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One Thing We All Share

Chapter Text

人类的困惑

 

Nico和Lewis没有开车回去,他们并肩沿着皇家剧院前的路漫步,有些凉的夜风吹来,但他们丝毫不为所动,就好像希望这宁静的时刻能够长一点,再长一点。

不知不觉他们已经一路走回了Nico靠近学院的住处,他抬头看着屋子里橘色的灯光。

曾经,自己对于这些微小的温度那样的无动于衷。

Lewis走上来抓住他的手,拉着他向楼梯上走去。

 

浴室传来水声,Nico坐在沙发上翻今天的报纸,突然发现这好像一幕平凡的家庭场景。

不知道为什么,Nico心底泛起一种难以解释的情绪,仿佛,仿佛这快乐的时光只是注定短暂。

他站起身来,向着浴室走去,一边走一边将自己身上的衣服随手丢在地上。

推开们,袅袅雾气当中,他看到天使裸露的背,他精壮劲瘦近乎完美的躯干上,覆盖着奇美的深色线条。

那线条组成的图案,令人炫目。

他的背后,描绘着被翅膀所簇拥的十字架。

Nico仿佛被蛊惑,他没有在意还穿在身上的衬衫,他只有一个念头,去靠近去感受。

天使感受到了对方的存在,Lewis扭过头来无言地看着对方。

他们都没有说话,只有水声存在与这个密闭的空间之中。

此时此刻,任何语言都是多余的。

Lewis伸出手去,将Nico拉到自己身前,他白色的衬衣立刻被花洒打湿,贴在后者的身上,露出恶魔美好的身形,然而Lewis并没有费心去剥除那湿透的布料。

Nico的视线从他的嘴唇一直滑到他的身上,微微低下去去亲吻Lewis的肩膀,去用自己的嘴唇描绘他身上那些神圣的图案。

Lewis在这温柔的触感中颤栗,他的双臂在对方背后环抱,他们无声地在温暖的水中相互爱抚。

在一个突然的动作之后,Lewis将对方推到墙壁,他蹲下身去开始撕扯Nico身上仅存的布料,他能感受到自己微微发抖的手指,接触到对方皮肤时那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他开始用自己的嘴唇描摹对方的身体,慢慢将逐渐对方隐秘的激情吞到自己的嘴里,他能感觉到自己嘴唇一点点包裹住对方时候Nico整个人绷紧了身体,他能听到Nico隐忍的呜咽。

Nico觉得快感如此强烈,他用手指紧紧抓住Lewis的头发,双腿一阵阵发软,如果不是靠着墙壁他早就失去维持住自己的全部力气。

他用力扯住天使的头发,把他拉上来,他们紧紧贴在一起,唇舌交缠。

Lewis急切地撕扯对方身上被花洒彻底淋湿的白色衬衫,Nico手忙脚乱地帮助他,几乎将那件正装衬衣撕成两半。

不够,不够,无论如何热切的触摸都还是不够。必须,彻底将自己交给彼此。

Nico能够感觉到背后微凉的瓷砖,和自己身前火热的躯体,他抬腿环住Lewis的腰,感受对方印在自己耳后的吻。

Lewis伸手去托住他,利用姿势让自己缓缓进到更深,他能感觉到Nico无意识地夹紧自己,那样柔软紧致的压迫几乎令Lewis把持不住,几乎要失去节奏。

温柔的雨在他们头顶洒落,天堂和地狱都太遥远,就在这混沌的人间。

让我和你,紧紧相连。

让明天,永远不会来临。

Nico仰起头来,他分不清是快乐还是痛苦的泪水,几乎要落下,他闭上眼睛,感受着不断的撞击研磨,快感不断堆积,理智早已离去,所有的着力点就是托着他的天使,他只能失控地攀在Lewis身上,意识飘忽地抓紧对方背后的肌肉,他能感觉到天使完美背部在自己十指之下。

