了原本抱着蕾娜的双臂,再度呼唤了风的名字,借着新生成的力量跃入空中,调整角度,再落到了怪兽的背上。
小笛毫不客气地跨坐在了怪兽的背上,一把抓住了怪兽的鬃毛。
也是在这个时候,小笛才看明白了,这根本不是屋大维口中的巨鹰,和之前小笛听说的那些小道消息所描述的一样,这是一只狮鹫!
还是一只会操控强大风系魔法的狮鹫。
恐怕要打败它不会简单,小笛也不觉得自己能做到。
但是,凡事也不止有一种方式。
小笛思忖着,然后瞥了一眼地面。她开心地看到蕾娜已经撤退到了安全范围内,手里拾回了她被魔法风暴抛上空中时丢失的武器,警惕而担忧地抬头朝自己观望着。
不管蕾娜能不能看到,小笛还是先对她咧嘴一笑,然后猛地伸出双手,在狮鹫背上一跃而起,抱住了狮鹫的脑袋顶端,嘴巴稳稳地对准了狮鹫一边的耳朵。
她对自己即将要尝试的事没有信心。不过既然她刚刚成功呼唤了言语的力量,蕾娜暂时也算是安全,那小笛感觉自己也没什么顾忌了。
要么成功,要么失败。就是这么简单。
但是,华丽地失败似乎并不是很帅气。小笛漫不经心地想着,屏息凝神,努力回想着她以前使用她吟游诗人言语能力成功时自身的状态,并试图将自己同步调整到那个程度。
身体里仿佛传来了什么齿轮精确咬合的声音。
小笛深吸一口气,用尽全力地朝着狮鹫耳边大喊道——
喊了什么小笛也记不清了,反正感觉大概就是“道出汝名”“吾之命汝,汝必听从。敢有违者,天道不容”之类奇奇怪怪的话。如果翻译过来,可能就是“你玩够了吗玩够了赶紧走吧别打扰你亲爱的邻居了”一类的东西吧。
最后的结果显然,小笛成功了。狮鹫收起了魔法风暴,像一只乖巧的小猫一样拍拍翅膀落到了地下。在将小笛稳稳地放回地下后,就又翩然起身,在空中讨好地鸣叫了几声,又兜了几圈,之后就朝着远方飞去,一去不回了。
然而,虽然她成功了,但却引发了相当严重的后果——由于长期没有使用能力,因为突发危机又不得不强制引出使用,让她的大脑一时难以经受过量的负荷而产生了强烈的偏头痛。
最终,明明是真正的拯救者,却获得了被同行人架回城的下场。虽然小笛不得不承认,被蕾娜和黑兹尔两人一人一边地架她回去其实还挺让人愉快的,但这种显得她无能的丢脸事还是少发生为妙。

小笛回忆结束,不由无奈地叹了口气。
突然,门口有敲门声响起。蕾娜应了句“请进”后,房间的门打开了,莱拉的头从门板后探了出来。
“我有打扰你们吗?”莱拉担心地问道。
“没有,请放心。”蕾娜说。
“噢,那就好。”莱拉看上去好像放下了心来,接着她就把头转向黑兹尔,用一种意味深长的语气对她说道:“黑兹尔,不久前刚加入队伍的那个用矛新兵似乎又出点问题了,我们都努力帮他了都没有效果,怕是要由你出马噢……”
听到莱拉的话,黑兹尔的表情有点不自然起来。要小笛说的话,那可能是一种介于不好意思和欣喜的神色。
背后猫腻不小。小笛饶有兴趣地想着。
蕾娜看上去也是非常了然。“没关系,黑兹尔,小笛由我看着就好。”蕾娜对黑兹尔鼓励地点点头,“你尽管去照看弗兰克,这里没关系的。”
蕾娜话音刚落,黑兹尔就站了起来。“小笛请注意身体!我就先离开了!”
