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螺丝鱼】无情有爱 09.

Work Text:

09.

 

怀孕。这两个字一下把梅苏特吓得又惊又喜,他和赫迪拉都很喜欢孩子,为此他也备孕了很久,只希望幸运能快点光临他们,他曾想过很多很多,却没料到会这么快。梅苏特拿着体检单站在医院长廊里,根据提示他需要穿过一段玻璃长廊到对面的楼层,下午的慕尼黑可谓是阳光明媚,即使在这样的冬日里也有暖融融的太阳,阳光晒着梅苏特的身体,一股暖意从身体深处蔓延开来,他在玻璃墙壁边上伫立一会儿,手不禁去摸自己的腹部,明明这里还是平坦的,却可能已经住进一个小生命。

可不能高兴得太早,也有可能只是荷尔蒙导致的错觉,虽然梅苏特这么劝说自己、这样想着。但他无法停止自己的思绪往那个方向走,他实在是太想要一个孩子——他和萨米的孩子,这样的情节放在他们身上似乎完全合情合理。

跨过暖阳,梅苏特乖乖地在窗口前卷起袖子,冰凉的酒精擦过皮肤,针头刺入皮下抽出鲜红的血,他摁着伤口看医护人员给血液样本贴上标签放到采样盒里。医院里不见太阳,比刚才的走廊冰凉不少,omega被针扎的手臂麻辣辣的疼,他机械地压住那团棉球,思绪慢慢偏远了去,去想如果真的怀孕了该要怎么告诉赫迪拉呢?

电话未免不够正式,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也将会陪伴两人结婚的日子,但要是见面又要等回家才行,那要耗上不少时间,他只想让爱人第一时间知道这个消息。真的有了孩子,那么家里人也要告知的,身边的朋友迟些也瞒不住,倒还不如早点和他们讲,被起哄就被起哄罢了。顺带着还能让这群损友早点准备礼物给宝宝。

周末看房子的事也要认真对待,要快点定下来,至少要多留出一间房间给宝宝,最好要带院子的,好让孩子长大了些也有地方活动……梅苏特摊开手臂,手指张合着,卷起袖子的皮肤有些发凉,他忍不住去想萨米知道消息后的反应,想着脸上也开始挂上笑意。

如果是女孩就好,他们俩都喜欢女孩儿,也不知道他们的孩子会更像父亲还是母亲,不是女儿,那男孩子像萨米就帅气了。只可惜他们俩发色瞳色相仿,光看这两个可是看不出更像谁。

伤口渐渐止血,厄齐尔仍沉浸在许多的想法中,想给宝宝采购些用品,他喜欢那些软软的玩偶,更想要给孩子准备更多,又想以后周末要抽出时间去做准备……公司那边也要打好招呼,就算月份大了他也可以在家办公,对工作并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他身边没有怀过孕的朋友,自己就是第一个,从前上课听说过怀孕的种种不适,学生时代走到现在,在之前赫迪拉和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么快要宝宝,复合后却忽然开始准备着怀孕的事情。

命运总是在最后眷顾他们,他们曾经分开又重新开始,现在怀上了孩子,那么结婚更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不能再更改。梅苏特觉得自己很幸运,他有爱人,订了婚,现在又如愿怀上了孕,虽然有些突然,但也不至于措手不及。

如此这般想了更多,梅苏特似乎已经忘记没有怀孕的可能,他一心认为自己肚子里有了赫迪拉的孩子,越想越多,内心饱胀着溢满了幸福,甚至不想去管体检报告,只想着回家和赫迪拉分享这份喜悦,恨不得立刻拉了人去办手续。

梅苏特静静地做了十多分钟,对面窗口推出来新的报告单,屏幕上也显示他的名字,厄齐尔几乎是弹似地站起来过去领走了那张薄薄的纸往旁边的就诊室走,手里的纸他扫上两眼,专业的指数看不太懂,只能交给医生去解释。

