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出轨》

Work Text:

Thor拎着公文包从医院回家时,在玄关处听见Loki正在打电话。omega的声音沙哑而慵懒,带着笑意用意大利语说着什么。

可惜Thor并没有学过这个语种。

alpha刻意放重了脚步,Loki在他走进客厅之前挂断了电话,抱着臂倚在沙发靠背上微笑着问好。

“今天还好么?”Thor捧着Loki的面颊吻了他,omega温顺地眯着眼扬起了头,任由丈夫干燥温暖的手掌罩着自己隆起的小腹,“你又偷偷抽烟了,小混蛋。”

“一点而已,”Loki怀的是头胎,前三个月就有两次险些流产,只好提早休了产假在家调理,“我的杂志呢?早上你出门前我让你带的那本。”

omega家境优渥,不但被学院特聘为经济学教授,在家族企业中也有身居高职的工作。Thor是为Loki感到可惜的,但强势的omega并非是会为婚姻牺牲自己的人。

Loki想要一个孩子,这是他能够负担的代价。

Thor从公文包里拿出了经济周刊,他的爱人接过后就窝在沙发上翻阅了起来,轻车熟路地将冰冷的脚丫伸进alpha的怀里暖着。

“odin又训诫你了?”omega发现他的未婚夫面色晦暗,“他是院长,无论你是不是他的儿子,总归会有些颐指气使。”

“父亲只是比较严厉,”Thor的话格外少,“我能解决。”

医生揉了揉爱人形状漂亮的脚趾,起身从外套里摸出烟走到了阳台上。Loki在Thor转过身后抬头看了他一眼,解锁手机飞快地发了几条短信。

Thor回来时,Loki已经睡着了。他们六个月大的胎儿把omega折磨得不轻,Loki密长的睫毛下有一圈凹陷的青灰色。

忘记锁屏的手机发出了一声短信提示音,Thor伸手拿了过来,点开。

[Loki: 套房定好了么?]
[fandral:约顿海姆酒店,1203。]

Thor退出界面的指尖有些颤抖,他这些天的烟瘾已经到了无法遏制的地步,此刻狂跳后又骤停的心脏,却依旧犹如戒断症般令人无比难过。

Loki出轨了。

Thor并非毫无预感的,他们的感情在走下坡路,连这个即将到来的新生命都无济于事。

他们都是各自行业中的佼佼者,父辈之间有些延续几代的矛盾,Loki和Thor却偏偏走到了一起。

相识10天后确定关系,两个月后意外怀孕,他们从初遇到订婚只有84天。

一切都太仓促了,Thor无比明确自己深爱着Loki,但他不知道Loki的心意又有多坚定。

“Thor看见了,fandral。”Loki在Thor离开后睁开了清亮的绿眼睛,勾着唇拨通电话,“他一定会过来。”

“你这次玩得太过火了,哥们儿。”意大利男人笑着在电话那头打了个呼哨,“我可不觉得这是什么惊喜,没有一个alpha会觉得是。”

“这会是个完美的求婚。”Loki哼了一声,撑着沙发赤脚踩在了地毯上。Omega的身段很高挑,抱着鼓起的孕腹时并不显得突兀,“Thor喜欢我给他的一切,只要我达成目的就好。”

Loki的想法要强而直接,既然Thor抢先策划了他们的订婚,那他绝对不甘示弱。

Thor坐在车里很久了,阿斯加德酒店是这个街区的新地标,他在这个下午心烦意乱地做不了任何工作,只能和同事换班请假。

能让Loki怀着孕还要冒险私会的alpha,究竟比他优秀多少?

Thor见过那个叫fandral的意大利男人,像一个风流潇洒的小胡子剑客,身上带着标志性的滥情香水味。

医生拢了拢衬衫衣领,有些不自在地走进了酒店大堂。Thor敢肯定自己的模样有点鬼鬼祟祟,但那些安保人员都不约而同地忽视了自己。

alpha很快找到了1203号包厢,房门虚掩着,隐约传来脚步走动的声音。

怎么只有一个人?

Thor推门走了进去,发现Loki正坐在镜子前涂着护手霜,Omega在怀孕后皮肤便总是很干燥。Loki状似惊讶地挑了挑眉,从镜子里看向了Thor:“你来得比我预料中晚了些。”

“到底怎么回事?”alpha的声音很沉,连欧蓝的眼里也风雨欲倾,“我以为你......” “你以为我出轨了,对么?”Loki勾着唇将胳膊搭在了爱人的肩上,得意的像一个凯旋而归的将军,“我要是真想这么做,才不会被你发现。”

“Loki。”Thor是真的生气了,冷着嗓音叫了一声Omega的名字,随即便盯着他不再说话。

“行了,我以后不开这样的玩笑。”Loki服软地耸了耸肩,松垮的浴袍下露出细长的小腿,Omega低头从床头柜里拿出了一个绒盒,“我今天可是来求婚的,你连这点面子都不给,嗯?”

