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本蛇】Snake Den (蛇穴)

Work Text:

“我怎么跟你这么个傻瓜困在一起了。” 蛇不满地小声嘟囔。他在Benjamin的外套下蜷缩成一团,窝在雪地上一块大石头边,勉强躲避着风雪。

他走不动了。而且他不顾Benjamin的劝阻,一定要在这里休息。“你去找点吃的。” 他当时这样说。

但他现在后悔了。

Benjamin这混蛋不知道哪去了。

蛇已经冷得睫毛上都带着白色的冰晶,他的皮肤毫无血色。他原本的小马甲根本起不到任何遮寒的作用。更糟的是,他无法调节自身体温。外界的温度使他新陈代谢逐渐趋近于零。蛇的眼皮开始越来越沉重,耳边只有空洞刺耳的狂风呼啸。他似乎觉得大片的雪花划过自己的皮肤,非常疼,但事实上,他的皮肤已经不再给他传递信号。他的血液几乎不再流动,体温也降到极低。

蛇失去知觉无法动弹了。

Benjamin还算敏捷地在林间奔跑着,四处寻找能躲避风雪的洞穴。吃的不是问题——只要蛇命令他,他的血肉都可以奉献,但他知道,蛇需要一个避风的地方。不然的话,不然的话?

首领要死了。

他咬牙不去想最坏的结果,眼眶却红了。唯一的外套给了蛇,他本人也几乎快支撑不住了。世界都是白茫茫的,这末日般的场景Benjamin只从古老的故事里听过。

“死神召唤着风雪,将整个世界冰封其中。冰封的世界坚硬又璀璨,因为它会被镶嵌在死神向爱人求婚的戒指上。”

这个故事残忍但浪漫,这让当时年幼的Benjamin第一次感受到为了爱情人可以多么疯狂。如果可以,我也想把我的全世界捧在手心里送给我的爱人,无论他接受与否。年幼的他当时盯着一起玩耍的小蛇,天真地想。

风卷着雪扑进他的眼睛,迷迷糊糊之间,他似乎真的看见天空中巨大的黑影飞过,Benjamin觉得自己的牙齿在快速地打着颤。

一切生灵都将在死神的镰刀下不复存在,任何生命会在此刻冻结。

不,这不行。

即使是在死神的怀抱里,Benjamin也要将他的首领抢回来。

他继续耐心寻找着。山林里一定有大大小小的山洞的,只要找到*一个*能避风躲雪的就可以。

雪地里有一些冻死的动物,表情依然惊恐而鲜活。它们的灵魂已经被收割了。

Benjamin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迷路了,他想到离开蛇之前,那个在石头边的小小身躯。

拜托了,再坚持一下。他心里对蛇说,也对自己说。

在Benjamin也快冻死的时候,幸运女神眷顾了他。

一个还算宽敞的洞穴出现在他眼前。洞口虽然隐蔽,但挡风效果非常好。感谢上苍,Benjamin默念着,在地上和树上都迅速做了记号,然后凭着记忆往回寻找自己的首领。

他雀跃地飞奔着,结冰的树枝划破他的脸,但他根本没有在意。他往回跑的速度很快。心头的一腔热血突然给了他力量。

但似乎死神的速度更快。

Benjamin回到蛇身边的时候,蛇已经僵硬了。

在自己的衣服下,缩成小小的、冰冷的一团。

他死了。

不!!!

Benjamin眼前黑了一秒。

巨大的悲伤瞬间席卷了这个可怜的人,几乎将他整个人撕碎。

然后他机械地披上衣服,几乎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把蛇抱起来搂在自己怀里,又紧了紧外套。

他的动作温柔地像是在照顾生病的孩子。

对不起。

我们回家。

他强忍悲痛地吻了一下蛇冰冷的额头,然后向山洞的方向跑去。他知道没有人能在如此低的体温下存活,但死亡也不能将他们分开。

不过是几分钟的脚程,他们很快到了洞穴,但Benjamin觉得自己仿佛走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整个世界都是空白惨淡的模样,正如他失去了爱人的内心。

他觉得怀里的蛇似乎没有刚才那么冰冷了,也许是他奔跑时增高的体温传递给了对方,也许只是他一厢情愿的错觉。

山洞里看起来比外面大很多,地上有一些柔软又干燥的兽皮,零散的小骨架——似乎是兔子或者小鸟的,还有一些破碎的蛋壳。也许什么野兽曾经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巢穴,Benjamin断定。

他跪在地上,把蛇放在了地上的一张鹿皮上裹好,然后又舍不得地连着鹿皮一起把他抱回到自己怀中。Benjamin的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他用手摩挲着蛇的后背和四肢,想要让他冰冷的躯体重新温热起来。

无济于事。

但他依然不肯放弃地紧紧抱着蛇,抚摸着他,同时吻上了他冰冷的嘴唇。

我爱你。他心里默念着。

Benjamin其实已经很累了,他之前消耗了太多体力在风雪里奔跑。他仍然努力想保持着清醒,用尽最后力气守护着蛇,但最终,心力憔悴使他昏睡了过去。

******

Benjamin被冰凉的舌头舔醒了。

他皱皱眉头。

他正在做乱七八糟的梦,无情的风雪和僵死的蛇让他生不如死悲痛欲绝。

然后他意识到,那其实是现实。

Benjamin痛苦地睁开了眼睛。他几乎无力面对这样的现实。

眼前的景象让他心漏跳一拍。

蛇正瞪着乌溜圆亮的眼睛瞧他,见他醒了,还伸舌头又勾了一下他的嘴。

“你醒了,笨蛋?” 蛇低哑着声音说,“吃的呢?”