产科的医生态度和蔼,他接过体检单和屏幕上的检验报告对了对数,拿起笔齐刷刷地签上名字,这才抬头和桌子对面的梅苏特说话:“恭喜啊,你怀孕了呢,你的alpha呢?没有陪你过来么,建议之后的产检爸爸都要在场呀。”

梅苏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道:“今天我有些不舒服所以临时一个人来,之后都会叫上他过来的。”

“那么就再好不过了。”医生也被他的喜悦感染,他低头看看报告单,“孕期七周,不足两个月,胎儿很稳定,现在反应还小,可能之后会有些不舒服,下次带你的丈夫让他听一下注意事项,同时你也不能太过劳累,对宝宝不好……”

“确定是七周吗?”梅苏特打断对方的话。

“是,报告上清楚写着,刚满七周的。”医生递过那张报告单。

厄齐尔接过,好好地看周数,上面清清楚楚印着数字7,白纸黑字地敲定下事实。

怎么会是七周,梅苏特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七周时间,算上日子正好是萨米和他分开那段日子,那段时间只有一个alpha……

马尔科·罗伊斯。

这个名字让梅苏特半截身体都发凉,寒意不断从身体深处翻涌出来,把刚刚晒过太阳带来的暖意都驱走了。

梅苏特几乎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和医生找了个借口匆匆离开,omega的心在胸腔里“咚咚”跳着,但身上仍一点一点地凉下去。他跌坐在医院后花园的长椅上,阳光晒来却再也无法温暖他。怎么会呢,怎么能够呢?明明才放下了这桩事、这个人,明明一切正上了轨道,他和萨米就要结婚了啊。

他们走过多年岁月,又意外分开,好不容易和好,萨米打破冷战向自己求婚,他也答应对方,两人如同新婚夫妇一样生活着,期待全新的生活,现在好不容易到了这个地步。

omega的手掌隔着衣料贴上平坦的腹部,虽然还没有反应也没有显怀,但宝宝对他的影响超乎了梅苏特自己的想象。他期待有孩子,却盼来了不爱的人的血脉,梅苏特上下摩挲着那里,为什么会是马尔科的孩子呢,他为了赫迪拉备孕,却早在复合前就怀上了孕,他们不过是一时之间的意乱情迷,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后果。那时的他浑浑噩噩的,大受打击又经历发情期,竟然事后连避孕措施也没有去做。现在想来,和萨米的性爱总是无法进入生殖腔、无法标记,应该也是因为生殖腔里早就有了宝宝,自己总以为是不在发情期成功率的缘故,从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后果。

之前分明还在想着和赫迪拉分享有孩子的喜讯,现在他再也没有这个心思了,这要他怎么和未婚夫解释呢?他们分开那几日里他就和别人上了床,怀上了那个alpha的孩子。那个人还是他们共同的老友。

一瞬间巨大的落差感宛如将梅苏特推下深渊,如果这是一场噩梦就好了,只要醒来,身边的人是萨米,肚子里也没有马尔科的宝宝,但这一切又是如此真实,让他无法承受。

梅苏特低头盯着自己的肚子看,似乎这样就能从噩梦中醒来。

无论如何,有了孩子,他注定会和罗伊斯纠缠着,再也理不清、分不开了。他不忍心,手指触摸到柔软的布料,走进医院时他满怀期待,对腹中的可能性充满深情,然而现在他又恨不得这都是假的,是一个荒唐的整蛊游戏,兴许下一秒就会有摄像机和主持人跳出来大喊“Surprise”。

但他坐着等了很久,才不得不承认,这就是事实,他确实怀孕了,但宝宝的父亲却是一个他再也不想见到的人。

梅苏特的心像被细线栓紧了,勒进肉里,破损的伤口源源不断地渗出血水,又疼又酸,他渴望和爱人有一个孩子,对现在肚子里的那个却根本提不上爱的心情。这太过残忍了。

 

Tbc.

 

终于……!!

By:一号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