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One Thing We All Share

Chapter Text

圣天使的咏叹   序曲

 

Max只感觉到自己内心不断涌起的无力和绝望,他努力伸出手去,想要抓住,想要紧紧抓住…

然而从心底,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徒劳。

他感觉自己身上仿佛被无数的利刃所割伤,同时又有冰冷的寒风吹袭。他几乎疼痛到麻木,但是在他的血液里奔流着反抗的力量,他知道自己不能放弃。

否则,我将会失去一切。

疲倦感几乎将他击倒。

“告诉我,我们还会再相见。”他几乎声嘶力竭地喊道。

他看不清对面那个人的脸,但是那种挣扎和徒劳,确实如此的真实。

告诉我一个时间,告诉我一个期待,就算是永远,我也会等待!

只要,只要让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极其渺茫的可能性,我们还能再次相聚,还能再次相拥…

“永不。”

然而对方的回答彻底粉碎了最后的希望。

他感到浑身的力量似乎都在那一瞬间失去,他感到透骨的冰冷,但是更冰冷的是他的内心,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永远失去。

这一次,再也没有机会去挽回。

 

他一下子惊醒过来,只觉得自己一身的冷汗,这是怎么回事?梦里的那个看不清的人是谁?

我怎么会突然爆发出这么强烈的感情?

也许这只是个噩梦,可是那种绝望和无力的感觉却如此真实,真实到,他现在还觉得心口隐隐有些作痛。

他只知道,那种拼命也想要去留住的情绪,到现在还萦绕在他心头。

 

然后,他感觉到了脑袋的晕眩。

对了,我记得我喝了酒…

对,派对!

等一下!我喝了Daniel递给我的鸡尾酒,然后!

我记得我有些前言不搭后语,我记得他说…他说什么来着?

 

Max几乎从自己躺着的地方跳了起来,这里是哪里?

这是谁的床?

他半坐在床上举目四顾,他自己身上还穿着昨天去参加派对的整个正面用黑白两色亮片组成的骷髅头T恤衫和牛仔裤,外套早已不翼而飞,这个房间看上去像是个阁楼,阳光从顶上的窗户直接照到他的身上,这显然不是他和Pierre住在彼此隔壁的学校宿舍。

这个阁楼并不大,除了这张双人床和旁边的床头柜,几乎就没有其他陈设,整个屋子都是木结构的设计思路和色调,床头柜后面露出一截木制扶梯。

Max从床上跳了下来,一落地还觉得有点头重脚轻,他直接顺着扶梯噔噔噔跑到了下面,然而那里还是空无一人。

这到底是哪里,这到底是谁的屋子?

Max开始慢慢观察自己所在的整个房间,这个房间并不是特别大,但是整洁有序,三面都开着窗,窗户现在都打开着,外面的阳光很好,微风轻轻吹动窗帘。

他走到书桌前,发现那里和旁边的小沙发上堆着不少书,看上去都有些年头了,他翻了翻最上面的那套,古朴的硬质封面有点像那些宗教典籍,翻开一看,里面全是Max完全看不懂的拉丁文。

这下子他脑子里突然有了个想法,这东西很符合那个奇怪的家伙,Max刚想转身正巧碰到旁边被东西遮住的iPAD,屏幕亮起,他看到备注栏里闪烁的事件提醒。

是一份课表,是一份机械专业的课表。

这套房间的主人果然是Sebastian。 

昨天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会在Sebastian的房间里醒过来?我是怎么到这里来的?我需要冲个澡,就是现在。

 

与此同时

Max因为主人未归而静悄悄的宿舍卧室

的隔壁卧室

 