Benjamin震惊得连呼吸都停了。

怀里的蛇体温依然很低,但他是活着的。会动,会说话,这是真实的吗,还是什么芬达海?

他抱紧了蛇,情不自禁地吻了上去。他的舌头勾住了蛇分叉的舌头。蛇的口腔里很凉,他努力吸吮着啃咬着,似乎想传递给他温度和火热的心意。蛇僵了一下,但很快就笑嘻嘻地配合起他的动作,并且占据了这个吻的主导权。

蛇冰凉的手脚也缠上了他,身上的鹿皮因为这样的动作而滑落。但蛇毫不在意,他的一条腿甚至骑上了Benjamin细窄但矫健的腰身。

“没有吃的吗?嗯?” 蛇终于松开了气喘吁吁的Benjamin,非常得意地看着对方涨红了脸的模样。

Benjamin这时候才觉得自己灵魂慢慢归位了。他刚刚做了什么?

他吻了蛇?不,更重要的是,他的蛇没有死?

“您…您还活着。” 他结结巴巴地说,“我…我还以为…”

蛇没等他说完,又用一个小小的吻堵住了他的话。再次被亲的Benjamin似乎果然忘记怎么说话了。他舌头打结地盯着蛇,脸上的表情又悲又喜。

“你可以选择温暖我。” 蛇说。

的确,Benjamin一觉醒来,元气恢复了不少,身上热乎乎的。他于是将蛇抱得更紧,抚摸着他光滑的后背,用鼻尖轻蹭着他家首领的侧颈和脸颊。蛇浑身上下都凉丝丝的。但他怎么敢再去亲吻蛇,他的手甚至不敢往蛇下半身挪动。

“你可以选择温暖我。” 蛇又重复了一遍,“由内而外。” 他继续缠着Benjamin,贪婪地汲取着对方的体温。

Benjamin手足无措起来,他理解了蛇的意思,脸上也开始发烫。他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只是僵硬地抱着蛇。

于是蛇小小地翻了个白眼,抓住他一只手,引领着他的手伸到自己裤子里。Benjamin的手指被强行按到蛇的后穴上。

“这里,进入我。” 蛇说。

Benjamin十分窘迫。他知道自己首领格外会享受生活。天底下愿意跟他做爱的人能排队绕伊甸园三圈,而蛇,来者不拒。但他现在的身体很凉,这让Benjamin犹豫现在是不是个做爱的好时机。

不过蛇格外的热情,他按压着Benjamin的手指,带着他的手指在穴口打转。他的眼睛依然盯着对方。Benjamin不太确定这是一种命令还是勾引。

在Benjamin手指终于埋入蛇的后穴时,他听见蛇小小地“呜”了一声。他赶忙用另一只手搂紧对方以示安慰,并在他脸上落下更多的吻。

然后Benjamin的手指开始浅浅地在蛇的肉穴里出入。他耐心地温暖着蛇,哪怕是这一小块皮肤。

蛇的穴口非常敏感,他开始分泌黏黏乎乎的体液,濡湿了对方的手指。他呼吸粗重了些,但他依然不满地想要更多,他的屁股随着对方的手而扭动着,希望籍此能让对方插入得更深。

因为自身体温太低的缘故,Benjamin的手指显得非常炙热,这太满足了。蛇甚至舒服得仰起脖子,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呻吟。他吻上了Benjamin试图躲避他的嘴唇,身体也贴紧了对方。

他们缠绵了一小会儿。

然后蛇把自己的裤子扒了下来,他有点等不及了。“快一点,Benjamin,” 他小声催促着,同时不断用手在对方身上摸索着,试图激发对方的性欲,“快点要了我。”

根本不用激发。

Benjamin早在吻上蛇第一次的时候就硬了,这一切都对纯情的Benjamin来说太刺激了。他脸红地点头,稍微加快了手上的速度,并且往蛇身体更深处探入。他按压着蛇的前列腺,听见蛇快乐地呜咽着。他不想伤害蛇,他想慢慢来,但他意识到蛇的身体早就准备好了。

温凉的软肉紧乎乎地缠着他的手指,随着他的动作涌出来一股股湿滑的液体。

“啧。” 蛇先着急了,他才刚刚从死神冰冷的怀抱中挣脱出来,他迫切需要一场火热的性爱重新点燃生命,但Benjamin这个笨蛋搞这种不温不火的刺激,是想杀了他吗?

