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赞美我或圣化我 (Glorifie-moi ou Sanctifie-moi)【1】夜与欲望

Work Text:

*预警:GB描写(无BG)。拳交和假阳具。

 

“不来试试看吗?” 蛇吐吐舌头,“跟亚当的感觉会不一样哦。”

“嗯?你把我骗过来,除了絮絮叨叨了一番新旧世界的变更,就是为了告诉我,我的前夫亚当,他活儿不如你好?” 莉莉丝笑道,用手戳了戳蛇的额头。“你怎么敢肯定呢?”

蛇偏了下头,一口含住了她的手指,然后温顺地吸吮着。他同时用亮闪闪的眼睛紧盯着对方,非常勾人。

于是莉莉丝明白了。

“你也跟那个性感多金的男孩上过床?” 她心里一阵好笑,甚至有点喜欢上了这个给新世界带来混乱的反叛者。

蛇依然没有作答,继续用舌头讨好着她。

莉莉丝于是用手指搅弄着蛇的口腔,感觉他分叉的舌头随着自己的动作柔软又灵活地缠动着,漫不经心地问道,“所以,你用了什么办法?”

显而易见。

“一样的办法。” 蛇含糊不清地说。他尽量避免着牙齿咬到对方,显得非常乖巧。

不过是*不同*的身体位置,莉莉丝心想。“之后呢?” 她把湿漉漉的手指从蛇嘴里抽了出来,拿开之前还在蛇的脸上擦了擦。

但蛇一把按住了她的手,然后引导着她的手抚摸自己的脖子、锁骨、胸口,并慢慢往下滑动。“哼?之后吗?他当时就躺平啦哈哈哈,任由我在他身上干。” 他眸子里闪出了浓烈的欲望,脸上也藏不住内心的雀跃了。

莉莉丝挑了挑眉毛,“用你的屁股干他吗?我记得他非常反感当下面的那位。” 她说着,抬腿踩上了蛇的腹肌,宣示着自己在这场调情中占据的主导位置。

红色高跟鞋的鞋跟很尖,这让蛇稍稍抽了口气,松开了莉莉丝的手。然后他顺势往后坐在了桌子上。

“那是他的损失。” 蛇放荡地笑起来,张开了他的腿,似乎回味起了和亚当做爱的场景,“他不知道那滋味有多好。” 他说着,抚摸着莉莉丝的腿,然后伸手揉弄起自己的胯部。

“不过*你*应该知道那种滋味。” 蛇用另一只手指了指莉莉丝下体,一副了然的样子。“我听说过你之前的神迹。你跟野兽和魔鬼们每天产下一百个孩子,不是吗?”

莉莉丝不置可否,她踩着蛇的脚慢慢往下滑。

蛇的目光随着莉莉丝的脚下移着,他压抑着自己的呼吸,感觉血液在体内的加速流动。然后莉莉丝压住了蛇胯上的手指。

蛇自渎的动作停住了,他抬头看了看莉莉丝,“所以?要试试看吗?” 他再次发出邀请。

“是野兽和魔鬼们每天*为我*产下一百个孩子。”莉莉丝往前倾了倾身子纠正道,神态也咄咄逼人了起来。她用手抓住蛇的衣领不让他后退,同时脚上踩得更重了些,这让蛇吃疼地叫了一下。

但随即他因为莉莉丝的话语兴奋起来,眼神闪闪发亮,甚至有些期待地看着莉莉丝。

“哼。别想了。我现在没有那种能力了。力量早就流失了。” 莉莉丝翻了翻白眼。“我现在不过是索利斯拉拢新神们的工具罢了。”

索利斯,伊甸园的新神。他是一夜之间让废墟变为璀璨之城的男人,因为现代人类对科技、娱乐、金融的巨大崇拜而造就的新的世界之王。他的力量足以和旧神们抗衡,尤其在旧神逐渐被世人所遗忘之时。

蛇恨死他了。他本身的力量已经流逝过多,而索利斯明显想要趁机置他们这些旧神于死地。

蛇没有机会见到这位高高在上的世界先生,但他知道莉莉丝是索利斯最疼爱的“女儿”。是啊,哪一份对现代生活的崇拜中,不带有一丝对诱惑与欲望的渴求呢?那不正是莉莉丝最擅长的吗?

