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olus/Snake (蛇要生蛋了)】【你知道的。You know it. (Tu le sais.)】上篇

Work Text:

在市长大人第五次说起来自己受不了这个世界低贱贫穷的味道,要回璀璨之城伊甸园的时候,蛇真的生气了。

哄不好的那种。

他垫着脚,努力营造出一种蔑视的视角,然后揪着Solus脖子上的炸弹项圈把对方扯近,一幅咬牙切齿的模样,“你*随时随地*欢迎回去。至于这玩意儿,你自己想办法吧。” 他凑近Solus又轻轻说,“我猜到时候场景一定很好看。”

蛇满意地看见Solus眼神里划过一丝慌乱,他嘶嘶地笑起来,“不然呢?嗯?我可还没玩够呢,你知道的。” 他对着Solus脸颊啃咬了一下。

“我们当初不是说好了吗?” 蛇说着,另一只手已经缓缓往Solus下体划过去。

Solus不为所动,他知道蛇舍不得自己,这是他有利的反击武器。“我已经呆了三个月了,你早该玩够了。”

“哼?我要说没有呢?” 蛇伸了舌头,在Solus鼻尖舔了一下。

“用我的生命胁迫我留在这里,难道你以为自己很有魅力吗?”

“哈?” 这简直戳到蛇的痛点。不可一世的、骄傲的蛇当然同时非常有魅力!对方这句话太过得寸进尺了,这不能忍。

他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儿,然后笑了出来,并对着门口的几个手下做了下手势。

Solus不知道蛇打了什么坏主意,但他很快被那几个衣服穿不好的手下架住了。然后,出乎意料而又令他惊喜的是,蛇趴在他脖子那里捣鼓了一番,把项圈拿下来了。

Solus暗中舒了口气,虽然他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

“我们去森林那边转转。” 他听到蛇得意地说。然后他就被推推搡搡地带出门外了。

这个世界和高楼林立的伊甸园很不一样,四处散发着古老的自然气息。除了夏娃当初开垦出来的这一小块围绕大苹果树的地方供他们这群叛逆者生活,北边就是成片广袤的原始森林。

现在阳光还很好,森林也散发着清新的味道。如果Solus不是被人来回扯着,这简直就是次愉快的徒步旅行。

Solus被押进林子开始,还能勉强分清方向。但跟着这些人跌跌撞撞走了几个小时以后,他已经彻底转向了。蛇反而是一幅蹦蹦跳跳不知疲倦的样子,偶尔还挂在他身上嘲笑一番。

对方似乎对森林里的情况很轻车熟路。大概他平时就喜欢在森林里游荡,而且还有非常好的动物本能,Solus想。

蛇确实非常喜欢这片森林,他甚至在林边隐蔽的位置又给自己建了一个小小的窝。这事只有他和Solus知道。蛇是这么说的,Solus姑且相信。

他们终于在一条小溪前的空地停了下来。

“就这里吧。” 蛇拍拍手,Solus被放开了。“这里有足够多的食物和水。” 蛇指了指附近,“你有本事就自己走出去,回到你那个什么破伊甸去。”

Solus无奈地闭了闭眼睛,他这一路上大概也想到了蛇会这么惩罚他。

“或者呢?” 他有点绝望地问。

“哼?你以为我还会要你上我床来补偿我吗?你不觉得那里满是低贱贫穷的味道吗?” 蛇嘲讽地笑道。

“我…”

“或者我一个月以后来这里找你。” 蛇鬼使神差地松了口,他来的路上已经动了让对方自生自灭的心思,但他终究不太忍心。

这大概跟他肚子里慢慢发育的蛇蛋有关。

但这件事他不打算告诉Solus,甚至任何人。

说完,他再一次吻上了Solus,然后转身和手下离开了。

Solus尝试跟在后面,但蛇他们走得飞快,他很快就迷路了。这时候光线也暗了,他们在林子里耽误了太多时间。

Solus完全找不到蛇的身影,他只好寻着记忆和水流的声音,回到了之前的位置。

******

一个月的时间过得还算快,一旦适应了野外的环境,这仿佛像一场度假。Solus甚至在溪边搭了个还不错的帐篷,如果蛇来找他,他有地方提供补偿的方法让蛇再次对他满意。

但蛇并没有来。

是草莓带了几个之前来过的手下寻找到溪水边的。这让Solus有点震惊。

他之前推断蛇是在乎他的,他甚至觉得蛇会按耐不住提前来找他做爱。

Solus开始反思是不是自己魅力不够了。

“蛇不见了,我们找不到他。” 草莓说。虽然他也说了自己会消失一段时间,让我们不要找。但这话草莓没讲出来。

“他之前说,如果你愿意回到伊甸,我们可以带你出去。”