“......求婚?!”Thor这才发现铺满了落地窗和床单的玫瑰,还有散发着淡香的烛灯,“你为了给我一个求婚惊喜,反倒让我误会你出轨?”

“我一向只看结果。”有恃无恐的孕夫打开了绒盒,简约漂亮的对戒熠熠生辉,“不能总让你来当浪漫的聪明人,快点戴上。”

而alpha低头看了看对戒,突然似笑非笑地说:“不。”

于是Loki大局在握的微笑僵在了嘴角。

Thor·odinson,他的未婚夫,在刚刚拒绝了Loki的求婚。

医生看着那双润润的绿眼睛变得羞愤,主动求婚时的矜贵和逞强消失得无影无踪。Loki扭头将绒盒丢回了抽屉,脖颈上陌生的香水味却钻进了alpha的鼻尖。

“你怎么用着fandral的香水,”Thor捏住了Loki的手腕,力道已经有些失控,“玩真的?”

“你刚才要是答应我的求婚,我就已经把自己当贺礼送你了。”Omega嘶了一声,拧着眉挑衅他,“既然要追求刺激,那就贯彻到底.....唔!”

Thor弯腰用肩膀顶住了Loki的侧腰,直接将他扛起来扔到了床上。自孕期起就一直被温柔对待的Omega懵了懵,alpha便已经按住他的手脚压了上来。

“对我来说已经够刺激了,小骗子。”

他们从一开始就是被性吸引的,西装革履的清冷omega在床上的花样多得几乎让Thor招架不住,而这个alpha的荷尔蒙天生便吸引着Loki。

似乎从一开始,便是Loki占着主导地位将Thor一步步拉进了婚姻。

omega咬着Thor的喉结,隔着裤子握住了他的性器轻轻一抓,便趁着alpha腰软的时候翻身骑在了他的胯上。

“别胡闹。”Thor捏住了Loki上下其手的爪子,哑着嗓子警告他,“再忍四个月.....” “闭嘴。”Omega绿幽幽的眼睛像一条饿极了的毒舌,Loki的胸口和孕腹一起紧贴着Thor,而他抓着未婚夫的手探进了自己的浴袍之下,“摸摸看,dear.....”

Omega的大腿修长而紧绷,Thor喜欢它们被西装长裤包裹的样子, 或汗津津地缠着自己的腰痉挛。而此刻,alpha干燥粗糙的手掌摸进了两腿之间,突然碰到了一根丝带。

Thor愣了愣,在爱人戏谑期待的目光中撩开了他的浴袍。

Omega尺寸不俗的性器被系上了一根墨绿色的丝带,极为骚包地打了一个蝴蝶结。

“礼物总要有漂亮的包装,”Loki撑着胸口动了动,他不得不托着自己的孕腹来分散后腰的负担,“解开它,Thor。”

alpha舔了舔嘴角,仅剩的理智在Loki半勃的性器颤颤巍巍地划过自己小腹时,全线崩盘。

“我会让它变得更紧。”

Loki在被Thor抓着头发压倒时幸灾乐祸地叫了一声,下一刻便被毫无前戏往身体里挤的东西撑得失了声。

他们的性事永远都是合拍畅快的,从来没有让Loki觉得招架不住过,Omega这才迟钝地发现,这个体格壮硕的alpha可能比自己了解的更加强悍。

Thor的动作重而果断,他在进到一半时停了停,换了个角度斜刺了进去。Loki毫无办法地蹬了一下腿,小腹被顶得一坠一坠地发胀。alpha把Loki的后腰托了起来,大腿垫在他的尾骨下,让Omega姿势别扭地再一次被肏了进去。

Loki烂熟的肉穴完全被暴露在了alpha的眼前,他被刺激得完全勃起的性器越来越胀大,被丝带勒得发红。“哈啊....嗯!Thor.....呃啊....”Omega想要解开丝带,却被未婚夫抓着双手按在了头顶。

“既然是给我的礼物,就只有我能拆。”金色的发丝在alpha湛蓝的眼前晃动,Thor在做爱时的眼神都和手术台上一样冷静,性感得让Loki发颤,“等你身上的香水味散了,我就停下。”

Loki呜咽着眨了眨眼睛,回忆了一下fandral念叨过的留香时间。

“那得....啊嗯!唔....要9个小时!”Loki抓破了Thor的肩膀,抖着嗓子求饶,“轻点.....嗯!肚子......”