Lewis动作的同时轻轻抬起手托住他的脸,亲吻他的睫毛,温柔得仿佛害怕弄疼他,但身下的动作一点都不停。

但这还远远不够。

Nico发出令人心痒的低喘,迎合着Lewis的动作。Lewis开始退出来,浅浅进去一点又离开,缓慢地磨蹭。

这样的挑拨使得Nico极为不满,他用力夹紧Lewis的腰,凑上去吮吻对方的嘴唇。

“Lewis,带我去天堂。”Nico看着天使的眼睛喘息着说道。

“遵命。”Lewis说着上来堵住他的嘴,同时骤然进到深处,加快了自己的动作。

被狠狠顶到最深处时的战栗和快意令Nico几乎一口气上不来,他用力咬住Lewis的肩膀。

烟雾缭绕的浴室里,持续的水声、Nico断断续续的呜咽声和肉体撞击的粘腻水声,他们两人情难自制,今夜就让我们做人世间寻常的爱人。

 

 

第二天早晨

07:19

Nico被敲门声吵醒,开始他还以为是自己的梦,然而睁开眼睛听到了清晰的声音,他开始慢慢醒来。

天已经亮了,昨晚他们没有将窗帘拉好,太阳已经沿着窗框照射在床边的地毯上。

他看了一眼躺在自己身边还没醒来的Lewis,忍不住伸出手去摸自己放在床头柜上的手表。

搞什么?现在才几点?现在怎么会有人找来?

然而敲门的声音没有停止。

Nico翻身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随便抓了件衣服爬下床去。

他旁边的Lewis似乎感觉到热源的离开,翻身将被子卷到了自己暴露在空气中的身体上。

天使这个不经意间的动作几乎令Nico内心柔软到无以复加,他弯下身去在Lewis裸露的肩膀上印下一吻。

而后者只是满意地哼哼了一声,丝毫没有睁开眼睛的意思。

 

Nico赤着脚,一边打哈欠一边拉开了大门。

只见门前站着一个穿着夹克衫的年轻人,头发非常短。

“嘿你好。”他看上去神色有些局促又有些着急的样子,“请问你是Rosberg先生吗?Nico Rosberg,我是说。”

“我认识你吗?”

“是这样的,嗯,我叫Verstappen,是这个学校的学生。我来是因为…”年轻人回答道,语气中充满了不确定,“我的朋友,呃,我想你是认识他的,Ricciardo,他让我到你这里来,来取一朵花。这是他的原话。”

原来是Daniel 的朋友吗?

虽然这个年轻人说出来的话完全的没头没脑,但是Nico瞬间就明白了Daniel要的是什么。

“他为什么自己不来?”Nico问道。

“听着,如果这是你们两个之间什么暗语的话,我又如何能知道呢?他病了,没法自己来。你不信的话可以打电话问他”Max说道。

他病了?

Nico虽然疑惑,但他没有多问。他返身走进卧室,将窗台上那朵盛开的白色山茶花从玻璃瓶子里拿了出来。

这朵洁白的山茶花,在那天夜里Daniel交给Nico的时候已经开到极致,然而差不多一个礼拜过去了,它似乎完全不遵循自然规律,始终是开放得那么饱满那么美丽。

就像刚刚被采下来一样。

 

Max惊异地看着这洁白的花朵,Daniel的话居然就是字面意思吗?

这朵花到底有什么用处?

但是他没有问,他唯一的念头就是尽快赶回去,于是他只是谢过了Nico之后迅速回去自己的宿舍。

 

Max回到自己的卧室,那里和自己离开的时候没有任何两样。

“我拿到了。”他拿着那朵花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他想要去找个瓶子之类的东西。

Daniel用眼神示意他上前。

Max疑惑地走过去。

这究竟是要干嘛?

在回来的路上他已经仔细研究过这朵花了,这怎么看都是一朵普通的鲜花而已。只是,这个季节,会有盛开的百合花吗?

“请把它放在我的身上。”Daniel看着那朵娇丽的话说道。

Max迟疑着将那朵盛开的白色山茶花放到Daniel胸口,只见他身上的伤口一瞬间便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他的脸色也马上红润了起来,那朵开放的鲜花却难以致信地一点一点闭合了起来。

如同时间倒流一般地神奇。

Daniel似乎承受着某种极大的冲击,他的手捏紧了身下的床单,他的瞳孔缩成一道细线。

Max惊得忘记了眨眼。

这到底是?

