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梦境

Work Text:

  海风的味道出现的时候许愿还有些许的恍惚,就仿佛携杂着海面狂风一阵阵的敲打着他檀木的气息,那alpha的气息强硬的撬开omgea的躯壳,药不然的手撑在许愿身侧两边,许愿实在不想去想药不然是怎么出现在他这四悔斋的也实在不愿去问他为什么来,他侧过头抬腿去踹身上的小崽子却又被一把拽住脚踝压低了凑近许愿脖颈,药不然闻着许愿身上的气味,又狠狠一口咬破对方后颈腺体却不注入信息素,只是这样的晾着许愿,然后又慢条斯理扒下许愿身上的背心和大裤衩,最里面的四角内裤已经打湿了,药不然玩弄似的抚弄着本该是会阴的位置,那儿的小口正一张一合的吐着水液,药不然低下头去卡着许愿双腿舔含男人阴唇位置。

  许愿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是个什么反应,应该大喝一声呔妖精还是及时拿起大哥大告诉方震药不然在他这里。

  但是药不然非常鸡贼,他没给许愿选择的机会,他卡着许愿大腿内侧将舌头探入许愿穴口内侧舔弄着内壁些许的位置,许愿有些受不住伸手去推药不然却被药不然像抽插似的开始前后挪移着头部让舌头在许愿穴道里抽动起来。

  许愿穴壁酸胀难受,又重新的被手指开拓了起来,手指在许愿的体内抽动着,让omega只能颤抖着轻喘着望着面前的alpha,药不然放平了许愿让他好生的躺在床上然后便就扛起许愿双腿脱下长裤让性器一点点的插入许愿体内,炽热性器嵌入体内触感无比明显且有些疼,许愿咬紧了唇突然的被药不然抓住双腕制止了所有的动作,药不然缓慢的抽动着性器在许愿的体内抽动着,许愿能看见药不然额角的汗水,然后却又被一记深顶晃丢了神。

  太深了,许愿甚至都没法反应过来,他坐在药不然的身上,他自己赤身裸体着,反观药不然倒还是一副衣冠楚楚模样只是解开了裤带罢了,性器深入许愿体内狠狠顶弄生殖腔口让许愿喘息着颤抖,他的手搭在药不然的肩膀上发出点呜咽似的呻吟,药不然埋在他胸口舔舐着他的乳首仿佛要从里头吸出点什么来,这让许愿感觉为难又羞耻,他死咬着下唇死活不愿溢出什么声音,但是却被药不然顶撞着前后晃动着身体无法抑制的颤抖着,他觉得疼,又觉得爽,脆弱腔口被人不断地顶弄着让他无力反抗,一身的檀木香也逸散开来与海风的咸腥气味相融合些许。

  “许叔,疼吗?”

  “啊、药不然你、王八蛋……!”

  许愿听见药不然这称呼霎时羞得满脸红,这一声喘出来了后面便再也抑制不住了,许愿又被反按在床上被迫的从后入了,许愿呻吟颤抖着身子又感觉到药不然冰冷的指尖抚弄过他脊背惹起一阵轻颤,药不然也附身去亲吻许愿红透了的眸子,性器狠狠破开生殖腔口顶入内里撑开成结卡住内里满满当当的射出了一波精才了事,药不然又磨磨蹭蹭的厮磨着许愿的腺体,最后才将信息素注入许愿后颈腺体内里,许愿中途也不知道自己泄过几次,就记着药不然那混小子多么的混蛋了。

  而那混小子现在手上正拿着他的手串佛珠。

  许愿被再一次的按在床上,佛珠珠串一点点的塞进穴里让许愿无比狼狈,颗粒稍大的冰冷珠粒磨蹭着穴壁只让许愿羞耻的要命,做完了这药不然才开心些了似的,他拍了拍手,又给浑身发软动不了的许愿穿好了衣服,许愿没反应过来,便没看见药不然了。

  然后他从梦里惊醒,太阳暖洋洋 的隔着四悔斋的窗子照着许愿,许愿似乎是想到什么一样摸了下自己隆起腹部,然后翻了个身,也没起床,继续的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