蛇的手游移到对方裆部。他按住Benjamin的阴茎胡乱揉搓了一会儿,然后迅速扯开了他的裤子。

蛇满意他看到的尺寸,他用手指轻轻在对方的铃口刮弄,“不想进入我吗?Benjamin。” 他诱惑地低语,依然摆动着腰肢,用后穴吸吮挤压着对方的手。

Benjamin理智的弦儿崩断了。他快速地抽离了手指,扶着蛇之前跨在他腰上的腿,狠狠地操进了蛇的肉穴。

蛇满足地叹了口气。

对方灼热的阴茎完完全全填满了他,温暖和被扩张的快感极速从他的尾椎弥散到四肢百骸。蛇几乎等不及对方缓慢的进出,他摆动着腰,挺动胯部让对方能操得更深。

他毫不掩饰地随着律动而大声呻吟着,整个山洞都回荡着他淫靡的叫声。这让Benjamin脸红心跳。蛇半眯着眼睛享受着生命一点点回到自己身上的感觉,仿佛血液也更快的流动起来。他的体温稍微升高了一些。

他断断续续地发号施令,指挥着Benjamin照顾他的敏感点。Benjamin俊朗的脸上带着认真而坚毅的神情,他红着脸照做了蛇的话。

这样的小情人让蛇格外满意。

于是他缓慢地凑近了对方,用獠牙划过对方侧颈的皮肤。但他没有咬下去,只是转为用力的吸吮。

他们又缠绵在了一起,互相亲吻着对方,仿佛一对儿热恋中的爱人。蛇的乳尖磨蹭着对方的胸口,从而充血挺立在冰凉的空气里。于是他用手臂缠上Benjamin,让自己更好地贴在对方怀里。

“Benjamin,” 蛇轻咬着对方的耳朵,“你想不想试试这里。”

说着,他调整着姿势,没有给Benjamin选择的余地,就让对方的阴茎抵入了他的生殖腔。蛇觉得脸热热的,他以前绝不会为此而害羞,但今天不太一样,Benjamin不太一样。

Benjamin的动作也逐渐发狠起来。他被准许进入首领身体最私密的地方,巨大的满足感淹没了他。蛇的体温和身上的香气让他有种被海浪缠绕包围的感觉,他随着汹涌的波涛挺动着,并且完完全全沉迷其中。

蛇的甬道紧紧包裹着他的阴茎,而蛇生殖腔的入口则吸吮着他的龟头,对方吸得是如此用力,这让他血脉偾张。而蛇甜美的呻吟更让他的心幸福地飞上云端。

他的手顺着蛇的大腿抚上对方腰身,又转而往下滑去。然后他扶着蛇的屁股,卖力地顶撞冲刺着。蛇完全不介意对方的热情,他迷乱地攀着Benjamin,腰扭动的幅度也更大了,并且跟随着对方的节奏用屁股讨好着他。

蛇的体温慢慢回升,他彻底活过来了。肉体和心灵的双重满足让他几乎瞬间攀上欢愉的顶峰。

蛇很快就射了,但他软绵绵地挂在Benjamin身上,亲吻磨蹭着对方。他的后穴依然咬着对方的阴茎吞吐,不过他脸上多了一分温柔的神色。

这番难得的缱绻让Benjamin再难压制自己的欲望,他射进了蛇的体内。

然后他们又吻在了一起。

******

“这个洞穴很眼熟,” 蛇懒洋洋地窝在Benjamin怀里说,“我以前来过这里。”

外面的风雪似乎安静了些,而他也暖和过来了。他们已经吃了一些东西,是外面雪地里的小动物。现在只需要慢慢等待风暴过去,他们就可以回家了。

Benjamin有点摸不着头脑。温度如果适宜的话,蛇是不需要冬眠的。而据他所知,伊甸园一直都四季如春。蛇来这里做什么?

“不知道那些小家伙跑到哪去了。” 蛇用鼻子蹭了蹭Benjamin的锁骨,“不过我不介意以后再回来。”

什么?

Benjamin脑子彻底放空了。

然后他想起了之前看到的蛋壳。他的首领生过孩子。还是在这个洞穴里。

那些蛋壳是从他体内产出来的。

这个场景慢慢在脑海中鲜活起来,并且逐渐和刚才蛇放荡的呻吟和热辣的扭动融合在一起。

Benjamin脸红了。

他猜测那些蛋的父亲是Solus,他知道蛇爱过那个人。但无所谓,蛇现在躺在他怀里,这足够了。

所以,蛇说“以后再回来”?

指的是他的首领以后会在这里产下他们的孩子吗?

Benjamin脸上发烫,他几乎不敢低头去看蛇的脸色。他只是僵直地坐在那里搂着蛇,一颗心突突直跳。

蛇瞟了一眼Benjamin,没再说话。他低下头,脸贴着Benjamin胸前。这个笨蛋在想什么,他当然猜得到。

反正,这样也不坏啦。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