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老头儿

Work Text:

“轩哥是买给我们吃的么?”

“当然不是啦,肯定是给汶翰哥买的。”

周艺轩小心翼翼的抱着几个装点心的盒子,什么桂花糕,条头糕,定胜糕,还有桔红糕和榨菜鲜肉月饼,都是他喜欢吃的。这次在无锡参加比赛,好不容易有机会回北京去参加公司的年会,特意找了助理去买了回来打算给他带到北京去。

这么久没见,也不知道他带弟弟顺不顺利。

几个小的在后面叽叽喳喳,无非是要去大吃一顿,或者又能见到公司的哪个前辈。苏勋伦凑过来,翻了两张动图给周艺轩看。

“轩哥你只能自求多福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两张动图的内容很简单。

一张是自己参加节目的时候,一下子就接住同公司的弟弟,然后举高高。

另外一张,则是去年年会,自己走神,没抱住开开心心朝自己跑过来的那个人。

周艺轩出了一身冷汗。

也不知道这次能不能给哄好了。

 

从大厂出来坐车去北京不过两个多小时,胡春杨前一天熬夜练习,上车就睡了过去。胡文煊拿着手机翻着微博看看最近的消息。头次出来参加节目的训练生们自己建了个群,一打开就进来了几十条信息。翻到最上面一条未读。

“汶翰哥什么状态,我们轩哥还能不能全尸回无锡?”

胡文煊装作玩游戏的样子去偷瞄李汶翰的表情,大哥倒是平静的很,看不出高兴还是不高兴。

“煊煊你们组的舞扒的差不多了吧。”

李汶翰突然转头过来,胡文煊差点没把手机扔出去。

“差,差不多了。”

 

到了酒店,公司给安排了房间暂时休息,二胡一起,李汶翰自己一间。王一博到的早些,听说李汶翰他们到了,趿拉个鞋就过来串门。

“一博。”

王一博自是知道他要问什么。

“轩哥他们飞机十一点到北京,顺利的话能赶回来吃中饭。”

 

李汶翰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内容,就回了房。大厂的练习不分昼夜,房间里又有些热,索性脱的只剩了个t恤然后沉沉睡去。

睡得迷迷糊糊只觉得一只巨大的不明物体压在了自己身上。

“好重~下去!”

“春杨说你没吃午饭就睡了,要不要起来吃点东西,晚上还要跳舞不是。”

李汶翰揉了揉眼睛,他唇色本来就浅,此刻显得更加粉嫩。周艺轩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伸手捏了捏李汶翰的腰,又摸了摸他的胸。

“怎么瘦了这么多,吃的不好么,还是睡得不好?”

“哪有你奶孩子辛苦,我没事,老头~”

“老头”是李汶翰对周艺轩的专属称号,弟弟们吐槽过这个听起来又老又土的,怎么看也不算是昵称吧。周艺轩却对其甘之如饴,李汶翰每次一叫他 “老头”,眼睛都会眯成一弯月牙。弟弟们听多了,只当是老年人的独特情趣罢了。

李汶翰捏了捏周艺轩的胳膊。

“看来你练得不错,每天抱弟弟们背弟弟们挺有用的吧。”

周艺轩没有理会,把送来的餐点一样样的摆好,又给李汶翰披了件外套。

“桂花你先吃哪个,我喂你。”

 

李汶翰愣了一下,在大厂几个月,早就习惯了周围人各种“汶翰”“汶翰哥”“翰哥”的叫,如今听到这个有点久违的称呼,居然差点哭了出来。

周艺轩递了张餐巾纸过去给他蘸了蘸眼角,夹了块去了骨的鸡翅给李汶翰喂过去。

“先好好吃饭,晚上再喂饱你。”

话里面的意思两个人自然都明白,周艺轩坐在床沿,李汶翰两条白腿搭在了老头腿上。周艺轩怕他着凉扯了条毯子给他盖上,然后便认真的喂饭,李汶翰却不是认真的在吃饭了。

捏捏他肩胛上的肌肉,数数他的眼毛,再摸摸他的胡茬,玩着玩着就摸到了下面去。几个月没见,不仅肌肉多了,好像连那里的分量都大了。

“这里有没有想我呀?”

