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机缘事故

Chapter Text

蕾娜的事让小笛自从吟游诗人学院毕业以来第一次没睡好觉。
虽然以前曾被导师指责她对很多事情都不太上心,还被一些同学批为行事不顾他人,但说真的,这从来不是小笛的本心。对很多事情不太上心是因为她很容易被其他事情分神,行事不顾他人是因为其他同学都跟不上她的脚步。
即使就结果而言,小笛就像是个不负责任且自私自利的混蛋,但在实际上小笛在暗地里有很注意自己的行为影响,很注意不让自己的行为影响到他人。
原本这种行事模式都挺好的,小笛自己生活得自在,也没有为不小心影响到其他人而让自己产生原本不应有的负罪感。 只是原本,直到在蕾娜这里遭到失败。
平心而论,这件事情根本不是小笛的错,都是各种意外,还有肇事者之一多余的忘了自己的名气去散播莫须有的罗曼史……虽然小笛想这么说服自己,但是假如当初她没有多余的硬挤进人群?假如当初她没有从正门进去而是从侧门进入?可能就没这种事。但历史没有假设。
小笛叹了一口气从自己出租屋的床上坐了起来,再也睡不着了。她往窗外瞥了一眼,天还没亮。
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小笛阴郁地想着。等这事情结束后她得想方设法和蕾娜化解本不应存在的嫌隙。

