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机缘事故

Chapter Text

有时候,什么都不知道反而才比较幸福。
小笛听了雷奥的话后,整个人都陷入了沉默。她想过事情的真相可能很丢脸,但没想到竟然有这么丢脸——她竟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和某个不认识的人激情热恋了一星期?而且如果她的猜测没错的话,她和那位叫伊阿宋的大兄弟还不止是普通的交往,一边腻腻歪歪不够还一边到处去辣别人眼睛。
小笛默默地捂住了自己的脸。
突然,她后知后觉地想起了一件事。“等等,雷奥,你说伊阿宋他,是冒险家公会总会长的私生子?”
雷奥肯定地点头。“对啊,我刚刚就告诉你了。”
“那个叫宙斯的骚老头?”小笛的脸瞬间变得扭曲。“所以,那个对冒险家特凶的挑剔女人赫拉等于就是他的继母了?”
“是啊。”
小笛一拳砸上了旁边的墙壁。“可恶,明明就是赫拉干的好事,为什么她不出来澄清这个问题?也没有给我们应有的事故反应措施!让我……让我……就这么……白白丢脸了一星期!一星期!”小笛几乎要咆哮出来了。
“啊,这也算是正常的吧。”雷奥摸着自己下巴沉思道,“根据我听说的可靠消息,当初宙斯又一次出轨和某个女人生下伊阿宋后,赫拉听说后又一次勃然大怒。但是这个女人比较聪明,她为了讨好赫拉就把她刚生的孩子送给了她,而赫拉竟然意料之外的乐于接受,还亲自登记收养了他。一开始大家都以为赫拉是突然难得善良,但后面发现她是将伊阿宋培养成自己私家冒险者一类的角色……”
“哇,这一家还真是复杂啊。”小笛感叹道,但立刻又变了语气。“……但这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啊!按理说不应该养母更会维护自己养子的荣誉吗!”
雷奥搔了搔脑袋。“谁又知道啊……也许是不想养这儿子想让他早日脱离家庭之类的吧?而且啊,你说,比起丈夫宙斯,自己的养子不过就是和个陌生姑娘卿卿我我,那对赫拉来说这又算什么有伤风化的事呢?”
听着雷奥的分析,小笛把自己的脸捂得更紧了。
“雷奥。”小笛的声音从指缝中漏出,听上去非常忧郁。
“怎么了?”
“你觉得我就这么原地去死还是换个城镇去发展。”小笛闷闷地说,总算把手从脸上挪下来了。
“别傻了,既然你们之间没什么的话,那解释清楚不就好了。”雷奥乐观的地说道。小笛觉得自己大概也被这个乐观的气氛所感染了,于是把消极的想法都暂时搁下,开始和伊阿宋大兄弟一道去企图消除这个误会。
从哪开始呢?就从伊阿宋大兄弟在事故前所在的常驻队伍开始。于是,就成了现在这样,大家坐在酒馆桌边相视无言的情况。
因为担心整个城镇都能认出他们,于是小笛就委托(胁迫)了雷奥去帮他们弄来两顶斗篷,这样就可以在误会澄清前暂时性地将自己藏在斗篷下进行行动。
小笛就这么跟着伊阿宋来到了据说是他们常驻据点的酒馆。这个颇具名气的叫做“狼殿”的酒馆位于城市东区,小笛此前虽然有所耳闻,但因为很少来到东区行动,因此也没有来过。
走进酒馆内部后,小笛立刻就察觉到了这里萦绕着一种特别的情感氛围。一定要描述的话小笛有些说不上来,给人感觉很像人际纽带,但是要与常见的人际纽带比起来,这里的纽带联系也太疏远了点。出于好奇,小笛环顾了一圈酒馆室内。
作为一个城镇内人流量相对巨大的开放性公共场所,酒馆常常是一个汇聚着各色人等的地方。即是意味着,酒馆里会有性格各异的冒险家,也会有日常工作后来上一杯的普通平民;酒馆里会有数量不定的群体聚会,也会有为数不少的个体角落独处。
但是呢,这家叫狼殿的酒馆,其内部的人多三个五个的聚在一起,很少有落单的个体。而且,虽然这些顾客群分布稀散,都毫无规律的待酒馆内的各个地方,相互之间看似生疏冷淡,但不知为他们看上去就像一个团体。