李汶翰是浙江人,说话的尾音总是带着一点南方人的软糯。周艺轩虽与他同为老乡,却总是会被这分软糯夺了神去。李桂花同学嘴里还叼着排骨,手直接从内裤边就伸了进去。

“别闹,脏。”

身体的反应总是忠于本能,李汶翰一点点感受着周艺轩那里勃起到自己熟悉的尺寸,还有从根部向上蔓延的突起筋络。

“大家伙可不这么想。”

李汶翰在周艺轩衣服上蹭了蹭自己手上的油,双手握着上下撸动起来。周艺轩开始还能平静的吃饭,只觉得快感一阵阵的从小腹往上窜。李汶翰的手并不柔软,因为长时间的练习结下的一层薄茧摩擦在茎身的皮肤上似乎更加带感。

“这么想我?”

周艺轩喘着粗气,搂过李汶翰开始接吻。两人极尽唇齿相交,恨不得将对方拆吃入腹。李汶翰的嘴唇被亲的有些轻微红肿,看上去就如同娇嫩欲滴的小樱桃。

“我带着弟弟们,才知道你当初带我们有多不容易。”

头毛被大手呼了呼。

“有你在,什么都可以的。”

 

两个人腻腻歪歪的吃完了饭,洗了澡做了妆发去了会场。

看着两个人一直在咬耳朵,上场下场也是一个拉着一个,弟弟们就知道可以解除警报,轩哥又可以全身回无锡了。

胡文煊坐在王一博旁边,趁着主持人报幕的空挡。

“汶翰哥和轩哥一直这么好么……一博哥你们……”

王一博倒是习以为常的样子。

“看多了就习惯了。刚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几个还起起哄,后来狗粮吃饱了,起哄都没心思了。”

 

下了年会几个小的还说要出去吃个夜宵什么的,周艺轩说李汶翰有些不舒服,说了一声就背着人回房间了。

放好热水,这才给李汶翰扒了衣服卸了妆,让他好好的泡一会。

“老头你也进来呗。”

“我回房去拿点东西,顺便洗个澡,省的你着急。”

 

等到周艺轩洗了澡回来,李汶翰已经在床上躺好了。浴袍的衣襟敞了大半露出白嫩胸口,两条细长白腿直接就露在外面。

“你怎么才过来,不会是撸了一发吧。”

周艺轩把拿来的东西摆在床头柜上,他腰上只围了条浴巾,李汶翰看着他的肌肉不自觉的的咽了下口水。

“我这不是为了一会持久一点么,要不怎么喂饱你。”

李汶翰头发还滴着水,周艺轩去拿了吹风过来。

“头发不吹干又要像上次一样么?”

那次也是两个人异地之后的见面。大夏天的,从洗澡开始一直做了四五回,屋子里空调开的足,又没来得及做清理,李汶翰回去连着烧了三天才好。

“不管那么多了。”

李汶翰掀了睡袍就扑了上去,周艺轩条件反射的把他牢牢托住,手里细腻的触感让自己的小兄弟立马精神了起来。

“宝宝别急啊。”

安抚似的摸了摸李汶翰的脊梁,手顺着脊柱向下,探到臀肉中间隐秘的地带,摸到了一手的湿软滑腻。

“我都自己做好扩张了,等你等了好久了~”

记得有一阵子李汶翰爱上了健身,没有通告的时候就拉着周艺轩去健身房,举铁无氧都得来个一套才满意。加上周艺轩给他配的营养餐和蛋白粉,效果还是很明显。

“宝宝你这样都不好抱了。”

“宝你个大头鬼,叫哥。”

队里几个小的都不知道为什么轩哥也开始叫李汶翰翰哥了,每次一看到自家队长满脸笑容的凑上去,都是一身鸡皮疙瘩。

李汶翰俯下身去亲周艺轩,灵巧的撬开周艺轩的牙齿,把自己的小舌伸进去捣乱,唇齿间都是轩哥的味道,李汶翰舒服的叹了口气。

“老头你还是宝刀未老呀。”

使坏的用股缝蹭了两下周艺轩的下身,然后扶着已经完全勃起的硬物就往自己后穴送,纵使做了扩张,可时间久了没做,进去的时候还是费了点劲。

刚进了一个头李汶翰就觉得后面涨的好满,湿热软滑的内壁贪婪的吸吮着进入的性器。周艺轩轻轻的揉着李汶翰的臀肉让他放松。

“轻点轻点,一会把我夹射了。”