经过各方努力,一星期后这事情基本消停了。在小笛意料之中,有很多原本对这罗曼史深信不疑的大众现在都好像人生失去希望一般,终日痛哭流涕嚎叫“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但在小笛意料之外的是,唯独对于这个后果影响,小笛竟然一点也没有负罪感。
不应当。小笛漫不经心的想道,看着雷奥在路边的地摊上一边对几个零件挑挑拣拣,一边和摊主来回砍价。
街道上人群突然多了起来,尤其是多了很多冒险者。小笛抬眼望了望钟楼,发现到了日常冒险家上班冒险的时间了。
“动作快点,马上街上人就要多了,到时候路可不好走的。”小笛提醒了下雷奥。
雷奥应了一声:“马上马上——哎,这个五铜币不能再多了!”
看到雷奥这样,小笛无奈地靠到了旁边的墙上。就在她打算自己和自己打赌雷奥还要再砍价几个来回才能结束这次采购时,她突然被飘过眼角的紫色吸引住了视线。
她抬头望向那缕紫色的来源。是一件披风,正披在一位英姿飒爽的女战士身上,而那个女战士是——蕾娜。
小笛觉得自己呆不住了。
“机修工。”小笛叫了一声雷奥,但视线没有离开蕾娜。“我现在有其他事要去忙,你就自己慢慢选吧。”小笛说完,毫不客气地走掉了。
“哎?小笛?”雷奥茫然地回过头。
“6铜币!不能再少了!”摊主气势汹汹地朝雷奥喊道。
雷奥的注意力又立刻回去了。“不是吧,你是奸商吗?刚刚说好5铜币的!”
雷奥的声音很快就融进背景里听不到了。走进后小笛才看清楚这次蕾娜并不是一个人行动,而是和她队伍一起的几个人。有一个站在蕾娜身边腰上挂着骑士剑的少女上次小笛已经见过,但另一个看上去有些病恹恹的稻草色金发少年,她还没见过。
“蕾娜,早上好!”小笛装作碰巧路过的样子和蕾娜打了声招呼。
蕾娜身体僵硬地停下了脚步。
“早上好。”蕾娜有点勉强地说。
“小笛,早上好。”骑士剑少女也跟着愉快地打了个招呼。“托你帮忙的福,上次的事情很快就解决了,我们队伍也又恢复了稳定。”
“啊,这,哈哈,其实完全不用感谢,毕竟我也是被困扰的当事人之一,或者说这是我必须做的事。”被莫名感谢了,小笛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很快,她想起了其他事。
“对了,上次没有机会问你的名字,请问怎么称呼?”小笛问向骑士剑少女。
“黑兹尔·列维斯科,剑士。”少女愉快地说。这位少女意外的好说话。
“哼,我觉得他不回来队伍才比较稳定,要我看来他就是个祸端。”那个病态少年小声哼哼道。
蕾娜立刻眼神锐利地扫了他一眼。“屋大维,伊阿宋对队伍的贡献大家都有目共睹。”
屋大维听到蕾娜这句话只是耸了耸肩不予置评。
“他那人就这样。”黑兹尔小声地对小笛说。
蕾娜的视线转到了小笛身上。“这次你又是什么事?”
听到蕾娜突然抛给自己一个问题,小笛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她看到蕾娜就直接跟过来了,并没有多想其他的事。
“呃,看到你就过来打个招呼?”小笛不确定地说。她不清楚这么说蕾娜会不会对她更会产生情绪。
蕾娜意料之外的沉默了。现场的气氛陷入了奇怪的尴尬。
为了打破这个尴尬小笛只好拼命找话题。
“你们今天好像是要往城北走?接了什么任务吗?”
屋大维面色不善地看了她一眼。“我们去哪里,干什么,没必要和外人说吧。”
蕾娜扫了屋大维一眼,刚想说点什么,没想到看上去脾气很好的黑兹尔就抢着说话了。
“屋大维,小笛在一同经历那个麻烦事后,早就不算外人了,倒是你一直不在呢。”黑兹尔一字一顿地说道,屋大维被黑兹尔的话堵得一时语塞。
看到屋大维安静了,黑兹尔就转向小笛,对她解释道:“我们的确要往北走的,不知道你听说了没有?之前城里不是流传着城北山里出现巨鹰的传闻吗?你也知道这个城镇周边地貌只是丘陵,所以这个巨鹰应该是外来生物。我们今天打算去探查下实际情况,然后再决定怎么对付这头巨鹰。”
“比如,驯养?”小笛说,“毕竟你们的队伍叫‘雷霆雄鹰’。”
听到小笛这句,蕾娜和黑兹尔的脸刷的就变了。
小笛以为自己记错了队伍名。“嗯?难道队伍名不是这个?我可能记错了……”
“没错,我们队伍名就是这个。”蕾娜的脸色依旧不太好看。
“关于驯养,队伍里也有人提议过。”黑兹尔说,“其实就是屋大维……”
“什么!驯养一头巨鹰有什么不好!多威风!”屋大维大声抗议道,“别说你们不觉得!而且我们队伍里也有驯鹰师!驯养并不是什么难事!”
小笛觉得自己可能突然知道队伍名是谁想出来的了。
“城北的巨鹰传闻我的确听说过。”小笛说,“我还听说过有几批冒险者去了没有回来。”
“哈,我也听说了,但我也确认了其他信息,比如那些没有回来的冒险者水平层次比较低,完全和我们没法相比。”屋大维不屑地说。“能力既然不够,又想干自己干不了的活,只能无谓的牺牲吧,没办法。”
“你……”黑兹尔听不下去了,想回敬些什么,但被蕾娜眼神制止了下来。
“你们真的要去啊。”小笛头疼的说。如果只是那个讨厌的屋大维去就无所谓,但是这次他还拖了其他人下水,这听上去就很让人头大。
“原来你才是队伍的实际领导人,失敬。”小笛说,“既然能决定队伍的方针,那也应该顾虑到其他队伍成员的安全吧?”
屋大维毫无血色的病脸瞬间变成了浅猪肝色。
“就你们三个人,人够吗?其他人呢?”小笛有点担忧地问道。
“嗯,其他人都有事,今天就我们没其他事情。”黑兹尔说。
“我们就够了!”屋大维非常自信。“你别看那两个姑娘,她们可是比外表强得多的,而且还有特殊能力!再加上我的智谋,完全没问题!”
小笛注意到屋大维提到“特殊能力”的时候,两位少女的表情就变得有些尴尬。不过比起这一点,小笛非常怀疑他是否有“智谋”这个东西。
“既然你有自信,那好吧。”小笛说,她也想不出他们有其他理由不去。“祝你们好运。”
“那还用说!”屋大维得意地说,带着另外两个队员朝城北走去了。
当他们走出一段距离后,小笛却还留在原地。虽然目前已知的信息和蕾娜队伍规模看上去应对没问题,而且还有两位有着让那个看着就很怕事的屋大维能安心地跟着冒险的能力,更加让人没话可说。
但是,小笛总觉得自己似乎遗忘了某一点,某一项之前听说过的,至关重要的一点……
“不好。”小笛惊呼出声,掉头朝着蕾娜队伍离去的方向跑去。

===================================
※译名对照表
Piper McLean - 小笛·麦克林
Reyna Avila Ramírez-Arellano - 蕾娜·阿维拉·拉米雷兹-阿雷拉诺
Hazel Levesque - 黑兹尔·列维斯科
Octavian - 屋大维
Jason Grace - 伊阿宋·格雷斯
Leo Valdez - 雷奥·瓦尔迪兹
Leila - 莱拉 Hera - 赫拉
Aphrodite - 阿芙洛狄忒
Athena - 雅典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