也许是服装使然,因为他们就算服饰各异,但每个人的着装上面都有着什么共同的元素。也许是性格气质使然,因为他们就算酒桌上脾气各异,但是每个人看上去都同样的血性和硬气。也许是外表使然?因为他们虽然外观上可以看出身上经历了各异的风霜,但他们不论是面部构造特点还是形体特点都有相似之处。
就像什么同乡会一样。小笛这么感觉,因为她很明显地感觉到自己是一个格格不入的“外来者”。事实证明,不是小笛多想,自从小笛进入酒馆后酒馆里的人都立刻察觉到了这一点,很多都一脸警惕地看着她,甚至有人还面露厌恶地盯着她——尽管她紧紧地裹着斗篷,好好地把自己的外表特征藏了起来。
伊阿宋轻车熟路地带着她上到了二楼,拐了个弯后来到了一间似乎是可以外租的雅间、可能是伊阿宋他们租下拿来当据点的房间吧。小笛这么想着抬起了头,果不其然,她在房间门板上看见了钉着的一个木牌,上面认认真真地写着“雷霆雄鹰小队据点”。
小笛面颊不由得微微抽搐了起来,这是什么名字。不过小笛还没来得及在心里吐槽更多,伊阿宋就直接打开了房间的大门,室内的景象瞬间在小笛眼前展开。
原本室内的人们都有说有笑的,看到来者何人后,室内瞬间静寂了,有的人原本在进行着的动作,这下一来让他们的动作也都凝固在了半空中。小笛是能明白他们这样的缘由,毕竟这个乌龙事件影响的可不止他们。反正罪魁祸首不是我。小笛这么想着,于是理直气壮地利用这个机会观察起了室内的成员。
室内其实没多少人,中央正对门口的位置上有一个圆桌,成员基本都在聚集在了圆桌边。
最引人瞩目的可能是正抱着一瓶酒睡眼朦胧地趴在桌边的一个圆胖少年。小笛一直觉得一大早就喝酒不太好,而现在她的这个观点更坚定了。很明显,这个少年就是属于“不太好”的那种,看着他身上的装备:一把长枪,小笛很怀疑这种状态下他到底能不能瞄准对手。
嗜酒少年旁边站着一个好像也是用长枪的少女,至少她的椅子旁边就靠着一把。小笛可以看出原本少女是想给嗜酒少年醒酒的,因为看着疑似醒酒药剂的瓶子已经递到嗜酒少年嘴边了,可惜她的动作就这么的断了在半空,没能完成。这真的不能怪她,因为那个少女正对着刚进门的小笛和伊阿宋发愣,手中的药剂原本就拿着不太紧,现在看着几乎都要掉了。
小笛眼睛扫到了嗜酒少年和递药少女的对面,看到那儿坐着的是一个有着肉桂般细密卷发的黑皮肤姑娘,非常小,可能刚进入少女阶段。原本小笛觉得可能她也是个见习冒险者什么的,但令人惊讶的是她的腰边挂着一把剑身相对细长的骑兵剑,看起来已然是一位能熟悉使用武器的冒险家。这位少女不知何故对着刚进门的伊阿宋和小笛露出了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脸颊甚至还微微发红。
但是,就算其他人反应再特别,也比不过坐在圆桌主席位的那位长辫少女。那位少女在看到来人的瞬间,表情从惊讶瞬间变为略带受伤,而后又迅速地控制了自己的面部表情,结果就变成了现在的一脸阴沉。她先瞟了伊阿宋一眼,最后视线就都集中在了小笛的身上,目光不太友善地盯着她,让小笛先感到悚然,随后就转为了委屈。
我也不想这样的啊!小笛在心里咆哮道。
“咦,只有这点人?”伊阿宋似乎没有怎么读到这个古怪的气氛,或者是他觉得不是什么问题,于是略为天然地问话了。
“是的。”回答的是那个对小笛面露不善的少女,“因为今天不是活动日,所以很多人都没来。”说着她视线回到了伊阿宋身上。“你是打算再次加入我们了吗?”
这回伊阿宋开始尴尬了:“蕾娜,这其中有点误会。”
小笛能感觉到那个叫蕾娜的少女咬紧了下她的牙关,稍微调整了下气息然后才开口:“好的,按我们的规矩,给你解释的机会。”
听到这句话,小笛心中缓缓升起了一道不详的预感,脑后仿佛吹过了一道冷风,让小笛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诸神在上,难不成这两个之前是一对?