Omega的生殖腔已经被顶得松软,却因为怀着胎儿而抗拒着痉挛了起来。Loki的呻吟已经染上了哭腔,挂在alpha后腰上的腿却在Thor想要退出时夹紧了他。

“别停,唔.....”蠕动紧缩的甬道让Thor汗流浃背,孕期让Loki很难高潮,以至于他高估了Omega可以承受的运动量,“Thor,做完.....”

“我用手帮你,”Thor亲了亲Loki的鼻尖,连沙哑的嗓音都柔软了下来,“听话,别乱动。”

“用嘴,”奸商从不放弃讨价还价的机会,Loki撑着胳膊跪趴在了Thor的面前,塌着腰冲他晃了晃挺翘的屁股,“快点。”

Thor啧了一声,咬了一口Omega的臀肉后向两腿之间舔了进去。粗糙的舌尖刮过敏感的嫩肉,浓郁甜腻的信息素只冲Thor的鼻尖。

“你是真的憋太久了,”医生笑嘻嘻地捏了捏爱人腰上多出来的软肉,Loki极为自律,如果不是因为怀孕,身上绝对找不出一丝赘肉,“今天就是打定主意要把我生吞活剥的,对么?”

“谁让你口活太差,”Loki舒服得像一只晒太阳的懒猫,伸展着脊背扭头冲Thor抛了个媚眼,“这几个月每次爽得只有你。”

alpha没吭声,舔弄的位置突然向Omega的股沟移了移。

“操你.....嗯!”Loki惊悚地向前爬了两步,被Thor捏着小腿肉拽回了身下,alpha护着他的肚子慢慢地往下压,直到性器抵上了Omega紧窄的后穴,“我说过你休想碰后面.....啊嗯......唔!”

他们试过一次,Loki疼得在Thor身上咬出了好几个口子,若非一脚踹偏在了alpha的大腿上,可能Thor就此废了。

“前面又不行......你总得让我进来,”Thor咬住Omega被标记过的后颈加了力道,Loki便喘着气动不了了,眼泪汪汪地由着Thor扩张自己的肠道,“别怕,这次不弄疼你。”

“混蛋...嗯!嗯......”Thor格外耐心,摸到了藏在软肉下的突起后才慢慢地开始加第三根手指,“我说了不行...哈呃,受不了.....”

“你已经湿了,Loki。”医生低低地笑了一声,另一只手挤进了Omega被忽略的阴道,前后夹击的快感让Loki像被拽了尾巴的猫一样,咕噜着翘起了后臀,“你的体内温度比怀孕之前高了不少,嗯?”

“别墨迹,说什么废话。”Loki恼羞成怒地扭头在Thor的下巴上咬了一口,随即就因为alpha突然肏进了肠道,抓着床单只有喘气的份,“啊嗯!哈.....还是疼....”

“很疼?”Thor的动作很慢,胀硬的顶端在紧绷高热的肠肉里戳刺,“肚子难受么?”

Loki抽了抽鼻子,怂兮兮地扭头去找alpha的唇:“就一点点疼......”

“乖。”Thor笑着低头含住了爱人的下唇,放肆地捏着他的后腰挺动起了腰杆。Loki终于没再用银舌头挑衅,抓着Thor的胳膊配合他顶到了最深。

前列腺被撞到时Loki已经没力气呻吟了,粘滑的体液从两人的交合处顺着Thor的大腿流到了床单上。alpha握住了Loki松开床单的手,十指交握着在他耳边喘息。

极致的快感让Thor的视线有些模糊,他感到无名指上突然传来刺痛,抬到眼前看时,发现了一排环绕着指根的牙印。

“拆了礼物就别想拒绝,”Loki气哼哼地享受着高潮的余韵,眼尾晕红地瞅着alpha,“还有,你的口活真的很差。”

“香水味还没散呢,Loki。”

Omega吓得不吭声了,扭头把自己裹进了被子里。

而当Thor发现约顿海姆酒店居然在Loki的名下,而那个意大利男人是合伙人之一,已经是在他们操办婚礼之前了。

“这算是聘礼,”又赢回一局的Omega亲了亲丈夫,笑眯眯地把襁褓中的婴儿塞给了Thor,“以后我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