说着就和莱拉一起消失在了合上的房门背后。
房间里突然安静了下来,一时间小笛和蕾娜都没有再说话。 这可真奇怪,明明刚刚黑兹尔在的时候大家都还谈笑风生的。小笛纳闷道。但是,虽然她是这么想,可她也没想开口。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点不好意思的感觉。
但一直沉默下去也不是办法,小笛思量再三,总算硬着头皮开口了: “屋大维的事,你早知道了,对吗?”
刚一开口小笛就后悔了。苍天在上,她都说了什么。
所幸蕾娜并没介意。
“也许可以这么说吧。”蕾娜答道,“我们都知道屋大维是个有野心的人——其实,只要是在队伍里有一段时间,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毕竟屋大维从不遮掩他的野心。”说到这里,蕾娜侧了侧头,黑色的双眼凝视着小笛。不知是不是小笛的错觉,一向目光坚毅如铁的领袖此时视线竟给人感觉漫上了一丝温柔。
“可是,作为外人的你,又是怎么发现的呢?”没有任何警惕或者谴责语气的纯粹问句,里面充满的只有纯粹的好奇。
“我之前已经提过很多次了,虽然不太看得出来,我好歹还是一名吟游诗人,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感知到他人的情绪。”小笛有点无奈地再次强调,“并且,屋大维对于能巩固自己地位的事物超乎常的热衷,还整天把荣誉之类挂在嘴边,不能看出来才怪了。所以我就想,我都能看出来的事,你们也应该都能看得出来。但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分明这样,你们还要允许他在队伍里,还和他一起行动。”
蕾娜听到小笛的话,只是微微一笑。“你也说了,只是能‘看得出来’。你也发现了,我们这些罗马人非常看重集体和荣誉,如果没有确实危害集体的证据,只是个人性格或者是私怨的话,是没法对他进行什么处理的。虽然他看上去好像漏洞百出,但实际上如果要仔细追究他的问题的话,就会发现你竟然意外地不能得到什么。所以,只要他没有背叛我们的集体,就仍然是我们的一员。”
“屋大维简直就像政治家一样。”小笛若有所思地感慨道,“这就是他和你,或者是他与其他人最大的不同,他是一位政治家,而你们都是战士。政治家和战士一旦碰上,总是无可避免的总是战士吃亏多一点。”
“没想到你观察力这么敏锐。”
“多谢夸奖。”小笛说,“关于布赖斯·劳伦斯,我也有点听说过他的事,比如曾经背叛了某个拥有深厚背景的队伍,在严肃处理并被逐出队伍后还一度遭到全境通缉。现在想想,那个队伍没想到竟然是你们。”
蕾娜点了点头。“合理的推断,实际上的确是如此。”
“也难怪他们想对你们实行报复。”小笛叹了口气,“他的怨气隔着老远就能感觉到,怕不是还利用了屋大维,虽然按屋大维的想法,八成只是认为他在单方面利用布赖斯吧。当然了,这也只是我的推测,我不过是个路人,这又与我有什么关系呢?”