小笛没有什么给别人戴绿帽的兴趣,但这个情况……小笛开始觉得她一开始决定澄清误会先从伊阿宋的常驻小队入手是再正确不过的选择了。
经过他们两个一番努力后——虽然最后基本都是小笛在说,因为小笛后来发现,伊阿宋真是个非常耿直的男孩子,耿直到话都不怎么会说。总之,主要经过她的努力解释,目前待在这个室内除她和伊阿宋外的人都接受了他们的说辞。仿佛春风化冰,原本被她和伊阿宋惊到无法动弹的其他人又恢复了自己的活动,室内又恢复了原本应有的轻松愉快的气氛。
“那你们打算怎么办?”当大家都好好地坐在圆桌边后,蕾娜对伊阿宋问道,但视线主要望向的确是小笛。
小笛也没含糊,立刻说道:“先贴公告寻找当时在场的其他冒险家,然后让他们在公证处对当时赫拉、雅典娜和阿芙洛狄忒之间发生的事作证……”
“抱歉。”蕾娜打断了她,“请允许我稍微打断下你的话,恐怕你们还不知道,城中大众们大多是知道有阿芙洛狄忒的魔法药水在作用的这回事的。”
“什么!”小笛腾地从椅子上弹了起来。“竟然都知道有魔法药水的作用?可是为什么他们还要相信我和那边那个大兄弟是存在真情实感的?明明都知道是魔法药水的作用。”
“我猜……”递药少女不太确定地开口了,“可能是大家都愿意相信你们因为这次机缘成了真正的姻缘吧,这听上去还真的像个不错的爱情故事题材啊……”
“竟然都不顾当事人的感受和实际!”小笛愤愤道。
“那些事情都不是很重要吧?”递药少女说,“大家可能都在对这种事情产生期待,所以一旦出现了,再经过以讹传讹,原本是假的也能变得无比真实了。”
“莱拉。”蕾娜轻声地叫了下递药少女。
“抱歉!”递药少女莱拉立刻大喊出声,仿佛蕾娜的那句话是刺激。
因为过于突然,蕾娜不由得皱起眉头。“抱歉?为什么要抱歉?”
“因……因为。”莱拉突然支吾了起来。
“说清楚。”蕾娜稍微带了点命令的语气。小笛开始推测蕾娜是这个队伍的实际领导人。
“因为,我也曾经是这一对的相信者啊。”莱拉有点尴尬地说。“可是!”莱拉突然坐直了身体开始为自己辩护,“可是,白鸽女士的故事写得太好了!让人不禁相信这是真的。”
“白鸽女士?”蕾娜又皱起了眉头。
小笛的手又开始捂上了自己的眼睛。当然,她知道白鸽女士是谁,这简直糟透了。
“阿芙洛狄忒。”小笛头痛的说。
“什么?”其他人都没反应过来。
“白鸽女士是……阿芙洛狄忒的笔名。”小笛放下手解释道,“当时我还在吟游诗人学院学习时有听教师们说过。”
伊阿宋的脸色瞬间变得很精彩。“你是说……阿芙洛狄忒拿她爱情药水的受害人来创作爱情小说?还当做真事传播了出去?”
“不,并没有作为真事,只是个小说。”莱拉很不好意思的说,“只是就像我之前说的,大家都愿意它是真的,你们是因此产生了真情实感的一对。”
蕾娜的嘴唇紧紧地抿了起来。“那就说得通了,毕竟是著名的爱情小说家白鸽女士创作的作品,其他的不说,凭着名人效应就能让人对其中内容深信不疑。”
“那我们该怎么办?”骑士剑少女担忧地问道。
蕾娜冲伊阿宋点了点头。“这恐怕要你去找你养母帮忙了,毕竟她也是当事人,我没记错的话,她也是和阿芙洛狄忒有各种不快的吧。而且她对你相当的满意,你努力一下,让她帮你个忙应该也不成问题。”
“哦!还能用关系解决啊。”小笛茅塞顿开,“那我就去联系我那些认识的吟游诗人啊还有情报贩子等等,花些钱让他们帮忙应该可以辟谣吧。”
“我觉得这样可行。”蕾娜赞同道。“还有人有其他意见吗?”
