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天堂特别行动部人间分部罗曼史

Work Text:

大仓喜欢偷偷看安田——他自己管这叫观察。安田先生在街上开了一家甜品店,他在香脆微焦的松饼上涂上薄薄的草莓酱和厚厚的奶油,装在纸袋子里递向窗口外,眼睛弯弯的,嘴角也弯弯的。大仓忍不住伸手去接——松饼被递给了一个扎双马尾的小女孩,大仓在街拐角,而安田先生在店里。
真想吃安田先生做的松饼啊。
大仓有点不甘心地缩回脑袋,他没有人间的货币。
大仓是个见习天使,顾名思义,正在考察中。横山天使长派他来人间前,特意反复嘱咐他:“大仓君,派你去人间是为了让你熟悉基层业务的。业务范围之外的,可以看,但是少接近。人间很复杂,你还年轻,有的东西,你还没法看透。记住了吗?”
大仓盯着横山天使长雪白的翅膀,雪白的脸,雪白的袍子,和雪白的脚踝,想:“他可真白。”
“大仓君,你在听我说话吗?”
“我可以吃人间的东西吗?”
“人间分部有食堂。”
“不给我当地货币吗?”
“天堂要什么没有?”
“横山天使长,你的手环上写着什么啊,C-a-r-t-i-e-r ......”
“快下去吧!”横山忍无可忍,一翅膀扇起一阵飓风。大仓猝不及防,扯着嗓子喊叫了一路,重重坐在硬木地板上。
“实习生来了,快放我下来呀!”
“小亮......”
“丸!松手!都被看到了!”
“那个,我不歧视情侣的。”
“小亮”顶着一头乱发,怒气冲冲地从“丸”的腿上跳下来,后者坐在转椅上,对大仓可爱地笑了笑。
“我是锦户,是人间分部的负责人,这些表格你填一下,很抱歉让你看到这样的画面。”
“锦户负责人,办公室恋爱是禁止的吧?”
锦户的翅膀“嘣”地从后背齐齐蹦出来,羽毛掉了好几根。“丸...丸山是编外人员。”
“没有编制啊,锦户君养家很辛苦吧。”
“他是特别行动组的!”
最后几个字简直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大仓填着表格,听着咯吱咯吱的声音,想,锦户君牙真好啊,就是脾气不太好。

脾气不太好的锦户君和大仓坐在一张桌子前吃午饭,大仓无精打采地用勺子搅着盘子里的蔬菜咖喱。
“锦户君,食堂的饭真难吃。”
“你可以叫我亮,难吃吗?我觉得挺好的呀。”锦户把炒面吸的哧哧有声。
“因为你每天都吃一样的东西,亮。”
锦户立刻含着面怒视他。
“那你去找好吃的吧!”
大仓听到做到,当真立刻出门探索。没走几步就闻到了松饼的香气。大仓呼吸着甜香满溢的空气,看着金发的安田,扭头跑回食堂,抄起勺子往嘴里扒咖喱,锦户看得眼睛都直了。
从那以后,他没任务的时候,就总来看安田卖甜点。
看了这么多次,一次安田先生做的东西都没吃过呢。
横山君,太坏了。
大仓委屈地想。
“小哥,那边的小哥。”
咦,是安田先生的声音。
大仓抬起头,看到安田正在向他的方向招手,他指指自己,安田笑着点头,招手的幅度更大了。
“那个,你叫我吗?”
“是呀,总是能在附近看到你呢,是因为我太可怕,才不敢过来吗?”
系着围裙的安田先生,笑起来像小兔子一样。
好可爱。
大仓红着脸摇头。
“要不要吃松饼呢?我做的哦。”
“可是,我没有钱。”
“我请你吃呀。”
大仓咬着松饼,想,原来这就是安田先生做的东西呢。
“这是我在人间吃过最好吃的东西。”
大仓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他小心翼翼地抬头看安田,安田正撑着脸看他吃,脸上的表情都没变。
那个词,也可以理解成别的意思吧。大仓这样安慰着自己。
“看到你喜欢,我也超级高兴的。以后可以经常来吃啊。”
“啊,这不太好吧。”
“没关系啊,你有空可以帮我收拾一下店里,我一个人可累了。”
对啊,安田先生小小一个,打扫起来一定很费力气。
“嗯!”大仓用力点了点头。
“我叫安田章大。”
“我叫大仓忠义。”
“大仓君,真可爱。”安田笑了。