 

然后Daniel坐了起来,他能够感觉到,力量再一次在他的躯体里复活,就好像涌动的春泉。

他将那朵花轻轻地放在床头柜上。

只见床头柜上放着一个木制的镜框,里面是一张Max少年或者说还是孩子时候的照片,他穿着白色的唱诗班的衣服,和一群小朋友站在一起。

在这群微笑的孩童中间,Max圆鼓鼓的面颊带着那个年纪特有的傻乎乎的表情,他看着镜头,眼睛有着和其他孩子不一样的桀骜。

一转头,照片里这个孩子已经长大成人,他眼睛里的神采却未曾更改。

“你,你到底是什么?”Max盯着他,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

这一切,真的不能用常理来解释了。

“和你有什么关系?”Daniel回答道,他没有去看Max,也许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不愿意看到,人类恐惧的眼神。

现在逃走,还来得及。

“我知道了你的秘密,你不打算杀死我灭口吗?”Max问道。

然而Daniel却笑了出来,“你到底看了多少好莱坞的电影。去啊,你走出去告诉别人啊。”

看看有多少人会相信你说的话。

“我应该在ins上直播的。”Max说道。

“在任何平台你都能轻易找到大量更眩目的…嗯,魔术表演。”恶魔说道,他已经完全恢复如初,一丁点都看不出几分钟之前那奄奄一息的样子。

“至少…”Max咬着嘴唇不甘心地说道,“Sebastian会相信我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Daniel放声大笑,“现在你倒想起他来了。”

“我…”

然后Daniel想起昨天天使眼中疯狂的光芒,他想起天使对他所说的话,那闪亮的剑锋。他冷笑着说道,“越是号称神圣的个体,往往越是堕落得最彻底。”

也许我不是他的对手,但是我已经成功地把他拉到地狱的最深处。

我看清了天使所隐藏的,和所有其他生灵一样,龌龊的欲望。

就算他能够杀死我,我的力量也已经凌驾于天使之上,他的灵魂将会坠入最黑暗的深渊,永世不得解脱。

我已经赢了。

“神圣的?”Max忍不住问道。

然而Daniel没有在意他的话,直接拿起刚才放在床头柜上的那朵现在已经重新变回了尚未开放的白色山茶花,并开始向外走去。

“等一下,你以为你要去哪里?”Max上前一步紧紧抓住对方的手臂,不能,就这么放他走。

Daniel侧过身看着他,他琥珀色的眼睛里有着人类读不懂的东西。Max被他眼神所摄,不由自主地松了手。

前者顺势向外走去。

Max站在原地,目送他走出了自己的卧室,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甚至说不出一个字来。

Daniel走到门外的时候突然顿了一下,然后转过头来对呆立在那里的人类说道:“如果你真的想知道,今天晚上9点,安托内利尖塔(Mole Antonelliana)。”

 

Max楞在自己房间里半晌,从昨天开始,这一切都太疯狂了,实在太疯狂了。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屋子里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我该怎么办?

他对于自己产生了空前的怀疑。

虽然,自己那样盯着对方的眼睛说出了“我偏不。”

可是现在想起来,他却有所迟疑。

不过,天哪,Daniel的眼睛真的超漂亮!

不,现在的问题要严重得多,集中啊Max,用力思索。

对对对!我可以找Sebastian!

是啊,他一定知道一些什么。

Max简直要跳起来。

然后他想起了,Sebastian根本不用任何社交媒体和社交软件,真受不了这个老古董。

幸好Max有他的号码,他立刻开始拨通Sebastian的电话。

然而冰冷的女声礼貌地告诉他,对方暂时无法接通。

该死的。

不过Max并没有就此放弃,他知道Sebastian住在哪里,他决定直接去找他。对,事不宜迟。

 

可惜他还是扑了个空,虽然底楼的房东在确认年轻人确实知道自己要找的的人是谁住在顶层并为他开了门,但Sebastian并不在那里。

Max站在他门口敲了大概10分钟的门未果之后,讪讪地离开了那栋房子。

奇怪,一大早他能去哪儿?

哦,对了,Sebastian他是礼拜天早上7点吃早饭的人,他确实可能出去了。

当失望的Max走出底楼的时候,和一个快步迎面走来的人差点撞了个满怀。

那个人比Max稍微矮一点点,他抬起头来。

刚想要骂人的Max发现自己望进一双非常漂亮的眼睛。

对方的眼睛里带着笑意,然而他什么都没有说,直接走进了建筑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