只可惜,莉莉丝曾经的力量远不如从前,不然蛇也可以一天*为她*产下一百个孩子,然后收获一百份的崇拜和赞美。

蛇不是滋味地想,目光黯淡了些,但随即他又恢复了好心情。

至少他现在拥有莉莉丝。

莉莉丝盯着这个瞬息万变的家伙,听见他快乐地提议,“我们可以互惠互利!我可以让你在我身上模仿你对野兽和魔鬼们做的事情,你爱用手或者性玩具都行,我能让你开心,” 他大方地敞开腿,补充道,“只要你肯在我高潮的时候崇拜我和赞美我。”

蛇的条件很简单,这让莉莉丝有些心动。

她在新世界中无法获得曾经的满足。是的,新世界中堕落的人们身体都被娱乐和毒品掏空啦,他们对她的渴求建立在对索利斯的崇拜之上,这让她反感异常。

而蛇,这种原始的对欲望的追求,是她目前最需要的食粮。

于是她点头同意了。

“我可以崇拜你,曾经的造物主,当我送你上今晚最后一次高潮的时候。” 说着,她放下了踩着蛇裆部的脚,但手还继续抓着蛇的小马甲。

然后莉莉丝一把把蛇扯到自己面前,吻上了他。

蛇的舌头迅速卷上来了,像刚才对待莉莉丝手指一样认真地讨她开心。同时他抚摸着自己的身体,慢慢将身上的衣物一一脱下。蛇知道自己即将献祭自己的身体给夜与欲望,同时获得对方赏赐他的赞美和活力。想到这里,他兴奋地甚至微微颤抖。

蛇主动地推搡着莉莉丝往卧室走去,然后他们纠缠着摔到了床上。

蛇搂着莉莉丝,略显急躁地在她身上落下无数的亲吻。他的吻技非常棒,他急于卖弄着自己的本事,以防对方反悔。然后蛇匍匐在她身上,并开始轻轻啃咬着她的胸部,“你真美,” 他同时真诚地说,“夜魔的生命之乳曾经哺育无数堕落的野兽,你赐予了他们力量。”

莉莉丝不为所动,“这不是我需要的崇拜之词,是*你自己*需要的词语的力量。”

蛇小小咕哝了一声,继续向下游移。没有谁能不在他的舌头下高潮,无论男人还是女人。莉莉丝的呼吸急促了些,但这不是她此行的目的。

于是她抓住了蛇的头发,坐起身来,扯得他停住了嘴上的动作。“如果你真的和亚当搞过,你应该也听说过我的渴望。”

令雄性臣服于她身下。是的,蛇当然知道。

于是他眨眨眼睛,乖巧地从她身上滑下来。这件事蛇很擅长。他背对着她趴下,脸贴着床单。

然后他撅着屁股扭了扭自己的腰。“莉莉丝,满足我。” 蛇低声呼唤着她的名字,侧着脸冲她笑了一下。

蛇在以她喜欢的方式,挑衅她。

莉莉丝可以确定这一点。他在证明着自己的身体比她更有诱惑力,这个试图诱惑欲望之母的家伙。于是她决定看看蛇还能做些什么出来。

蛇深红色的肉穴已经湿乎乎的了,微微开着口,此时完全暴露在她面前。但因为穴口的肿胀,莉莉丝并不能看到蛇更深的地方。

她饶有兴趣地伸手触摸了一下这个熟透的器官,柔软而炙热。蛇轻轻哼了一声,讨好地用屁股追着她的手指寻求更多安慰。

“看起来你一直都被好好的满足着。” 莉莉丝移开了手指,在蛇屁股上狠狠拍了一巴掌。

蛇吃吃地笑了,“只是肉体的满足而已,那几乎根本不解决任何问题。”

莉莉丝又点了点他会阴处的窄缝,“这里没人满足你吗?” 但她的手指无法挤入,似乎那里只是一条暗红色的疤痕。

“早就退化了。” 蛇闷闷地说,“崇拜我的家族早就在奥丁四处炫耀他的力量那时候被消灭干净了。”