大仓感觉自己恋爱了。
好吧......他才不愿承认,自己还没对安田先生说过一句喜欢,只是从偷偷看变成了光明正大地看。他不仅吃了安田先生做的松饼,还吃了千层酥,草莓慕斯,奶油泡芙蛋糕......
“大仓君今天辛苦了,这些你带回去吃吧。”
“诶诶,可以吗?”
“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吧,不要客气啦。”

大仓热情地邀请锦户。
“小亮,来一起吃吧,这个很好吃的哦。”
“不要!大仓君对自己的要求太低了!你没发现你都胖了吗?”
是有一点点呢,但是就算胖也是幸福的胖啊。
大仓嘎吱嘎吱地嚼着曲奇。
比起胖,他更在意的是,什么时候能和安田先生成为恋人关系。他又没有这种经验,怎么办好呢。
好烦恼。
大仓突然灵光一闪。
办公室里,不是有情侣吗?
他决定跳过锦户,去问丸山。
不是因为小亮总凶他啦,虽然确实这样没错。大仓觉得小亮像条小暴龙一样,总是喜欢虚张声势地向别人喷火,但其实超温柔的。上次大仓吃多了肚子痛,小亮忙前忙后地照料他,甚至顾不上吃炒面,都放凉了。
“小亮,你好像一个陀螺。”
“闭嘴!”
他发现了,小亮总会用凶巴巴掩盖自己的紧张,就算对喜欢的人告白,也只会说出“喂,要不要做本大爷的恋人啊!”这样的话。
不行啊,安田先生会被吓到的吧。
丸山看起来很温柔的样子,会和大仓一起吃点心,讲话也有趣,大仓总是笑得满地打滚。最重要的是,虽然小亮有时对丸山也凶凶的,但是他能看出来,小亮其实有一点点怕他。
这么看来,真是了不起啊,丸山先生。
问他准没错了。

大仓是个行动派,想到什么,立刻就会去做。
他带着蓝莓芝士找到了丸山。
用安田先生做的食物来换取追求安田先生的办法,大仓没发现这有什么不对。
“丸山先生,要怎么追求喜欢的人呢?”
丸山露出了狸猫一样的表情。
“啊呀,大仓君有了喜欢的人吗?”
“嗯!”
“那么,对方也喜欢你吗?”
“我认为,喜欢的!”
“这就好办了,首先你要带对方去他喜欢的地方,再去你喜欢的地方,路上,聊你们都感兴趣的东西,最后......大仓君的意中人,是怎样的?”
“很温柔,小小的。”
“那就把对方抱在怀中,强势地告白!对了,约会开始的时候,大仓君可以牵对方的手,会培养出很棒的气氛哦。”
果然,问丸山先生没有错。
大仓越想,越觉得很合适。
一想到要牵安田先生的手,把安田先生抱在怀中,大仓就忍不住嘻嘻嘻地笑了起来。
“好好完成工作啊,你这家伙!”
“小亮,我明天想请一天假。”
“要干什么啊。”
“去约会。”
“会有人和你这家伙约会——”
大仓露出了受伤的神情。
锦户清了清嗓子。
“那么,去吧,我批准了。”
大仓立刻欢呼着跑了出去。
“是明天,不是让你现在就......”
大仓一路跑到了安田的店里。
“大仓,怎么这么急呀?你先别说话,擦擦汗。”
安田拿来毛巾,在大仓的脸上擦拭起来。
大仓看着他努力举高手臂的可爱模样,忍不住开口。
“安田先生,明天,请和我约会!”
安田的手停止了动作。
“诶?”
“总之,请和我约会!”
大仓闭着眼睛,用力喊道。
“好啊。”
大仓兴奋地跳了起来。
安田先生,在笑呢。

大仓这一天的晚上睡的不太好,不如说,根本就没在睡,脑海里闪过各种与安田先生甜蜜生活的场景。
笑得脸好酸。
等等......大仓意识到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被他遗忘了。自己是天使,安田先生是人类,那么他会老,也会死,自己却永远都是年轻的样子。
决定了,如果安田先生愿意,我去求横山天使长也好,去求别人也好。
反正,要在一起的呀。

“大仓君来了呀。”
安田正把“close”的牌子往店门上挂。
“今天吃不到甜点的人,会很失望吧。”
“嗯?”
“今天安田先生的时间,被我独占了哦。”
大仓没有给安田反应的时间,把他的左手牢牢握在手中。
好紧张,好紧张。
心要跳出来了。
手心里痒酥酥的,是安田在他掌心轻轻挠了一下。
“大仓君可要好好补偿我啊。”