周艺轩仔细的看着坐在自己身上的人。瘦了好多,胸肉摸着也软了些。他起身去含住李汶翰胸口的小樱桃,拿舌尖在上面来回打转,不时的吮吸一下。

“煊煊没有给你牛奶么,胸都没肉了。”

后穴的那根肉棒次次轧过自己的敏感点,快感一波波的袭来,李汶翰早就松了劲,只能撑在周艺轩的腹肌上。

听到这里才知道队里弟弟每晚给自己送的牛奶夜宵原来是周艺轩的嘱托,吧嗒吧嗒又开始掉眼泪。

“宝宝你别哭啊。”

“老头你动动,我没劲了。”

得了令的周艺轩坐起来,托着李汶翰的屁股,一下一下的凿的踏实。李汶翰的性器颤颤巍巍的吐着清液,抵在周艺轩的腹肌上。

“前面,前面……”

大手握着自己的粉嫩性器,薄薄的茧子碰到脆弱的粘膜皮肤带来要命的快感。

李汶翰低头看着两个人的交合处,轩哥的尺寸实在优越,一个分神,轩哥狠狠擦过自己敏感点,李汶翰便高潮射了出来,精液一股股的射到周艺轩的小腹上。

“甜的~”

“老头你学坏了。”

周艺轩从床头扯了张纸帮李汶翰擦了一下。

“还要么?还是去洗澡?”

李汶翰呜嗷在周艺轩肩膀咬了一口。

“就一次就想满足我,没门。”

周艺轩无奈的笑笑,李汶翰只觉得自己身体里那根硬物又抬了头精神了起来。

“你抱着我做~”

李汶翰一边在周艺轩身上颠簸起伏,一边玩着老头的胸肌和腹肌,还伸了舌头,去舔周艺轩的喉结。

“这里是我的,这里也是我的,以后只能我摸我看,别人都不许,弟弟也不行。”

“好,都是你的。”

李汶翰在周艺轩怀里高潮了两次,始作俑者还硬硬的插在自己后面。周艺轩把李汶翰抱起来,稳稳的托住他把他带到镜子前面。

纵使屋里的灯光有些暗,李汶翰也能看到交合处的淫靡景象。穴口被完全撑开,每次进出都带出里面的粉红嫩肉,体液和上几次的精液混合着往外流,在穴口周围打出细小泡沫。

周艺轩猛然擦过敏感点以后把李汶翰托了起来,后穴的骤然空虚让李汶翰无从适应。

“快,快进来呀~”

“叫哥哥。”

一声软软的哥哥叫的周艺轩浑身都充满了力气,像个打桩机一样勤勤恳恳的耕耘着。李汶翰早就没了力气,只能趴在周艺轩的怀里。

“要坏掉了~”

“以后我只抱你一个。”

“老头的怀抱只属于你一个人。”

周艺轩的几句话让李汶翰再次射了出来,花穴里的性器又抽插了几十次也射在了里面。

收拾好床单,再把李汶翰裹好浴巾从卫生间抱出来。桂花躺在床上,一根脚趾头都不想动。

周艺轩拿了身体乳过来,从小腿开始一点点给他涂好。

“那里要不要上点药,我刚才看有点肿。”

“周艺轩你就是个欲求不满的禽兽,大灰狼!”

以退为进这招在李汶翰身上屡试不爽。

“是是是,都是我错,是我禽兽,是我大灰狼,把宝宝都累着了,还影响宝宝明天练习。”

“叫翰哥。”

“那你还想碰我么?”

“不碰了不碰了,翰哥难受我会心疼的。”

“老头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为什么不碰我?”

“啊?”

周艺轩懵了。

号称“轩哥有办法”的周艺轩第一次没了办法。

“我给你定个夜宵?”

“抱你做蹲起?”

“还是,还是,我让春杨和文煊天天给你买好吃的。”

李汶翰笑得开心,在周艺轩脸上轻轻啄了一下。

“等咱俩都有时间,去趟土耳其吧。”

“没问题,我全包。”

 

“快滚过来给我上药,明天还得回大厂呢。”

“遵命,翰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