“哼,真可怜,孕育了世界的家伙竟然现在连生殖的部位都没有了。” 她继续撩拨着细缝周围的软肉,语气里充满嘲讽。

这让蛇不太开心。

他的手从身下探过来推开莉莉丝的手,捂住了自己的会阴,然后他用手指探入了自己后穴开始搅动。他知道莉莉丝占据了完全的主动权,但他有的是办法展示自己身体的魅力。

很快,那里就开始滴水,并且变得更加松软了。

莉莉丝轻轻赞美着蛇有弹性的肉穴,并抚摸着蛇紧致的屁股和大腿内侧,作为奖励和安慰。

蛇于是往自己身体里插入了更多的手指,并且玩弄刮擦着自己的肠道。他的脸拱着床单,鼻腔里发出快乐的呻吟。

然后他用手指撑开了自己,毫不羞耻地给莉莉丝展示他鲜红的肉壁。这条淫荡的蛇,莉莉丝心想着,是时候让他哭了。

于是她并拢起手指成梭形,稍稍在蛇的穴口试探了一下,然后一下顶进了蛇的甬道。

突然的长驱直入和手骨不规则的形状让蛇哀叫连连。他垂下了自己的手,改为抓着床单,但他眼睛里却依然带着笑意和享受。

口是心非的家伙。

蛇很快适应了异物,并开始收缩着穴口,感受着一波波酥麻的快感传到四肢的兴奋。他扭动着腰和屁股,求莉莉丝给他更多。

“伊甸园里倒是有不少可以让你开心的玩具。” 莉莉丝的手指在蛇的肠道内揉搓着,感受着对方温暖的肉壁热情地吸附自己。

而对方半眯着眼睛,金色的眼睑亮闪闪的。他正在轻哼着享受,并不答话。

“你知道,有些奇形怪状的,或者电动的,能直接送你上高潮。” 她加大了些手指按压的力度,“你也许该感谢科技之神。”

蛇此时此刻非常舒服,他根本懒得说话回应,只是抬手指了指床头柜,依然维持着撅着屁股的姿势。他的穴口死死咬着对方的手,这让莉莉丝只能小幅度抽插活动。

于是她用另一只手勾开了抽屉。

里面摆放了一个伊甸园出品的性玩具。

是蛇悄悄去新世界里搞来的,形状大小都远远超过正常尺寸的一根假阴茎,上面还带着有弹性的粗短倒刺。末端膨大的部分已经超过莉莉丝的手腕粗细了,那里还固定着可以系在腰间的皮带。

啧,还真会享受,莉莉丝想。

“所以,这是你和你的小女友们搞的时候用的玩具?” 她举着这玩意儿端详了会儿,用它蹭了蹭蛇的会阴,另一只手依然在蛇的肉穴里缓慢抽动着。

这让蛇以为假阳具和手要同时进入他。他哼了一下,本能地往前躲了躲,没有回答莉莉丝的话。

而莉莉丝用玩具抽了蛇的屁股作为惩罚。

“那我猜猜,是草莓那个小丫头吗?” 她开始反复转动着手,同时加大了力度抽插着,这让她的骨节可以依次狠狠碾过蛇的前列腺。

蛇爽得眼泪一下涌出来了,他呜呜叫着,过了好一会儿才用脸蹭蹭床单表示承认。这种刺激很快能让他高潮,他现在完全说不出半句话来,全身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尾椎。

蛇喘息着,呻吟着,然后直接射在了床单上,甚至没用手碰触阴茎。

莉莉丝的动作毫不留情,完全和草莓的温柔不同。

”她的力量未免太小吧,真得能喂饱你吗?“ 莉莉丝趁着对方放松的时刻,又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大量的淫液随之涌出。蛇的腰已经有点软了,这让他的屁股撅得更高。他体内温度慢慢变得不正常的高热,这样毫无章法、横冲直撞地捣入他的身体,让蛇几乎昏厥。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蛇昏昏沉沉地想,十分委屈。他眯着眼睛,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他又被搞得硬起来了,怯生生地立在腿间抵着他自己的小腹,随着莉莉丝大开大合的动作甩动着。

还好,莉莉丝终于还是展现了她非常体贴的一面。

她握住了蛇的阴茎,揉搓着,这让蛇兴奋地发抖。然后她趴在他细窄的后背上,咬住了他的耳朵。

她在他耳边低语着,赞美着他的身体,表达着自己对其的崇拜之情。

蛇心跳得很快,他觉得自己四肢酥酥软软地发热,似乎充盈着些力量,这种快乐他好久没有体会过了。

然后莉莉丝的手快速地抽出去了,取而代之的是那根巨大的假阴茎。

“啊——” 蛇满足地大声叹息着,他的体内瞬间被填满得结结实实。莉莉丝挺动着腰胯,狠狠地用系在腰上的玩具操着已经软成一滩的蛇。

蛇的热情感染了她,这种雌伏所传递的崇拜之情是莉莉丝力量的源泉。她感觉浑身都在着火,从指尖到发丝都荡漾着活力。

于是她更加热切地在蛇身上寻求更多。

这可苦了蛇。

莉莉丝每次狠命地顶入都几乎把蛇钉到床上,对于她来说,除了精神上的满足,肉体上几乎获得不了额外的乐趣,她只是在卖力地激发着蛇对她的渴求。

但对蛇不一样。

他心爱的玩具挤开了他体内的软肉到达他身体深处,他几乎被巨大的阴茎从身后劈成两半。而每一次抽出,都会让倒刺刮蹭过蛇敏感的肠壁,甚至从穴口带出来一小段肠肉。

他抓着床单的指节都有些发白。他的脸侧埋在床里,头发早已散乱不堪。蛇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要移位了,但偏偏他的身体分外享受。