太阳已经从窗口照射了进来。

床上一团乱的被子下面缓缓伸出一双手,一双伸懒腰的手,但是这双手的主人动作刚做了一半就被旁边的人扯了过去。

“你醒了?”Pierre说道,他自己的头发乱糟糟的。

“嗯…”Charles发出一声模糊的鼻音。

他仰躺在床上,看着旁边翻了个身趴在自己身边低头看着自己的Pierre。

“昨晚…”Charles一边说着一边抬手去抚摸对方赤裸的肩膀。

“昨晚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Pierre一把抓住他的手放到自己的嘴边。

“我怎么知道这话你只对我一个人说过?”Charles说着抽回自己的手一扭身从Pierre身边扭了开去。

“Charles!”Pierre连忙想要过去抱住他。

然后就听到了对方的笑声,“我开玩笑的,你急什么?”Charles整个人坐了起来,白色的被子从他赤裸的身体上滑落下去,他利落的肌肉线条和在上午天光中几乎发亮的肌肤令Pierre喉头发紧,这一切都不由提醒着他那些荒唐和意乱情迷。

Charles侧过头看着他,Pierre只觉得嘴巴一阵阵发干。

 

而Charles看着他的样子,忍不住想起昨夜派对之前自己在那里见到Daniel。

“你要小心,别玩火自焚。”Daniel对Charles说道。

“我自有分寸。”Charles轻笑着跑远了。

我可是曾经在巴林以一己之力独自获取过两个灵魂的。 别小看我。

 

然后他感觉到Pierre从自己身后抱了上来,他的嘴唇一点一点从自己的裸露的肩膀开始描摹那美好的线条。

人类,总是这样禁不起诱惑。

Charles突然伸出手臂钩住对方的脖子,把Pierre也带了下去,他们在床上滚作一团,反正今天是礼拜天,可以在床上呆一整天。

但是在这之前…

“Pierre,我肚子饿了。”Charles抬眼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Pierre眨着眼睛说道。

“被你一说,我好像也有点饿了,不如我先把你吃进肚子里去。”Pierre说着俯下身来作势要咬Charles的鼻子。

“Pierre。”Charles微微撅起嘴道。

“好的好的,我去找点吃的。”Pierre说着光溜溜地从床上爬了起来,走到窗边捡起他们前夜散落一地的衣服随便往身上套了起来。

就在他几乎要走出门的时候,就听到身后的Charles软软地喊他。

“Pierre。”

“怎么了吗?”Pierre一边用手当梳子整理自己的头发一边转过身去,看到对方弯起来的眼睛和眼睛里的笑意。

他忍不住走了回去,Charles从趴在床上的姿势撑起自己的身子,和他接吻。

“去吧。”Charles说道,Pierre挥了挥手走了出去。

 

人类刚消失在门后,Charles一下子倒回了床上混乱的被子里,这一切真的比他想象得更加容易。

我只要略施小计,很快就可以得到这个灵魂了。

他忍不住在被子里笑了出来,笑着笑着他觉得自己简直兴奋得呆不住了,他从床上跳了下来,赤脚踏在地板上。

外面已经阳光普照,Charles随随便便在地上找到了一条裤子,他都不记得这是他自己的还是Pierre了,但是这又有什么要紧呢?

他一边哼着歌一边把这条裤子往自己身上套。

 

然后,他突然发现了。

在自己的踏足的地板上,大概十公分左右的前方。

有一片小小的白色羽毛

大概只有他的小拇指长短。

还在发着微弱的莹白光芒。

这是?

接着他发现,又一片这样大小的羽毛,在他面前飘飘忽忽地落了下来。

Charles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看着轻飘飘地落到地面上的羽毛,警惕地保持着距离,然后他突然感觉到了。

被遮挡的光线。

 

他猛地转过身去,只见到窗台上站着一个人。

一个穿着连帽运动衫裤的年轻人,看上去年纪和他不相上下,短发的末梢微微有些打卷。

他站在窗台上将打开的窗户几乎整个挡住。

这个肤色带着阳光亲吻的年轻人有着Charles见过最漂亮的眼睛,现在正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看。

作为一个拥有和人类无异外表的恶魔,Charles清楚地知道自己漂亮的躯体本身就是他所能够利用的法宝,他从来不怕被人看。

但是这个人,这个有着漂亮眼睛的年轻人,看着自己的眼神却和那些人都不一样,他仿佛在看一件东西。一件毫无价值的东西。

这是怎么回事?