“也是多亏你给我解释你们是罗马人,我才明白为什么屋大维会这么执着于在一个看似只是日常冒险的队伍里搞他那一套政治家的把戏。蕾娜·阿维拉·拉米雷兹-阿雷拉诺,虽然你没告诉过我,你们‘雷霆雄鹰小队’,实际上为传说中的‘罗马军团第十二军团预备军’的本城分部,但我还是根据我所知的推测出了。而你呢,就是这个预备军分部的执政官,拉米雷兹-阿雷拉诺执政官和格雷斯执政官,就算只是罗马第十二军团雇佣军的预备军,在整个罗马人社会体系中也是举足轻重的人物呢。”
听到小笛的话,蕾娜的双眼瞬间大睁,身体明显震了一下。
“我现在总算对你是吟游诗人有种真实的感觉了。”蕾娜很快地就从震惊中缓了过来,似乎瞪眼瞪得累了,她缓慢地眨着眼睛。“这种消息,可不是谁都能知道的。”
“感谢你让我知道吟游诗人还是有点用的。”小笛笑嘻嘻地说道,“我就当你在夸奖我了。”
“我的确是在夸你。”蕾娜坦然地说,这让小笛突然感到有点不好意思地局促起来。
“真的?”小笛不太确定地问道。
她从小到大都是属于惹事精的那个类型,说实在的,大家都普遍觉得她是个麻烦。自从最疼爱她的爷爷去世后,父亲又工作过于繁忙不得不把她送出去寄养,于是,后来她的每一位监护人都仿佛丢烫手山芋一样把她在各个寄养家庭中相互送来送去,更有甚者直接对她说不想再见到她。
这也是她一气之下接受吟游诗人学院的邀请进去就读的直接原因。她希望别人认可她,也希望能真实地帮助别人,而不是总是有意无意间地给人造成麻烦。
可是,事实往往事与愿违,她也早已习惯了这一点。所以,听到蕾娜真诚的话语后,虽然小笛明白蕾娜的为人,知道她说的话都为真心所发,但由于长期过于习惯于被人否认,等到真的有人认可她后她反而不知所措起来。
太意料之外了。
“真的。”蕾娜认真地说,双眼直直地望进小笛的瞳孔深处,仿佛想传达什么东西。而小笛似乎确实感受到了,一股令人安心的温暖在脑中突然出现、迸发,在抚平了她内心的忐忑与不安后,又悠悠然地流入她的身体各处,让她感觉……仿佛穿过了漫长的黑暗又再次见到了阳光。
这回轮到小笛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情绪控制。”小笛惊叹道,“这是你干的?”
蕾娜温和地微笑着,点头回答了小笛的话。“虽然战士会这种能力有点偏门,但我希望这能让你好过一点。可能你之前一直都是一个人,不像我们有集体——抱歉,这不是嘲笑……”
“我明白的。”就像要打断蕾娜毫无来由的歉意,小笛忙抢答道。
“……嗯,所以你可能会经常会产生孤寂和不安。即使后来你可能有新的很好的伙伴,但他或她或它可能也和你相似,虽然相互明白情况,却又无法解决,所以只能相互继续徒增不安……虽然我刚刚给你的帮助可能只是解决了你暂时的心理问题,并不能彻底地解决它,但希望你能接受它,作为我们小队为并无利益关系的你救了我们的谢礼……”
“请等一下。”小笛插话道。“帮你们的事,只是我觉得作为一个良好的公民和邻居以及一名优秀的冒险家所该做的,路见不平,本就应拔刀相助,并不是为了你们。但是,如果你想感谢的话,就以你的名义吧,说实话,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跟上你们,甚至最后竟然帮上了忙。”
蕾娜一开始似乎对小笛的话有些没法理解,但很快她反应了过来。些微红色慢慢地蔓延上了她的耳根。
“呃……是,是这样的吗?”这回轮到她局促了。
“是啊,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你总是一个人背负一切了。”小笛的话语忍不住带上了一丝埋怨,甚至还有一丝怒气。“虽然有点不客气,但我还是要说,你也许不觉得,可实际上你对你的队员们有点过于放纵了。你固然是个明辨是非、赏罚分明的领袖,在队员间也很有威信力,但明显,你似乎只是把队员们当做手足一起相处,并没有你实际上是‘罗马军团第十二军团预备军分部’领袖的自觉。诚然,你们队伍运转正常、效率仍旧和传闻中相符的高效,但这是从哪里来的呢?基本上全靠你的自我牺牲,什么事都自己一个人扛着。不管是队伍运行的事也好,屋大维的事也好,最后真实的在操心的只有你一人。当然,当然,这是你的选择,你队伍其他人对此也没有异议,但是,但是……”
小笛说到这里似乎有点说不下去了。她似乎对接下来要说的话有点犹豫,嘴巴一张一合了好一会,最后仿佛下定决心一样,豁出去般地说完了最后的话。
“但是,我看不下去了。看到你独自一人承担所有责任的样子,总让我联想起我过去那些散漫的人生,然后让我对我过去的生活态度感到惭愧,从而又不由自主地对你的情况感到心疼。”
一口气说完了这些,小笛总算忍不住了,别过脸去。从来很少不好意思的她这是真的感到窘迫。
蕾娜也对小笛的话感到惊讶。“没想到你会这么想。”
“当然会这么想!”小笛还是有点不太高兴,“你为集体牺牲太多了,你有哪怕稍微想过自己吗?就这么为集体牺牲一切你就开心了吗?”