看来蛇真的玩腻了,Solus想。他点点头,跟上草莓折返的步伐。他现在确实有点摸不透蛇的想法了,蛇会去哪里呢?

“他有带手下一起吗?” Solus问,心里暗暗祈祷蛇不要去伊甸园找莉莉丝麻烦。

草莓似乎有点惊讶Solus还想继续这个话题,但她还是老老实实回答,“没,就他自己不见了。”

“我可以帮你们一起找他。” Solus表达了自己的关心,这在他自己看来都有点不可思议。

草莓不置可否,“我只负责带你离开森林,你之后愿意自己找蛇还是回伊甸园都是你的自由。” 然后她又想到了什么,“你如果现在回伊甸园带军队过来,我们也依然不会怕的。”

Solus一时没想到还能有这种操作,他愣了愣,但是摇摇头,“我答应过你们了。”

草莓挑挑眉毛,“那你回去以后就不要再来了。下次见面我们不会手下留情的。”

她说完之后就再没说话。他们就这样默默前行。Solus心里有点雀跃,在他想到能重新见到莉莉丝和自己家的时候。

然而当几个小时后,他一个人站在这个世界的出口时,Solus又犹豫了。

他有点舍不得离开,或者,至少让他和蛇再道一次别。现在想想看,一个月前蛇给他留的最后一吻,似乎充满诀别的味道。蛇那时候就打定主意不见他了吗?他蛮不是滋味地想。

他不知道蛇会不会躲在伊甸园,然后等他回去的时候再吓他个正着。这很符合蛇的性格,他甚至能想象到蛇大笑着把他又绑起来的样子。但他还是想先在这个世界找找蛇。

林边那个隐蔽的小窝。

他们曾在那里做爱,蛇就是那时候告诉他这个地方是他俩的秘密。也许那里他们没有找过。

Solus怀着忐忑又期待的心情重新折返进林子,他确定没有人注意到他。

他想给蛇一个惊喜,也许对方会原谅他。也许不会,但至少他要表达这样的心意。Solus骨子里还是温柔且浪漫的。

他越过层层树影,找到蛇之前留下的一些指路用的标记,然后他看到了熟悉的小棚屋。

Solus心跳得有些快,呼吸也急促了不少,尤其在他伸手推门的时候。

然后,下一秒,他被浓郁的荷尔蒙和蛇痛苦的呻吟声包围了。

Solus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僵直地钉在了门口。

这是什么糟糕的恶作剧吗?

披散着头发的蛇咬着牙躺在床上,嘶嘶地倒吸着气。他抱着自己的大腿,努力让后穴张开得更大。当Solus艰难地把视线从那红嫩的穴口移开时,他注意到蛇的小腹也微微隆起,而且被里面的东西撑成不太规则的形状。

蛇看到Solus也吓了一大跳,他的穴口反射性地剧烈收缩,这让他肚子更加难受。

“你…你怎么…” 蛇疼得问不出完整的句子。

这是他第一次生产,他没想到会如此痛苦。

Solus半天才回过神。

“你在…你在做什么?” 他结结巴巴地问。

“生蛋。你瞎了吗?” 蛇超级没好气地小声说,他已经快疼死了。不得要领的用力已经让他消耗非常多的体力。床单都已经皱皱巴巴的,上面带着汗水和体液的水渍。

什么?

现在Solus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这真的不在Solus认知范围内,他心怦怦直跳,甚至很想再问问蛋是不是自己的,但他忍住了。蛇看起来被一团低气压笼罩着,虽然他摆着非常色情的姿势。

蛇试图重新集中注意力在自己的下体上,Solus突然造访让他格外不知所措。更何况,他的穴口还对着对方。这真是太糟糕了。

【Tbc】

下篇完整生蛋过程,还在慢慢改稿,嗯,尽请期待。