Charles看着眼前又一片飘落的白色羽毛。

难道?

 

“你到底是谁?”Charles开口道。

“我是你最可怕的梦魇。”那个年轻人面不改色地说道。

什么?!

Charles立即转身想向外跑去,但是他一回头就看到这个年轻人已经站在门口等着自己了。

“恶魔,你想往哪里跑?”他依旧不慌不忙的语调简直令Charles害怕。

不可能,这个人知道我的身份。

然后他看到这个年轻人从自己的裤子口袋里掏出一页纸,看上去有些发黄的纸张似乎是从哪里扯下来的,还能看出不平整的撕痕。

接着,这个年轻人突然开始用某种神秘的语言吟诵起来,Charles忍不住后退,他只看到古老的神圣符号闪烁着金色的光芒伴随着他的声音一个又一个凭空出现在空气中。不详地悬浮着。

空气中的温度似乎都已经开始上升。

Charles来不及思考,慌不择路地向窗口跑去,就在他快要跑到窗口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的画面,也是他最后看到的场景——持剑的圣天使。

 

 

两分钟后

 

Pierre手里拿着Bicerin的纸袋,正往楼梯上走。

最上面一层是他和Max的宿舍,公用的客厅通往两间并排的卧室,他们分别的卧室。

就在他快要走到最上一层的时候就看到上面迎面走下来一个人。

一个穿着运动衫的年轻人,看上去也是个大学生的样子。

礼拜天的早上,是来找Max的吗?我不记得Max有这个一个朋友啊?

“早安,你是来找Max的吗?我刚才出去的时候他还没有回来。”他忍不住在走近的时候问道。

“Sainz Jr,乐意为你效劳。”这个有着漂亮眼睛的年轻人微微一躬身,然后轻快地从Pierre旁边的楼梯走了下去,脚步中带着快乐的节奏。

Pierre站在那里想了想,确定自己从来没有听到Max提起过这个名字,然后摇了摇头继续走了上去。

 

他推开门,穿过客厅,直接向自己的卧室走去。

“Charles,你看看我买了什么好吃的!今天Bicerin居然没几个人在排队,你简直不敢相信…Charles?”

但是房间里已经没有了人,也没有任何声音。

难道是在盥洗室里?

Pierre跑出卧室发现整个套间都空无一人,他跑回卧室,只见到打开的窗户外阳光直接照射进来,在依旧乱糟糟的床上和地板上投下大片的金色。

房间里的一切,包括散落在地上的衣服,都和他离开之前没有什么变化,只是Charles却似乎凭空消失了。

然后他发现了。

窗口地板上的血迹。

 

 

Pierre带着早餐回到自己宿舍四小时前

都灵理工学院边缘小礼拜堂

 

Sebastian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现在还早,天光刚刚开始蒙蒙亮,大部分人都还在梦乡里,他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这里居然已经有人。

在不大的礼拜堂中,已经坐了一个人。

那人孤独地坐在某一排靠近中间的位置。

“你竟然胆敢,走进神的房子里来。”Sebastian说道。

“神的房子,不是随时随地向所有人敞开大门的吗?”恶魔微笑着说道。

Daniel一边说着一边转过头来看着从门口缓缓走进来的Sebastian 。

 

摇曳的烛光当中,他的面容影影绰绰,他的胸前还别着昨晚那朵尚未开放的红色山茶花。

 

下章预告:

“你觉得我是你的朋友?”Sebastian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然而人类似乎已经很不耐烦了,“你以为我是脑残吗?我是那种基本的好坏都分不清的人吗?”

----------

“告诉我,你爱他吗?”Daniel说道。

“我对他的爱是无条件的爱,是对世人之爱。”Lewis毫不犹豫地答道。

---------

“他没有表现出来,但是我知道,在所有人当中,他最喜欢的,就是你。”Daniel不需要将这些话行诸于言语,他知道Toto一定会听到的。

人类,他们听到的往往是自己内心的声音。

他们总是相信自己想要相信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