蕾娜被小笛的质问问得有些张口结舌。“我……我不知道。”她小声地说着,“因为大家都认为我有能力,所以在战场上推举我为队伍领袖,但实际上我一直不知道要怎么做才好,非常担心让大家失望,以及带领队伍走向没落……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我所能想到的只有自己去努力,希望能给大家代为管理好这个集体……”
“那也太过了。”小笛说,“你看,你因为队伍的事而扛下一切,疲于奔走,所以有注意队伍里的状况了吗?没有,屋大维也因此能有空间能在背后搞他的那一套,甚至在今天还差点害了你们……说真的……如果因为他,你最后变成怎么样……我真的不知道我要怎么办才好。”
“为什么?”蕾娜疑惑地问。
“因为……”小笛垂着头,有些犹犹豫豫地说道。“因为我以前闲散惯了,对一切都不是很关心,只是想自己一个人潇洒地生活下去,大概很难想到责任是什么。但是我想,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它,虽然此前在其他人身上也见到过,可是他们都没有你这么耀眼。我想想要怎么比喻……这样吧,你就像神祇的宠儿,就像神祇选中的代理人,那么无私以及……完美,不管是外表上还是行为上,都让我为之震撼,难以忘却……所以我想保护它,保护……你,虽然我感觉我应该做不到……”
蕾娜突然间站了起来,下一瞬间,小笛感到蕾娜伸手拉过了她低垂的头拥她入怀。“没有,你做到了。”蕾娜叹息着,但坚定地说道。
“是吗?”小笛惊讶着。
“没错。”蕾娜说,“你把我从魔法风暴中救下,这难道不是保护了我吗?你后来将狮鹫劝离,不战而胜地又救下了我们所有人,就连那些袭击者也不得不受到你努力的荫蔽……要说无私,我认为你才是无私的。但是如果如你说的,你是为了我……我想,我很乐于接受,但是这样是不是也太不无私了一点?毕竟在你眼里我是‘无私以及……完美’,这样的话,难道不是有损我在你心里的形象了?”
听着蕾娜的话,小笛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怎么可能!”小笛笑道,“就算这样你也是完美极啦,真是的,我还真不知道哪里还能再见到像你这样让我在意的人。”
“那我真是太荣幸了。”蕾娜说,“可惜你不是我们队伍的一员,说实话,这个同乡会一般情况下总是不接受没有罗马人血脉的人这一点总让我觉得我们损失了很多优秀的成员……”
“啊,不。”小笛哀叹出声,“虽然我很喜欢你,但我还是不能想象我进什么队伍!哪怕是你所在的……”
“抱歉,”小笛补上了一句,“我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感觉,虽然我很向往像蕾娜那样的样子,但我想,要真让我像这样的话,可能让我回头去和那头狮鹫打一架还实际一点。而且!谁说喜欢什么东西就要变成那样呢!你的队伍可能之后也会有各种麻烦,也许有一个人能从队伍之外的地方替你看着,刨除一切利益关系,在背后默默地支持和帮助你,也是挺好的,是吧?”小笛说着,有些期待地看向蕾娜,迫切地想知道蕾娜的想法。
“乐意之至。”蕾娜微笑地说。
“那,你打算对屋大维怎么办?还有布赖斯·劳伦斯,这次布赖斯·劳伦斯的阴谋没有得逞,恐怕下次还会再来。”小笛略带担忧的说。
“是我的话,我可不担心。”这回,她的眉眼全部都舒展开了,额头上的抬头纹也不复存在,比起以前总是忧国忧民的操劳样子,现在她看上去才更符合她的实际年龄。小笛觉得还是这样的蕾娜比较好看。
“我不是还有你吗?”蕾娜笑着对小笛说。

当小笛推开雷奥的工作室大门而入的时候,机械师正在里面忙碌着手头的活计。
“笛子?”雷奥听到响动,从工作中抬起头来,看清来人后不由得惊讶出声。
“都说了不要叫我笛子,机修工。”小笛叫道,顺手抄起手边的一把扳手朝雷奥砸去。“这会让我想起我在吟游诗人学院里的那些糟糕事啊,记得没有!”