大家都表示没有其他意见。
“既然其他人都没其他意见了,那我们今天就先解散吧,毕竟事情还不少呢。”蕾娜用一种鼓舞人心的语气说道。大家在应和地吼了一下,也各自干自己的事情去了。
伊阿宋和莱拉一起去继续解决嗜酒少年的醉酒问题了,骑士剑少女通报了一声外出有事于是立刻就不见人影了。蕾娜也没有留在室内的打算,于是起身走出了房间。
虽然蕾娜在小笛和伊阿宋解释后,对小笛的态度已经缓和了下来,但还是比较生硬。小笛她其他的能力强弱她自己不太清楚,但她有一件事非常清楚,那就是她人缘是相当好的。因此,蕾娜对她这样的态度让她感到非常的不适应,所以在蕾娜走出房间后小笛立刻戴上斗篷的兜帽跟了上去。
没有人对小笛的离开表示好奇,因为一开始她就不是这个队伍以及这个酒馆的成员,她也没有对任何事物表示出让人警觉的敌意,所以小笛一路没有遭到任何阻拦。
小笛打算说些什么,但是不知道怎么开口。就在她还在考虑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走在前面的蕾娜突然停下了脚步。
“你还要跟到什么时候?”蕾娜的声音不带任何感情。
小笛回过神来,立刻也停下了脚步,差一点她们就撞上了。蕾娜转过身来,然后不动声色地和小笛拉开了一段距离。
“说吧。”蕾娜说道。
“呃……因为你强大的气场非常迷人?”小笛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
“抱歉,什么?”蕾娜又皱眉了。
她再这么皱下去怕是要提前衰老了,小笛心里想道。当然她没这么说出来,刚刚那句没头没脑的就已经够丢人了。虽然她决定忘掉吟游诗人学院中所学,但是她在冒险家公会登记以及和别人介绍的还是吟游诗人职业,不管实际怎样,大众对吟游诗人有着银舌头的刻板人设印象不能崩。
小笛咳了一下掩饰尴尬。“我是说,你似乎在我解释后还对我有些讨厌啊?所以我这不就是想还要解释什么就跟来啦,等解释清楚了我就会走啊。”
“我对你没有什么讨厌的情绪,这个事件相当不幸,你和伊阿宋是受害者,我没有讨厌的理由。”蕾娜说。
“可是我能感觉到。”小笛说道,“别忘了,我是吟游诗人,我能感受到词句间的情绪以及他人的细微情感。”
蕾娜又抿紧了嘴唇。又这样了,这难道是她个人的习惯吗?小笛想着,等着蕾娜的下一句话。
“可能是因为让队伍受到了实际的负面影响了让我感到比较烦躁吧。”蕾娜说道,“你也许也看出来了,我是这个队伍实际的管理人,其他人……的个性都不太适合做这种事,所以基本都是我在进行管理。伊阿宋是一个优秀的战士,他不在的这……期间,我们遭受到了不小的损失。”
听着蕾娜说的话,细细感受着词句之间的感情,小笛脑子里突然灵光一现——
“嗯……不止如此吧。”小笛出声道。
“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小笛小心翼翼地试探道,“你们,你和伊阿宋,之前该不会是一对吧?”终于说出来了。
蕾娜猛地绷直了身体,原本游离的目光突然严肃地看向小笛。
喂,喂,不会吧?还真的是?小笛心底渐渐地升起一股负罪感。
“不是。”蕾娜说道,让小笛松了一口气。但是说出来的下一句让小笛感到再也轻松不起来了。
“还不是,原本应该是会成为一对的。他加入队伍后一直在帮助我管理队伍,共事的同僚会产生感情,这些事情都有先例。”
蕾娜的声音听上去如此沧桑和疲惫,简直让小笛难以置信是刚刚那个领导气场全开的少女发出的声音。
这听上去比我给她戴了个绿帽还糟糕呢。小笛沉痛地想道。

===================================
※译名对照表
Piper McLean - 小笛·麦克林
Reyna Avila Ramírez-Arellano - 蕾娜·阿维拉·拉米雷兹-阿雷拉诺
Hazel Levesque - 黑兹尔·列维斯科
Jason Grace - 伊阿宋·格雷斯
Leo Valdez - 雷奥·瓦尔迪兹
Leila - 莱拉
Hera - 赫拉
Aphrodite - 阿芙洛狄忒
Athena - 雅典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