“那么,大仓君要带我去哪里约会呀?”
安田仰起脸问。
“去安田先生想去的地方!”
“诶——大仓君之前没有约会过吗?”
“第、第一次。”
“看来大仓君是个体贴的孩子呢。走吧,我去开车。”
开车时的安田先生意外的男子力十足,只用单手操纵着方向盘。大仓注意到了,安田先生的手臂,好结实啊。
“这个吗?打发蛋液和揉面都要很大的力气的哎。手臂上的肌肉,就这样练出来了。”
安田用撒娇的语气回答。
车子停在了一幢小房子前。
“这里是?”
“是我的家哦。”
大仓突然打起了精神。
“平时总是吃安田先生做的食物,今天让安田先生也看看我的手艺吧!”
“大仓君会做饭呀。”
“嗯,我做饭可好吃了!”
大仓有点小得意。
他的手艺,吃过的人没有不夸奖的。安田先生一定会很高兴,然后他就可以问安田先生,以后要不要一直都吃我做的饭呀。
嘿嘿嘿。

安田家的厨房很大,食材很丰富。大仓系起围裙,叮叮咣咣地切胡萝卜丁,他准备做最拿手的蛋包饭。
蛋包饭的香气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房间,大仓尝了一口,觉得味道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好。
“安田先生,安田先生,吃饭啦。”
奇怪,没有人回答他。
大仓忍不住想去找安田先生,又想起自己是在别人家里,又规规矩矩地坐回椅子上。
分针转了半圈,大仓已经把蛋包饭又热过一遍,安田先生还是没有出现。
大仓有点担心。
安田先生,不会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吧。
一楼没有安田先生的身影。
大仓轻手轻脚地顺着扶梯走上去。
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啊。
正对着楼梯口的房间,房门紧闭着。门上挂着一个牌子,用蓝色粉笔写了圆体的“章大”两个字。
看来这就是安田先生的房间了。
大仓犹豫了一下,刚要敲门,却看到地上有什么让人在意的东西。

羽毛。
黑色的。

......
大仓背对着的房门,轻轻被推开了。
“大仓君,在看什么呢?”
大仓被这声音吓得一哆嗦,跌坐在地上。
他看到安田先生穿着浴袍,双臂抱在胸前,居高临下,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安田先生的身后,两片巨大的黑色羽翼慢条斯理地扇动着。
“安......”
“啊呀,被你发现了。”
大仓抓住楼梯扶手站起来,转身往楼下跑。
安田抓住他的衣领,硬生生把大仓拖进了房间。
被按在床上时,大仓的脑海里还烧着一团灼热混乱的火。他昏头昏脑地看着安田面对面坐在他的大腿上,把他的t恤从头顶扯了下来。
接下来是裤子。
安田伸手解他的纽扣时,大仓含混地吐出一个“不”字,试图把安田的手推开。
他的反抗让安田笑得更加兴致盎然,牛仔裤被扔在地上,铜扣磕出当啷一声响。
这一声响唤回了大仓的理智。
他认识的安田先生,不是这样的。
这个人真的是安田先生吗?
“你到底是谁?”
安田的拇指不轻不重地在他胸前碾了一下,大仓被激得全身一颤。
“大仓君不认识我了吗?我是安田章大呀。”
还是小兔子一样的笑容,大仓却再也说不出“可爱”两个字了。
“你骗我!”
“大仓君不是也骗了我吗?”安田拖着大仓的胳膊把他整个翻了个面,膝盖顶在大仓腰上,堪称色情地抚摸着他的肩胛骨。
这是天使身上最敏感的部位。
“大仓君的这里,会长出翅膀的吧?”
安田湿热的吐息一下一下打在大仓耳畔。
“只不过我的是黑色的,大仓君的是白色的吧。”
原本空荡荡的背部,凭空出现了一对洁白的翅膀。
“乖孩子。”
安田赞许地笑了,扳过大仓的脸,强迫他与自己接吻。
安田的吻很温柔,身下的人抖得厉害,他尝到了苦涩的味道。
“大仓君哭什么呢?”
安田贴着大仓的嘴唇问。
“你要杀了我吗?”
“怎么会呢,我喜欢你啊。”安田亲昵地回答,一手伸下去,揉捏着大仓的臀部。
“大仓君喜欢我的甜点吧,看,你比我刚见到你的时候胖了哦。”
“这里也是哦。”
安田的话语让大仓羞耻地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你要做......那种事?”
安田讶异地看着他。
“只是想和大仓君亲近一些。”
“别骗人了。”
大仓愤愤道。
“我只是年纪小,又不是傻。”
安田低头看着他,他的浴袍前襟已经散开了,露出结实的胸膛和腹肌。
“那大仓君愿意吗?”
“其实我今天要向安田先生告白的。”
大仓的羽翼愤慨地抖动着。
“我真的很喜欢安田先生,甚至想过,如果有一天,安田先生老了,我要怎么办,现在看来,我才是最傻的!安田先生从一开始就在玩弄我吧?”
安田收回了自己的翅膀。
“其实你第一次偷看我的时候,我就发现了。”
“我觉得,这个天使好傻,但是又好可爱。你第二次来的时候,我高兴极了,又要装作没看到你的样子,怕你被吓到了,就不敢来了。”
“我不觉得自己有什么拿得出手的,除了做甜点。你看,我比你老那么多,又很可疑。我想对你好,就只能一直塞甜点给你,希望你最后就算回天堂去,就算忘了我的样子,也能记得自己在人间吃过好吃的甜点。”
“本来没想这么快就把你带到我家来的,但是看着你一无所知的单纯样子,我实在忍不住了。”
安田的唇间吐出下流的话语。
“我只想狠狠地干你,干到你在我身下哭泣求饶。”
“不愿意的话,你现在就可以走了,然后,就请当作从来没见过我吧,对不起了。”
安田拢了一下浴袍,翻身下床。
“等等。”
“我喜欢安田先生。怎样的安田先生,都喜欢。”
安田的眼睛笑得弯弯的。
“那么,我就尽情享用了。”