雷奥伸手接住了扳手。“谢了小笛,你真懂我,我刚想去拿一把的。”
“哼,也不看我和你搭档多久了。”小笛哼哼出声,在杂乱无章的工作室里挖出一把勉强能坐的椅子,毫不客气地坐下。 “工具借我。”她一边说着一边又从旁边的材料堆里翻出了一张油布,拔出了自己的长剑,就着油布轻轻擦拭着。
雷奥这回反而不工作了,看着小笛,似乎想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
“你怎么了?”小笛对雷奥的奇怪表现作出了反应。
“也没什么……”雷奥有点心虚地说,“只是,你知不知道,在坊间又出现了你的粉色传闻……”
小笛挑起了眉毛。“有这回事吗?”
“有的有的。”雷奥急切地说,“我原来以为上次你摆脱了和宙斯私生子的传闻后,就能安静生活一会了。但是,没想到不久之后,竟然又出现了谣传你和罗马军团第十二军团预备军那位执政官的传闻。如果说和伊阿宋的传闻算是有据可循的话,那这次和这位执政官的传闻就不知道从哪里传起了。”
“你不知道?”小笛重复了一遍。
“对啊!真搞不懂为什么你总是会和这种让人头大的麻烦事扯上关系,这次还是那个漂亮帅气的执政官,我的天呐。”雷奥摇着头啧啧做声。
“那你为什么不考虑一下这可能是真的呢?”小笛说。
“哈?”雷奥突然感觉到了背后庞大的信息量,一时间竟没有反应过来。
“还有。”小笛继续擦拭着她的长剑,“我劝你现在最好别再在后面乱盯其他漂亮姑娘了,更别提还对她们有产生些飞跃式的幻想,这如果让你的女友知道了,不知道她会怎么想。”
听到小笛的话,雷奥脑中顿时警铃大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雷奥谨慎地说道。
“哦?”小笛停下了擦拭的动作,回过头意味深长地盯着雷奥。“那么,我把你刚刚的话转告那位来自奥吉杰厄岛的女技师怎样?”
“笛哥饶命。”雷奥立刻认怂。
“这还差不多。”小笛把注意力又放回了她的长剑上,满意地看到她的武器被她擦拭得光亮崭新。“至于你的种种想法,我只能对你这么说一句:你所想的,应该全是真的,这次不是什么绯闻,机缘事故,我目前和那位执政官在一起了。”

-END-

===================================
※译名对照表
Piper McLean - 小笛·麦克林
Reyna Avila Ramírez-Arellano - 蕾娜·阿维拉·拉米雷兹-阿雷拉诺
Hazel Levesque - 黑兹尔·列维斯科
Octavian - 屋大维
Brace Laurance - 布赖斯·劳伦斯
Jason Grace - 伊阿宋·格雷斯
Leo Valdez - 雷奥·瓦尔迪兹
Leila - 莱拉
Hera - 赫拉
Aphrodite - 阿芙洛狄忒
Athena - 雅典娜
Hecate - 赫卡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