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上門維修

Work Text:

=======

要找来他的小区其实很容易,但电话那头的人好像是第一天上工,未免有些业务不熟练,在电话里对着周润发接连道歉了好几分钟——周生,真是对不起呀,我马上就到了。他侧着头,将手提电话夹在肩膀上,一手扣上了冰箱门。天气好热,幸好空调还不必要找人来维修,周润发提前在冰箱里冻上了几瓶冰水,等会就能派上用场。

对方果然很快就来了,大概十分钟之后,周润发家的门铃被摁响了。打开门看见那个迟到半小时的维修工人,被今日的毒辣阳光晒出一脸热汗,他穿着紧身,胸前挂的名牌写着名字。

“打扰啦,周生。”男人说。

男人姓郭,比周润发矮上许多,身材要小巧了两个号。他进门后被温差激得打了个寒颤,低着头,抿嘴朝周润发笑了一笑。周润发侧身让人进来,灰色的斜挎包挂在他腰侧,刚好是能看见名牌的角度,周润发便多看了两眼。郭富城。

“先生家里是第一次安装这个吗?”郭富城问道,“啊。”他看了看自己脚上的鞋,探寻似的抬眼去看周润发:“需要我换鞋么?”

周润发摇头:“不用。”

他领着人到客厅,之后自己便回到厨房去倒了两杯冰水,留郭富城跪在客厅里将工具一字排开。男人听得到对方在小声和自己说话,絮絮叨叨,很有活力的样子,紧接着他将电视柜拉开,去摸索要找的那根线头。

或许他没必要叫上门服务的。周润发倒水的时候如此想着。但在他出来之后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郭富城跪趴在地上正在忙活,同样的暖灰色裤子紧紧包裹住他的大腿肌肉,显出来线条,前倾的姿势让一部分腰肉从衣摆和裤带间露出来。他出了很多汗,手臂和额头都汗涔涔的,光亮得很。

周润发没打扰他做工,坐在沙发上闷声喝水,直到杯子见底了,郭富城也终于折腾好了那些乱成一团的彩色电线。他抬起手臂擦汗,一边喊着,先生——周先生?

那截露出来的腰线很适合放点什么上去,郭富城还跪在自己膝盖上,手指间沾上些灰尘。周润发走到他背后,将剩下那杯冰水给郭富城递过去,对方撑着手臂过来接,小声朝他道谢,两只手捧着杯子才喝了一口。

“阿城第一次做这工作啊,”周润发说,“夏天这么热,好辛苦的。”

高大的男主人在他身后坐下了,坐在地板上,长腿挡住郭富城的所有逃生路线。维修工人颇有些无助的眨一眨眼,依然在喝水,他渴得厉害,在周润发的手摸到自己臀部时才短促的啊了一声,放下杯子。

他耳朵尖红了,但说的话义正言辞。“安装……就到这里,”郭富城说,“如、如果有问题,您可以给公司打电话。”

或者是他太热,汗湿了裤子,或者只可能是他的裤子本来就被水浸湿了。周润发在郭富城想要转身过来前掐住他的腰,手掌刚好卡在腰部的那截凹陷里,郭富城便不再动了,肩膀僵硬,在周润发俯身压到他背后时好像被捏住后颈的兔子。稍凉一些的手掌顺着他的腰线埋进裤子里,向下拉扯,露出来半圈臀部。

“吓,”男主人很是惊讶的评价道,“——都这么湿啦,果然好辛苦。”

他没料到会让人直接给按住,还在状况之外,周润发倒是看出来他也在期待这场意料之外的性骚扰。郭富城呜咽一声,宽松的灰色裤子被褪到膝弯处卡着,周润发的手沿着他湿淋淋的股缝摸了个来回,也不全是汗,男人真的有他想象中那般湿润,内裤已经浸出来一圈水渍。夹着东西就来给人上工,寡廉鲜耻。

“哈啊……♡”

周润发知道他不会跑掉,便松了手,手掌钻到制服下面去揉对方的乳房。很可惜他们公司的制太过紧身,扣子都系紧了两颗,难让人从领口处窥探到什么风景,只有勒出来的线条可以告诉他男人有一对挺翘的奶子,摸着也如是,他一只手刚好抓得住,奶头就顶在周润发手心里,渐渐肿起来。

他开始猜测为什么郭富城会迟到。可能在上一家客户家里也被人肏过了,律师,或者是轮休的警察,休假在家的上班族,这才能解释他肠穴里那些湿润的一点点往外漏的水。郭富城弓着背好躲开他的手,咬住自己下唇,耳根红红。

干进去就好了。周润发在郭富城耳边也这样说,得到对方委屈的小声回应。那你要乖点,记得不要吃我的手——看,好色,都吞进去啦。阿城为什么要说谎?水这么多,谁都内射在里面了?好多人肏过了?

“没有、啊…♡没有别人、”周润发又往里插一些,捅到了腺体上,郭富城立刻软下腰,像承欢的雌兽那样趴下去。

“那就是自己玩的咯。”他说。

也不是。修理工人趴在自己手臂上,呜呜叫起来。不是他,但也确有其人。谁都能*把自己的阴茎插到他的肉穴里爽一番,上门服务的目的就在于此,周润发当然也这样做了。短发的男人反而在吞入他阴茎的时候甜腻的哼出声,还知道要夹紧臀部,不像是一只无辜被骚扰的
兔子。

他被顶到叫出声来,喊着,周生、不要了,♡太多了啦——啊啊,拜托您、不要是那里。那支杯子原本放在电视柜上,被郭富城突然的抬手打倒,滚落在一边,剩下的一点冰水淋到他头上,打湿衣服。

周润发知道对方根本没刻意反抗过,比起抗拒更像是在找角度让男人的鸡巴插得他更爽一些。那头剪理的清爽的短发汗湿在一起,毁掉了先前的发型,郭富城还想伸手理一理,最终是侧着脸埋在自己手臂里,将内侧的肉吸咬出一块红印,周润发在他屁股上不轻不重的拍了一掌,那团软肉便跟着颤。

他在弄脏客户家地板之后才意识到不对,但已经被男主人干到漏精,在胯下积出一小滩粘稠的水洼来。郭富城想爬到前面,离男人远一点是一点,对方扣住他的胯骨反而让人尖叫起来,嗓子里也都黏糊糊,肠肉吸周润发的屌太紧,带出来一些叠在穴口处又被塞进去,屁股被撞得发红,还不足够。

“是只有你——这样,”周润发咬着牙低喘,对方故意扭着角度方便他肏,“骚浪?堵住了么?还要流出来?”

“没有、周生……啊,我不是、…”他开始咳嗽,哭得又凶,一句话被打断许多次,碎了一地,“唔啊、是,要那里啦——轻点,拜托您……先生……”

周润发决定抱他去沙发上,手刚伸到人腿边却摸到两张皱巴巴的名片。他将名片递到工人眼前叫他看,郭富城睁着眼,对印刷的自己的名字根本没有反应——直到周润发的阴茎从穴里退出来,空虚难耐,对男人的鸡巴渴望得要死——郭富城才意识到轮到他说话了。

“我的号码在上面、如果您、啊,如果周先生您有问题……”他说,“打这个号码,我会上门来维修的。”

 

所以郭富城的号码就到手了,这是后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