事实上,他已经爽得分不清自己是不是已经失禁了。他的腿上湿湿粘粘的,全是流出来的体液,膝盖跪压着的床单早就湿得不像样。他不知道自己射了几次。

蛇几乎已经扭不动腰配合莉莉丝了,只是被动地接受着一波又一波快感从体后传来,仿佛是条被丢进大海的水草随波逐流。

在他又一次高潮的时候,他知道自己今晚的献祭即将完成。确切地说,如果再不完成,他也没有更多可以奉献给身上的夜魔了。

而莉莉丝也决定奖赏给蛇他想要的。

他被从母狗一样趴着的姿势换成了面对着对方的样子,莉莉丝知道他需要看到对方崇拜他身体时候的表情。

“赞…赞美我。” 蛇小声哀求着,同时大口大口喘着气。他被干得眼冒金星,杂乱的头发随着动作遮盖着他的表情,但他还是不肯忘记自己的初衷。

他后穴已经湿软得一塌糊涂了,随着莉莉丝的动作,这些体液淌到床上。他眸子上也蒙着水汽,被莉莉丝粗暴的动作撞得涕泪横流。

“你的水真多。” 他听莉莉丝说到。因为这位旧神对她的巨大渴望,她获得了更多的、远远超过她预期的能量。

莉莉丝的表情渐渐无情起来,仿佛回到了当初与天使和天堂战斗的时刻。这场交易真不坏,她早该想到蛇身上的有多少她能汲取的力量了。

“不…不是这样的…赞美。” 蛇抽抽嗒嗒地有些哭笑不得,“求…求你…给我…之前那种…我要的。”

他甚至更加努力地用最后的一点力量挺动着腰肢,想要通过后穴内粗长的性玩具,将这种原始的渴望传递给莉莉丝。

莉莉丝非常满意。

蛇有些歇斯底里地需求着她,让她格外满足。

于是她闭上眼睛,感受着蛇旺盛的欲望,像祈祷一样喃喃地说道,“我,情欲与黑夜的象征,崇拜你完美的身体。你给予我至高的享受。我沉溺于你明亮的双眸,柔软的嘴唇,火热的身体。” 她说着,撩起一边的头发,露出她雪白细嫩的脖颈。“你曾是世界的创造者,我愿意给予你你所需的一切,让你能重新孕育世界。”

蛇再次快要高潮了,他呻吟着,莉莉丝虔诚的表情给他些许重获新生的力量。

他的腿盘上了她的腰,他和夜与欲望越缠越紧,仿佛要榨取她一切的能量与活力。他已经射过太多次了,阴茎半软着,几乎再吐不出更多的东西了。但他的后穴依然源源不断地溢出甜美的体液,使得每次莉莉丝撞进他的时候,都带着淫靡的水声。

蛇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眼前也一阵阵发黑。

在莉莉丝的献祭语念完之际,他勉力露出了小小的獠牙,咬破莉莉丝颈部的皮肉,开始大口吸吮充满新世界味道的血液。

莉莉丝轻轻哼了一下,她不介意分享一些额外的能量给这条过于虚弱的蛇。

而且,如她所料,这家伙很快就沉浸在无上的快感中,停止了吞咽,在高潮中昏厥过去了。

***

莉莉丝解开了腰上的玩具,从床上跳下来,去厕所把脖颈的伤口简单包扎了一下。

回来的时候蛇还在人事不省地瘫着,棕黑柔软的头发散乱地披在枕头上,嘴边挂着几滴血,后穴里含着那根巨大的黑色假阳具。

啧,真可怜。

莉莉丝从地上一摊衣服里摸出手机,对着蛇乱拍了一阵特写。这么好的景致,自然要发给索利斯。不制造点儿混乱出来,那还是她莉莉丝吗?

等她慢条斯理地把自己衣服穿好之后,才帮蛇把那玩意儿给扯了出来。

随着“啵”的一声,更多的体液被带了出来,以及蛇绵长的呻吟。

他终于醒了过来。脸上还是高潮过后的表情。他喘息着试图平复下来,然后慢慢舔了舔嘴角,转头看向莉莉丝。

对方似乎容光焕发,但还在摆弄着手机,只是微微抬眼看了一下他,“我猜你接近我就是为了有机会找索利斯算账?”

蛇嘶嘶笑着,没有正面回答她,“我更关心你感觉怎么样?”

“倒还不坏。而且你看起来被满足得不错。” 莉莉丝甩了甩手里的玩具,似笑非笑看着他。“不给我讲讲你是怎么搞上我前夫的嘛?”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