“痛的话要说出来啊,忠。”
大仓强装镇定:“我没事。”
安田的手指故意顶弄了一下,大仓惊喘一声。
“这样也没事吗?”
“安田先生,快、快点开始吧。”
“这种时候还叫我安田先生......好吧,我会慢慢教你的。”
安田换了自己的东西进去,大仓已经说不出话,喉间溢出破碎的呻吟,十指死死掐着床单。
好疼。
“不要紧吗,小忠?”
安田担心地抚摸着大仓因疼痛而缩起来的翅膀。
“我......可是男子汉啊。”
大仓这样说着。
感受到安田因迟疑而停顿的动作,他费力地回头,对安田眨了眨眼睛。
“难道,安,不想弄疼我吗?”
安田接受了这个笨拙的引诱,事实上,他已经忍无可忍了。
他缓缓地推进自己,直到大仓脱力似的趴在床上。
“全都进去了呢,小忠真棒。”
他舔舐着大仓翅膀与背部相连的地方,换来了身下人难耐的扭动。
“不要了,安,好奇怪......”
“不要这样,还是......不要这样?”
安田掐住他的腰,缓慢地动作起来,寻找着能让大仓获得快乐的位置。
“啊......”
“这里?”
“不......嗯......”
“那就是这里了。”
安田的胯骨在大仓的臀部不断撞击出令人脸红的色情声响,大仓的头好几次差点撞上床头,这让他惊恐地睁大眼睛,又总在要撞上的一刻被安田拖回去。初识情欲滋味的大仓对这种新鲜的刺激感到无措。安田伸手扣住了大仓的手背,这种全身上下都被牢牢掌控的感觉让大仓心跳不已。
“啊,安,好棒,要......”
“要那个了吗?”
这样说着的安田,却握住了大仓的下身,不能发泄的难耐感觉,让大仓的眼里溢满了泪水。
“求求你,安......”
“不要叫我安。”
安田冷酷地回答。
“安田先生......”
“还有呢?”
“章大,章酱,求求你,求求你,安田先生,安田先生,啊......”
得到解脱的那一刹那,大仓忍不住哭了出来。
心情很好的安田把大仓抱在怀中,干燥的嘴唇吻去他脸上的泪水。
“记住要说什么了吗?”
“记住了...”
“那么,我们再来一次吧。”
卧室的门还开着,不过谁也没空去管了。

一辆轿车停在了安田家门口,车上走下同样黑色长袍的村上和渋谷。村上刚踩上门口的第一级台阶,就神情古怪地走下来了。
“怎么了,hina?”
“没什么,昴,我们走吧。”
“走?”
“今天不宜拜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